第932章凡白,好久不见

小说: 战神狂妃:凤倾天下 作者: 千朵朵 更新时间:2020-01-16 12:13:25 字数:3318 阅读进度:932/954

战神狂妃:凤倾天下!

所以说,凡白是制作这些异形军队和异形兽,其实是根据巨人族的基因来配置药物的?而无夜身上的伤,并不是被异形兽抓伤的,而是被生生割来放血的。

只是,若如他所说,他隔几天就要被抽血,这几年凡白又是如何保持这样的呢?

一时间,慕梵希有些想不通,凝神思量片刻,又问:“控制你的那个人,可是凡白?”

“凡白……”

无夜低声念了一句,随即扯了扯嘴角,回答:“我不知道,这里的人都叫他‘主人’,而我,这么多年也只见过他为数不多的几次,我只知道,那是个周身都散发着仇恨的男人,行事手段极其残忍。”

刚开始做异形实验的时候,他是生生用活人做实验的,而且,前期药物也不稳定,这些年不知道有多少人被抓进来然后没了气息扔出去,这个山谷叫死亡谷,这个山洞就是白骨洞。

他的解释,解开了慕梵希心中一些疑惑,可是想想,脸色更加阴沉了。

“这山洞里,除了你,还有别人?凡白在什么地方?”她连忙开口。

无夜眉心一蹙,深吸一口气,道:“我不知道,他的行踪向来不定,不过……你们即便找到他,也不可能赢的,他现在已经是不死之身……”

“不死之身?什么意思?”展云廷眼底泛起一道寒光。

说着话,他扭头朝血池的方向看过去,双手不由得攥紧。

医学界,有一些广为流传却又匪夷所思的事情,展云廷对于这些事情有所耳闻却并不完全相信,可凡白是曾经被人称为医仙的人,有些奇迹或许真的能在他身上发生。

无夜喘了一口气,仰着头看着山洞的顶部,半晌道:“他曾多次在自己身上做实验,研究出让身体在战斗时呈现完全防御的状态,不会受伤也不会死……”

说着话,他的手在身上摸索了一会儿,拿出一个小巧的匕首,喘着气,压低了声音。

“这上面有屍璘粉,如果能在他松懈的时候的手,或许你们还有一线生机……”

“你们竟然找到了这里,果真是有几分本事!”

这时候,山洞之中传来熟悉的声音,众人面色一怔,转身,便瞧见血池边上,凡白那一身熟悉的白衣朝他们走了过来。

慕梵希眉心一蹙,下意识朝凝郡主看去,果然,她的脸色已经开始变了。

“唐凝——”她伸手抓住凝郡主的。

听到声音,凝郡主这才回过神来,眉头依旧紧皱却还强撑着朝她笑了笑。

“我没事!”凝郡主说着话,拍了拍慕梵希的手。

孤南翼扭头朝两人看一眼,转过脸迎着凡白开口:“有本事的人是你医仙凡白吧!当初那种情况,没想到你竟然还活着!”

凡白冷厉的眼神看了孤南翼一眼,没有回他的话,视线落在了慕梵希身上。

“梵儿,好久不见!”

凡白的声音突然间软了下来,就像刚见到的他那时候的样子,温润柔和。

只是,那个如阳光一样光彩照人的少年已经不见了,他现在是恶魔,拿人命做玩物的恶魔。

慕梵希眉心蹙了一下又散开,仰起头朝他笑了笑:“是啊,好久不见了,我还以为永远不会再见到,其实我倒是觉得我们还是不要见的好。”

凡白脸上的笑意僵了一下,随后依旧温和道:“之前做了伤害你的事情,我跟你道歉……”

“用不着!”

慕梵希紧忙摆摆手,道:“对我来说,有些事情也不算伤害,自然没有必要道歉,不过,你的确应该道歉,不过不是对我,而是对那些真正被你伤害的人,还有那些无辜的生命,凡白,我现在发现,我似乎并不认识你。”

曾经,她以为对凡白是了解的,他只专心医术,性格平和无争,可是这样一个人,却策划了逼宫,就算是为了报仇,她可以理解,那现在这些异形军队和异形兽呢?

他在用治病救人的医术荼毒生命!

