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第五十五章

小说: 破镜难圆 作者: 不甚了了 更新时间:2015-05-18 23:58:46 字数:3555 阅读进度:55/69

跟-我-读WEN文-XUE学-LOU楼 记住哦!

在场的除了战弦和张文璟还有几个,都是商界里比较有名的人,江琰虽然叫不上来名字,但看着都是十分面熟的,经常在财经杂志上看到。

毕竟是在商界混久的人,而且和邵骅又是朋友,对江琰自然也是客气的紧。

江琰的酒都被邵骅挡了下来,说是喝酒,其实也就是意思意思,一小杯的量都不到,可是邵骅还是不想让她喝。

整个饭桌上临散场的时候只有张文璟一个人喝多了,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还跟丢了魂儿似的喃喃自语。

战弦接了一个电话之后脸色有些难看,于是和邵骅打了声招呼便离开了。

张文璟喝得烂醉,邵骅自然不能不管,于是将他扶到车的后边,待江琰也坐好了之后,发动车子开去张家。

江琰看着张文璟痛苦的表情,有些不解,这还是平时那个痞子样儿的男人么?没喝醉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一喝醉跟变了个人似的。

于是有些好奇地开口问邵骅:“他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喝了点儿酒就这样了?”

邵骅抬头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在后座的张文璟,随后收回视线,“他失恋了。”

“啊?谁家姑娘这么有本事呢?”江琰那天已经知道张文璟有喜欢的人,于是便顺着邵骅的话接了下去。

“……到了。”江琰刚问完,邵骅便踩下刹车,然后下了车将后座的张文璟扶了出来。

“我送他上楼,你等会儿。”

邵骅站在张家门口敲了几下门,屋里才有了动静,张文璟的妈妈开门就看到邵骅扶着自家早已烂醉如泥的儿子,连忙让邵骅进门。

把张文璟扶到他自己的卧室躺下,邵骅才走到客厅。

“今天真是麻烦你了啊小邵。”张文璟的母亲是大学老师,邵骅和张文璟认识那么长时间她自然是知道的,最近张文璟经常喝得烂醉回家,好几次惹怒了张文璟他爸爸,张铮是名符其实的军人,看到自己儿子接二连三又不明原因地拖着一身酒气回家,差点就动手了。

邵骅很礼貌地说:“应该的,阿姨。”

“小邵啊……”张文璟的母亲有些踌躇,“阿姨问你一个问题?”

“您问。”

“文璟最近为什么老是喝酒?是最近工作不顺心还是咋的?”她问过张文璟很多次,但是都被他转移话题转开了。

“他……”邵骅不知道该怎么组织语言,最后只说了句:“感情上遇到点问题。”

但是这样的回答连邵骅都觉得笼统,更何况是身为母亲的张夫人?

“文璟谈恋爱了?”

“……没有。”

“那……”

“阿姨,文璟在美国的时候谈过一个女朋友,您知道的吧?”

“知道,但是他一直没带回来让我看看,后来回国之后我再问他就说分了,我问原因他也一直不告诉我。”

“那时候……文璟有苦衷,而且那个姑娘并不是因为喜欢他才和他在一起的。”

“阿姨老了,搞不懂现在的年轻人怎么想的,我就是想问,文璟这样是不是因为那个姑娘啊?”

“……是。”邵骅如实回答。

“好了,阿姨知道了。”

“那。阿姨,我先回去了,我老婆还在楼下等我呢。”邵骅和张夫人告别。

江琰等了将近半个小时也不见邵骅下来,刚准备下车上去看看的时候邵骅就打开车门坐到了驾驶座上。

“怎么这么久?”江琰随口问了一句。

“被文璟他妈妈拦住问了几个问题,所以晚了点儿。”

“诶邵骅……”江琰看着他,“张文璟真的激发了我的八卦天赋,到底是谁啊?”

“你这么想知道?”邵骅不答反问。

江琰点点头,“谈不上特别想知道,就是有些好奇。”

“是余娆。”邵骅顿了顿,又说了一句,“和岑肃结婚的那个。”

江琰觉得自己有点蒙圈了……

张文璟喜欢的人竟然是余娆。

江琰怎么都没想过这两个人会扯到一块儿去……

看着江琰惊讶的表情,邵骅哼笑一声,“是不是觉得生活特狗血?”

“错了……是狗血而且纠结。”江琰哭笑不得。“他们怎么认识的啊?”

“他们不仅认识,还曾经在一起过三年。”

“……”

“你忘了文璟也是留美的吗?就是那时候和余娆认识的,小姑娘一开始就没喜欢过他,俩人玩着玩着就在一起了,文璟起初和我说的时候也没太认真,俩人还是一块儿回国的,回国之后有一次文璟去夜1店玩儿,一个女的上来和他搭讪,还抱着他不放,结果被余娆看见了,俩人就分了。”

“那后来呢?”

“后来,就是你知道的那些了。”

“恩,”江琰应了声,“你开车吧,咱们回家。”

**

第二天张文璟刚到公司就扑到邵骅办公室,劈头盖脸地就问他:“你丫告诉我妈什么了?”

