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战后的豆沙包

小说: 武侠仙侠世界的厨神 作者: 熊猫胖大 更新时间:2020-02-14 22:18:59 字数:4443 阅读进度:488/493

厨神界,凌池抚摸着手里的混沌钟,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混沌钟,可以镇压时间和空间的先天至宝,在三大先天至宝当中,攻击最强是盘古幡,防御最强是太极图,而攻防一体就是混沌钟。

当年盘古开天,他得到了太极图和盘古幡,只有混沌钟为了镇压太阳星暴动的火焰,便宜了太一,但时隔亿万年之后,混沌钟终归还是回到了他的手里。

此时巫妖之战已经进入了最后的尾声,凌池只是粗略的将混沌钟炼化了一遍,便收入厨神空间,继续关注巫妖战场。

随着帝江和奢比尸的自爆,剩下的九个祖巫彻底疯狂了。巫族没有灵魂,死了就只能回归天地,成为洪荒的养料,当年后土虽然舍身化轮回,但因为吃了鸿蒙紫气糕,从而成就圣人之尊,这才让十一祖巫没有任何悲痛,但这一次,他们的大哥和二哥都死了,那他们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死吧——!”

轰轰轰轰轰轰轰——

祝融、句芒、天吴、蓐收、强良、翕兹、玄冥、奢比尸纷纷扑向各自的敌人,自爆身亡,帝俊、羲和、常羲、伏羲等躲避不及,与祖巫同归于尽,只有鲲鹏见势不妙,仗着速度快,及时逃脱战场,并卷起帝俊的河图、洛书朝北方飞去。

但是他刚飞走不远,就看到一只大袖迎面而来,让他躲避不及,被吸了进去。

凌池将河图、洛书放在手中端详片刻,便将其收入厨神空间。看着被压在袖子里的鲲鹏,眼神里透着一丝诡异:“都说鲲鹏之大,一锅炖不下,不知道我的厨神锅能不能炖下?”

正陷入惊恐中的鲲鹏背后一凉,感觉大事要不妙。

……

共工看着尸横遍野的战场,失去所有兄弟和妹妹们的他心中一痛,仰天狂笑:“哈哈哈哈哈……好啊!死了!你们都死了!就只有我活下来了!哈哈哈哈……”

虽然共工在狂笑,但所有活着的巫妖二族都能感受到他笑声中的悲愤,一时间偌大的战场变得寂静无声,只能听到共工蕴含着无比复杂情感的狂笑声。

就连五圣都沉默下来。

笑声渐渐停了下来,共工双目竟是溢出了血泪,而后身躯不断地变大、变大、变大……一直大到足有亿万丈高,高的直入云霄,头顶高过了周山的半山腰。

所有人都被震惊到了,做梦也想不到共工能变得如此高大,简直就是顶天立地的又一个盘古。

就在所有人都震惊的时候,共工周身血气与法则不断地激荡、膨胀,充斥着毁天灭地的能量。

“不好!”

“共工,你要干什么!?”

“可恶!”

五圣都预料到了共工接下来的动作,正待阻止,却已经迟了。

只见共工只用两步就冲到周山的山体上,双臂抱住周山,身躯快速膨胀,最终轰的一声巨响……

‘历史’上著名的画面诞生了,共工怒触不周山,抱着不周山自爆了。

共工的自爆直接炸断了不周山山体,没有了这根撑住天地的脊梁,天塌了。

天倾西北,地陷东南,九天弱水倾斜而下,淹没了整个洪荒。

世界末日,现在的景色便是世界的末日。

战场上巫妖两族全部被弱水淹没,即便是战场之外的人族也受到牵连,被弱水吞噬,因无法浮起而被淹死,只有站在高处的生灵暂时逃过一劫,只是若任由弱水倾泻,过不了多久,他们也会被淹没。

