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奶凶奶凶的

小说: 我靠种田和反派成亲了 作者: 砚喜 更新时间:2020-09-16 14:41:38 字数:2193 阅读进度:179/207

知道小白不是傅太承,林稚一并未单独为傅太承做膳食,沈亦舟这才满意的朝外走去。

在他朝外走去时,林稚一想起一些事,看向沈亦舟的方向,喊住他道,“对了,你顺便把刘江源喊来。”

刚走到门口的沈亦舟,听到林稚一找寻刘江源,步伐忽然停顿下来,侧畔看向林稚一那,好奇,她为何要找寻刘江源。

在他用纳闷,探究的神情看向林稚一时,林稚一许是觉得有些尴尬,忍不住解释道,“我有些私事想问问他,你有看到就帮我含他下,没有就不用啦。”

许是怕自己指示沈亦舟的事,让沈亦舟感到不高兴,她也特意补上这么一句话。

沈亦舟听完林稚一的话,朱唇抿了下,在离开前,他也低声答应了,“成,我有瞧见句喊他来。”

不知为何,林稚一听闻沈亦舟这话,她内心倒生出一股毛毛的感觉,总觉得,沈亦舟像是在生气一般。

奇怪的是,沈亦舟离开,路过院子时,那呆在院中的小白居然没吠,这让林稚一觉得奇怪,难不成,沈亦舟因为生气拿小白出气了?

这不能吧?

当心小白安危的林稚一,倒也将火给熄灭再朝院中飞奔而去。

抵达院中很时,她也清楚的瞧见,小白正十分狗腿的呆在沈亦舟身旁,朝他摇晃着自己的尾巴,那盯着沈亦舟手中食物看的小黑眼睛正冒着亮光,嘴巴更是夸张的流出一大摊口水。

看到这,林稚一只感自己额头上划过一列黑点。

e,这小白竟是这么狗腿的一条狗?

她想买那种奶凶奶凶的,它现在可是一点儿也不奶凶!

难不成,她得去宠物市场内重新挑选吗?那也不好吧?

在林稚一思考时,小白倒也看见她了,留着口水朝她吠了好几声,“汪汪!”

小白朝她吠,沈亦舟立即将视线挪到身后,看到站在身后的她,朱唇再次动了下,刚想出声,他便察觉身后小白正疯狂的啃食他手中的食物。

掌心传来一阵湿濡感,这种感觉,让沈亦舟特别不喜。

那原本就不悦的俊脸,此时更加难看,立即回头用警告的眼神看着那正疯狂吃着自己手中食物的小白。

见用眼神警告没用,他也出声呵斥,“小白!”

沈亦舟话落,那吃得津津有味的小白自是没搭理,继续以最快速狗啃食方式进食。

林稚一看到眼前这情形,觉得好笑得紧,很想笑话沈亦舟,可看他那黑脸模样,也放弃了。

算了,不能笑话沈亦舟的。

确认小白没事的她,快步上前,蹲在沈亦舟身旁,伸手抚摸着小白的脑袋,出声道,“小白,你下次可不能这么迟了,要再这么吃,我们可就不要你了。”

注意到,林稚一是用我们,而不是单用我字,沈亦舟眼睛亮了下。

林稚一并不知道沈亦舟眼睛亮起的事,她抚摸小白后,再将自己的视线挪到沈亦舟身上,看他愣怔模样,不免笑道,“嘿,怎么愣着了,是被小白给弄生傻了吗?”

沈亦舟的视线本就落在林稚一身上,被她这么笑着反问,内心深处像是被什么撩拨了一般,心柔成一滩水。

有些不受控制的朝林稚一摇晃了下自己的脑袋,“不是,是让”

你字未落下,意识到自己这么说不符合规矩,立即收声,俊脸上表情复杂了起来。

林稚一正等着沈亦舟回答自己的话,见他迟迟不将接下来的话说下去,眼神有些小疑惑,“嗯?是让什么了?怎么不说啦?”

觉得那些话,自己是不该说的,沈亦舟思考一番后再道,“没什么。”

“对了,我方才好像看到是刘江源朝外面走去了。”不想林稚一单独见刘江源的沈亦舟开始胡扯,说完,再道,“好像是个女子找他,估摸等会的膳食,他是不吃了。”

沈亦舟话落,林稚一只感奇怪,但她并没多问其他话,既然,沈亦舟说刘江源跟庄里的女子离开,那她也只能等他回来再问他自己想问的事,免得打扰了他的桃花运。

有些良缘都是天定下的,旁人要将其分开,那可是要遭天谴的!

考虑到不误人桃花的事,林稚一也随手将刘江源的份给了小白。

确认林稚一不会去见刘江源,沈亦舟脸上表情才好看不少。

呆在暗中的阿木,在听到沈亦舟胡编的话时,他脸上表情忍不住抽动了几下。

这主子是故意的吗?

这忽然说刘公子不在这屋内,谁相信哇。

收到沈亦舟下达的命令,阿木也只能迅速行动,进入刘江源所在的位置时,直接将刘江源架起来后不顾他的挣扎,直接朝外飞窜去。

刘江源关着膀子被架出来,一直带着纨绔神情的脸蛋,随即黑沉了下来,知道拍打阿木无效,他也只能努力的缩在阿木怀中,再用那未穿好的衣裳盖住自己的脑袋。

他好歹也是世家子弟,若让人瞧见他衣冠不整的模样,自己不止会被世人耻笑还会让自己的家族蒙羞。

身为嫡长子,这种事,他自是得遏制的。

阿木看自己怀中的刘江源正努力的掩盖,倒觉得自己特别对不起他。

但这是主子的命令,为了不节外生枝,他没法只能这么做了。

阿木带着刘江源进入一家客栈房间内。

停顿下来,他也自觉的同刘江源道歉,再找了一个比较委婉的理由,掩盖了实情。

要刘江源知道真正的原因,那必然是不行的。

换好衣裳的刘江源,用探究的眼光看向阿木那,语气带疑,“你说的是真的?有什么事情,得在我没换好衣服的情况下,强行掳走我的?”

在刘江源看来,阿木所说的事是假的,不过,以沈亦舟的性格,他倒真困难做出这种事。

毕竟,他就喜欢这种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方式。

回想以往自己被沈亦舟捉弄的情景,他也低声说了句,“算了,我姑且信你一回,在这等会吧,要是让我发现沈亦舟是骗我的,我肯定不会就这么算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