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小说: 青山湿遍 作者: 梅子黄时雨 更新时间:2015-02-09 11:09:46 字数:3822 阅读进度:1/36

太阳已经快隐了下去,因是秋末时节,所以已无半点热度了,只微微悬着,仿佛是书房里头挂着的水墨画,暗暗淡淡,可有可无的。

靖琪推了门进屋,因开着几扇小窗的关系,所以很是凉爽。她将书本放到了书桌上,手缓缓滑过封面,脸上浮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那天自己走的匆忙,和他在路上相撞,将书本弄散了一地。她抬头时,撞进了他的目光,让人想起四月的花开,风吹云动,空气中暗藏着杏花的馨香。她的脸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竟不敢多看他。

这几日,偶然与与同学三三两两经过他们的教室,总觉得有丝异样,仿佛有一双眼睛总在默默地注视着她,偶尔回过头去,电光火石间,眼神却不经意地掠过她望向远处。她心里竟砰砰的乱个不停。本来去学校,她也是无所谓的。以她的才貌与赫连的姓氏,在北地也少有人能配得上。

更何况现在是大哥掌权,大嫂当家,整个府邸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大嫂闲暇时就取笑她:“伶牙俐齿,将来你夫君可惨了!”她也到了该谈婚论嫁的年纪了。听喜鹊说,军中好些太太都有意无意的在大嫂这里探听了,多半是想来提亲或者做媒的。她每次都觉得害臊,听一半就跑掉了。

现在竟然对学校起了期盼,总想着明日上学会不会看到他。连平时不注意的打扮,也刻意了起来。本身府邸每个季度都有裁缝上来做衣服的,空的时候,大嫂也会偶尔与她去洋行看看舶来的西洋货。她素来无所谓的,但现在却注意了起来,每日睡前,想好第二日要穿的衣服,让菊兰熨烫好,准备着第二日穿着。

连大嫂也注意到了,这几日笑着跟她打趣。她笑意越发深了,若是他日自己的夫君能与大哥般待自己——眼前浮现的竟然是他的脸。

安阳大学图书馆。因图书馆是仿西方的歌德式建筑,所以采光极好。就算是秋日的下午,到了馆里还是极明亮的,拟线就从大片的毛玻璃,淅淅沥沥的散落进来。学生们都在埋头查找资料。室内极静,估计连针掉在地上,也能听一个一清二楚。

她与高怡晴两人极慢极轻的找了两个空位置,人很多,相连的位置少的可怜。其实她没有什么事情,但高怡晴要找一本书,所以陪她过来,顺便见识一下图书馆。进大学一年多了,也没有来过。因为没有必要,督军府邸的藏书绝不会比这里少的。但她从未跟高怡晴说过自己显赫的身世,一来是不想招摇,二来她也想过过普通人的生活。所以整个安阳大学,知道她身份的人,绝不超过五个。

这也是她跟大哥赫连靖风央求来的。大哥还一直不同意,幸亏有大嫂帮忙,这才让大哥勉为其难的点头应允。她这个大哥铁棒,也只有在大嫂手里变成了绕指柔啊!

她找了本书,翻着打发时间。高怡晴还在书架里翻找。等了半天,竟然还没有找到。她看了一下外头的天色,已经是夕阳西下,余辉脉脉的时候了。她倒是没有什么门禁时间,只是最近大嫂怀孕了,她心里欢喜,每日里下了学定要过去看看大嫂,然后陪她一起吃个饭。

小时候,因母亲去世的早,父亲虽然姨太太众多,但都各扫门前雪,平日子不找她点麻烦,尖酸刻薄一下,已经不错了,谁人会真正关心她??大哥又早早的放了洋,家里除了菊兰,根本没有人与她亲近的。

就算大哥回来了,父亲又马上派他去军中磨练,时不时的带兵出征,也无法与她家常。但自大嫂进门后就不同了,每日里打发喜鹊来找她。从衣服首饰到吃的,穿的,大嫂都要问问的。有空就去逛逛街,买买东西。虽然只是小事情,但那感觉就好象多出了个姐姐,真的很好。

现在大嫂怀了孕,大哥是捧着手心里怕溶了,含在口里又怕化了。每日里都不许大嫂出来,所以大嫂闷得不知如何是好了。也只有她去的时候,或者姨太太们去的时候,才能打发一下时间。

想到此,索性捧了书本,走到了高怡晴身焙“我帮你一起找吧!”到了最北面角落里的书架,一本一本的查找起来。北边是死角,所以光线很暗淡,她掂起了脚尖,方能看清楚最上面架上的书名。正在努力找寻间,只觉有一股力道带了过来,其实不重,应该是有人走的有些匆忙,不小心撞了她一下。

由于她自己掂着脚尖,力道不稳,所以这么一带,便硬生生朝地面摔去。眼前着就要碰到水泥地了,只觉有人抱住了她的腰,用力一扯,这才让她逃过了一劫,免去了手脚着地的画面。

只觉得四周都是清清淡淡的麝香味道,就这么缠绕在四周。她脸一红,应该是个男同学。慢慢抬起头,竟吃了一惊,讪讪道:“是你!”竟然是他。

只见他正看着她,有些目不转睛,直直的,有点放肆。她应该推开他,但不知道为何,只觉得心扑通扑通,一下急过一下,仿佛下一时刻就要跳出来似的。就算没有镜子,她也知道她现在定是脸极红的,怕是抹了胭脂也比不上的。

因是角落,傍晚时分,学生也已经陆续离去了,也没有人去注意。他竟没有放开。她回了神,他依旧这么抱着她,两人之间竟无一点空隙,他的气息就充满了她的整个空间。她推了推他,避开他肆无忌惮的目光,有点恼人的道:“你放开!”