就在此时,凌池出现在不周山上空,女娲也从娲皇天降临,随后凌池抛出了混沌珠,将倾泻的九天弱水收入混沌珠内的空间当中,同时祭出乾坤鼎,让女娲用来炼石补天。

这些早在巫妖之战前就商量好了,两人一起合作,很快就完成了炼石补天的动作,将破了个窟窿的天补充完全,不再有弱水倾泻而下。

与此同时,凌池跑去北海杀了那只巨大的玄龟,用它的四肢练成了撑天的天柱,立在了东南西北四方,让天重新稳固下来。

两人做这些的时候,五圣和从三十三天外赶来的镇元子也没闲着,急忙去拯救被淹没的洪荒苍生,以赚取功德。

当补天结束,天地重新稳固下来,天道便降下了无边功德,其中八成归了凌池和女娲,一成归了乾坤鼎,还有一成归了六圣。

六圣得了功德,全部吸入体内,以提升境界和修为,而凌池和女娲则是各自祭出了厨神剑和红绣球,让两件宝贝吸收功德,进化为功德至宝。

因为有美食可以提升修为,两人根本就不需要用功德提升实力,所以让自己使用的法宝吸收功德,从而进化,就成了最优选项。

经过这次的吸收,厨神剑的品质已经达到了不逊开天斧的混沌至宝,但红绣球却因为自身品质没那么高,只从极品先天灵宝进化为先天功德至宝,其品质与先天至宝相当,而且蕴含补天功德,就是圣人挨上一下,也得重伤。

乾坤鼎得到的功德最少,但只这以成功德就足以让乾坤鼎得到了进化。凌池发现,乾坤鼎不但可以反后天为先天,还可以让炼制的灵宝沾染上功德,从而提升灵宝品质。

这真是件意外之喜。

六圣看到两人的收获,都羡慕的不得了,但这是羡慕不来的,谁让他们没有乾坤鼎,可以炼石补天呢!

女娲炼五彩石补天完成之后,发现还富裕了一块补天石,道:“凌大哥,这里还有一块补天石,你要吗?”

“哦?”凌池看着这块补天石,若有所思:这就是孙猴子吧?

想了想,还是决定让孙猴子自然生长,不管任何世界,少了斗天战地的孙大圣都会变的不完整,他不想留下遗憾。

凌池随手一抛,将补天石丢到了东海岸。

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命运的牵引,他的动作刚好被准提看到了,准提看到被丢向东方的补天石,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些画面,眼中露出了一丝欣喜之色。

……

巫妖之战终结,无量量劫结束,天地间的业力消散,在战场上生存下来的巫妖两族也恢复了清明。他们终于明白了一切的前因后果,看着战场上为数不多的族人,一时间悲从中来,啼哭不止。

看到这一幕,凌池叹了口气,如果他不是人族,也许他会阻止这一切的发生,但很遗憾,为了让人族上位,只能委屈巫妖了。

凌池和女娲落在半截不周山上,俯视着哭泣的巫妖二族,经过上万年的战争,以及九天弱水的淹没,此时巫族的数量已经不足万,妖族的数量也只有几百万而已,而人族虽然被弱水淹死了许多,但此时在洪荒上至少也有万亿的人族,只靠着数量的优势,巫妖两族就再没有了翻身的可能性。

正在哭泣的巫妖二族突然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但是一点也不疼,感觉软绵绵的,低头一看,是个扁圆形的白色的东西,个头不大,散发着香甜的气息。

有些心大的巫妖忍不住就把这东西丢进嘴里,咀嚼起来。

“唔——”

所有吃了的巫妖都感觉心情好了许多,失去族人、战友的悲痛也消散了许多。

“这是什么?”还有没吃的巫妖皱了皱眉,但是看到那些吃过的人舔着舌头,眼睛放光的盯着他们手里的东西,都知道这肯定是好东西,急忙丢入口中,咀嚼起来。

“唔——”

“啊——”

“嗯——”

“马赛克——”

战场上,所有的巫妖都露出幸福之色,把刚刚结束的战争都给忘掉了。

不周山上,女娲伸出手:“凌大哥,我也要。”

凌池笑骂:“就知道吃。”但还是给了她两个豆沙包。

豆沙包,增加幸福的美食。

六圣看到这一幕,都呆了呆,旋即面露恍然之色:不愧是厨神前辈,所做的美食果然不凡。

巫妖两族吃了豆沙包,心情都好了许多,此时他们也都知道是凌池将豆沙包分给了他们,当下巫族在蚩尤、九凤两个大巫的带领下,妖族在白泽、飞廉、计招、英蒙四大妖帅带领下,向凌池行礼感谢救命之恩,其它大巫妖帅却是在战斗中丧命了,两族自是分成两派,行礼同时个个相互冷哼。

凌池看着这仇深似海的两族,摇了摇头,看来巫妖量劫虽然过去了,但两族之间的仇恨是很难化解了。

凌池对两位大巫,四位妖帅道:“想来你们已经知道,你们各自残余的族人已经是曾称雄洪荒无数年会的巫妖两族残余的唯一血脉。你们也应知道,巫妖两族无数元会来一直势均力敌,到此刻仍是如此,你们是否还要继续撕杀下去,直至两族完全消失于洪荒大陆?”

