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小说: 史上最强姑爷赵飞扬(三只小猪) 作者: 三只小猪 更新时间:2020-01-15 01:52:28 字数:2151 阅读进度:203/815

天才本站地址s

第203章

“主公,我看您还是不要下去的好。”柳长听此时道“您虽然多少也会一些武艺,但不是属下说话难听,您下去只怕反而麻烦。”

赵飞扬并未开口,而此时莲花姬却以对阳无常道“这些话也是你该说的嘛”

柳长听无语,而此时赵飞扬则道“无妨,我知道你说的是事实,但我在这里大家的士气才能更高,以弱对强,士气最为重要。”

他既然这么说了,柳长听自然不好在说什么,而阴无常则道“主人放心,奴会一直守在您身边的。”

“无妨,你们的目的不是保护我,而是陈家那几个,但是且记住,对于陈羽环绝对不能下杀手,明白吗”

所有人点头,他们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杀”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听东面方向传来一阵喊杀声,再看去一标骑兵已冲杀过来,瞬间就与陈氏的兵马激战到了一处。

“是时候了。”

赵飞扬对身边的莲花姬道“下令,要他们打开城门侍放虎豹”

“诺”

莲花姬应声的同时已释放了信号,而此刻就看西宫门大开,从瓮城中一群群虎豹呼啸而出,兽吼声震耳欲聋,彻底而响。

“杀”

“啊”

“是野兽野兽”

顿时惊慌声从陈氏的队伍中发出,这一点是赵飞扬早就想到的,因为他知道人对人或许可以毫无畏惧,但是对于这突如其来的猛兽一定会存有恐惧。

这也是他想要的结果。

然而此时那一群虎豹冲出之后受到影响的也不仅是陈家的兵马,赵飞扬的骑兵此刻也被冲击。但是这群人的战马都是经过训练的,所以就算是面对天敌也能够坚持下去,继续作战。

“杀”

这突如其来的千人,以及此时在虎豹背后冲杀出来的军队都让陈羽环的脸上露出了凝重的神色,然而此时他还没有太过在意,毕竟这些他也是预料到的

“传令下去,让第二队上前对付这些畜生,其余的兵马将对方的军队全部包围截杀,只要战胜他们,大事便能落定。”

“诺”

零,还一直守在陈玉环的身边,这让陈志安十分烦恼,因为这一到了最后的时刻,有一些他想要做的事情却尚未能够完成,他如何不会烦恼呢

现在他的袖筒里面还装着一份书文,若是那件事自己做不到的话,那这份书文岂不是白白作废了吗

他可就绝对不想发生这样的事情,然而就在此刻,忽然他的注意力落到了一个人身上赵飞扬

赵飞扬竟然在此时现身了,他在阴无常和病彪儿的护卫下竟然走出了宫门,而后就站定再那已经封闭的宫门之前。

胯下战马,身着铠甲,此刻的赵飞扬还真就一副将军姿态,又岂是他此刻的那份气度与风范更是令人侧目

无形之中他竟然成为了最耀眼的辰星。

“将士们,奋力杀敌”

剑出鞘,赵飞扬长锋指天,顿时所有人气势高涨,杀敌之心更盛。

“就是他,拿下了他一切都结束了”

无论是陈志安还是陈廉此刻都对自己的属下道“速速将他拿下”

霎时,就有众人向赵飞扬攻来,此刻阴无常就要动手,但这时病彪儿却开口道“侯爷,这些人交给我了,那位那人,侯爷的安危你来守护”

其实病彪儿能有如此表现,并不能算是出乎意料,赵飞扬此刻也示意莲花姬留在自己身旁,他是有意想要见识一下那病彪儿的厉害。

此刻,最少有七八个人已到了赵飞扬身前不远处,而病彪儿正提虎枪,跨着一只白虎冲突出来,一共两只白虎在他的催动下长牙舞爪,暴吼连连,而此时就看病彪儿已一枪朔倒一来犯之人。

而后从他背后又有两只金彪跃出,各自扑在一来犯敌酋的脸上,大嘴猛啃,四只爪子只一瞬间就把那敌酋的脑袋和上半身抓的鲜血淋漓,血肉外翻。

“哈哈哈哈”

病彪儿果然凶悍,手中的虎枪朔来朔去,加上白虎、金彪还有那时不时降下的凤翎雕,七八个对手不一时就已被他全部杀死。

“看你们谁还敢来”

“混蛋”

看着病彪儿逞凶,此刻陈廉顿时拍马而来,他虽为都督,但是一身武艺精悍,手中双刃大刀更是他传给陈锦的秘技。

“杀”

陈廉拍马舞刀而来那病彪儿此时却全然不惧,就看他此刻飞身踏上两只白虎脊背,那两只猛虎竟一同狂奔了从出去,病彪儿稳站两虎,待他将到陈廉面前的时候,手中虎枪直接刺出,那陈廉只是冷笑,随即将手中大刀一抬,拨开了虎枪的同时,顺势就要往下斩去。

然而此时,诡异的一幕发生了,顺着病彪儿的虎枪上,一只金彪竟跑了过来,飞起一爪直接挂在陈廉脸上,还不等他反应过来,就听战马嘶鸣,于此同时陈廉感道身下一软,他的坐骑竟已倒在了地上。

此时此刻,他才发现,还有一只金彪已咬穿了他坐骑的喉咙要不然的话,那马匹也就不如此倒下。然而此时此刻,他在想要的挣扎已不行了,因为病彪儿的虎枪已抵在他的咽喉上。

“束手就擒吧”

“哈哈哈”

看到这一幕,赵飞扬不由对身旁的阴无常道“你看到了嘛,他果然有点不寻常的本事”

“却是如此,主人恭喜您又收一员虎将。”

赵飞扬不语,可是此刻他却看到了那已经冲病彪儿杀来的黑衣人

在陈廉败下的同时,陈羽环就已经命零上前救援

陈廉可是这群兵马的头目,若他出事只怕军心不稳。

零,终于出手,而这一刻对于陈志安来说也是久等的重要时刻,他缓缓的掏出了一把短刀,那是一把十分狭窄,却又很长很锋利的刀,若是这个东西刺入身体的话,怕只有必死的结局。

因为这件东西是一件要人命的凶器,上面浸染着见血封喉的剧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