他还是没有放手,竟慢慢俯了下来,盯着她娇艳欲滴的红唇,低低的道:“这是你第二次撞我了!”气息缓缓拂在她脸上,又酥又麻又心乱的。他好看的脸,近在咫尺。什么啊,这次明明他撞她的!他笑了出来,胸膛微微颤动,因靠得近,鼻子碰着她的鼻子,说不出的暧昧:“好了,这次就算了!”

这才放开了她,因被他抱着,却又被他突然放开,她脚步不稳,一连退了还几步,他忙又一把抱住。那如棉的曲线就这么抵在他怀里,仿佛带了种蛊惑,身体竟出现了某种反应。他深吸了几口气,这才放开了她,板着脸,不发一语,俯下身,拿起几本书本,转身离去。她竟呆呆的看着他的身影,越走越远,拐过转角,再无踪迹——

她叹了口气,看着一本不属于自己的书,上面有一个签名,楚天磊!她望着窗外,因是秋天,花草都已经半残了,树叶也垂挂了下来,风一吹,便四处摆荡起来。昨天与他相撞时,连书本也弄乱了。他拿了她的书,她却拿了他的书。

但心底却有种朦朦胧胧的喜悦,仿佛由此就会有了联系似的。但他一整天也没有出现,不知道是否没有发现这个问题。

教授正在讲解说元好问的《摸鱼儿-雁邱词》,洋洋洒洒,一起呵成:“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

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

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横汾路,寂寞当年箫鼓,荒烟依旧平楚。

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风雨。

天也妒,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

千秋万古,为留待骚人,狂歌痛饮,来访雁邱处。”

这词她自然是知道。母亲出自书香门第,从小对她与大哥的教育自是极严厉的。当时读到的时候,是晃脑的来回吟颂。今日不知道为何,听教授这么念着,竟有种莫名的哀愁,仿佛这个秋天过了,明年再来,亦不相同了。

她素来养尊处优,大事小事从未半点烦过心的。但自认得他以来,竟然有种莫名的烦乱。下了课,抱着书本,准备回家。

脑中还沉静在自己的思绪中,也没有注意脚下,竟被台阶绊了绊,眼看又要摔倒。旁边一人忙伸了手,一把抓住了她:“为什么每次你都要出点状况呢?”抬头,只见他似笑非笑,正询问似的看着她。

她道了谢,挣扎着抽出了手。他笑道:“我已经跟着你走很久了!”她楞了楞,他笑了出来,指了指课堂。

她这才想起他的书还在她这里,忙抽了出来给他:“你的书!”他接过:“还好今天不上这科!”翻了翻,看着她道:“你的书我没有带来,在我家里。等会儿你和我一起去拿吧!”她道:“不用了!你明天带给我好了!”

他笑道:“我也想啊。可我们系明后天有活动,不上课!若你不急用的话,下个星期,我带给你!”那自然是不行的,明天就要用的。那外文课也是主课,且是留洋教授的课,生动有趣,同学都爱上。

若是派了听差的去拿,也不稳妥。本身自己千避万避的就是不想让人知道自己的身份。外面的人只要一看听差的打扮就知道是从督军府邸出来的了。沉吟了一会儿,才道:“那好吧。我去取!”

他笑了笑道:“那我们现在就过去吧!”正是黄昏,路旁是一排排的法国梧桐,余辉阳光透过班驳的树叶,洒落在她身上。叶子遮着的一段是暗金色的,里筛下的却是莹亮的嫩。她就走在嫩粉色里的影子里,忽明忽暗的,整个人就像他小时候看到过的母亲泥金香炉里燃着的一点灯芯,风吹过来,的,摇动的。仿佛一不小心,就要整个熄掉了!

他的屋子就在学校边上,不远,所以她这么一路走过来,竟然极快。她从小到大,除了逛街,从来没有走过这么多的路。但不知为何,竟然一点也不觉得累,这么走着,竟希望尽头远点,再远点。

他的屋子倒不小,整齐的一个院落,一进门,就是一个院子,虽是秋天,但花草也修剪的有模有样的,看样子有专人打理。一入眼,便是几盆菊花,风一动,摇曳生姿的。

到了厅里,已有一老妈子跑了过来:“楚少爷,回来了啊?”见了靖琪,有几分诧异,但马上掩藏了起来。

楚天磊笑着道:“你坐一下!我去取书!”转头道:“王妈,去砌杯茶过来!”王妈退了下去,一小会工夫,已端了个盘子过来,放了一壶茶几碟小点心。点心不大,虽与平日督军府邸吃的不一样,但还是颇为精致。

因是傍晚,她也觉得有些饿了。也不客气,夹了一个吃了起来,味道比想象中的要好。听得脚步声响起,这才转过头了。他拿了书出来,脚步仿佛有些急,看见她望着他,便笑了笑,秋光暮色里,竟分外温文而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