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你是我戒不掉的瘾

小说: 美人难过美人关(GL娱乐圈) 作者: 凤歌琴音 更新时间:2015-03-14 07:29:34 字数:5993 阅读进度:57/65

苏晚卿重回“华英”的消息在娱乐圈内又掀起了一层狂澜,关注度完全不下于白乾被逮捕,“天皇”公司被迫转让的震惊头条。

警方已经出面证明关于华英资料泄露的事情和他人一点关系都没有,完全是一场白乾自导自演的闹剧。但由于录音内容涉及了艺人的隐私,所以警方并没有对大众公开录音内容。

这下让一直纷纷攘攘的解约和赔偿问题终于有了个结果,虽然是经历了损敌一千,自伤八百的战役,但好歹最后赢得是她们。就算公司损失再多,但是没有了那些子虚乌有的诬陷,怎么说也是可以重新回到正轨的。

虽然媒体和大众讨论争执的沸沸扬扬,粉丝和黑子在贴吧论坛吵成了一片,可话题的主角却视而不见,连接两部大戏重新做回了她的女主角。

苏晚卿的经纪人还一直在担心那些网络水军有些不堪入目的言辞会不会影响到她的心情,可是她却不知道真正让苏晚卿惊讶的居然是新戏的开机第一天,某个完全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站在片场的入口处,苏晚卿看了看那个正背对着她和导演说话的背影,又低头翻了翻剧本。参演人员的姓名一目了然,她甚至连跑龙套的名字都浏览了一遍,却完全没看见那熟悉的三个字。

那个人来这里,该不会是当清洁工或者是送盒饭什么的角色吧?……

沈梦颜穿的一身便装,还带着一顶鸭舌帽,长长的头发盘起来藏在了帽中,只留下几根发丝在白皙的脖颈后晃来晃去。她兴致勃勃的和导演说着什么,用眉飞色舞来说都不夸张。

苏晚卿的目光移到了导演的脸上,导演本来不大的眼睛瞪得圆圆的,嘴巴张的大大的,一脸追悔莫及的表情活像是看见有人在一边□一般。

她走到两人身边,拍了拍导演的肩膀,善意的提醒道:“导演,我看见你最里面的那颗蛀牙了。”

两人被突然出现在身旁的人吓了一跳,导演忙不迭的合上了嘴,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这两人的表情对比也太夸张了……苏晚卿双臂抱在胸前,不冷不热的问道:“你是来这里送盒饭的么?”

沈梦颜眨了眨眼,晚卿今天看上去好高,都比自己高出一个半头了。她瞄了瞄苏晚卿脚上踩的高跟鞋,她实在想不通为什么越高的人就越喜欢穿高跟鞋,这让她情何以堪,难道下次在镜头前亮相的时候要踩高跷么?

她的目光不自觉的移到了苏晚卿的胳膊上,想要看看她的伤口。现在已经是秋天,她穿了一身米黄色的修长风衣,里面套着紧身的黑色小衬衣,把胳膊遮得严严实实的。

“梦颜现在正在拍一个广告,拍摄地点就在咱们剧组旁边……”

“对啊,于是我就来和导演说,有没有什么客串的角色让我掺一脚,比如说那种被一枪崩死的炮灰啊这类的。”沈梦颜说一句话导演的脸色就难看一分,他现在追悔莫及悔的肠子都青了。

要知道沈梦颜现在在娱乐圈已经很少接配角,要出演就一定是主角。可这部枪战片的主角已经定了是苏晚卿,导演虽然想过要沈梦颜加盟也没好意思送出女二号剧本,早知道她对这部电影这么有兴趣,女二号非她莫属啊。

片场里比外面要热很多,苏晚卿刚刚脱下大衣旁边的助理就接了过去,露出了里面的半袖衬衣。她左手腕上缠着一块蛇形的手表,小臂上的烫伤却被一片栩栩如生的纹身所覆盖,根本看不出那里有伤口。

