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小说: [娱乐圈]乙女的游戏 作者: 云风清 更新时间:2020-09-16 13:59:21 字数:11068 阅读进度:176/176

去新学校报名前认识一个直属前辈的好处是非常大的, 前辈给了后辈很多非常实用的建议。

诸如选课尽可能的凑在一起,别只看教授脾气好不好,脾气再好的教授碰上经常缺勤的学生也会不喜欢。与其去赌教授的脾气好, 管的松, 不如尽可能的保证出勤率。选课可以尽量选早上, 多牺牲点睡觉的时间多给队友买点吃的, 这样早上上课,下午和晚上排练, 努力协调也不是协调不过来。

重点是队友是可以协商的, 学业要保证大家都能理解,但教授没办法协商。教授可不管学生要不要准备出道,教授只看学生有没有认真对待自己的学业。两害相较取其轻, 跟公司协商跟队友协商都比跟教授协商要好。

再加上大学读长一点也没问题, 也不是非得四年就毕业, 拖个几年也不成问题。所以尽可能选能去的课, 哪怕一年就休一点学分都比选了课没办法上导致被教授盯上要好。

还有就是多准备一点签名照, 选有名的艺人的签名照要, 男女都要有, 这东西在小组作业的时候有大用。碰到男搭档就送女团的, 女搭档就送男团的,要是能要到歌手(非爱豆)前辈的签名照最好, 那是利器,他们是后现代音乐系么。

但要记住签名专辑和TO签(写上特定人的名字送给特定人签名)这类的东西不要轻易送,最好是等对方开口要, 哪怕是开玩笑的那种也行,就是别自己送。那东西本来就不好要,如果送的太随意, 对方搞不好认为‘我们’得来的很简单,开了这个口子以后就不好收尾了。

类似作业一定不能拖,哪怕是通宵熬夜甚至极端点实在忙不过来花钱让人家写也不能拖,所有教授都讨厌拖作业,所有教授都先看拖作业的学生的作业,所有教授对拖作业的学生的作业查的都更严。不想找死就别拖作业,就是要记得,买来的论文一定要自己先熟悉,不然露馅了会更倒霉。

学长跟学妹说,平时教授留的一些小作业找人写也就写了,但碰到大论文还是别那么干,他们又不是只为了混个文凭,哪怕就算是为了混个文凭也多少学点东西。好歹也是要站上舞台的人不是么,他们跟其他同学不一样的地方就在于,他们学到的东西是一定会用到的。

一直在点头的学妹跟学长保证,她什么作业都自己写,绝对不会找人代劳。

学长没劝她别那么拼,这东西不用劝,等她发现一个礼拜只能睡十个小时都算多的时候,自然就知道要怎么走捷径。何况说实话,有些作业真的没必要做,学校学的是理论,他们就在这行里,理论有多少已经过时不适应市场,他们是最清楚的。

说了不少这个要怎么做,那个要怎么办的学长同学妹说,课业的问题都是有办法解决的,她要更注意的是如何跟同学相处。他们的同学们有很大一部分会成为他们的同行,或是台前或是幕后这个说不准,但他们有同学的身份,就很微妙。谁都不知道会不会有媒体去采访,亦或者同学自己在社交媒体上传什么言论会影响。

学妹虽说还没出道,但目前的情况看离出道也不远了。还不知道学妹已经打算要换公司的学长以自身举例警醒学妹,艺人的身份在跟普通人相处的时候是有缺点的,优点不能说没有,但缺点带来的麻烦更大。最直观的就是大家会盯着你,出勤率、作业、小组配合等等,都会盯着,但凡有一个不怀好意的,那她就很容易出问题。

想要防止这种情况的发生,跟大家相处就需要谨慎,可以亲切友好但最好别交心,世上到底是好人多还是坏人多说不准,以防万一平淡交往就好。不能太高冷,会被人骂,宁愿吃点亏也别太计较,绝对不要跟同学在公开场合吵架,私下最好也不要,不然舆论一出,后续就不可控。

诸如此类一堆一堆,说的朴音离都想暂时休学,大学感觉是地狱级难度,她有点慌。

发现小学妹吓到的曹硅贤话锋一转又说起上学多么多么好,繁忙日程里少有能喘口气的地方,要是能交到好朋友就更好了。再加上学校本身就是个小圈子,庆熙的后现代音乐系是王牌专业,不少圈内前辈都是他们学校出来的,一代王者李哮利就是他们学姐,大神朴孝信还是音乐系的呢。

