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小说: [娱乐圈]乙女的游戏 作者: 云风清 更新时间:2020-09-16 13:59:20 字数:9967 阅读进度:175/198

家大业大的S|M什么人都有, 资源也确实比其他公司要丰富的多,多到两个玩极端路线的人可以被凑到一起。

N次试镜都失败的朴音离得到了一个出演前辈MV的机会,不是百分百定下, 还得前辈点头才行。

公司在2011年推出了一个男子限定组合, 找了两个男团的成员金希撤和金政模组了个M&D, 组合刚开始谁都不看好, 后者所在的团队trax玩的是视觉摇滚路线, 这在韩国市场很小众在日本倒是有点名气。金希撤不用说, 登顶天团的核心成员,两边人气相差有点过大,以至于粉丝都叫着说是公司强迫哥哥奶新人。

但实际上人家真不是新人, 只是不怎么出圈而已。

限定团在准备新专,从词曲到制作都是两位成员一手包办, 歌曲MV定谁来拍也有很大选择权。朴音离算是走了内部通道拿到一个成功率很高的面试机会, 但能不能过还不一定。

经纪人小姐姐前脚才跟朴音离说了这个消息, 后脚李熙京就来找她, 跟她解释当初安泰骏不是真的要对她做什么, 那顶多算是个惯例。把可以走的路都告诉当事人,当事人走不走那条路是自己的选择, 但总要知道还有一条路可以走的惯例。

换而言之, 安泰骏不是个坏人,至少不是会强迫女练习生去招待的恶人。

这点朴音离已经知道了, 她去找社长聊的就是这件事。

社长大人认识安泰骏, 不算很熟但他们团从S|M离开时, 安泰骏还是理事部长,高位人士。当年作为公司的摇钱树,团队跟高层的人多少都有些来往。

李先稿听自家小白菜说了那些事之后给她详细科普了一波, 安泰骏这个人在圈内可不是无名氏,造型工厂核心部门负责人之一,为什么落到如今的地步他不清楚,但也猜的出来,无非是S|M内部权力斗争站错队了。但就算落到现在的地步,安泰骏在小圈子里还是能说得上话的,当初留下的人脉并没有消失啊,他又没退圈,只要还在圈子里,那关系就不会散。

在李先稿看来,对方想要独立出来做女团不是没机会成功,概率差不多是五五开。早些年小公司出不了头,限于人脉也限于资金。这几年小公司频频冒头,不少还都做大了,很多都是从大公司出走的高层。他们本身手上就抓着人脉资源,想要拉投资也不困难,有资源怎么会没钱呢。

有介于S|M的下个新团企划是男团差不多是业内都知道的事情,几大会社下一个新团的企划都是男团,圈内都认为女团市场不太好弄了,男团应该是新风口,大家自然是冲着风口去。在这个前提下对朴音离这种年纪不尴不尬的女练习生就不太友好,等也能等,就怕等了也没结果,可不等又不甘心。

此时安泰骏想要独立出来做女团对朴音离来说是个很好的机会,说句不好听的,哪怕出道后成绩不好,失败了,那也是出道过,大不了从头再来。总比一直出道无望,只能不停的练习,等着公司什么时候出女团再拼运气要好。

至于说什么强迫女生去招待的事情......

李先稿半眯着眼睛吸溜着热茶醒酒“以前没跟你们说过那些是想着没那个必要,能处理的我这边都处理了。你现在到别人的公司了,有些事就得跟你说。”抬眼扫了她一眼,看她表情僵住,动动手指让她放松点,没那么严重。

一个圈子有一个圈子的玩法,娱乐圈,玩的就是声色犬马。越是大型的舞台,台上的灯光特效越是好看,后场就越是忙乱,台下支撑舞台的架子更是密密麻麻。

想要登上舞台不能只想着演出服有多漂亮,华美的裙摆沾染上的虱子也要知道它真实的存在那里。不是小朋友没见过,捂住眼睛装看不见,就真的能当不存在的。

在前员工面前一直都是睿智社长的李先稿,给朴音离撕开五光十色的娱乐圈表皮,让她了解一下内里的污浊。很多在社会上不能宣之于口的事情,在这一行都是明规则,包括以色侍人。

“你误会了安泰骏让你去酒局的意思,他不是让你跟谁睡觉,那太过了,搞不好会给他惹麻烦。你要是自己愿意睡还好,他顶多牵个头,甚至都不会给你牵头,但凡你不愿意扯出来的就是大麻烦。”

