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小说: 青山湿遍 作者: 梅子黄时雨 更新时间:2015-02-09 11:09:49 字数:4642 阅读进度:24/36

姑嫂两人兴致颇高的在翻靖琪这些年的照片,而赫连萱也正做在姑姑的身侧,托着下巴听姑姑讲解照片背后的景色。而赫连德和赫连智两人正坐在地板的毛毯上,一个人在玩玩粳另一个抱着一只小木马,不知道在弄什么。

小洋楼的厅里一片温馨气氛。蓦地,几声尖锐的声响了起来,在这静寂的夜晚,仿佛是白衣上沾染了触目惊心的鲜血,令人的心从胸口提到了嗓子眼。只听园子,侍从的脚步声很是杂乱。

净薇和靖琪相视了一眼,发现对方的脸雪白如纸,几秒钟光景,两人已经回了神过来。净薇叫唤道:“来人——”门口的侍从跑了两个进来,行礼道:“夫人。”净薇颤声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其中一个侍从回道:“小的也不知道。但已有人去司令那里了。应该马上会有消息的。”

靖琪已经吩咐婆子们将两个小孩子抱了起来,急道:“快送他们上楼。”转头朝赫连萱道:“萱儿,你也先上去,照顾弟弟们——”当年大哥中的画面,如果倒影在脑中不停的回放——当年就是他透露的行踪——她几乎不敢去想了。今天他也在——也在这府里——

而声响起来的地方就是大哥为他饯行的大厅方向——她慢慢的坐了下来,心如同在冰窖里般,冰凉冰凉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听门外有脚步声响了起来,有侍从进了来道:“夫人。是有奸细混了进来,开了一——”净薇只觉得脑中“嗡”的一声,整个人摇摇不稳了。靖琪忙站起来扶住,问道:“司令呢?司令没任何事情吧。”侍从回道:“司令安好。只是——”

净薇一听赫连靖风安好,整个人总算放心了下来,握着靖琪的手也松了开来,好一会儿才缓缓的道:“只是什么?”那侍从回道:“只是南部的段司令中了一,现在不知道情况怎么样。已经被紧急送往医院了——”

净薇一呆,朝靖琪望去,只见她脸色依旧苍白如纸,璀璨的灯光下,肌肤犹如透明般。好一会,靖琪才坐了下来,回头朝净薇一笑道:“大嫂,我们继续看照片。”

净薇暗暗叹了口气,握着她的手道:“你先回房休息吧。等明儿再看!我去看看孩子们是不是被这声吓到了?”虽然赫连家的孩子对并不陌生,但这黑夜里响起来,任谁也会有些害怕的。

靖琪的掌心里竟然潮湿一片,难道她依旧未曾忘却——净薇转头朝门口的侍从吩咐道:“派几个人送回房休息。”侍从应声道:“是!”靖琪茫然的跟着侍从走了几步,脚仿佛踩在云端,着不到实地。院子里一片黑色,漫漫的袭来,她才静了下来,回了头,轻声道:“大嫂,我今晚想和孩子一起睡——”净薇点了点头,朝垂手站着的婆子道:“去把三少爷抱下来。”

她帮智儿把衣服脱了,小小的身子,软软的,胖胖的。她嘴角微微扯出了一个笑容,轻轻的将被子盖在了他身上。但笑容很快就隐了下去——侍从说他中了一,被送往医院急救了——原本最担心的是大哥中,最怕的是他策划的——他如此的功于心计,她就算离开了这么多年,还是很清楚的。

还好最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但他又如何会中呢?又是否伤的很严重呢?她低头看着孩子无邪的睡容,虽然不是与他很神似,但模样终究还是带了几分他的影子——那薄薄的嘴唇,直挺的鼻子——她慢慢的用手摸了摸,很是小心,不敢用力,怕把他吵醒了——

这个秘密或许一辈子也不会有人拆穿。他也永远不知道她是他的妈妈——可能这样对他来说,反而是最好的。不用知道父母间恩怨情仇,可以开心快活的顶着赫连的姓氏过一生——也或许他将来知道了会怪她,在他出生后没有多久,就弃他而去——或许——好多好多,她的泪水缓缓地沿着脸颊滑落了下来——大哥和大嫂视他如已出,可她亏欠他的,永远也弥补不了——

净薇一直在卧室里等到了天蒙蒙亮,这才听到了小院子里响起汽车声。披了件衣服,走了下去。只见赫连靖风一脸的倦意的进了厅里,将帽子脱了,拿在了手上。听见她下楼的声响,抬了头,皱了皱眉道:“怎么还不睡啊?”