曹硅贤掰着手指给学妹数,同样是后现代音乐系的直系小伙伴在舞台上活跃的也很多,当年号称亚洲舞王的Rain就是,孙丹菲也是。男团里,郑容合,还有Bigbang的两个,权至龙、姜大声都是他们系的等等。

朴音离要是以演员出道,孔侑、金宣儿、韩佳人都是她的校友,见面喊前辈哪有喊学长姐亲切。

韩国的社会文化很讲究这些,同样的环境里,同校的校友就是同盟队友,他们甚至不必认识,只要是一个学校即是伙伴。同校里再分同系,直属前后辈是很亲密的关系。

当然了,这是跟陌生人相比。

但这些都是天然的人脉,同校、同系、直属,这三者叠加能让朴音离自动得到很多别人得不到的照顾。毕竟帮谁都是帮,找谁合作区别不大的情况下,大家天然更亲近有联系的直属后辈。

耳边听了一堆大神级学长姐名单的朴音离重新燃起对庆熙大学的热情,随后就屁颠屁颠的跟着学长去报道了。

准确的说是曹硅贤陪她去报道,毕竟曹硅贤不需要报道,这位上了七年大学的学长本科早在两年前就毕业了,目前硕士攻读中。

朴音离还真没想这么麻烦人家,哪怕他们已经吃过两次饭,喝过一次咖啡,不管是见面还是短信都聊了很多,她还是觉得让人家陪着去报道有点过。但学长说,他正好有事要去学校,能有个熟人带领她当然乐意。

另外一个号称‘我刚好有事要去那边’的亲故就自动出局,车银忧收到短信知道被小伙伴抛弃还很生气,说妹子重色轻友。

【电话还是我给你的呢!过河拆桥!——车银忧】

【难道我要带着你跟学长一起去报道吗?——朴音离】

【为什么不行?——车银忧】

【我是去报道不是去给新生介绍我认识的男团多!——朴音离】

朴音离这边的事业线发展的颇为不顺,小伙伴那边的事业线发展的很是顺利,正式成为出道预备役,公司官网的宣传照都挂出来了。她带一个SJ的成员去报道被人发现还能说是同公司前后辈帮个忙,加上车银忧算怎么回事,真当首尔狗仔死绝了?想什么呢!

出局的小伙伴心情很不美好,入局的学长不但心情美,做事更漂亮。

报道当天朴音离基本什么都没干,程序都是学长的助理带着经纪人小姐姐跑的,她就负责跟学长闲聊就行。起初她还觉得这样是不是不太好,感觉有点不合群。听学长给她科普,艺人特权就是在这个时候用的,错过这次机会下次未必还能管用。而且刚开学没什么合不合群的,开学就一件事,联谊聚餐,这种的她最好别参与。

韩国大学没有班级的概念,只有同级,也就是同一年入学或者留级学长姐。这种划分方式也是为了区分礼仪,比如年长者跟年幼者是同级的情况下,双方是不用讲敬语的。

在学校平时小事找教授的助理,大事找学生会或者是学校,最好别去烦教授不然容易倒霉。同学也只是选了同一个教授课的同学,由于经常有小组作业关系才算不错。要是碰上选课选的搭不上,很可能大学毕业也不认识谁跟自己是同级。

报道不过就是陌生的同级学生大联欢,彼此互相认识一下,去当然也可以交个朋友么,但不去也没关系。

曹硅贤跟学妹讲经验之谈“你如果去了至少得面对五十个以上的男生跟你要电话,你还不能不给,因为组织联谊的学长会跟你说,交换电话是为了以后组小组的时候方便联系。不管你找什么理由拒绝,人家都会说你在装样子,装高冷。”看她不信,冲她笑“我联谊一次换了一次号码。”

无话可说的朴音离举手表示有个小问题,等学长点头后问道“那我是不是以后联谊都不能去?”

“没有什么不能的,你想去就去啊,只不过......”曹硅贤笑的跟个狼外婆一样“要是有男孩子,你铁壁的名声可能就维持不住了。”

并没有要维持这个奇怪名声的朴音离同样不准备成为一个被人强迫要号码的人,纠结半秒“可我要是什么活动都不参加,那会不会也被人家说?”