“他让你去只是陪酒、陪笑,陪着他们聊聊天,表达一下态度。代表你配合度很高,比起另一个候选女演员更容易摆布,你是新人么,姿态放低一点,这没什么,很正常。就跟你见到前辈要鞠躬,要用敬语一样,那就是个礼貌。”

捧着茶杯的李先稿讲的轻松随意,坐姿僵硬的朴音离听到三观尽碎。可怕的是,社长还在继续,继续讲安泰骏不是什么坏人,就是个商人,用正常的手段做正常的商业行为的商人。

在这个圈子里讲谁是恶人都是很极端的,极端到触犯刑法抓住了会被关的那种。也就是朴音离脑补的那些让她心惊胆战的东西,甚至比那些更夸张的都有。但普通人认为的小奸小恶在这个圈子里不是什么大事,把美色当商品,利用美色达成签约的目的就更不是什么大事了。

需要签约拿到角色的是朴音离,安泰骏做的不过就是给她一个选择,不管她怎么选公司都不会吃亏的选择。拒绝也无所谓,拒绝了公司顶多是不赚那笔签约金,也不亏什么。不能以此说安泰骏是个坏人,他要是坏人根本不会给朴音离有选择的机会。

哪需要问小姑娘愿不愿意去酒局,直接带着人去,几杯酒往下一灌,不管是下药还是直接用武力,朴音离都跑不掉,那才叫恶人。

愿意给选择权在圈子里都不是什么坏人,认为艺人没资格选择只要听话就好的才是要担心的坏事。

什么都见识过,见识过混乱的韩娱圈逐渐从没规矩到稍微有点规矩,被经纪人动过手也动手打过经纪人,还干过群架的社长大人教小朋友一个基本的处事标准“一切愿意跟你沟通的人都值得来往,不管是交换利益还是别的,只要能沟通就能聊。你要防备的是那些不给你开口机会的人,那种人躲的越远越好。”

“明白吗?”

三观被带的扭曲一块的朴音离看着特地跑过来跟她解释的队长,说出被社长大人调|教后的回答“刚才经纪人说我可以出演金希撤前辈的MV,公司虽说不是大力气推我但还是有在我身上花功夫的。我如果放弃这边加入你们,那我就再次回到从零开始,我为什么要那么做?”

“什么意思?”李熙京没懂“你不愿意?你不是想要当爱豆吗,那是演员啊。”

一直负责插科打诨的闵宝儿倒是听明白了,拉拉队长的袖子,冲朴音离笑“这个我们说了算,要不你跟科长聊?”

朴音离笑着点头说好,队长还想再说点被忙内拽走了。

等两边离得远了,精通人情世故的忙内才跟脑子一根筋的队长解释,现在的问题不是朴音离想当爱豆还是演员,而是安泰骏能给不管怎么样都能出道的朴音离什么,才能让朴音离心甘情愿的放弃S|M。

听楞了的李熙京斜眼看着鬼精鬼精的忙内“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什么都看利益,逐条问科长合约怎么签?她是为了梦想好不好!”

“梦想也是有价码的,人家也不是只有这条路可以实现梦想。”闵宝儿让她好好想想,那位跟她们两可不一样,再说了“我逐条看合约有什么问题,人家一说能出道你立刻就往前冲才是傻吧!”

“我们认识好多年了,你知道什么啊。”

“你们就是认识一万年该谈利益还是要谈利益啊,干嘛梦想不用吃喝拉撒啊。”

“我不跟你说,你根本就不懂,成天盯着钱看,有那么穷吗。”

“你懂,你有钱,你去....”

“我是姐姐!”

“是~姐姐~”

姐姐和妹妹掐当然是姐姐赢,但赢了的姐姐还是按照妹妹的建议去跟安泰骏说,朴音离那边想跟他谈谈。安泰骏自然欢迎,本来就是要细聊的事情,不可能什么都让李熙京传话,万一传歪了呢。

这边话一传,当天的午餐就约起来了。

两人没约什么特别的地方就在安泰骏的办公室吃秘书小姐从食堂打包来的饭,以两人要聊的事情来说简陋的很。不是安泰骏不想带朴音离去吃大餐而是妹子没时间,她两点就得跟经纪人小姐姐去见金希撤他们了。

朴音离其实不太会聊这种事,社长大人教她一个方法,以不变应万变。实操方法是不管安泰骏说什么,夸奖也好贬低也好,都听着,别反驳,安静听着就行。但讲到核心问题,也就是她认为自己给自己设定的底线不能被逾越,不管对方说什么,都咬死了不松口。