她的话是笑着说的,可是听进凡白耳中,让他脸色瞬间沉了下来,同时停下了走过来的脚步。

“梵儿,你果然在恨我?我可以补救……”凡白压制眼底的阴骛。

慕梵希忍不住轻笑一声:“我恨不恨你又有什么关系呢?凡白,你策划逼宫,甚至将我掳走,我都不恨你,可这一路上我看到了那么多的异型动物,我才真正明白,我们走在了相悖的路上,道路不同,我们连朋友都没得做。”

说着话,她看向旁边的血池,那里面一池子猩红的血,让她忍不住心里发寒。

凡白已经入魔了,并不是她想拯救就能救得了的。

“梵儿,你不要这样说,我会有机会补救的,你要你给我这个机会,我一定能!”凡白声音清冷,却带着一股祈求的语气。

凝郡主站在慕梵希身后看向凡白,瞧着他这般低声下气的模样,心口泛起一股汹涌的浪潮。

回想之前,她还没决定要自请和亲的时候,也去找过他表明心意,那个时候的凡白,清高冷傲的拒绝了她,同样是那个人,如今对慕梵希却是一番低声下气的姿态。

果然,有些事情并不是努力就可以的,不行就是不行,是她自己太执拗了。

“真是没想到,医仙凡白这么清高之人,竟然也有这么不要脸的时候!”

孤南翼视线扫了一圈,最后依旧看向凡白,唇畔勾起的笑容之中带着丝丝玩味,见凡白看过来,继续说。

“小梵儿的话不是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吗?她不会跟你这种玩弄生命的恶魔做朋友,至于其他不该有的想法,你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了!”

说完,他转向慕梵希,眉梢一挑:“小梵儿,我说的可对?”

慕梵希朝他翻了个白眼,没有说话,凡白却一下子变得激动起来。

“孤南翼!这里是我的地盘,没有你说的份儿,更何况,跟你屠城灭族比起来,那些人又算什么!”凡白咬牙切齿。

孤南翼脸上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依旧带着玩味的笑意:“呵,你说的是没错,可即便是屠城,我也会给那些人一个痛快,而你,却是在折磨活人,这是你的乐趣,要说变态,我可比不上你!”

听着这两人说话,慕梵希心口有股气往上翻,心想,你们两个半斤八两,还有脸在这里争论呢!

一个是屠城,一个用活人做实验,但凡是个有人性的都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凡白脸色冷厉,不跟孤南翼打嘴仗,只看向慕梵希,强行让自己的声音柔和下来。

“梵儿,我答应你,等一切结束,我再也不会这样,可好?”

慕梵希抬起头,看着凡白那张俊朗的脸,还是那么熟悉,可是眉宇之间多了几分阴霾。

一个人的内心,是可以影响一个人的气场的,她一直都相信。

“凡白,你现在收手,还来得及。”慕梵希收敛神情,看向凡白的目光之中多了几分认真。

凡白楞了一下,凝聚视线落在慕梵希身上,半晌,忍不住冷笑一声。

“现在收手?你觉得我现在还有收手的余地吗?现在收手我便会坠入深渊,即便你答应,殷离修也不会放过我,所以,这一次一定要有个结果。”

“凡白!殷离修一直将你当成朋友,他从未想过也从未做过伤害你的事情,你凭什么将你的仇恨转移到他身上!”

慕梵希终于忍不住了,积攒了这么长世间的一口怒气,终于随着吼叫声音冲了出来。

从一开始,殷离修就将凡白当成最好的朋友,策划逼宫的事情,以殷离修的谨慎程度不可能不知道,他也在某些事情上给过凡白暗示,凡白明明知道的,可他还是做了。

是,那种情况下,殷离修是有防备,可他是皇上的弟弟,他身为皇室众人不该有防备吗?

当时除了逼宫,凡白还掳走了慕梵希,虽然她心里清楚凡白并无意伤害自己,这件事可以原谅,可是站在殷离修的角度来说,这本就是不可原谅的事情!

朋友妻不可欺,凡白不光要杀他家人,还掳走他的爱人,对于殷离修来说,是凡白在欺负人!他又凭什么对殷离修抱着仇恨?

慕梵希的愤怒,让凡白顿时停下脚步,眼中带着难以置信的神情。

自从认识她,凡白很少见到她生气成这样,即便是被他带走,她也从未对他发过这么大的怒火,可是现在,她为了殷离修,跟自己怒吼,满腔怨恨的怒吼。

“他对你就那么重要吗”凡白下意识攥紧了拳头。

“对!他对我无比重要,我所做的任何事情,都是因为他,这世界只有他无可取代!”慕梵希声音不大,却是字字句句传进了凡白的耳中。

旁边孤南翼和展云廷听着她这话,两人相互交换一个眼神,同时撇撇嘴,有种莫名的挫败感。

其实,从慕梵希将圣旨拿出来之前,他们就已经明白她的心意了,不过作为男人,特别是孤南翼和殷离修在朝堂之中对立这么多年的宿敌,自然是不肯承认自己失败的,所以,心有不甘,可是若真以感情来论,他的存在,只是将两人捆得更紧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