几人个个心中黯然,却是想起了两族以前是何等威风,而眼下经过此仗怕是要退出洪荒舞台了。却又朝对方之族看了一眼,这一战却是两个输家,且都是输得一败徒地了。

如今巫族有蚩尤、九凤两位大巫战力强悍,而妖族却有白泽、飞廉、计招、英蒙四大妖帅人数占优,真还是谁也奈何不了谁,若是继续打下下去,怕真要如凌池所说,两族得完全消失于洪荒大陆了。

众人虽是各有心思,但巫妖两族无数元会的仇恨岂是一句话便可化解,当下众人只在那低头不语,却是谁也不愿开口。

凌池也没想就此解决巫妖两族的遗留问题,那太不现实,只想众人有个觉悟,不要再继续撕杀导致灭族就算是大功告成了。

历史沧桑,还是留待时间来慢慢拂平的好!

凌池说道:“巫妖两族自盘古大神开天辟地以来,积冤甚深,我也不盼着你们和睦相处,只希望你们明白各自处境,不要主动挑起事端就好!”

顿了顿,又对众人道:“尔等两族多年来在洪荒大陆多行不义,此刻怕是难以再继续呆在此处了,你们两族有何打算?”

妖族大帅白泽为十大妖帅之首,也是颇有头脑之人,在妖族的威信只在那几位在紫宵宫听道之人之下,沉思片刻,道:“我妖族愿退居北海,只要巫族不来侵扰,我妖族自不会主动进犯!”

凌池点了点头,扭头看着蚩尤和九凤为首的巫族。

蚩尤虽是卤莽之人,但此刻也明白事情的轻重缓急,见妖族已经开口,当下只道:“巫族从此移居祖巫殿,也不主动进攻妖族!”

凌池含笑点头,如今洪荒无那契约之说,因此修道之人极重因果,一言既出,若是反悔,自是天理不容,轻则道行再无寸进,重则灰飞湮灭,元灵无存。

当下凌池道:“尔等当牢记今日之言,莫要一念之差,全族倾覆!”

两族纷纷一凛,连道不敢。

凌池一挥手:“你们且去吧!”

“我等告退。”两族各自拜别凌池和女娲救命之恩,携伤扶病,往那北海去了。

此时六圣围了过来:“见过厨神前辈,见过女娲道友。”

凌池和女娲点点头,和六圣寒暄几句,便各自离去。

……

地府,后土殿。

此时后土的心情非常不好,陪伴了她亿万年的哥哥和姐姐都回归了父神的怀抱,此时巫族只剩下大小猫两三只,再难成为洪荒主角,她神话轮回赚取的功德,又有什么意义?

就在她的思想陷入斗争的时候,凌池和女娲来到了地府。

感应到两人的气息,后土回过神来,立即迎了过去:“厨神前辈,女娲姐姐,你们来了。”

感觉到后土的气息不稳,凌池说道:“可是为祖巫的死而难过?”

后土勉强挤出的笑容渐渐不见了,眼帘低垂,沉默以对。

“我就知道你会这样。”凌池微微一笑,道:“放心好了,只要你想见到他们,就一定会见到的。”

后土倏地抬起眼帘,眼中闪过激动的神采:“厨神前辈……”。

“别这么看着我,怪不好意思的。”凌池呵呵一笑,道:“要见他们不难,只是你们巫族的性子太刚硬,没有半分同理心,要是让他们活过来,天道依旧会让他们灭亡。”

“这……”后土秀眉紧蹙,见凌池神色轻松,不禁心中一动,立即双膝一屈,跪在地上:“前辈一定有办法,还请前辈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