底线是社长大人给定的,准确的出道年限一定要写进合同里,两年、三年无所谓但不能超过三年,否则朴音离还不如继续留在S|M。三年是个大轮回,S|M的团一年半没登顶就基本会被放弃,自由发展不会成为主推团。

按照业内的消息,明年S|M会推新团,再加上一年半团队发展的时间,顶多三年,公司会有新团要出。到那时推男团还是女团就不一定了,朴音离说不定能赶上这一波。即便赶不上,她也肯定以演员出道了,曲线救国再去当歌手机会也很大。

第二条需要写进合同里的是签约年限,李先稿猜对方很可能想签个十年、八年的。

两年训练,这段时间纯投入,出道后两到三年回本,如果团队能爆,那就能赚,要是成绩平平甚至是糟糕,那回本的时间就更长。保险起见,对方怎么都会签七年以上的合约,不然怎么赚钱。

李先稿给朴音离定的年限是六年,这是底线,最好的情况是五年,但这个机会不大,能拿下六年就差不多了。别小看六年和七年的差距,看着就一年,但一年能改变很多事情了。

娱乐圈日新月异,一年都能让新人团登顶成大热门再变成流星划过天际无人可知,另一个新人团此时就冒头了。

圈子里的替换率就是那么高。

还有一点,朴音离今年20(韩国算法,真实年龄18)六年后还能伪装一下25,同26不过就差一岁。但七年后她就是27了,女爱豆27跟30没什么区别,三十岁的女爱豆圈内几乎看不见了,就算还在舞台上活跃也是‘老’前辈,拼不过年轻水嫩的小朋友们的。

娱乐圈对女艺人就是这么苛刻,一岁半岁的都要计较。

就这还得是有一帮死忠粉跟着的,不然那些在姑娘们年轻时站在打歌舞台下吼的地动山摇的汉子们,转头就能为另一个20岁的姑娘再吼一波震慑全场。

粉丝是最长情也是最无情的物种,艺人与其寄希望与粉丝还不如把一切危机都自己处理好。

这不是说粉丝们现实还是怎么样,而是大家真情实感加真金白银砸出去的是对自己无法完成的人生的期盼,是对精致美好的商品的钦慕。所有粉丝都想要自己粉的爱豆光芒万丈,爱豆可以因为成绩不好虐虐粉,在谷底待那么几秒,但不能一直在谷底待着,否则偶像光芒不再,自然就泯然于众人。

他or她不再是他们的美梦,那他们自然会为自己换一个美梦,继续憧憬。

本质上什么都没变,只是当初‘梦’的化身换人了而已。

李先稿只给朴音离定了这两条死规矩,一定不能逾越,其他的诸如分成怎么分反倒是小事,因为她还没出道,能不能赚钱都很难说,就先谈要怎么分钱,那想的也太多了。

再说了,分成比例越低,安泰骏就越会想要把团队做好,否则他为什么要劳心劳力的做团呢。

大家都是为了赚钱啊。

梦想?梦想是商人包装的最美妙的商品,为的不就是卖出更高的价钱么。

社长大人醉了,醉的口无遮拦。朴音离听的三观扭曲,但也把该记下的记下了,并且把记下的东西用在了谈话里。

安泰骏叨叨叨了一堆,说什么团队发展,设定、计划、风格,能跟多厉害的人合作等等,画了一个超级美味的饼。朴音离就负责点头,应和以及吃饭。

朴音离的饭都吃完了,光顾着说的科长筷子都没怎么动,饼画的差不多了,就问小朋友,被忽悠.....不是,是要不要加入他的团队跟他一起干。

端正坐好的朴音离就问画饼的科长“您说的那些能写进合约里吗?”

科长眼神微闪,笑容满面的反问她“你是怕我骗你吗?我们连这点信任都没有,那还怎么合作?”

