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悲摧的陈什么

小说: 医者攻辛 作者: 墨玉飞蝗 更新时间:2015-06-23 01:21:27 字数:2859 阅读进度:37/81

[书~客~网~友~居~首/发更/新/WWWShuKejuCOm/]

[/请大家记住网址/wWwShUKeJuCoM/]

“哥,你跟仲远哥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宋家声的办公室里,宋家鸣懒散地坐在对面,整个上身都趴在办公桌上,无力地问着那个问过好多遍却始终得不到答案的问题——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宋家声笑着揉了揉弟弟的脑袋,“他不是已经跟你说了么,怎么还问我?”

“他没说为什么,叫我来问你,我问你你也不说。”宋家鸣一脸郁卒。

“知道原因有那么重要吗?结果又改不了。当年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现在看来简直是放屁。”

宋家鸣抬起头,看宋家声一脸不在乎,觉得其实他内心并不轻松。当时宋家声有多爱辛仲远,他比谁都清楚,可怎么突然间就变得这么快呢?

“哥,可是仲远哥有了你的孩子啊……”

宋家声一愣,挑起眉角,“他是这么跟你说的?”

“什么意思?”

“哼,”宋家声冷笑,“那根本不是我的孩子。”

“什么?!”宋家鸣差点儿跳起来,“怎么可能?仲远哥不是那种人!”

宋家声示意他坐下,“他是不是那种人,我比你清楚得多。他跟你说孩子是我的,不过是随便骗骗你,要不然就是想从你这儿博同情博好感,宋家有你向着他,他能轻松好多。”宋家声点了根烟,吸了两口,注视着烟圈升起,“对了,你说当时他旁边还有一个人?”

“嗯,”宋家鸣点点头,拿出庄林的名片,“他说他是仲远哥现在的爱人,这是他的名片,他想见你,还说这是你们之间的事,不要伤及无辜。”

“哼,”宋家声嘴角勾起轻蔑的笑,两指夹着名片看了看,“庄林,市第一中心医院的医生……”想起从前的调查结果,顿时恍然大悟,“原来是乌龙啊,那个陈什么,还真是流年不利……”

“哥你在说什么?”宋家鸣睁着一双好奇的眼睛,问。

“噢,没什么,就是他一个朋友在我这儿。”

看着那“天下尽在我手中”的笑容,宋家明不寒而栗,“哥,你抓了他的朋友?你准备干什么?”

“看把你吓得,我是动不动就杀人放火的人吗?”

“噢,哦……”宋家声嘴上不说,心里却想,你一发起火来,还真不知道会怎么样。过了一会儿又问:“那你会跟他见面吗?”

“等等再看吧,他现在比我急得多呢,我怕什么。”宋家声脸上快要笑出花来,他很想知道,这个庄林究竟有几斤几两。

“好了,不说这个了。你现在毕业了,先休息一阵子,玩一玩,然后就准备进公司帮我的忙吧。”

宋家鸣却摇了摇头,“我这么年轻,还想闯自己的事业,直接进家族公司多没意思。”

宋家声一怔,这话听起来很耳熟。当年跟辛仲远结婚以后,劝他进宋氏,他也说了类似的话——我不能什么都靠你和你的家庭,我需要用亲手拼回来的成就证明自己的价值。

如果不是因为辛仲远一直在外面打拼,相聚的时间很少,或许两人就不会有那么深的裂痕,宋家声这么想。可他更清楚,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如果的。

听不到哥哥的回答,宋家明继续说:“我还辅修了语言文学的课程,觉得很有意思,说实话,我倒挺想在学校教书的,或者在不同的行业都待待,也不会闷。”

宋家声一听这天真的话,笑了,“要是让老爸听见,肯定又要火了。不过随你吧,反正你还年轻,在外面干累了再回来,也是一样的。老爸年龄大了,宋氏以后是要靠我们俩的。”

说到这儿,宋家鸣脸上添了些担忧,“说是这么说,不过大妈会不高兴吧……”

“妈那就是女人小心眼,别管她,不会有事的。”

送走了弟弟,宋家声突然想起了那个悲摧的陈什么,觉得很可笑,就特意去看他。

拿着庄林的名片在他面前晃了晃,陈硕几天没吃饭,努力睁着一双近视眼贴上去,仔细辨认之后,吓得想大叫,却没力气叫。

“庄林……你,你把他怎么样了?”

