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7章 风景,变得陌生了

小说: 盛世为凰 作者: 冷青衫 更新时间:2020-02-14 11:23:55 字数:2341 阅读进度:2960/3237

,!

在众人的瞩目下,船慢慢的靠岸了。

真的就是一艘华美又舒适的船,里面甚至还摆放了椅子和桌案,桌上还放着一些茶点。

如果不是因为他们知道,这艘船是要接应南烟去星罗湖的天罡连环坞,寻常人看到,大概还以为这是什么富家少爷小姐出游的画舫呢。

船上也只有一个船夫,其他的什么人都没有。

显然,是要让他们放心的意思。

只是,去那样的地方,哪怕自己坐自己的船也不会放心,祝烽看到这一幕,也没有让他的心情有丝毫的放松,他只是皱紧了眉头,看了看那船,又回头看向南烟。

鲁泰宁他们一抬手:“夫人,请。”

南烟正要往前走,想了想,又停下来回头看了一眼,只见祝烽皱着眉头站在她身后,她走到祝烽身边,伸手拉过他的两只手:“夫君。”

周围的人轻咳了一声,都尴尬的别开眼去。

人家小夫妻话别,的确也是不好多看。

祝烽低头看着她,虽然之前他一直不肯让南烟去冒这个险,但现在一切都已经定了下来,他反倒比较平静,只在南烟牵过他两只手的时候,也轻轻的反手捏住了她的指尖,轻声说道:“小心一些。”

南烟抬头看着他的眼睛:“这话,才是我要跟夫君说的。”

她凑到祝烽的面前,轻声说道:“留神。”

祝烽只轻轻的对她点了一下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南烟便放开他的手,由听福扶着,转身往栈桥走去,倒是站在祝烽身后的若水心有不甘,又上前一步:“娘——夫人,还是奴婢陪着你一起过去吧!”

南烟回头看了她一眼,又瞥了一眼旁边的许妙明。

然后摇头道:“乖乖的留在老爷身边服侍。”

若水虽然对她忠心耿耿,但这丫头还是太年轻了,也没经过多少大场面,刚刚一时冲动还差点就叫错称呼,虽然进入星罗湖,南烟并不觉得自己还需要假装什么“黄夫人”,但关键时刻,身边的人的一举一动都可能影响到大局。

之所以带听福过去,因为他跟在身边时间很长,也见过许多大场面,更要紧的是,当年祝烽选他到翊坤宫来服侍自己,就是因为他人机灵,后来,祝烽又让宫里的侍卫抽空教了他一些拳脚功夫,虽然不及冉小玉,但必要的时候,也是得用的。

他扶着南烟走过栈桥,上了那艘船。

祝烽背着手,虽然极力的掩饰,但这个时候,还是忍不住上前了一步。

南烟走到船头,对着他轻轻的挥了一下手。

周围的那些运粮船已经开始往前走,他们在前面带路,立刻,南烟所在的那艘船也晃悠悠的离开了岸边,朝着前方驶去。

祝烽又往前走了两步,一直上了栈桥。

鲁泰宁站在旁边,看着那些运粮船慢慢的驶入了前方乳白色的水雾里,都放心的长松了一口气,好歹,这一次的任务算是完成了。

他回过头,对着祝烽抬手行了个礼:“黄老板,在下铺子里还有事,就先告辞了。星罗湖那边若有什么消息,我会立刻让人来通知黄老板的。”

祝烽点点头,仍然站着不动。

鲁泰宁他们都挑了一下眉毛,原以为这黄思竟然让自己的老婆去星罗湖,看来这两口子只是那种因利而聚的表面夫妻,没想到这么看起来,倒是还情深义重的。

他笑了笑,转身走了。

等到恒生行的人都走了,许妙明这才慢慢的走到祝烽的身后,轻声道:“皇上……咱们,也回去了吧。”

祝烽沉默了一会儿,回头看了看她。

点点头,两个人便离开了。

|

南烟进入船舱之后,打量了一下周围,便自己坐到了一边的椅子上,听福还在周围看了一下,这个不大的船舱倒也躲不了第三个人,他走回来,看见南烟拿起桌上的杯盏就要喝茶,急忙说道:“夫人,这茶——”

万一有毒怎么办?

南烟笑了笑,平静的说道:“对方若真的要杀我,用不着这个。”

听福想了想,也对。

但他还是走过去,倒了一杯茶之后先拿随身带来的银针试了一下,确认了没有问题才奉到南烟的手里。

站在船头的船夫见此情形,冷笑了一声。

南烟看了他一眼,想了想,拿着茶杯往船头走去,听福想要拦她,而南烟只是挥挥手,他便也不好说什么。

南烟走到那船夫的面前打量了他一番。

这船夫冷冷道:“夫人看什么?”

南烟笑了笑,说道:“壮士这样子,应该是在星罗湖呆了不少时间了吧。”

那船夫道:“我生在那里,长在那里,你说呢。”

“那,你在那里做什么呢?”

“做什么?撑船。”

“撑船?生在那里,长在那里,就一直做撑船的事?”

那船夫皱了一下眉头,像是被冒犯了似得,说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南烟笑着说道:“也没什么,我只是看壮士目光如炬,人有贵相,只是没想到你半辈子都在做撑船的事,有些可惜。”

说着笑了笑,便转身往回走。

那船夫皱起眉头,想要说什么,可南烟已经完全没有再理他,走回船舱坐下,让听福有给她杯子里续了些水,然后便优哉游哉的看起了外面的风景。

那船夫一边撑船,一边时不时的看她一眼。

走了大半天之后,周围的水路渐渐的变得熟悉了起来,南烟一眼就认出,果然是当年她跟着祝烽,一路追踪劫走佟玉华的阿日斯兰他们走的那条路。

这样算起来,小船的行进速度,至少还得三天还能进入星罗湖。

这期间,她没再跟那船夫说过话,听福也非常的谨慎,能不开口就尽量不开口。

一转眼,过了两天。

这一天南烟走到船头,和往常一样看两边的风景,突然发现有些不对。

周围的风景,变得陌生了起来。

不再是之前他们走过的那条水路。

她立刻转头看向船夫,皱着眉头说道:“怎么回事?你是要带我去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