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7章 南乐县

小说: 素手调汤 作者: 沐清浅 更新时间:2020-02-14 22:09:15 字数:4293 阅读进度:448/452

看着眼前这一盆子煮鸡蛋,瑾娘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对于他们来说,这些鸡蛋固然算不了什么,但是过惯苦日子的瑾娘却明白,这些鸡蛋对于农户人家来说,意味着什么。

估计,就是过年的时候,都未必舍得吃一个鸡蛋吧。

果然,不经意中,瑾娘就看到,王家的三个孩子正眼巴巴的看着那些鸡蛋,甚至,眼睛里都快冒出绿光了。

对农户来说,鸡蛋是油盐酱醋的来源,就算是心疼孩子,一年也不会舍得给孩子吃几次鸡蛋。

心里叹了一口气,瑾娘笑着说道:“多谢王嫂子了,这些鸡蛋我们收下了。还要麻烦您等会儿却杜家走一趟,看看谁要跟着我们去衙门里。”

这事儿,他们自然可以做的很好,但是却不能不让杜家的人跟着去看看。

“哎,好,我这就去看看他们谁去。”王婶子迟疑了一下,又问道:“恩人,你们当真能告倒王家?”

瑾娘很肯定的点头道:“绝对没问题。”

这里是兴城地界,虽然说官员都是朝廷任命的,但是,兴城可是宁王的封地,宁王开口说话,这里的官员肯定不能不听。

王婶子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瑾娘能如此笃定,但是,她却莫名的就相信,眼前的这些人既然能这么肯定的说出这话,就绝对能做到。

她欢欢喜喜的跑出去了。

瑾娘招手,让王家的几个小孩子过来,给他们一人手中塞了两个热乎乎的鸡蛋说道:“一人两个,拿去吃吧。”

如果王婶子在的话,肯定是不会让孩子收下鸡蛋的,所以,她才让王婶子跑这一回。

几个孩子面面相觑,却不肯收下鸡蛋,他们也知道,这些鸡蛋是娘给眼前这些贵人们吃的,他们不能要。

“这是姨给你们的,你们尽管收下,姨看着你们可是很喜欢呢。”瑾娘继续和颜悦色的对三个孩子说道。

三个孩子到了最后还是将这几个鸡蛋收下了,他们是真的很馋啊,上次吃鸡蛋还是过年的时候,鸡蛋的味道只要想到就要流口水了。

“去玩吧。”瑾娘又笑着将三个孩子打发了出去。

“严华,回头给王家结算的时候,多给几个钱,我瞧着这倒是一个本分人家,日子过的也苦。”瑾娘顺便又安排了一下。

“是!”严华忙就应下。

吃过了早饭,村子里来了三个人,跟着瑾娘他们去告状。小六想了想,还是安排了三个人留在村子里保护这些村民。

虽然他们已经将王家的人抓起来不少,但是王家看到这些人不回去,肯定还会来村子里闹。

村子里的人可没想过,恩人还有这样细心为他们着想的时候,一时之间感恩戴德。

虽然出发了,可是,几个人心里还是十分忐忑,他们并不敢肯定,这一次去告状就肯定能告赢,毕竟,那王家也不是一般人家。

可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在路上,他们居然看到了一个人,确切的说,是一具尸体,而这一具尸体他们也认识,正是花儿爹。

从花儿爹的身上,他们看出来,这是被人狠狠的打了,只是不知道是当时就打死了,还是打完之后扔出来,遇上大雨没活下来。

不过,不管是什么原因,可以肯定的是,花儿爹的死与王家有直接关系。

村子里的三个男人很愤怒,但是他们也很清楚,不管再怎么愤怒,他们什么办法都没有,只能依仗眼前的这一行人。

小六也是冷了脸,看起来,这王家还真是仗势欺人的厉害啊,真当自己是一方土霸王了?