暗自吐槽我们哪来信任的朴音离乖巧的摇头说没有不信任他,只是S|M给的待遇确实很好。她眼看就要以演员出道了,连金希撤的MV都要出演了,觉得这个时候放弃大好的未来再回去练习准备出道,不太甘心。

避重就轻的安泰骏顺着她的不甘心往下说,说她的‘梦想’是站上舞台,是万千粉丝的大合唱,那样的梦想如果就这么放弃了不是更可惜吗。何况当演员也未必就能成功,她是漂亮,美貌是这行最好的敲门砖没错。可圈子里漂亮的孩子多了,漂亮的女演员更是数不胜数,又有多少漂亮的姑娘成功了呢?凤毛麟角。

“不管你是跟我走,去当爱豆站上舞台,还是留在这里当个演员,成功都是小概率。都是不管你如何努力,哪怕拼尽全力大概率依旧混不出头的。我不是说你当爱豆就一定能成功也不是说你做演员就一定会失败,我是说,概率是一样的,成功和失败的概率,一模一样。”

手肘撑着桌面的安泰骏笑眯眯的看着她“我想说的是,既然概率是一样的,你为什么不选自己更想要的,为自己的梦想而奋斗,哪怕失败了也是努力过,才是让你不会不甘心的选择不是么。否则花费同样的精力,你还是不红,不红的女演员,跟你的梦想背道而驰,你不会不甘心吗?”

诚实的说朴音离被说服了,很有道理啊!要是没有醉酒后嘴巴特别凶残的社长大人打的预防针,她很可能就被忽悠了。

【醉酒的社长大人:你别跟安泰骏那种人玩脑子,你玩不过,他在圈子里混的时候你还在幼儿园呢。碰上他们那些老油条,别跟人家绕,你绕不过他。老实点,想什么说什么,哪怕被他当难搞也比蠢得不行还自作聪明要好。】

朴音离心动了,心动的老油条都看出来了,眼角带出笑纹,想着此事成了,结果小姑娘说。

“出道年限要保证,最多两年。”

“没问题,我跟你们都签两年,两年要是不成我也没必要再折腾。”

“合约最多签四年。”

“不可能,八年是底线。”

安泰骏在朴音离开口前伸手制止她,给她算培养一个女团要花费多少,等她们能赚钱又要等多久。这段都是社长大人跟朴音离说过的,但安泰骏说的更夸张的,培养的费用夸张,回本的时间拉的更长。

朴音离在他说了一堆之后垂着脑袋装妥协“那就五年。”

“八年。”安泰骏笑她“这又不是市场买菜,还带还价的,就八年,这个没得谈。”

沉默两秒的朴音离犹豫道“六年也不行?”

“不行,没得谈。”

小姑娘真的以为没得谈,暗叹一声扶着椅子起身给‘没得谈’鞠躬,意思是准备走了。安泰骏也不挽留,还指着桌上的餐盒让她收拾一下带出去,朴音离就乖乖的收拾餐盒,弄了有一分多钟,期间谁都没说话,仿佛这件事就彻底没得谈了。

既然没得谈,那就走人啊。

走了的朴音离去找经纪人小姐姐准备去见前辈了,办公室里的安泰骏却翻着通讯录找了个朋友要到李先镐的电话打过去,电话一通开口就是一句,你这么干可不合规矩。

宿醉中的李先镐慢半拍才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在电话里笑,半开玩笑的说要不是资金不够,他也不会让朴音离离开。那孩子未来长着呢,那是投入多少都是收回来的孩子。看看脸啊,那孩子的脸能推开所有挡在她前面的门。

这套安泰骏可不吃,搞得跟漫天要价就地还钱一样,朴音离都不是李先稿的‘人’了,玩这套就不合规矩了。李先稿确实也不太守规矩,但他干嘛要守S|M的规矩,他早不是S|M的‘人’了,事情做都做了,做了又怎么样。

安泰骏还真不能怎么样,他打给李先稿也不是为了兴师问罪的,两边都不搭噶。他打这通电话是想问李先稿给朴音离定了什么规矩,能谈就谈,不能谈这姑娘他就放弃,他也不是非朴音离不可。

前任社长和未来的现任社长是怎么谈的朴音离不清楚,她知道的是前辈好能说啊。

金希撤超级能说,特别亲切,见到朴音离先夸一波彩虹屁,真漂亮,我们公司还有那么漂亮的孩子我都不知道,现在才知道也太晚了,巴拉巴拉。说的朴音离都接不上话,还是经纪人小姐姐跟金希撤海吹,两人貌似很熟的样子,聊的可开心了。

明明是因为正事见面,聊了半天都没聊到正事,也不对,聊了点MV大概内容,朴音离要扮演的角色什么的。但没聊朴音离具体能不能出演,东拉西扯没个重点。扯了好长时间,扯到后来朴音离都看出来了,金希撤没想用她,但可能不太方便直接拒绝,或者说想着以后可能会合作所以就用很委婉的方式。

经纪人小姐姐也看出来了,就跳过金希撤问一直不怎么说话的另一个专辑制作人金政模,问说他们想定的人是谁。对方倒也直接,说是他们还没想好具体要定谁,但大概范围是在热门的女团成员里面选人。

