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史

小说: 屑老板太喜欢我了怎么办 作者: Aka木头 更新时间:2020-03-29 13:45:53 字数:5293 阅读进度:79/110

蝴蝶忍找到富冈义勇的时候, 富冈义勇正坐在田埂上发呆。

“富冈先生, 你坐在这里也不会等来那位剑士哦。”

蝴蝶忍站在富冈义勇身边弯下腰朝富冈义勇说道。

富冈义勇没有回应,只是从地上站起来淡淡的看了一眼蝴蝶忍,然后指了指另一条月牙去往的不知通向何方的小路。

“就是这条路。”

蝴蝶忍没等来富冈义勇的回应,带笑的脸上冒起了青筋。

“就是总是这样一副死板的样子, 富冈先生才会被大家讨厌呢。”

富冈义勇眉头微微一皱,像是困惑又很认真地说:“我, 没有被讨厌。”

虽然很少与同为柱的大家一起交流, 但是富冈义勇依然觉得自己应当是不会被讨厌的类型。

蝴蝶忍将垂落在耳边的头发别起, 脸上的笑容依旧灿烂。

“欸?是吗?”

蝴蝶忍说:“明明不久之前风柱不死川先生还在你面前大吼着说要干掉你呢。”

富冈义勇闭上了嘴, 这件事是在炭治郎被带回鬼杀队之前的事了, 他恰好和不死川实弥一起前去杀鬼, 任务明明完成的很好, 但是回了鬼杀队里不死川实弥却怒吼着说以后绝对不会和他出任务。

他一直想不通。

大概是觉得刀子不够, 蝴蝶忍还笑眯眯地继续补刀。

“就连这次也是,大家都不愿意来,只有我来了呢。”

富冈义勇脚下的步子一顿, 然后皱着眉头加快了速度将蝴蝶忍甩在身后。

蝴蝶忍虽然身形娇小,但是娇小也有娇小的好处,正是因为如此,她的速度是柱中最快的一个。

就算富冈义勇将她甩在身后,

对蝴蝶忍来说也可以轻而易举的追上去。

将手放在嘴边做出呼喊的手势,“摩西摩西——富冈先生,就算装作什么也没听见也没有用哦!”

富冈义勇的脸更臭了。

两人速度都很快, 在日落之后月朗星稀之时终于来到了那条小路通向的地方,那是一个规模颇大的城镇,家家户户门板上都刻着金色的莲华纹饰。

“咦——”

蝴蝶忍露出一副惊讶的神情,“这个镇子,似乎从来没有来过呢。”

蝴蝶忍不知道这个镇子里就藏着杀她姐姐的恶鬼,更加不知道这个镇子就是那万世极乐教的教祖童磨的栖身之地。正是因为有身为上弦之二的童磨在,所以才不会有其他恶鬼来犯,更加不会有鬼杀队的光临。

就在蝴蝶忍思考着这里标志性的莲华纹是什么之时,远处便传来剧烈的爆炸之声,接着便是火光四起。

“教祖大人还在里面!!”

“着火啦!”

“快去救火!!!”

蝴蝶忍和富冈义勇停下了脚步,接着便不约而同地朝着爆炸的地方奔去。

*

和万世极乐教的教祖见面出乎意料的顺利,在太阳将要落下的黄昏之时,店长带着喜悦的表情敲响了月牙的房门。

万世极乐教的中心就在这座繁华城镇的最边缘,是一座建筑时间悠久的宅邸,光看外表来说的确是一座古色古香看起来十分漂亮的宅邸。

但是在月牙眼中,整座宅邸都由内而外散发着无与伦比的浓郁血腥味,那股味道甚至在数里之外都能闻到。行走在曲折的回廊,月牙跟随在引路的侍女身后用手轻轻遮掩住了自己的口鼻。

这样浓郁的血腥味,是吃了多少人才会有的。

月牙垂下眼帘,目露冷光。

光是进了一个屋子是不够的,身前的侍女又一连转了好几个弯,走进一间又一间障子门才终于来到了目的地——万世极乐教教祖的房间。

“教祖大人,客人已经来了。”

侍女跪在地上轻声唤着屋内之人,而月牙却站在原地,嗅到了门缝之中传来的血香。

他伸出手碰了碰身侧的刀剑,低垂着头遮掩了其中的冷意。

“诶——是吗。”

屋内传来似笑非笑的声音,好像是少年却又像是青年,带着莫名的色气。

“请进来吧,客人。”