她走到身爆接过他手里的帽子,柔声道:“情况怎么样了啊?”他坐了下来,闭了闭眼睛:“子弹取出来了,但还没有脱离危险。”她伸手帮他按了按肩膀,安慰道:“安阳医院里有全国最好的医生,段司令一定能脱离危险的。”

他伸手过肩,抓住了她柔若无骨的小手,将她拉到自己身爆抱坐在自己怀里,轻声道:“陪我一会儿。”这次段旭磊在他府邸中,可大可小啊。就算段旭磊脱离了危险,但在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南部的将领们未必肯善罢甘休。若是段旭磊因此而丧命的话,南北合作而成的统一局面怕是要维持不住了。两边只有开战的份了。

但他没有多说,只是抱着她,将头凑到她的脖子间,吸取着她身上淡淡的香味,仿佛这样可以给他力量。夫妻多年,净薇知道他是遇到难题了。双手环住了他的腰,用力的抱紧了他。此时无声胜有声。

赫连靖风在李介载的陪同下,进了房间,只见段旭磊脸色灰白,无一丝血色,躺在病,仍无一丝知觉。医生说虽然脱离了危险,但要醒来可能还要几天时间。

赫连靖风道:“我已经下令将段司令受伤的消息封锁了。只要等那刺杀的人一醒来,就能严加审问了。你们放心,我一定给你们一个交代。”刺杀段旭磊的人,因被侍从还击,身中几,也还在昏迷中。

李介载跟在段旭磊身边久了,对这件事情亦有自己的分析,按照目前两边的形势来说,刺杀段司令对北部并没有什么好处。更何况,若是赫连靖风真的想杀死段司令的话,昨天抢救时随便一个暗示,段司令早就一命呜呼了,绝不可能活到现在。但究竟事情要怎么样解决,只有等段司令醒了再说。

李介载道:“是。末将已经以段司令的名义打了电话回南部,说段司令是与总司令有要事相商,所以会晚些回南部。”赫连靖风点了点头,正准备要离去。眼光却扫到了段旭磊的手,只见他的手紧握成拳,似乎握着什么东西。

走近了些,才发现床单上有一条细细的链子,而链子上的宝石却被他紧握在掌心里。微微诧异了一下,忽得觉得这条链子有些眼熟。转头朝李介载问道:“段司令手里怎么有个东西?”

李介载看到过这个链子很多次了,早已经见怪不怪了。昨晚司令昏迷前把珠子握在了手里,就再也不肯放开了。此时见赫连靖风问起,这才回道:“是的。是段司令随身带着的一颗东珠。”

东珠!赫连靖风低头看了链子,那样子分明是自己异常熟悉的,忽然心头有些明了了。转身吩咐道:“你们好好照顾段司令,若是段司令醒了,第一时间通知我。我已经派了整个警备队在这一层严加防守,但还是要小心。”其实他心里知道此次的刺杀活动肯定是A国所为,但目前没有一点证据。唯一能做的,只是保护段旭磊而已。

那条链子分明是母亲在世时最喜欢的饰物之一,而链子上串的珠子也是东珠。母亲去世后,所有的饰物,他都留给了靖琪。世界上绝对不可能有同一条链子,而同一条链子上又同样串着东珠的。那么只有一个解释,这条被段旭磊紧握在手上的链子就是靖琪的。

彭定力挂上了电话,喏喏的不知道如何开口。赫连靖风依旧坐在椅子上,头也没有抬,道:“说吧,什么事情。”彭定力道:“医院刚传来两个消息,一个是好消息,说段司令已经醒过来了——另一个消息是——是——”看了一下赫连靖风的脸色,这才接了下去:“负责刺客的人说,刺客已经没有呼吸了——”意思就是已经死了。

这是最头痛的事情了,虽然不是最糟糕的。赫连靖风皱着眉头,现在刺客已死,如何能向段旭磊解释整件事情呢。他若是以为刺客是自己所派的,事后杀人灭口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但是这样一来,南部与北部又要像以前一样隔江对相持了。还有一种可能,他假如相信,但又如何能够让南部所有的将领相信呢?南部有部分将领对于易帜后一直屈居北部之下,向来耿耿于怀,如今这件事情怕正好是他们梦寐以求的机会,乘机鼓动一些将领对其施压——

