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晋升百妖长

小说: 正道明尊 作者: 雅阁居士 更新时间:2020-08-01 17:41:45 字数:2305 阅读进度:41/98

墨笙睁开眼睛,看着身旁脚踏大地,伸出双拳撑住虎突一爪的修士,浑身的鲜血已经顺着衣衫滴落在地,却丝毫不影响他在墨笙心中顶天立体的形象。

此人,正是林桓。

之前的一幕幕被镶嵌在石壁之上的林桓看着,眼睛有些湿润,这是他逃出渡生国之后第一次,看见有许多修士为了自己不惜性命。

原本已经快要放弃抵抗的林桓,被这一幕感动,从心里升起一股不屈的意念,冥古绿体虽不能令其瞬间恢复,但是这些修士拖延的时间就已经足够使得林桓能够最后一战。

林桓就这样撑着,同一时间,还操控赤血剑,向着虎突左眼刺去。

“这招对我没用!”

虎头张口说着,抬起另一只虎爪就要再次拍开赤血剑,就在这时,一道奔雷一闪而出,直奔虎突肚腹之上的那道伤口而去。

“噗”

一声金属划破皮肤的声音传出,虎突原本抬起的爪子瞬间顿住。

“噗”的又是一声,一道鲜血喷射而出。

“吼”

惊天的虎啸传出,虎突随即萎靡下来,后退着大喊出口。

“我的眼睛!”

这只十丈大小的猛虎倒在地上翻滚,翻滚之下,肚腹内的肠子都掉出来了,虎突渐渐的开始缩小,恢复了人类大小。

此时的虎突再没有了之前那种嚣张的模样,而是一只手撑着另一只手捂着肚子伤口,想要起身逃跑。

“你觉得你还逃的了吗!”

林桓冷声开口,又是一道奔雷一闪而过,直接洞穿了虎突胸口。

到死,虎突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连连拍击之下,林桓居然还能活着。

虎突一死,其余的兽族修士纷纷惊恐的看着妖族,更多的是看向林桓。

“虎将死了!”

“快逃!”

兽族修士纷纷缴械逃亡,林桓没有过多理会,也没有下令追杀,任由兽族修士逃走。

墨笙上前,将虎突的头颅砍下,用手提着,此时林桓再也支撑不住,眼睛一黑之下,晕了过去。

而在另一边,城墙之上站着两个人,这两个人一位是宿星妖王与墨家军军--妖将墨忠,这墨忠还有另一个称号--墨军神。

此时宿星妖王与墨忠正闲来无事,寻访城墙,碰巧看见这一幕,宿星妖王对林桓起了兴趣,看见林桓的穿着正是墨家军服,开口询问墨忠到:

“此子不凡啊,你墨家军中竟然有能杀了虎突之人。”

“妖王过奖,之前这一幕,恐怕只是巧合,这虎突轻敌了。”

“诶,你墨军神麾下岂会有米糠之虫,此子若能善用,必成大器,只是,,”

宿星妖王欲言又止,墨忠听出了妖王话语中的意思,接着开口说到:

“此子使用的招式,不像我妖族修士,待属下查明实情,再向妖王禀报!”

“不必如此慎重,就算他是人类伪装,凭他的修为,翻不出什么浪花。”

妖王没有再理会,转身下了城墙台阶,只留下墨忠看着此时正被众人抬起的林桓。

若是寻常妖修受到如此之重的伤患,没有三两个月是绝不能恢复如初,林桓虽有冥古决,也是用了将近半个月才恢复。

而就在林桓盘膝打坐的这一天,从墨衍族帐篷之外,进来一个人。

此人头戴冲天冠,一身紫色长袍,虽是男修,脸上却是抹了一层胭脂粉末。

而在此人后面,护卫齐声开口喊道:

“将奴大人驾到!”

墨衍族诸多修士纷纷起身下跪,就连墨笙也毕恭毕敬,只有林桓依旧盘膝打坐,没有理会。

这个被称呼为将奴的人看着林桓,没有微微一皱,就想要说些什么,此时墨笙开口为林桓解释道:

“将奴大人,墨脱族长半月前与虎突一战,重伤未愈,还请大人恕罪。”

将奴深深看了林桓一眼,此次前来只是遵妖将墨忠之令,前来宣读将令。

“也罢,墨衍族听令,”

这几个字出口,带着一股妖娆的口气,(类似公公之类的)墨笙差点就要笑出声来,好在忍住了。

将奴接着说道:

“墨衍族族长战虎突,将其斩首,立下大功,封百妖长,统领百妖,望自勉自励,为墨家军争光。”

墨笙代表林桓从将奴手上接过令牌,再从后面护卫之上接过百妖长专用的服饰。

将奴临走之前,深深看了林桓一眼,开口说到:

“军主有口谕,令你伤好之后,前去将府,切不可懈怠。”

说完这句话,将奴便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帐篷,等到将奴走远,林桓这才开口询问到:

“为何你们对这将奴如此卑躬屈膝?”

“回族长话,这将奴便是妖将收下的阉人,作为妖将仆人,地位不亚于千妖长。”

“不亚于千妖长?”

林桓看着将奴远去的方向,摸了摸鼻子思索着。

“族长,墨家军主让你过去一事?”

“我自有打算,你且告知与我,这墨家军主详情。”

林桓之前已经知晓了所有墨家军都由一个军主统领,却没有详细了解。

“族长,墨家军主墨忠,另外我们墨家军都称为其为墨军神,军主自幼聪慧,善用兵法,是我们墨氏部落大族,其父是我们妖族八大妖王之一的墨妖王,已经不知存在了多少岁月。”

听完了墨笙的回答,林桓只是暗暗记在心里,没有说些什么,让众人退下之后,林桓看着身旁的百妖长服饰,伸手摸了一下。

“百妖长,统领百妖,莫非我林桓要依靠妖族的力量才能报血海深仇不成,我不甘心!”

林桓在心中想着,一丝苦楚与心酸涌上心头,这六十多年,林桓无时无刻没有怀念自己的父母,父亲的慈爱,母亲的疼爱,还有自己最喜欢的那一盘青菜豆腐,现在再也吃不到了。

林桓低头看着下面盘膝而坐的诸多妖族修士,这些妖修的身上都是伤痕累累,这些都是为了救自己受的伤。

林桓拿起身旁的百妖长服饰,只是瞬间就穿在身上,红黑相间的长袍之上,胸口是一只白虎图腾,心脏位置之上是一个金色令牌,其上刻着一个“墨”字,红色的披风无风自动。

众妖修齐齐跪倒,大声齐贺!

“参见百妖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