障子门被拉开,就好像一只择人而噬的巨兽张开了他的獠牙。

月牙走了进去。

屋子很大,相较从外部来看里面似乎奇怪的大,月牙仅仅用了片刻便迅速的将这座空旷的屋子中的景象收进眼底,没有窗户,也没有连接电线,更不用说是什么灯火了。

就连照明也是利用一个又一个烛火。屋内还挂着许多的彩色丝带和绸布,将这个屋子布置的宛若仙境。

在屋子最前方的中心,则有一个巨大的台子,上面摆满了鲜花其中还坐着一个人——不,是鬼。

就像旅店的店长口中所说,面前之鬼拥有白橡树一般纯洁的发色还有七彩的如同琉璃一般的瞳孔,端坐于莲花台上手持着一柄金色的铁扇。

端看样貌,确实非常出色。在凡间之人的眼中,犹如神铸确实担当得起。

但是见过真正神灵的月牙,又怎么会将这虚伪的神赐之人放在眼中。

如果名为荒的神灵是当空的皓月,那么童磨就是地上的烛火。

侍女将人带到就离开了,空旷的室内只有童磨和月牙两人。

“你就是,万世极乐教的教祖吗?”

月牙含笑看着座上的童磨,一双黑眸倒映着橘色的烛火闪着璀璨的光。

童磨欣然接受,摇着手中的折扇露出悲天悯人的微笑,声音沉稳又柔和。

“是。”

“我会带领着我的信徒走上去往极乐忘却忧愁的道路。”

“你又是怎样来到这里呢?”

童磨摇着手中的折扇,带起了徐徐的凉风。

若是闻不到他周身粘稠的血腥味,或许月牙还真会相信童磨说出来的话。但是并没有用,他身上那股血腥味还有怨气,重重叠叠地围绕在他的身上。

“是美奈子店长推荐我来的。”月牙看着童磨说,“若非如此,我还真找不到这里。”

*

童磨想了片刻才反应过来月牙口中说的女子是谁。

是数月之前在丈夫的家暴下忍无可忍最后暴起杀害了丈夫的可怜女人。为了躲避官兵的抓捕,一直流浪到童磨所在的城镇,被怜惜美奈子的妇人救起送到了童磨这里。

童磨倾听了她的哭诉,却想到了那个曾被他吞吃入腹拥有如绿叶一般漂亮眼睛的女人——琴叶。

“真可怜啊,我感觉到你的痛苦了。”

童磨看着美奈子流着眼泪如此说,他感到悲伤,却并不是因为眼前的女人,而是早已经消融在他血肉之中如绿叶一般美好的女子。

但是美奈子不知道。

“让我带你去往极乐吧。”

“那样就不会感觉到痛苦了。”

童磨朝美奈子伸出手,他本想吃掉眼前的女人,但是目光一触及美奈子露出的手臂上的伤疤之时,他却停下了。

太丑了。

和琴叶一点也不像。

于是童磨给了美奈子金银,让她成了镇子里一家旅店的店长。

*

“既然如此,教祖先生。”月牙站在榻榻米上,抬头看着坐台之上的童磨轻声弯着眉眼轻笑着说道:“请听听我的烦恼吧。”

说罢月牙撩起衣角露出藏在衣衫中的剑柄,右手搭在剑柄之上迅速的将日轮刀抽了出来。

一道银光闪过,月牙却并未听到刀剑切断脖子的声音,金色的铁扇阻挡住了朝童磨砍来的铁扇,铁器相交发出刺耳而尖锐的嗡鸣。

一击不成还有一击,月牙在空中转身又朝童磨举扇的手砍去,但是童磨抓住机会扇动了自己的扇子,一股冰冷的风吹来,空气中无端出现了数十个冰晶结成的莲花将月牙握剑的手冻结了。

月牙停了下来,看着自己被冻住的手眸中还有些惊讶。

“哦!”童磨露出惊喜的神色,“真是不错的剑术,而且你的肺居然没有受伤吗?”

受伤。

月牙呼吸着仿佛能够让人结冰的冷空气,这样冰冷的温度对常人来说自然受不了,但是月牙连冰川地狱都待过,自然是不将这样的温度放在眼中。

挥了挥手中的剑,原本被冻结的地方扑索索掉下了冰片。

“还差的远。”月牙朝着童磨冲去,一边挥砍着童磨挥动扇子时出现的花瓣状锋利的冰片,一边问:“请听我的烦恼吧,教祖先生?”

“我喜欢的人,是个混蛋,请告诉我,我该不该杀死他?”

童磨躲着朝他挥砍过来的剑光,说实话,月牙确实是他见过的最为强大的剑士,比起他曾杀过的都要强很多,只可惜是个男人。

不然,还真有吞噬他的**。

尖锐的刀刃砍伤了童磨的左臂,手落在地上流了一地的鲜血,童磨听到了月牙的问题,带着笑意重重地挥动着手中的铁扇。

“血鬼术·蔓莲华”

数条缠有冰莲花的冰藤蔓朝着月牙席卷而去,童磨笑意盈盈回答着月牙的问题。

“是个混蛋的话,为什么要喜欢呢?”

“我还是建议把那位混蛋杀死呢!”