沈梦颜盯着她的手臂怎么也收不回目光,她还一直在担心如果苏晚卿胳膊上有伤要怎么站在镜头前,没想到她去画了纹身。白皙的小臂上缠上了青色的花,和手腕上的蛇表相映成辉。

那天早上苏晚卿要走的时候她怯生生的问了一句,你回来家里好不好?背对着她的人一直没有说话,弯下腰穿上了高跟鞋,只有在临出门前溢出了一个鼻音,嗯。

那一个尾音让沈梦颜一整天都恍恍惚惚的,一直在怀疑是不是自己的幻觉,那一天苏晚卿都在出席记者会,忙着重回公司的事,让她也没有机会问一句你今天早上出门前说话了么。

晚上回到家的时候家里还是一片漆黑,她一直悬的高高的心扑通一声坠了下来,果然是幻觉啊……可是即使再怎么说服自己,做晚饭的时候还是不由自主的做了两个人的份,把餐桌上堆得满满的。

她就一直坐在桌前,饭菜从冒着热气的状态渐渐转为冰凉,又被她倒回锅里重新翻炒,再端出来,再冷下去……最后直到饭菜糊的都已经看不出本来的面目,才被她一股脑的倒进了垃圾桶里,那个人是真的不会回来了。

就在她关掉厨房的灯准备回卧室的时候,门铃忽然响了起来,她就只楞了半秒,光速一般的转过身冲到了门前,一把拉开了厚重的防盗门。

在脑海里晃了一天的人就活生生的站在了她面前,这回她出神的时间远比她想象的还要多很多。苏晚卿绕过已经石化的她进了家,顺带撇下一句话:“你已经改行当门神了么?”

真的是她的声音……沈梦颜脑海里就回荡着这么一句话,她怔怔的关上门,仿佛幽魂一般的飘到了厨房,又飘回了客厅,最后飘到了那个人眼前动也不动。

“晚卿?……”她怀疑自己是不是神经分裂了,叫了一声还不够,还伸出一只手戳了戳面前的人。

“我现在应该给精神病院打电话,询问一下他们病院的围墙是不是塌了,怎么有个神经病出现在我面前。”苏晚卿双腿交叠的坐在沙发上,皱着眉看着眼前犯病的人。

沈梦颜是真的犯病了,什么也不想的就扑到了苏晚卿的身上,跨坐在她的腿上紧紧的搂住了她的腰。

“晚卿……真的是你,我还以为你不会回来了。”她的声音柔软到了极致,似乎是想用这样的声音来蛊惑对方。

苏晚卿的身体有些僵硬,并不是讨厌她的触碰,但是现在一看到她就会想起某些不好的事情。她本想顺其自然,可是沈梦颜不给她自然的机会,也许是自己也自然不起来。

沈梦颜像是忽然想到什么,维持着坐在她腿上的姿势,伸手探过自己的包,从夹层中摸出一把钥匙。

“晚卿,这是你的。”自从这把钥匙重新回到自己手上的时候,她就一直把它放在自己包里的夹层中,现在终于可以物归原主了。

从那天起,她们就又住在了一起,其实说是住在一起,这一个月来见面的次数用一只手都数的过来。两个人的工作时间总是错开,好像是在故意逗她们一样,总是一个人回来了一个人又要去别的地方。

沈梦颜看着她手臂上的纹身轻轻叹了口气,其实这样就已经很好了不是么……两个人不管怎么说还是在一起的,没有误会也没有争吵,虽然不能像普通的恋人一般,但终归是在一起的。

虽然这样安慰着自己,但她的心情总是时不时的会低落下去,上一秒还在镜头面前笑的开心,下一秒表情就陡然灰落了下去。两个人是在一起没错……可是晚卿这一个月来从来不会主动碰自己,连每次短暂的拥抱都是自己主动的扑上去,更别说接吻了。

偶尔两人会一起在家里吃饭,然后各进各的卧室,这哪里是像谈恋爱,明明就是房东房客的关系。她知道是自己做的太过分,想让苏晚卿在一朝一夕间就忘掉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所以当得知苏晚卿新电影的拍摄场地就在她的旁边,沈梦颜就一秒都坐不住,只要能见见她就好,管它是什么龙套还是炮灰。

苏晚卿掏出包里的烟盒,看了她一眼,然后走向了片场后的走廊。沈梦颜知道她一定有话和自己说,急匆匆的和导演打了个招呼,就跟着她绕到了僻静的走廊里。

苏晚卿点烟的姿势不管看多少遍还是看不够,沈梦颜知道自己总是在有意无意的模仿者她的动作,她的表情,甚至是说话的语气。有部电影里这么说过,如果你爱一个人,那么就要在他离开之后变成他的模样。