邵骅瞥了他一眼,神色自若,“该告诉的都告诉了。”

“邵骅!你能不能尊重点儿我**啊?你经过我同意了么就把我的事儿随随便便告诉我妈?”因为怕父母担心,张文璟一直不曾在家里表现过自己感情上受挫。

“你还知道那是你妈?”邵骅反驳他,“为女人意志消沉这种事情,有个期限,该完的时候就收,一个大男人,你想怎样?”

“……我放不下,我觉得我他妈的就是个贱货。”

“她结婚了,文璟,而且我不相信你看不出来她多喜欢岑肃。”邵骅话锋一转,“如果真的要把她夺回来,你觉得你胜利的把握有几成?”

“你当初不是把江琰夺回来的么?”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劝你不要这样做,通过威胁得到的感情经不起任何挫折,我已经体会过了,所以不希望你和我一样,何况是她已经对你没感情。”

“那你觉得岑肃对她有感情么?”

“一男一女在一起,日子久了就会有感情,即使不是爱情,也会互相产生依赖。你不是就是这样喜欢上余娆的么?”邵骅一语中的。

“……”

“话说太多也不好,我知道你都明白,文璟,有时候我们必须这样,即使是不想承认,也得承认,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当下没珍惜就是没珍惜,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如果。”

张文璟苦涩一笑,邵骅总是这样能够一针见血分析出问题的根本。

“……我知道。”

“你这么着急找我就是为了说这个事情?”邵骅看着面色难看的张文璟,问道。

“……嗯。”

“文璟,你们的情况,我相信你比谁都清楚,以后别天天喝酒了,你爸妈也挺担心你的。”邵骅难得对他语重心长。

“……”

**

江氏渐渐步入正轨,江琰和江婉虽然交流的很少,但工作上却百密无一疏,再加上江琰的性子细,几乎每一件事情都要亲力亲为,更是得到了江氏许多元老级别人的支持,江琰第一次觉得自己有能力能当一个女强人。

晃眼间就到了来年四月,江琰一天比一天忙,有时候晚上回来直接洗个澡就睡觉,连和邵骅交流的时间都没有。

起初的时候邵骅还不是很在意,说好了要给她足够的空间让她做她想做的事情,可是真的放开之后又觉得彼此好不容易拉近的距离又在日渐疏远。

江天催了他很多次,无非是让他快点带着江琰去美国做检查,邵骅每次都转移话题,或者是模棱两可的回答。他知道,江琰现在没时间。

可是这一天,生孩子这个躲也躲不过的问题终于被席倩摆上了台面。

四月二十号是席倩的生日,邵骅提前一个星期就通知了江琰,江琰也提前推了那天的所有事情,抽出时间来陪邵骅回邵家。

两个人一路上都没说几句话,偶尔邵骅有一搭没一搭地问问她,江琰也只是云淡风轻地带过。

到邵家的时候,席倩刚看到江琰就将她拉过去,然后说:“琰琰,怎么瘦成这样了?”

江琰看着席倩的表情,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放心,然后柔声对她说:“妈,我没事,就是最近有点忙,过几天就胖回来了。”

“再忙也得注意自己的身体呀,邵骅,你平时多抽点时间照顾照顾琰琰。”席倩转头看向邵骅,语气责备。

邵骅笑笑,现在哪里轮得到他抽时间?

江琰有多忙,忙得两个人一个月都说不到二十句话,每天她一回来就是倒头睡,早上又早早地开车去江氏,连邵骅都没有发现,看似柔弱的江琰竟然能坚持这样的作息时间长达四个多月。

邵骅清楚席倩的性子,若是将现在的情况告诉席倩,席倩免不了又是一阵唠叨,只能笑着对自家母亲说:“我可照顾她呢,一进门儿您就先看她,把我这儿子晾在边儿上,我都觉得琰琰才是你亲生的了。”他半真半假,好像自己真的在吃江琰的醋一样。

席倩“噗嗤”一声笑出来,“行了啊你,我不就是让你别老是忙着公司的事儿么,顾点儿家,还有……你俩都不小了,生孩子也该纳入计划内了吧,你们不急我都急了。”

席倩的话音刚落,江琰本来握着水杯的水一松,玻璃杯瞬间掉到地板上,碎了一地。

席倩吓了一跳,“琰琰?你咋了?”

江琰有些局促地摇摇头,“没事儿妈,我就是没抓稳,对不起,摔了您一个杯子……”

邵骅见状,连忙走到江琰面前,抬起她的手看了好一阵,才开口问:“伤到哪里了没有?”

“……没有。”

后来席倩让邵骅带江琰去卫生间擦擦身上的水渍,卫生间的门刚关上,邵骅便将江琰压在门板上,劈头盖脸地吻下来。

多久没碰她了?

……三个半月……那是什么概念?三个半月,他们几乎都没有同床过。

江琰还没从刚才席倩说的话中回过神来,就被邵骅这样堵住呼吸,再加上这几天工作太累,有些不情愿地推拒着他。

作者有话要说:咳嗽快咳死了。。。tt 吃肉可能要等下一章了tt 呜呜呜呜呜呜 求抚摸

祝各位美妞期末考试不挂科哟 么么哒

跟-我-读WEN文-XUE学-LOU楼 记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