如出一辙的伎俩,月牙叹息一声看向童磨,果然,这位实力强劲比起曾经砍过的恶鬼不知强了多少的童磨原本七彩的眸中也出现了字眼。

上弦贰。

将裹挟着寒气朝他席卷而来的冰藤蔓尽数砍断,月牙一脚踏在了莲花之上朝着童磨俯冲下去。

“谢谢建议。”

随着话音落下的还有月牙锋利的剑刃,就这样捅向了童磨的脖子,但是童磨很快挥出自己的铁扇将月牙的刀刃打开。

剑尖偏转,刺破了童磨的肩膀将他钉在了地板上。

“啊,抱歉,真是可惜。”童磨露出一副遗憾的模样,“要砍中脖子才行呢。”

“那么,请告诉我,那个混蛋的位置在哪里?”月牙歪着脑袋冷淡地看着身下的童磨,他的木屐重重地踩在童磨的胸口让童磨动弹不得。

“告诉我,鬼舞辻无惨,他在哪里?”

原本摆好的一个个蜡烛和油灯在两人刚才的战斗中已经尽数翻倒,灯油蜡油流了满地又被火焰点燃,装饰性的丝带和绸布本就易燃,细小的火焰攀上了绸带,然后瞬间便成为足够燃烧一切的巨大火焰。

被点燃的火焰贪婪地吐着火舌,疯狂地席卷着室内的一切。

童磨被月牙的话吓了一跳,他想过千百种月牙和无惨的关系,但是这一种却是最不可能的。

这样的情况下童磨还笑出了声,就算火舌朝着他席卷而来,他嘴角的弧度都没有变化。

“原来如此!”

童磨惊喜地合上了双手,刚才被月牙砍下的手已经长了出来,他就像一位少女一般用欢快的语气说道:“您和无惨大人是那种关系吗?”

童磨的求知欲很是旺盛,嘴巴里的话就像连珠炮一般喋喋不休。

“进行到什么程度了?”

“怪不得无惨大人不让我们伤害你呢!”

月牙:……

月牙觉得他很烦。

将手中的刀柄旋转,锋利的刀刃绞碎了童磨肩膀上的血肉,他却像感受不到痛苦一般歪着脑袋露出笑容。

“好痛啊——”

童磨喊着,但是脸上却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月牙对童磨的呼喊视而不见,继续询问:“那么,请告诉我为什么你身上有这么多的无惨的味道?”

那股子味道,除了童磨身上的,还有月牙无比熟悉的无惨的味道。

这在之前那个粉色头发的鬼身上也有。

“你们两个,是什么关系?”

童磨歪着脑袋笑出了声,“啊——是呢!我和无惨大人的关系的确不一般!”

毕竟是无惨亲手把他变成鬼的呢!

月牙:……

月牙冷笑一声,再次转了一下手中的剑柄,这次把童磨的骨头绞碎了。

月牙:“告诉我,他在哪里。”

童磨:“好的好的,无惨大人现在正在——京都。”

这已经足够了,知道无惨的大致位置,月牙就没了和童磨僵持下去的耐心,屋子里的火舌已经舔上了支柱,按着火势蔓延的速度要不了多久这里就会坍塌。屋外已经传来了这座宅邸侍女惊恐地呼喊声,然后就是纷乱的脚步。

月牙将日轮刀拔了出来,木屐踩在童磨的胸口上就要将他的头砍下,但是察觉到月牙杀意的童磨却高声喊道:“鸣女——”

空间一瞬间的扭曲,月牙没有来得及砍下童磨的脑袋,只留下了他的半截身子。

“啧。”

月牙脸色黑了下来。

这是第二次有鬼在他手下逃脱。

支撑着房间的支柱轰然倒塌,月牙避开了掉落的支柱,然后走出了屋子避开朝着这里走来的人离开了。

*

千钧一发回到无限城的童磨躺在冷冰冰的地板上,他的半截身体被月牙砍断,现在只有另一半躲进了无限城。

“诶呀呀,可真是狼狈啊。”

童磨叹息一声,如此说道。

离他数米远的地方坐着一位身材娇小的女人,黑色的长发披散在地上,本该有张漂亮的脸上,却长着一只硕大的眼瞳。

“嗨!鸣女!”

童磨还颇有闲心的打招呼。

鸣女没有理他,朝着童磨身后缓缓地弯下了腰。

“无惨大人。”

作者有话要说:月牙:你和无惨是不是有什么py关系。

磨磨头:是呢!我和无惨大人的关系不一般。(他亲手把我变鬼)

月牙:……都给我死!

无惨:……MMP

卑微作者求预收,喜欢文野的康康嘛!

顺便戳一下作者收藏就更棒了!muamuamuamua!!!感谢在2020-03-21 18:15:58~2020-03-21 22:51:1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魔法梅☆莉酱 30瓶;梦安眠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