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69章 前尘往事

小说: 我养了一群小妖精 作者: 月夜独白 更新时间:2020-02-14 10:52:55 字数:2382 阅读进度:471/720

中年道人持剑喋血,环视众人,状若癫狂道:“好,很好,你们这些蝼蚁杂碎竟敢图谋我李家,真是活腻歪了,我一定要把你们碎尸万段,才能解我心头之恨!”

他说的狠辣。

而那些手持兵器围着他的众人,或是衣袂飘飘,或是广袖宽袍,或是袒露胸腹,或是金钗玉冠,脸上神情无一不是带着怜悯和嘲讽。

见围堵之人都是眼神冷冷,没有一人吭声,中年道人突然仰天大笑:“啊哈哈,孬种,都是一群孬种,就算你们瓜分了我李氏家族又如何?还不是照样当山上的走狗?”

此话,仿佛是一颗巨石投进了平静的湖面,在众人心中砸出泼天巨浪,当下就有人脸色大变,眼中闪过恐惧。

恐惧的来源,无疑是中年道人刚才所说的话。

他的话里,有‘山上’,有‘走狗’,这是对山上的大不敬,容不得他们继续观望,必须动手,否则他们就要担上同样不敬的罪名。

刹那间,刀光剑影,齐齐杀向中年道人。

中年道人早已是强弩之末,丝毫没有反抗的余力,最后只能淹没其中,只留狂笑在空中回响,与鲜血四处流淌。

嫣红的血越流越多,最后把整个画面染成红色,模糊了一切人或物。

红。

到处都是红,红的发紫。

隐隐约约间,红色画板正中,亮起一抹微光,微光越来越亮,亦如太阳冉冉升起,把红色一点点融化,驱散。

又是水波荡漾,画面再现。

蒙蒙细雨里,苍翠青山中,一青年道士在夺路狂奔,道冠歪斜,道袍破烂,边跑,边回头看。

后面有人影绰绰,呼呵声此起彼伏,宛若这片连绵不断的山脉,一片连着一片,让他心惊担颤。

不过,他没放弃狂奔,脸上没有怒意,没有恐惧,只有求生的本能,还有一点点儿的无奈。

或许是想到了无奈心事,他轻声呢喃:“爹,你可把咱们家害惨了!当初你做决定之时,可曾想到我李家会有今天?可曾料到我堂堂一真人,竟能落到被一群凡人追捕的境地?”

他目视前方,在雨夜里踉跄前行。

终于,在他榨干身上最后一丝力气时,看见了不远处的断崖,还有断崖下的洞窟,只是此刻的断崖上没有雪,洞窟口没有树。

这青年道士只一走进洞窟,人就出现在了第一重天。

几只黄金兽快如闪电,在空中擦出一抹黄色,倏忽间,到达青年身前,不是攻击,而是用脑袋在他身上蹭来蹭去,亲昵之极。

走廊旁边的几处偏房,房门陆续打开,有道童探头出来,都认得进入洞天的青年道士,纷纷上前躬身行礼,嘘寒问暖。

“公子,您怎么来了?”

“公子,您衣裳湿了,我给您去拿干净衣裳!”

“公子,外面凉,到屋里烤烤火吧!”

有人上前搀扶,有人折回去取衣服,还有人伸手把中年道人往屋里请,中年道人浑浑噩噩跟着进屋。

画面里的偏房,不止有壁画和石槽,还有炭盆和热水。

道童们眼神交流着,把青年道人请到炭盆旁边,一人站在背后给青年道门捶背,一人给青年道人换衣服,一人捧着热水送到青年道人嘴边。

青年道人神思恍惚,如同提线木偶,任由这几个道童摆布。

良久,他才警醒过来,大叫道:“我要封闭洞天!”

所谓封闭洞天,就是更改洞天的出入法则。

封闭洞天后,再想进入洞天,就需要遵循新的法则,换句话说,往后再想出入洞天,就只有青年道人才能办到,除非有高人破解了洞天法则。

这些居住在洞天里道童,都明白封闭洞天的含义,故而直至此刻,才郑重对待起青年道士的来访,细看过去,皆是意识到不对劲儿。

一道童被推了出来。

他小心翼翼又向前走一步,问道:“公子,小人斗胆问一句,咱……咱们为什么要封闭洞天?”

“李家没了!”

青年道士失魂落魄的站起身,推开眼前的青瓷水碗,一步一踉跄的向外走去,留下众道童在屋里呆若木鸡。

“啊呀!”

一道童惊呼:“不好,公子封锁了洞天,咱们怎么办?我可不想老死在这里,翠花咋办?我娘咋办?俺家的老牛咋办?”

惊呼声未落,他就蹦跳着出去,大喊道:“公子,先等等,您让我出去!”

青年道士木然回头,开口问:“你真要出去?”

道童向后一缩头,期期艾艾道:“公~,公子,不是小人不想尽心伺候您,而是小人家中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小儿,我不能不走啊!”

青年道士只是点点头,又扭头回去,继续向洞天门口走,丢下一句:“你们谁想走的,现在跟他一起走!”

言下之意,就是以后再想走,就走不了。

还跟木桩一样杵在房间里的道童们,纷纷惊醒,毫不顾形象的,争先恐后向外面跑,只留一个年龄最小的道童,呆站在原地。

等道童们都跑出了门口,他开始收拾东西,不是准备离开,而是准备服侍公子,因为只有他无家可归,此处洞天便是他的家。

不消片刻,青年道士回返,脸上有了一些血色,看见年少道童还在,脸上不见丝毫惊讶。

他重新最回座位,伸手接过道童递过来的热水,双手捧着,一边吹气,一边小口小口喝着,好似‘李家没了’就是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儿。

突然间,画面开始抖动,好似有一阵清风吹过湖面,荡起阵阵涟漪,涟漪中,时间加速前进。

青年道士和少年道童,天天在洞天里闲逛,或是逗弄一下凶兽,或是在树下下棋,或是在山间漫步。

来来去去,他们就做了这几件事儿。

逐渐的,青年道士鬓角染上了霜白,少年道童变成了耋耄老者,最后只剩道士,没了道童。

自从道童走后,道士时长会站在一片山林前,一站就是大半天,唏嘘短叹:“都是你们,若不是你们,我李家怎会落得如此下场?”

说话声平静,里面却透着无尽悲凉。

他无数次缓缓抬手,手中有火光迸现,想要把火光抛向山上,烧了山,一了百了。

“哎~”

如出一辙的叹息声响起,他又缓缓收回手,喃喃道:“留着吧,给李家留最后一点儿念想!”

满山青翠中,有点点嫣红晃动。

那是一颗颗红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