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2章 一本正经的演戏

小说: 盛世娇宠:废柴嫡女要翻天 作者: 此木为柴 更新时间:2020-02-14 11:14:19 字数:2241 阅读进度:1192/1208

第1192章一本正经的演戏

“当然是父王亲口说的,”景阳又往远处撒了一把鱼食。

看着锦鲤分出一部分去抢食,慢悠悠地说道:“他说此生只欢喜母妃一人,其他的女人都跟蛆虫一样让人恶心。特别是你哦,父王说你家出了乱伦之事,上梁不正下梁歪,你也定比那蛆虫还要肮脏。”

孙向薇只觉得自己的心脏狠狠地被扎一下,她脸色阴冷下来,“你父王当真是如此说的?”

她本就娇纵跋扈,现在更是一点都压制不住熊熊的怒火和羞耻感。

景阳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是啊,父王还说了好多,你还听不听?”

孙向薇眸中闪过狂怒,咬牙切齿的道:“他还说什么了?”

她是东部边境最炙手可热的大家贵女,被人巴结奉承惯了,何时被人这样贬低过?

她面色涨得通红,紧紧握拳,长长的指甲陷入肉里。

景阳想了一下,道:“父王说你长的丑,还爱搔首弄姿,让人看着恶心,会做恶梦。与母妃比那就是一个天一个地……”

“可恶!”孙向薇从牙缝里挤出这两个字,她爱的整个人都在发抖。

她是真心想嫁给东溟子煜的,没想到换来的竟是他的厌恶。

她是孙府的大小姐,她的哥哥还在为宣王卖命呢,他有什么立场这么看低自己?

她爹爹和孙若雪的事是不光彩,但跟她有什么关系?

她的无辜的呀!

“不可能!”孙向薇尖叫着,她的胸口因为激动剧烈地起伏着,“你在撒谎!”

她居高临下地看着景阳,掩不住目光中的阴冷。

景阳摊了摊手,“不信拉倒。”

她俯身对着景阳的眼睛,已经恢复了些理智,冷冷的道:“你在说谎对不对?宣王那么高冷的的人,怎么会背后与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子议论一个女子?”

景阳心中冷笑,还没蠢到家,眼角瞥到有许多身影正在往这个方向走来,眼眸微微弯起。

“孙小姐,你这是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不是知道父王那么厌恶你,美梦破灭伤心了?谁让你家后院不干净呢,孙韬能跟孙若雪……嗯,也能跟其他女儿……”

他脸上带着关切之色,伸手去扶孙向薇。

话里的意思傻子也明白,暗指孙向薇也和孙如雪一样。

“你……”孙向薇看着景阳脸上邪恶挑衅的笑意,感觉受到莫大的羞辱,此刻气恨交加,理智全无,用力推开景阳,不让他搀扶。

可是,景阳竟然惊呼一声,往后倒去。

撞散了栏杆,“噗通”一声,落入水中,沉了下去。

孙向薇吓坏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吓呆在那里。

等回过神来,惊慌的往四周一看,只见其他孩子都跑到别处玩儿了,没人注意到这里。

孙向薇看着池塘里扑腾着的景阳,脸上露出狰狞之色。

她希望景阳淹死在水里,以报东溟子煜和上官若离对自己的羞辱!

心中这个想法越来越强烈,眸中杀意升腾:淹死他,淹死他!

景阳水性很好,此时他却是装出一副不会水的样子,伸着小胳膊用力地在水上扑腾着。

他的小脸儿煞白,神色惊慌,尖声叫道:“救命!救命……”

凌瑶看到有很多人跑了过来,从树后出来,边往湖边跑,边喊道:“景阳,景阳,是景阳吗?”

“哪个孩子落水了?快、快救人!”不远处传来周浦仲的声音。

东溟子煜冰冷的声音:“是犬子的求救声!”

孙向薇听到东溟子煜的声音,呼吸一滞,站在原地不敢动弹,但她脸上的狰狞之色很快换上一副焦急的神色。

突然,惊恐的大叫起来:“快,快救命!三公子、三公子!”

眼前紫色影子一闪而过,东溟子煜如大鹏展翅一般,从湖面上掠过,将景阳从水中捞出来了,而自己却没湿一片衣角。

此刻的景阳就是一只落汤鸡,浑身上下都湿漉漉的,头发上还在不住地往下淌着水。

“弟弟!弟弟!”凌瑶扑过来,将景阳紧紧地抱在怀里:“弟弟,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落到水里了?”

景阳打了个喷嚏,整个身子都瑟瑟发抖,牙齿都在发着颤:“冷,好冷,要父王抱。”

哼!父王这个洁癖,竟然嫌弃他,将他扔给姐姐,才不要他如意!

东溟子煜的脸黑如锅底,还是将景阳搂在怀里,冷声问道:“怎么回事?”

说着,眸光如冰刀般落在孙向薇身上。

景阳从他怀里抬起头来,略带苍白的小脸上带着委屈和无辜。他转头看了孙向薇一眼,脸上露出惊恐的神色,身子也颤抖得更加厉害。

然后,他飞快地转回头,重新将自己的脑袋埋到东溟子煜的肩膀上,颤着声音道:“是儿子自己掉进去的,呜呜……”

孙向明也来了,看了孙向薇一眼,只见她的脸上带着紧张的神色,心里就咯噔一下,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

凌瑶拍了拍瑟瑟发抖的景阳,问道:“景阳,你在怕什么?那栏杆就撞碎了,你怎么会是自己落下去的?你这么轻,怎么能把栏杆撞碎。”

景阳惶恐的看了一眼孙向薇,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没怕。”

东溟子煜面色一凛,皱着眉头,大手拍着他的后背,道:“那你怎么在发抖?”

这个臭小子,让自己跟着他演戏!

看事后怎么收拾他!

景阳心中窃笑,父王一本正经的演戏,好给力!嘻嘻……

可是,雾气在景阳大大的眼眸中氤氲,紧接着晶莹的泪珠一滴滴地往下掉。

他这个样子说多可怜就多可怜,凌瑶明明知道他是装的,心也被他给哭软了。

凌瑶忙掏出帕子垫着脚尖儿,替景阳擦眼泪,心疼地说道:“景阳,你别哭啊,你跟父王说,父王会为你做主的!”

景阳委屈的啜泣着,浓密纤长的睫毛上沾上了泪珠,他用小手擦擦眼泪,被泪水洗过的大眼黑白分明清澈见底。

他吸了吸小鼻子,说道:“我说话惹恼了这位孙小姐,她一生气推了我一把,谁知栅栏杆这么不结实,我就落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