他原本打算自己去衙门,让瑾娘等人先回王府里去,可是,现在却改变了心意,不过是王府总管小妾的哥哥,就能这样嚣张,可想而知,那王府的总管是什么样子的。

如此,直接让瑾娘去府中,他竟然是有些不放心了。

“瑾娘,这两日咱们先住在客栈里,等事情都解决清楚了再回去。”

瑾娘点头,她哪里能不理解这其中的关窍,这时候,回王府,也不是个好的选择,还是在外面先探听探听情况吧。

“恩人,杜二哥的尸身……”村子里的人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原本要去告状的话,带着尸身最好,可是不知道恩人同意不。

“我打发人先送回到村子里去,你们且放心,我一定将此事妥善处置。”

小六阴沉着脸,如果这些事与王府里哪位总管有关系的话,他必定不会轻饶,他现在已经意识到,可能兴城的老百姓对他现在要恨之入骨了。

那么,就让他亲自出手解决这件事吧!

以后,兴城就是他的根基,他不容许任何人损坏他的根基。即便那人是父王留下的老人也不行!

“也许事情没有我们想的这样糟糕,我们且先打听打听再说。”瑾娘瞧出小六心情不好,忙就开口安慰小六。

小六点头:“你放心吧,我没事的。不过,我也不是那等眼睛里能进得沙子的人!”

到了第二天的时候,一行人才到了县衙里,此间叫做南乐县,是兴城下辖的一个县,距离兴城还有一天的路程,一行人寻了客栈安顿下来。

县城并不大,只有一家客栈,条件算不上好,可是瑾娘不是挑剔的人,小六等人也是走南闯北习惯了的,对这样的条件也很是适应。

小六带着人离开了,瑾娘在客栈里无聊,就想着去外面打听打听消息,索性就喊了严华过来。

“王妃,您还是别出去了,我怎么觉得这地方乱的很呢?”严华蹙眉说道。

能让一贯大条的严华说出这话,瑾娘也觉得心里沉甸甸的,但她还是坚持说道:“既然如此,我就更应该出去看看了。”

严华知道拦不住瑾娘,只能应了。

主仆二人略微收拾了一下,就打算出门,却正好被缙云看见了。

“嫂子,你们要出去?”缙云眼底都是渴盼。

瑾娘哪里看不出小孩子的心思,遂笑道:“是打算出去看看,你要是想去,我们就一起去,不过可不许走几步路就喊累。”

缙云忙就说道:“那自然不会,我虽然平日里不怎么走动,可也不是走几步路就喊累的人。”

最终,一行三人出门去了街上。

这个县城比瑾娘想象中的还要萧条很多,不要说做买卖的人,就是路上的行人都很少。

“也不知道兴城是不是也是这个样子,如果兴城也是如此,此间要发展还真是难。”瑾娘蹙眉说。

她之前虽然想过,兴城肯定不如京城,可是,也没想到,经济居然会萧条到如此地步,甚至还不如河州那样偏远的地方。

缙云大概也是看出来此间没有什么意思了,小脸上的激动都消散了不少。

“嫂子,其他的地方也是这样吗?”

原本还想着逛街很好玩呢,谁知道,居然是这样的,这让小姑娘很是觉得无趣。

“有些地方肯定是比这里繁荣的,当然,也有些地方还不如这里。”

“那是为什么呢?”

“各地的自然环境不一样,发展的程度就会有所差异,除此之外,地方官员的好与坏,也直接影响到一个地方的发展,如果能遇到好的官员,地方上的发展就会快一些,老百姓的日子也能好一些。”

只可惜,此间的地方官应该能看出来,绝对不会是个好的。

缙云一双秀眉蹙起,她是真的不明白这些。

瑾娘当然也知道,缙云肯定不懂这些,缙云这孩子,这些年都只在王府里,加上太妃又不怎么注重教育她,因此见识上确实有些少,不过这也不是一时半刻能解决的问题,只等着她慢慢成长吧。

“王妃,我们打听打听?”严华却显然比缙云要懂的多一些,知道这时候,应该找人了解了解。

瑾娘点头。

她们一路走一路看,寻找合适的人打算问问情况,可是,街上的人看到了她们却都远远避开了,似乎怕什么。

“怎么会这样?我长的也不是很凶恶啊,为什么他们都怕我?”一连试探了好几个人,却被人躲开之后,严华茫然的说道。

缙云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说道:“你当然不凶恶。”