彭定力见他沉思,也不敢打扰,只静静的站在旁边。过了好一会儿,一声电话铃声刺耳的响了起来。彭定力接了起来,说了几句,转头道:“总司令,是段司令身边的李副官的电话。”赫连靖风接了过来,听了一会儿,才应了一声:“我知道了,我尽量安排。”

一条细细的鹅卵石路,通到了花园的荷花池边。远远的就可以听见孩子咯咯的笑声。净薇和靖琪正带着孩子们在园子里喝下午茶。而两个好动的小孩子就绕着在池边数锦鲤。

净薇见了他过来,有一丝诧异,但依旧温柔的道:“公务处理好了,就回屋休息一下。”这几日,他加起来也没有睡几个小时的。赫连靖风接过她倒的红茶,饮了一口,状似不经意的道:“段司令醒了!”余光看了靖琪一眼,只见她拿着的杯子似乎微微晃了晃,脸上却没有半丝的异样,依旧淡淡的笑着——

净薇有些欢喜的道:“真的?醒了就好。”就算从来不过问不懂军政方面的大事,但亦知道段旭磊若是死在北地,他是很难对全国老百姓交代的。赫连靖风淡淡地道:“醒是醒了,但要恢复的话,估计也要几个月。那只要再偏一点,段司令早就没命了。”

她转过头,状似不去留意大哥和大嫂间的谈话,目光随着两个孩子而动。赫连智蹲在池爆正开心的在玩水。而几个丫头就站在他身后。午后的阳光洒在他身上,仿佛带了光圈,像西洋故事里的小天使。他永远也不会知道,在他开心的时候,他亲生的父亲却一再的在鬼门关徘徊——那个曾经用四个城池来换她们母子的人,永远也不知道他有这么一个孩子的存在——

赫连靖风唤了她一声:“靖琪——”她转了头,道:“什么事情,大哥?”赫连靖风有些迟疑的开口道:“我有件事情想和你商量——”看着妹子黑白分明的眸子,岁月虽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什么痕迹,但以前那无忧无虑的眼神早已经不复存在了。

他暗叹了口气,道:“段旭磊醒了,可他什么人也不想见,只想见你。”靖琪垂下了眼帘,好一会才道:“为什么?”赫连靖风道:“大哥尊重你的决定,你若不想见,我就去派人去回拒掉。但为什么——”他似乎有些明白,段旭磊对靖琪并未忘情——一个人若是真的爱上了,哪怕其他人再好,也总进不了心里的。许多年前,他曾经亲自实践过——就如同花园里盛开的鲜花,那么多,而每一朵又都那么漂亮,但却都不是他想要摘的那一朵!

空气里很静,可以闻到随风吹来的清淡的花香。好一会,靖琪缓缓的道:“我去。”他此次被人刺杀,大哥难辞其咎。现在大哥大概在想很多办法去安抚他。若她去医院见他一面,能让大哥省去很多烦恼的话,又有什么不可以呢?留洋在外的这几年,因思念家里,所以经常留意所有能在报纸上看到的关于南北部的新闻。所以对南北基于什么局势和形势才走到这一步的,她也清楚。岁月在变,她也再改变,她早已经不是当年一事不懂的她了——

而他为什么想见她呢?当年用四座城池将她推离的——她还曾经一度以为他真的爱过她——可到了头,才明白一直爱着他的只是她而已——她只不过是他的一颗棋子,在北地是,在南部也是如此——

她缓缓的进了病房,空气里有刺鼻的药水味道——他躺在病,双目紧闭着,脸色很白很白,仿佛血液被抽尽了一样。她从来没有看到过他这个样子——以前在学校里时,温文而雅——在南部的时候,意气风发——可如此憔悴,如此苍白,却还是第一次。心似乎有些软了下来。

轻轻的走到了窗前,由于通风的关系,开着一扇窗户。此时清风吹来,把纱帘吹得微微摆动。医院小园子里的景色,一草一木依旧如此——当年她也是住在这个房间的,也是如此呆呆的站在这个窗前——这一层的房间都是特供的,就算你再富贵再有钱,也住不进来。而这间房间又是这一层最好的。所以当年她流产,就是住在这一间。这么一隔,竟然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