“大型的公开活动可以参加啊,比如开学典礼,年终盛典(韩国大学有校园祭,会邀请歌手拼盘)那种,去就去了。小活动,私下的,三五个人的那种最好不要。”曹硅贤让她自己想想“要是碰到学长也在的场合,跟你要号码呢?你不好拒绝的,他们不是公司的人,学校内部的等级分的多严格你也是知道的。”

学长、姐就是天。

同为‘天’也当过‘地’的曹硅贤抱着把所有‘危险’都扼杀在摇篮里的想法,同小学妹说了一堆学长都是狗的话,所有靠近她的学长都不怀好意一定要警惕。

说的朴音离又想休学了,但也多少觉得对方有点危言耸听,哪有那么夸张,她又不是没上过学,高中的男孩子考上大学又不会变异,该怎么样还不是怎么样么。

但学长说的貌似也是有点道理的,很容易被带歪的朴音离就顺着对方的思路走,这导致她一度被怀疑成同性恋,不过那是未来的事情了,现在才刚刚报道呢。

报道结束学长和学妹吃了顿饭,助理和经纪人都在,曹硅贤也就没做什么逾越的事情,就是加深朴音离对诸多狗学长的戒备。以防他这边还没出手,小学妹就被不知道哪冒出来的狗崽子扒拉到碗里去了。

曹硅贤对朴音离有些好感,单纯因为容貌,直男就这么单纯。但那点好感还没到让他下定决心要追的程度,再加上朴音离忙着出道,他这边就算想做什么也得等对方真正出道之后再说,不然不就耽误了人家。

不过地盘得先圈起来,先把蔷薇移栽到自己花园里,什么时候摘再看情况。

栽花的学长完成学长本分后就走了,走前还买单了,这点朴音离不太习惯。他们几次出来都是曹硅贤买单,她在第一次想AA的时候,被学长以一句‘我是哥哥,哪有让妹妹买单’的给击退,之后就不好再提,可妹妹觉得她跟哥哥不熟啊,一直‘吃’人家的会有负担。

为此,分开前,朴音离送了学长一个礼物,不是贵重的礼物,就是一瓶香水,挑选礼物的人是闵宝儿。她跟闵宝儿说了一点学长一直买单让她不知道怎么拒绝的话,忙内就说,你送个礼物当还人情好了。

没怎么给男孩子送过礼物的朴音离就按照忙内的指示下单网购了一瓶香水,按照闵宝儿的说法,她在前辈身上闻到过,对方绝对喜欢。朴音离很好奇她是怎么闻到的,鼻子特别灵的忙内表示,电梯里偶遇闻到的,还因为那个香味跟前辈搭了两句话呢。

前辈确实喜欢这个礼物,也喜欢送礼物的人。至于什么‘多谢帮忙’的话直接就无视了,以一个拥抱表示对礼物的喜欢,开开心心道别。

旁观了送礼物全过程的经纪人小姐姐隐晦的提醒一句“你现在要专心准备出道的事才对。”

压根没有听懂潜台词的朴音离非常妙的对上了经纪人的潜台词“除了出道,我什么都不考虑。”

经纪人说的是恋情,艺人说的是学业,两边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但双方都很满意对方的态度。

这份满意一直维持到朴音离知道经纪人小姐姐会跟着安泰骏和她们一起离开S|M,朴音离很惊讶,即惊讶于科长手段厉害,三个练习生说带走就带走了,解约解的一点磕绊都没有。也惊讶于,经纪人小姐姐愿意离开造型工厂。

练习生和工作人员的区别是很大的,前者去小公司图发展,后者去小公司远没有在大公司有发展前景。这东西不是工资稍微高一点就能解决的,在S|M哪怕是缓慢上升,也是背靠大树。去了草台班子就算做到了高层又能怎么样呢。

鸡头和凤尾,当然选凤尾啊。

凤尾和鸡头,肯定选鸡头啊。

金玟宣的想法很简单,她在S|M顶天了干到部长,那就是极限了,还得熬个十年八年的。可她要是这个时候跟安泰骏走,那就是创业的成员,核心的不能再核心,未来要是能做大,冲一把上市也不是不可能。退一万步,失败了她也是丰富履历,S|M是回不来了,但YG和JYP哪都能去。