“那他们为什么要躲开?”严华又问道。

瑾娘蹙眉,才打算说什么忽然就听到一个流里流气的声音传来:“这是谁家的几位小[棉花糖小说 www.mhtwx.info]娘子,容貌不错嘛。”

严华眉头一挑就打算出手,却被瑾娘给低声呵斥住了。

瑾娘只当做没听见一样的,就要带着严华和缙云离开。

只是,却被人拦住了道路。

那人穿着一袭紫色的袍子,上面绣着精致的花纹,此时正骑着一匹枣红色的马,看着瑾娘等人的目光里,满满的都是戏弄。

“几位娘子看着面生的很啊,不过,本公子瞧着你们是真心喜欢的很呢,要不然,几位小娘子跟着本公子回府去?”

“滚!”瑾娘呵斥。

“呦,小娘子脾气不小嘛,不过美人发火也还是美人,来,让爷看看,爷就是喜欢这样有性格的。”

严华这时候却是忍不住了,她一脚踹过去,不知道怎么的,就将那流里流气的人从马上踹下来了,那速度快的都没让人看清楚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混蛋,你敢?”那年轻人显然是怒火中烧了,一面摸着屁股,一面呵斥:“你们都是死人啊,没看见你家公子吃亏了?还不将这几个不识抬举的东西给本公子弄到府中去?等到了府中,本公子倒是要看看,你们还是不是这样烈性!”

这一番话说的几乎就是咬牙切齿了,他在南乐县这些年了,还从来没人敢这样对待过自己呢。

那公子身后的十多个下人一股脑的从马上跳下来冲着瑾娘三个人就过去了,那公子看着自己的人已经上前了,阴测测的说道:

“本公子本来还想着好好的疼爱你们一番,现在看起来,你们是不识抬举了,那就不要怪本公子不客气,回头等本公子玩够了,就将你们送到那玉春楼去。”

可是,她没想到的是,他手底下的十几个人居然没有在严华手底下走过一招,就全都躺在地上呼爹喊娘的叫唤了起来,显然多少都受了点伤。

“你们是什么人?”看到自己的人都跌倒在地,这年轻公子显然有些害怕了。

“姑奶奶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严华是也!”严华口中说话,一个箭步,已经到了那年轻公子身旁,然后,那才站起来的人又倒在了地上。

严华一脚踩在那人的前胸上说道:“你是个什么东西,也该在这里作威作福!”

“我,我告诉你,我爹可是县令,你别乱来。你要是敢伤我,我爹不会饶了你们的!”那年轻公子说话的声音都颤抖了起来。

他平日里在南乐县作威作福习惯了,可还没遇到过这样的硬茬子呢,这几个小娘子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也太厉害了吧?

“原来你是县令家的公子啊,正好,带着姑奶奶去看看县官老爷长什么样。”

要是以前,说不定严华还会怕一个县官,可是自从到了王府里,她也算是有底气了,一个小小的七品县令算个什么?能与宁王府相比?尤其这里还是宁王的封地,那就更是有恃无恐了。

何况,眼前的人敢对王妃意图不轨,就算是直接杀了也不足为过。

那年轻公子显然没想到,抬出自己的父亲也不能将这几个人吓唬住。

“你们几个外地人可别嚣张,你们放了本公子,本公子保证让你们平安走出南乐县。”

“笑话,就是今天将你这猪头给踩扁了,姑奶奶一样堂堂正正走出南乐县,要不然咱们试试?”严华说着抬脚就朝那年轻公子的头上踩过去。

“小娘子饶命,小娘子饶命!求小娘子高抬贵脚,饶了我这一次!”那年轻公子却是个色厉内荏的草包,眼看着一只脚已经到了眼睛前面,他吓的闭上眼睛一叠声的求饶。

“姑奶奶现在心情不好,这脚抬不起来了。”严华悠悠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