MV也需要流量、关注、点击啊。

朴音离好是好,没什么大毛病,只有一个问题,她的热度已经消散了,目前也没有更热门的作品。万一MV上了,她还是查无此人的状况,那不利于宣传。金希撤有流量,他没流量,再找一个热门女爱豆跟金希撤叠加,宣传效果是1+1大于2的。

朴音离不自觉叹了口气出来,金希撤拍拍她的肩膀安慰她,等SJ回归了,一定让她出演,他保证。天团的流量不需要靠MV女演员叠加,但限定团就不能那么随意了。

前辈看后辈还是有点蔫,就拿起桌上的手机递给她“你留个号码给我,有机会我打电话给你。”

反射性摇头的朴音离说不用了,看前辈愣住,也楞了一下,好像说出话了,连忙冲经纪人示意“找她就行,她说了算。”

经纪人喷笑一声“天下无敌的金希撤居然也有要不到的号码。”给自家艺人竖拇指“你厉害了。”

表情格外惊讶的金希撤带着点炒气氛的意思,冲后辈叫“我是在给你机会,你以为我要你号码干嘛!”

知道他在闹的朴音离羞涩的低头当配合,但前辈‘闹过头’把手机怼过来示意她赶紧输号码,就没办法配合了。她也不拒绝,就是用眼神求助经纪人。

经纪人笑的只拍桌子,给不了解‘行情’的金希撤科普,他们家这个是有名的铁壁,让金蝴蝶放弃,他遇到对手了。在经纪人看来这不是什么缺点反倒是优点,到处浪的艺人哪有老实的艺人好搞。

到处浪的艺人不乐意了,试图攻克铁壁“一线女团成员就没有我没号码的,女演员的号码我也有,跟我交换号码代表红你知道吗?”

朴音离感觉自己在看综艺,电视机上的人穿透次元壁到了现实中,就跟闹她的前辈说“我其实也没那么想红。”

张着嘴瞪圆了眼睛的金希撤表情很是夸张,另外两个围观群众笑的不能自已,金政模更是开嘲讽,说以前号称有圈内所有在活动的女艺人名头的金希撤可以换名字了,改成要不到号码的金希撤。

要不到号码的金希撤摆手让他滚远点,抱着探索新奇生物的心态问朴音离“你号码真的很难要?为什么?”

并没有觉得自己号码很难要的朴音离说“我也不能谁要号码都给吧。”

“为什么不能?”

“前辈是这样吗?”

“嗯...有些人也不给。”

“对吧。”

金希撤一乐“我是那个有些人的范畴吗?”

这题朴音离不回答,再次用眼神求助经纪人,经纪人都笑疯了。

闹了一场,即便双方没合作分开时的气氛也很友好,倒是金希撤有点不甘心。朴音离居然真的不给他号码,一路跟她纠缠到电梯口,还说什么自己不是坏人,说的朴音离的笑容就没消过,其他两人更是一直在笑。

笑容还在脸上,电梯门关了,朴音离望着电梯倒映的那张笑脸,又想叹气了,这次试镜也失败了啊。经纪人拍拍她的背安慰她,说是还有机会,别着急,有些事急不来。从她开始出去面试到现在也就个把月,还不是着急的时候呢。

有些事确实急不来,急也没用,决定权不再自己手上急有什么用。

但有些事的决定权是在自己手上的,而且进行的非常迅速。

朴音离刚出电梯社长大人的电话就打过来了,通知她合约谈的差不多了,要是她想好了跟安泰骏走,那就可以联系父母商量签约的事情了。只不过有些酒醉后忘记说了的提醒,现在要告诉她。

“太过频繁的换公司并不是一件好事,圈子就这么点大,互相之间都说得上话,你换太快别人会觉得你没定性。再加上你从S|M离开,再回去是没可能了,你要想好了,是不是就走小企划社这条路。选定了就不能再反悔了,以演员出道也没什么不好,还有S|M给你做背书,你真的确定你要以女团的身份出道吗?”

“圈子里的爱豆挤破头往剧组冲,单冲这一点你就应该知道成为演员要比成为爱豆难得多,演员红了之后再出唱片的也不是没有,不管唱的如何大众的包容度都很高,那毕竟不是演员们的主业。但爱豆想当演员,大众都是带着挑剔的眼光去看的,但凡有一点不好,都会说,爱豆就是不行。”

“我知道你想站上舞台,但我还是想劝你,站上舞台的方式有很多种,不是非得要选最难的那条路。你仔细考虑考虑,当演员未必走不到你想去的终点。”

朴音离沉默了一会儿“我考虑好了。”

“怎么说?”