正年轻,干什么不折腾,老了就没得折腾了。

同样很能折腾的安泰骏带着一水儿的娘子军团队去看了他们的新公司,众人对新公司的观感就是破。

那是真破,外墙斑驳的小二楼,地铁都不能直达还得坐公交,公交车下来还要从大路走进小巷,还在巷子里面,至少得走一公里才能到。建筑物里面倒是没外面那么惨,充斥着新装修的味道,新刷的大白墙,核心部门在二楼,办公桌椅只能说是一般,配上白墙也算能看。

练习室在地下,大还是挺大的,镜子只有一面也凑合,没地板只有水泥地比较蛋疼。要是连地板动作肯定要带护膝,不然膝盖能报废。录音棚是没有的,这东西要花大价钱搞,声乐练习室有一些基本的乐器,隔音用的泡沫板,好不好用的现在还不知道。

一楼的门脸不大,因为房主把更大的地盘租给隔壁烤肉店了,公司前台弄得还像点样子,很可能整个公司最费钱的装修就是前台。

朴音离看着站在公司水晶logo宇宙之心之下侃侃而谈的安泰骏深感上当,她是不是签了什么皮包公司?这也太坑了!

还有宇宙之心是个什么名字,口气那么大倒是弄个好一点的练习室啊,哪怕铺个简易地板呢?能不能友好的练习了?

创建‘宇宙之心’的安泰骏还在叨叨叨,叨叨世界上多少小公司都是从简陋走向世界之心的,什么乔布斯在车库创业啊,三星的李大佬也就是码头扛大包的,一堆堆试图鼓舞士气的废话。

饼画的无限之大,朴音离一个字都没信。暗暗想着大家都跟她一样觉得上当受骗,结果瞄到队长一脸激动,貌似很嗨的样子,整个人都不好了。

真假?这都能被忽悠???小学毕业了没有???

小学不管毕没毕业合同都签了,此时再想反悔已经不可能了,朴音离无限懊恼上了贼船,跟自家社长大人,不对是前社长大人吐槽一片。社长大人安慰她,表面上搞的金光闪闪没意义,有内涵才重要,说不定安泰骏的钱花到了刀刃上呢。

【就这有什么内涵(练习室水泥地.jpg)刀刃不在这里在哪里???——朴音离】

【淡定点,先不着急,看看情况再说。——李先稿】

默默看了一个礼拜情况的朴音离更深刻的感受到了,公司有多垃圾,主要是穷。穷的老师要现找,极其有可能是开价太低找不来合适的,以至于李熙京兼职作曲、编曲老师,她兼职声乐和演技,还有一个新妹子,从YG挖过来的朴妍丽兼职舞蹈老师,这姑娘超神。

朴音离第一次看妹子跳舞都想问大神收不收徒,超级超级超级无数个超级,超级厉害,她都不知道这位是怎么被安泰骏忽悠过来的。

不过这姐姐自我介绍24(22)了,其余三人就能理解她为什么离开YG了,再不走就没什么机会了。

她们三人唯一的学生是闵宝儿,忙内啥啥都需要补习。

就在朴音离想着这艘破船眼看是看不出去的时候,安泰骏给她带来了一个让破船闪烁金光的消息,他帮她拿到了‘请回答’团队的面试邀请,厉害啊!

‘请回答’是由综艺导演和综艺作家组队在电视剧领域杀出重围的系列项目,前两部的成绩都刷出超高的收视率,第三部刚放出风要准备就被圈内盯上了,想要参与的大佬们不计其数。偏偏团队想要新人,他们前两部主演用的都是不怎么知名的演员,第一部女主干脆就是爱豆,第二部稍微好一点,是个女演员,但在拍摄前自身的成绩也不好。

各大企划社的新人资料堆满了制作组,新的不能再新的朴音离也是递过资料的,都没排上面试就被刷下来了。

理由?没理由,不合适就是唯一的理由。

哪不合适?找谁问去?没人说,也没人能问。

彼时朴音离被拒绝的多了,也不怎么关心理由,制作组说了算的事情关心理由又能怎么样呢。万万没想到,自家伟大的社长给她找来了面试的机会,别看只是个面试,光冲她能进面试,见到制作团队这一点,安泰骏就证明了,他比S|M厉害,至少比S|M对她上心。