以前她看电影的时候不理解,总觉得这不就失去自己成了精神分裂了么。可是直到自己爱的人不在身边时她才明白,如果两个人已经分开,那份弥足珍贵的爱情只能活在自己的记忆里,宝贵的东西是绝对不可以忘掉的,不管这份爱有没有遗憾。

“你最近要是很闲就让顾姐给你多安排点工作。”顾倾容要是知道她抛下自己的女主角不干来演什么被一枪崩死的炮灰,估计会气的只想把她沉尸在东京湾吧。

沈梦颜手指抽出了她吸了一半的烟,含在口中还后退了两步,好像是怕她把烟抢回去一般。

“我只想在你身边。”

苏晚卿掏烟的动作顿了一下,上前两步拿过她手里的烟远远的弹了出去。距离近了沈梦颜才闻到她身上的香水味,是一种陌生的香味。

“以后戒了。”

沈梦颜看着她挺拔的背影,心里有些微微的泛酸,戒了什么?是烟,还是……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屡次提到精神分裂……我就脑补了一段如果小梦真的是神经分裂的剧情~我觉得我写的完全够二更了……

友情提示一下……玻璃心的,怕虐的不要看下面的结局……这是我突然想出来的一个结局……

一:

苏晚卿光着脚在房间里转了好几圈,家里的东西并没有怎么变,却莫名的感觉空荡荡的。或许一直都是空荡荡的,只是她从没有如此认真的感受过。

门前立了一个行李箱,并不大,素雅的外表简单的外壳,却已经把她所有想要带走的东西都装了进去。

她已经没剩下什么东西了,什么都没了。

苏晚卿坐在沙发上,掏出手机打了电话:“喂,我要定机票,最快的航班是哪个?”

下午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洒了进来,地面上晕染了斑驳的痕迹。苏晚卿瞥了一眼阳光照射的地方,她这时才发现原来木地板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一个口子,再也不是紧密结合的一块,那道细细的裂缝居然是那样的触目惊心。

她站起来走到那道裂缝前,蹲下/身手指轻轻的滑过地板,一直平坦光滑的触感却突然出现了一道罅隙。她一直顺滑的摸着,却毫无防备的掉进了这冰冷的井底,带着猝然断裂的心触碰到了那份冰冷和厌倦。

她坐了下来,躺在了那道裂缝旁,她在阳光中轻轻勾起了嘴角,没想到她第一次这么亲近自己的家,却也变成了最后一次。

耳边依然传来门铃断断续续的声音,间或着拍打和哭泣声,可是她似乎通通听不到了。世界好像一起寂静了下来,尘埃无痕,眼泪也无痕。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外的声音终于消失了,苏晚卿在阳光中睁开眼,眼前还闪烁着一颗颗暗色的星星。她站起身提起了旅行箱,出门之前她的头稍稍偏了个角度,又看了一眼木地板上的那条裂缝。

以后,再也没有人会回来,那条裂缝会一直存在,然后越裂越大,直至蔓延到再也无法修补。

手在门把上顿了一下,然后慢慢的推开门,门外恢复了一片寂静,没有一个人。也是,记者都不知道她的这处房产,就算刚刚门外有着如何的喧闹都不会有人理会吧。

她笑了一下,回手关上了门,拉着旅行箱大步的走远。

二:

顾倾容和范歆废了好大的劲才把沈梦颜从那扇紧闭的门前拉开,可能是由于跪得太久了,她身体轻轻的晃了一下,没有丝毫预兆的倒了下去。

她们都不知道苏晚卿去了哪里,到底是在家还是不在家,任何一个联系方式也无法联络到她。她只是通过经纪人宣布退出娱乐圈,名下所有的财产全部返还给公司,她这个人好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她们在沈梦颜的床边守了一天,终于等到她睁开了眼,可是接下来的情况却是让她们措手不及。

沈梦颜像是完全看不到她们,缺乏血色的苍白面孔,单薄而瘦小的身体,长长的头发随意的散在肩上。

随着她眼神的移动,周围流动的空气仿佛是忽然遇到了冰屑一般,床边的两人完全不敢喘一口气。

她望着床边的两人,微微扬起了那张美丽而略带忧伤的面孔,漆黑的仿若浸泡在冰水里的黑棋子一般的眼睛轻轻一转:“晚卿,怎么了?……”