“我想站在舞台上。”

“那要加油了。”

“嗯。”

梦想还没实现的新人只想往舞台去,孤注一掷都要赌,少年人的孤勇,说盲目可以说帅气也行。

早八百年就实现了梦想的青年人一点都不帅气的在跟兄弟们吐槽,这年头居然有他要不到的号码,还是妹子的,简直不敢相信。

过来给大哥帮忙的队友们对这个故事很感兴趣,金政模绘声绘色的给他们讲,金希撤的人生滑铁卢。讲的大家哈哈大笑,集体进入幸灾乐祸的阶段,弄的金希撤更不爽,有那么好笑么。

因为行程晚来一步的曹硅贤推门进来发现气氛过于欢乐,就问哥哥们在笑什么,堪比鸭子塘的现场N张嘴给他讲述前情。讲完了发现忙内表情不对,要笑不笑的那种,就问他难道故事还有内情不成?

故事有没有内情曹硅贤不知道,他只是掏出手机冲要不到号码的‘滑铁卢’晃了晃,很不怕死的说“我有哦~”

“有什么?”金希撤刚问完就想到了“你有朴音离的号码?”

站直,抱臂,矜持点头的团霸表示“有。”

一帮人齐齐转头,等着忙内解释。

团霸完全没有解释的意思,大手一挥“工作!”

关于曹硅贤为什么会有朴音离的电话,简单的很。两人同校啊,不止同校还同系,直属前后辈。

这样就能要到号码了?不能。

曹硅贤压根没跟朴音离要过号码,是朴音离先找的他,还是通过另一个亲故,中间辗转了不少人。

这都八月末了,新生要准备报道了,朴音离就是需要报道的新生。

南韩大学的课程是需要抢的,在抢课之前还需要了解每个教授的性格,查出席率查的严不严,会不会很苛刻等等。要是抢到了很严苛的教授的课,那就等着倒霉。

朴音离没时间去搞这些,她这个月全用来搞各种试镜了,本来想着去学校网站突击研究的,还是同样要报道的新生亲故告诉她不用那么麻烦,她们公司的曹硅贤是她的直属前辈。直接问曹硅贤比从网上找信息好,曹硅贤也是艺人,行程还特别多,正好能给她不少过来人的经验。

“我跟前辈都不认识完全不熟,这么问好吗?”朴音离对亲故的建议有些顾虑。

电话那头的亲故跟她说这么问非常好“有人能帮忙你干嘛不要,听说前辈的性格挺好的,你要是选错教授有得头疼。去问问呗,不行也没什么损失,试试看啊。”

“我就算想试也见不到人啊,练习生跟出道的前辈们都不在一起的,我总不能去堵人家吧。”朴音离还是觉得不好“而且前辈的号码我也不知道,这怎么问?”

车银忧很担心自家情商堪忧的姑娘会选到坑爹的教授,特地打电话过来就是负责帮她处理这个问题的“我给你要到了,你打过去就行。”

“你怎么会有前辈的号码?”

“我朋友多啊。”

“最好是。”

“那你要不要吗?”

“要~”

“叫哥哥,说谢谢哥哥。”

“我们同龄好不好。”

“叫不叫~”

“......”

“你想清楚啊,要是教授很严,你连请假都没可能。”

“......”

“我数到三,你要是不叫,这个号码就...”

“欧巴最帅!”

“哎一古~~~~”

最帅的欧巴乐呵呵的把号码发过来了,朴音离也没直接打电话过去,先发了条短信自我介绍,她不太确定那位前辈知不知道她是谁。还在短信里加上自己也是庆熙大学的学生,还是今年新生的内容,怕前辈当她是骚扰的人。

从把号码给出到现在曹硅贤都等一个礼拜了,终于等到了短信,一个电话就打过去。

“您好?”

“朴音离?”

“是,您好。”

“敬语就算了,叫前辈或者哥哥都行,你不是我直属的后辈么。”

“可以吗?”

“当然可以。”

有些时候,电话不是非得亲自要才行。——来自曾经买了五瓶草莓牛奶的曹学霸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0-09-10 23:59:46~2020-09-11 23:26:5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hty2hty 101瓶;WS叔叔叔 60瓶;摩羯兽兽 6瓶;Kuku 5瓶;青春正在时 4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