这个机会安泰骏很看重,朴音离也很看重,非常看重的两人在去作家工作室之前召集所有人给朴音离扮丑。

没看错,是扮丑。

拿到了项目企划的安泰骏是冲着女主去的,女主的设定是个邻家姑娘,朴音离那张脸怎么都不邻家,想要邻家就得扮丑。要弱化五官的精致,要平凡,要普通,要达到邻家小妹妹,只是稍微有点漂亮的档次。

为此,朴音离人生中第一次化了个丑丑的素颜妆,就是表面上看起来没化什么妆,但实际涂了N多层的那种。

衣服也穿的是大一号的,显得瘦弱,胸和屁股都藏住,长腿?那个没办法,又不能锯掉。

“你也太高了。”安泰骏盯着那双腿很嫌弃“没事长那么高干嘛。”

低头看腿的朴音离叹了口气“可能是牛奶喝多了。”

“以后戒奶!”

“好!”

戒奶小分队抵达了作家办公室,安泰骏进门先送了一堆咖啡,半弓着腰说着拜托照顾的话,跟在他身后也弓着腰的朴音离望着社长的背影,心里五味杂陈,她好像做错了事。

以后再也不说社长坏话了!社长就是最伟大的!

最伟大的社长做足了前期,中断却没办法开口需要朴音离自己上,作家很精明,精明的在聊正事后问的第一句话就是,方便卸妆吗?想看看你素颜的样子,说是拍摄时也是不带妆的,尽可能贴近生活。

这话一出,没办法拒绝的朴音离就跟着助理小哥哥去洗手间卸妆,卸了妆出来由于反差过大得到作家赞叹的掌声,以及众人的夸赞,真漂亮啊~

清水出芙蓉怎么会没有掌声,怎么会没有称赞。

但芙蓉跟邻家差距就太大了,大到作家不用多说,朴音离就知道这波没戏。

束手垂头站在原地的小姑娘感觉自己愧对伟大的社长,伟大的社长还在做最后挣扎,跟作家说也不是非得女主角,随便给个小角色也行啊,当给孩子增加一点经验。

朴音离有些羞耻,不是羞愧是羞耻,为社长的卑微羞耻,为自己什么忙都帮不上反倒拖了后腿羞耻。羞耻的说不出话,羞耻的眼眶泛红,却不敢也不愿意让泪珠低落。

美人垂泪,即便那泪没有低落,惹人怜爱的那张脸也让他们多了个机会。

一如前社长大人跟现社长大人说的,朴音离的脸能推开一切挡在她面前的门。

“我说句实话,她这个样貌拍电视剧基本不可能接到女主的角色,偶像剧就更不可能,顶天是女二,还是恶角的女二。”导演敲敲桌面让想要打断他的经纪人先听着“但她这张脸往电影圈走,那就是把利器,大荧幕能给她戴上光环,完全没有死角的美貌能打动所有导演的心。”

作家像是想起什么“我知道一个项目在找人,你们要不要去试试?”

安泰骏想都没想“那就太谢谢了,非常感谢。”手往朴音离背后一压,带着她一起鞠躬“多谢您给机会!”

机会突如其来的降临,一通电话,半小时车程,见面不到两分钟,根本没有面试这回事。

朴音离就拿到了待签约的合约,拿到了电影剧本。

口水讲干了都没请到导演吃饭的安泰骏和恍惚中的朴音离坐回车里,面面相觑,安静了好长时间,社长突然握拳冲着朴音离“成了!”

朴音离慢吞吞的把小拳头凑上去,依旧处于恍惚状态“是啊。”

转瞬车内响起大笑,社长一扫之前的面对导演的谦卑,笑的志得意满“我就说!你这张脸怎么可能拿不下角色!全首尔都瞎了!”