“呵,”宋家声翘着二郎腿坐在他旁边,“他好着呢,泡着我的人逍遥自在,比你舒服多了。我看你在他眼里地位不行嘛,都落难这么多天了,他明知道你在我手里,也不来救。”

陈硕一愣,紧接着颤颤巍巍地抬起手指着宋家声,好像京剧里青衣哭泣时的兰花指,“你……你不许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我们是铁哥们,有今生……没来世的……”

宋家声瞥了眼他气若游丝的样子,讥笑,“我看你确实是快没来世了,”说着,他突然变脸,狠狠揪起陈硕的衣领,把他提了起来,“你还敢说你不认识辛仲远?啊?就因为你不跟我说实话,我就能要了你的命!你信不信?”

陈硕虚弱地扯着自己的衣领,“我信,我信……但是,我真的不认识辛仲远……”

宋家声一看他那个无辜的样子,怒极反笑,随手把他扔在一边,“你叫陈什么来着?陈硕?就你这样儿还‘硕’呢,我看叫陈瘦还差不多。”

“但是,我小时候……胖,那是真胖……”陈硕头昏眼花,说半句话都要喘气,偏偏还非要说个不停,好像生怕自己一时不说就要过去了。

宋家声勾起嘴角笑了笑,站起来冲外面喊:“阿义,拿点儿吃的过来。”

很快,阿义就端着个大托盘进来了,米饭、菜、粥样样都有。宋家声把盘子塞进陈硕手里,陈硕看也不看,埋头抄起筷子就狼吞虎咽。

宋家声顿时笑得更厉害,“我说,你也不怕里面有毒啊?”

陈硕混着饭嘟嘟囔囔:“有毒……就有毒,我怕什么……”

宋家声无语,看来还真是给饿着了。不过那么长时间没吃饭,现在还能吃成这个样子,真是个奇迹。正想着,只见陈硕张着嘴瞪着眼睛,打了个嗝,然后“哇”的一声,把饭全吐了出来。

宋家声连忙退后两步,条件反射地拍了拍裤腿,“阿义,给他拿点儿水,再叫人把这儿打扫一下。”出门的时候,回头又看了一眼狼籍的陈硕,被折腾得都快要没人形了。其实既然这件事与他无关,或者也该把他放了。但宋家声还是不肯,好像先放了他,自己就败了一局。

可他又要从辛仲远那儿赢回什么呢?或者,只是不想对方这么快就投入到另一段幸福中去,潜意识里,总感觉他还是自己的人,所以刚才就跟陈硕说了那样的话。

庄林一直在等宋家声的电话,可没想到第二天,宋家鸣竟然把电话打了来。其实,是宋家鸣多了个心眼,记下了庄林的联系方式。他实在不清楚自己那狂妄的哥哥准备出什么狠招对付辛仲远跟庄林,又怕辛仲远知道了上火,只能私下告诉庄林,让他们先有所防范。这回他的态度明显好多了,他想过,既然是辛仲远承认了的人,肯定是真正动了心的。

庄林听说宋家声暂时不准备见他,很是猜不透对方的意思。又问了问陈硕的情况,得到了宋家鸣帮忙照看的保证,总算稍微放了点儿心。

辛仲远说过,宋家鸣跟他哥哥不一样,他是私生子,因此很清楚自己的处境,平时做好自己该做的,跟大家都和和气气,从来没有少爷范儿。宋家声的妈妈很讨厌他,爸爸又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存在,但他们两兄弟从小感情很好。他从前也帮过辛仲远很多忙,是个值得信赖的人。

末了宋家鸣问:“你会一直对仲远哥好吗?”

庄林笃定地答道:“我会一辈子爱他、照顾他。”

听到这话,宋家鸣也不再执着于辛仲远是不是他哥哥的人。对他来说,宋家声跟辛仲远都是他的好哥哥,只要辛仲远幸福,那就够了。

庄林终于要来了宋家声的电话,他不能再等了,不管是陈硕,还是他跟辛仲远,还有宝宝的未来,这一切,都是他的责任,是他急需解决的。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的[书/客/居~网~友~/首/发更/新/WWWshUkejUCOm/]

[/请大家记住网址/wWW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