顾倾容和范歆对望了一眼,眼中都是不约而同的惊恐。沈梦颜做出了倾听的动作,看上去就好像是带着耳机和谁打电话一般,可是并没有说话,苏晚卿……也不在这里。

沈梦颜轻轻点了点头,似乎真的有人在和她说什么一般。她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变了,原本勾起的唇抿了下去,眼角轻轻的挑了起来,目光陡然变得锐利而寒冷。

范歆呆愣愣的看着她,忽然涌起的阴森而寒冷的感觉代替了她的血液,在她的身体里缓缓的流动着。她看懂了,这个表情,是晚卿的表情。

“顾姐,阿歆,很抱歉出了这样的事。”她的音调忽的低沉了下来,还带着微微的沙哑,仿若真的是苏晚卿在说话一般。

她模仿的太惟妙惟肖了,不,或者说苏晚卿借着她的身体活了过来,活生生的站在她们面前,在和她们说话。

顾倾容有些慌乱的倒退了两步,立刻转头跑出去找医生。范歆依然呆呆的看着她,看着她和苏晚卿两个人活在她的世界中,谁都没办法打扰。

沈梦颜依然低着头,轻轻的自言自语着,脸上的表情也在不断的变化着。过了一会儿,她轻轻的笑了出来,像是和那个人打成了什么共识,眉眼弯弯的坐在床上,是她们熟悉的骄纵而妩媚的笑容。

“晚卿,我们回家吧,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她的声音重新恢复了柔软而略带放肆的音调,眼神中透出的温柔让范歆看的触目惊心。沈梦颜只是靠在床头,一言一语认真的交谈着。

她时而倾听,时而低语,幸福的那般单纯而无辜,让人不忍心打破她脸上的笑意。

幸福的让人羡慕,又让人妒忌。

三:

苏晚卿拿着登机牌坐在候机厅中,她不知道自己是要去哪里,她唯一知道的,就是自己即将要离开这里,把所有的爱恨都抛在了身后。

候机室中播放着不知名的钢琴曲,黑白键反反复复的吟唱着,唱出了一曲灰色的离别。

到了这个时候,苏晚卿才发现原来她和沈梦颜之间,从没有交换过什么可以留念的东西。现在她走,只是一个人走,没有蜂拥而至的粉丝,没有让人目不暇接的闪光灯,只有她一个人。

那就,再抱一抱她吧,在心底轻轻的拥抱了那个人,当作是一场最后的分手礼。头顶上蓝色的玻璃天花板布展在身后,错落的一块块的,参杂交错的盘结在头顶。

空荡荡的候机厅,孤零零的行李箱,还有一个不知道去往何处的她。

机场的广播已经开始循坏的催促旅客,即使被催促的只有她一个人,周围的空气缓缓的沉淀了下来,安静的一呼一吸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那就把这个世界,这片土地留给那个人好了,即使不能爱到最后,那就留给她一片自由发展的空间。

好歹,她们曾相爱过。

四:

沈梦颜坐在病床上,一架飞机正好经过她视野中的蓝天,留下几道淡灰色的轨迹,慢慢的融进了蓝天白云中。

她转过头,轻轻的说道:“晚卿,你看见了么,那是我们的幸福。”

她静静的倾听着,良久唇角勾起一抹笑,略带嗔怒的回应道:“你休想,要走也是一起走……”

她抱着大大的枕头,在光亮的病房中,笑的如此幸福。

END

受受们觉得怎么样~这章放在SM之后完全没有违和感啊有木有!不过……我可不忍心这么对我的苏苏和小梦……所以就放出来博受受们一笑好了~

受受们要不要看二更~受受们不热情的话人家才不要二更呢~

想要美人么~~

想要知道美人何处么~~

想要女王御姐冰山么~~

快来收藏凤歌专栏吧~~

受受们全部化身美人控~~

戳图可直达凤歌专栏~~

~﹡~﹡~﹡~﹡~﹡~﹡~﹡~〖.QQ群.〗~﹡~﹡~﹡~﹡~﹡~﹡~﹡~。

凤歌的QQ群~有兴趣的进来聊天啦~256036528

敲门砖:晋江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