依旧处于恍惚中的朴音离干巴巴的哈哈哈,除了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什么都不用说,合约百分之百要签,演出费少之又少,就是新人的价码,但这也是‘宇宙之心’赚到第一笔钱。

给公司带来收入的朴音离停下所有的练习,跟着火速出现的演技老师专攻剧本。

坦白说,那不是个好资源,导演是个无名氏,谷歌都找不到资料的那种。社长发动所有人脉也就查到了导演是东国毕业的,其他什么都问不出来。制作公司就是小公司,这个在网上倒是能找到资料,制作过的电影也不怎么出名,顶多能夸一句是有执照的公司,不是野路子。

角色也不是主角,是个120分钟的电影里顶多出场三分钟不能更多的角色,还是被虐杀的角色,很是凄惨。

但是,但是抛开一切,一部电影,哪怕是再烂的电影,那还是电影。

以电影出道,朴音离就是撞大运了!

朴音离的出道电影是个分级在二十岁(十八岁)以上才能观看的类型,故事讲的是一个变态杀手如何团灭全场最后在逃脱司法机关后,把自己给弄死,达成全员团灭结局的故事。

她要饰演的角色说重要也重要,她是一切的起始点,是变态杀手杀的第一个人,她是打开杀手变态**的开端,是最关键的钥匙。

杀手没碰到她之前还是个正常人,起码伪装的很正常,跟身边的人相处的也还不错,朋友们对他的评价也都还行。直到朴音离饰演的角色出场,杀手一见钟情,猛烈追求,追求失败,妹子还准备离职。心理一直很扭曲只是没有钥匙彻底开启变态**的杀手,在一个想要祈求女神再给自己一次机会的雨夜,冲动之下实施犯罪。

最初的最初都是意外,冲动下的意外,但鲜血顺着雨水流淌,高坐云端的美人躺在泥水里,躺在自己身下。

她还是那么美,甚至更美了,美的让他兴奋。

一切从此改变,此后所有的凶杀案都是杀手在追寻已经逝去的女神,他想重温登上天堂的那一秒。

可女神只有一个,无数替代品都只是替代品,只有女神能带他上云端。

为了追寻云端,为了追寻女神,杀手在同一条巷口,同一个雨夜,了解了自己。

从整个故事来说朴音离的角色很重要,她必须得非常美,美的能让正常情况下是个社会精英的男主一见钟情,这点要能说服观众,不然后续的故事都撑不住。她得美到让男主念念不忘,哪怕去死也找寻找她。

寻找高坐云端的女神。

这就是朴音离完全没有面试就得到角色原因,她的脸就是她的通行证,没有人会比她更能说服观众。如果有这么个人,有这样一张脸,变态的行为逻辑仿佛就有了可以解释的地方。

那是女神啊,云端上可望不可即的女神。

女神头很疼,她还什么经验都没有呢,就得演一个被怎么样的姑娘,实在入不了戏,太坑了!

演技老师是个女老师,老师跟她玩实战,模拟剧本,让朴音离先不要管角色,只做本能反应。本能反应的朴音离一开始束手束脚的,被老师凶了之后又过了头差点伤到老师。为了这一段,师生两磨了快十天,也就磨出来一个老师嘴里的勉强能看。

朴音离难得自我怀疑,她是不是不适合当演员。

自我怀疑的朴音离还得应付开学的课业,选了课就得去上啊,抢课的时候压根没想到自己那么快能签约剧组,都是按照练习的时间跟队友和社长商量的。如今要准备进剧组了,练习演技的事情有卡壳,弄的朴音离特别想找教授请假。

可当初学长说能不麻烦教授就别麻烦教授不然一定会倒霉的话还言犹在耳,朴音离实在不想成为被教授盯上的学生,郁闷的要死。

这次还不能找学长帮忙,学长貌似生气了,因为她没跟学长说她换了公司。学长是从别人那里听说她换公司后给她打的电话,也没有很凶,也没有质问,只是说下次发生这种事告诉他一声,不然他从别人那里知道会觉得他们的关系好像不怎么样,有点尴尬。

朴音离才是尴尬的那个,她是真觉得双方的关系没有到什么都说的程度,何况是换公司那种需要保密的事。可学长帮了她不少忙,她只把人家当学长是不是不太对?

不想找学长就得上课,不止要上课还要做小组作业,跟同学组队就得合群。

群里的人提议去夜店感受现代音乐的多样性,朴音离有无数槽想吐也得憋着,得去。

一帮去夜店感受现代音乐多样性的妹子们大晚上的在夜店门口集合,跟打扮的就是出来浪的同学们相比,朴音离显得过于清淡,但时尚的完成度靠脸,别的都不重要。

小事摆在一边,先嗨起来。同学们都嗨起来了,朴音离被迫跟着嗨,这帮人不去卡座,喝的都不点,对面超市自带。人家蹦迪就真的是为了蹦,搞的朴音离想说自己去吧台做做,都被一个姑娘开玩笑说,吧台是勾男人的好地方。

无力反驳。

无力反驳的朴音离进入舞池不到两分钟就被四个男人围堵,前后左右,都给她气笑了,这都是什么神经病。神经病们这个说妹子一个人来的?那个说要不要喝一杯。朴音离拨开挡路的那个,直接往外走,她不干了。

什么感受现代音乐的多样性,骗鬼呢!

有这时间还不如回去再研究一下什么叫凄美的挣扎。

扭曲着在舞池里找到领头小伙伴说是自己有事要先走的朴音离,一点都不凄美的从舞池里挣扎出去,并且决定下次再也不参加这种活动了,不合群就不合群,拉倒!

出了门就准备打车回家,到门口看到街对面有一对不知道是情侣还是什么关系的男女在拉扯,女人很不耐烦,男人的表情也不好,看样子像是在吵架。路过他们的人都是瞟一眼就走了,没什么人停下围观,朴音离站在街对面围观,心里有个作死的想法,她要不要‘亲身经历’一下被强迫?

念头刚出立刻甩脑袋,想什么呢?!!!

心底偏偏有个小恶魔在诱惑她,体验派的演员都那么干;也不是一定就会有危险,手机上还挂着警|报器呢;试试看呗,试试看又没什么损失,大不了拉报|警器啊!

小恶魔晃动着尾巴勾的脑子进水的少女心痒痒的,理智在拼命拉扯,别作死,一旦跑不掉就完了!

内心的小人在掐架,路边的朴音离许久没动,小人们还没掐出胜负,夜店咖再度登场。

“朴音离?朴音离!”

“哦?嗯?你怎么在这?”

被逗笑了的权至龙表示这个问题应该他问“我们社长的店我为什么不能再?你在这干嘛?是想进去还是要去哪?”不等她回答招手示意她先上车,门口不能停车。

脑子不在状态的朴音离拉门上车,不自觉回头看了眼,听对方问她看什么,脱口道“看你车队在不在。”

“什么车队?”

“之前跟着你的那些人啊。”

轻笑出声的权至龙让她别看了,车队在店里呢,他来晚了,重复之前的问题,问她要不要进店玩。果断摇头的朴音离直接拒绝,权至龙就笑她该不会是路过。

老实的妹子表示不是路过,是被小组成员忽悠来的,说到这里想起来,这位貌似也是学长来着,侧身闪着大眼睛讨好的望着学长。学长让她表情收一收,有事说事。

“前辈是庆熙大学的吧?我也......”

“故意的吗?”

“啊?”

“故意惹我生气?”

朴音离有点懵,什么情况?

权至龙笑道“跟你说我是庆熙大学的人没告诉你,我缺勤太多被赶到网络大学去了?”屈指弹了她一下“说话前先了解一下背景,这要不是我,你就倒霉了。”

了解了背景的朴音离讪笑两声,看他要开车一下想起来“我得回家,我还有事做。”

“不玩了?”

“不玩。”

“送你?”

“不用了。”

推了下帽檐的权至龙偏头望着她“你这是知道我不是庆熙大学发现我帮不上忙,用完就丢?”

朴音离觉得自己可以挣扎一下“我没用啊。”

权至龙一下笑出声“那你想怎么用?说来听听。”不是庆熙大学的前辈表示“我认识不少庆熙大学的人,还是很好用的。”

手扶着门把的朴音离跟前辈道谢再说不用了,权至龙也没强求,只在她要开门时说了句“这次能给号码吗?”在她要拒绝前冲她扬了扬眉毛“事不过三啊,这次可是第三次了。”手指虚点她“你把我弄得像个坏人,我有那么糟糕吗。”

“我又没说你是坏人。”朴音离心虚道。

“那你号码给我。”

“可以不给吗?”

“不可以。”

朴音离?朴音离跳车蹿!

权至龙?权至龙抚掌大笑!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0-09-11 23:26:53~2020-09-12 23:36:5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迎夕 50瓶;皮卡秋哦 2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