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骗莫骗过自己的语言

小说: 美人难过美人关(GL娱乐圈) 作者: 凤歌琴音 更新时间:2015-03-14 07:29:14 字数:4097 阅读进度:41/65

等到终于可以陪床的时候,沈梦颜就彻底放下了工作,整日整夜的陪着苏晚卿。

许是两个人陪伴的时间太长了,不用说话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苏晚卿只是刚刚张了一下嘴,她就立刻站起来到了一杯水,手术过后的人不能喝太多的水,她只能拿着棉棒蘸着水涂在那极度干涩的唇上。

“梦儿,这里有护士,你不用这样一直守着我。”苏晚卿配合的张开了嘴,让棉棒的水一点点浸润了她的唇。

沈梦颜放下水杯和棉棒,坐在她床边按摩着她的胳膊,笑着说:“没关系的,我和顾姐请了假了,先好好照顾你。”

“那你的工作怎么办?”她已经照顾自己一个月了,即使顾倾容给了她假期,可是那些拍摄的机会不会等着她的。

沈梦颜无所谓的笑了笑,娱乐圈的成就比起苏晚卿来说不值一提,她的嗓音柔软的能抚平那轻皱的眉:“还有哪里不舒服么,要不要再喝点水?”

“背好酸啊,真想去跑他个一千米再回来。”苏晚卿像一个撒娇的小孩一般抱怨着,就算沈梦颜一直在给她按摩胳膊和脖子,可是她真正酸疼的地方是腰啊。

沈梦颜低着头无意义的干笑了几声,头发顺着肩膀滑了下来,把她再也无力勾起的嘴角掩藏了起来。

她知道苏晚卿的身体现在还在疼,所以感觉不到下半身的异常。可是这样的隐瞒还能坚持几天呢,等到她可以下地了……不,或许根本坚持不到那个时候,她就会知道自己的下/身已经毫无知觉了,那时到底该怎么办。

苏晚卿忽的皱了皱眉,手隔着被子放在了自己的小腹上,有些困惑的偏了偏头。沈梦颜身体陡然僵硬了起来,尽量保持冷静的拉下她的手,她小心翼翼的问:“晚卿,不要随便乱动,哪里不舒服么?”

“我想起来我似乎都没有去过厕所,怎么会一点感觉都没有?”她的手想掀开被子,去摸一摸自己的小腹,可是沈梦颜握着她的手腕力气大的都把她捏疼了。她有些惊诧的抬起眼,却对上了沈梦颜慌乱到极点的眼神。

苏晚卿心忽的沉了一下,她脸上的笑意渐渐退了下去,手腕用上了力,想要挣脱她的桎梏。可能是动作的幅度大了一点,扯到了身上的伤口,伤口发疼的感觉让她倒吸了一口冷气。

沈梦颜忙不迭的松开手,细白的手腕已经被她捏出了红印,她把那只手捧在手心里,轻轻的揉着那几条指痕。低下头糯糯的说道:“医生说你的身体不能被碰到,尤其是腰腹,你别乱动。”

她察觉的到苏晚卿的眼睛在看着自己,她只能无助的低着头,自欺欺人的躲去了她的目光。她费尽心思的解释着:“你看,你这几天没喝水也没吃东西,都是输营养液,自然不需要去厕所啊。”

苏晚卿的眼神渐渐锐利了起来,她顾不得胸前的疼痛,反手握住了那纤细的手指,冰凉的温度像是在她心中撒了一把冰渣,疼痛而冰凉。

“抬起头,看着我。”她一旦认真起来总会压迫的人抬不起头,沈梦颜被她握得心颤,一句话说的断断续续的:“别用力,晚卿……你别用力,你身体会疼的……”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苏晚卿的眼睛眨了眨,像是忽然想到什么一只手在沈梦颜身上不断摩挲着,从胳膊移到了腰间。她眼里的神色换上了某种焦灼:“你是不是还有哪里受伤了?”

沈梦颜应该感谢这一年来的演员生活让她有了演戏的本领,她假装不经意的仰起头,被水分浸润的闪亮的眼瞳轻轻的转了一圈,硬生生的把眼泪倒流回了心底。

这是老天在戏弄她们么,还是觉得苏晚卿实在是太优秀了,一定要开个玩笑给她看看,可是这玩笑似乎开的太大了不是么。

苏晚卿的关心让她本就不堪负重的心像是被放上了最后的一根稻草,再也无力支撑的怦然碎裂,片片刻骨。

可是她怎么能在苏晚卿的面前崩溃,怎么能当着她的面泪如雨下。她必须要坚强起来,才能让她放心的依靠。

“我没事,呐,你休息吧,睡着了就不疼了。”沈梦颜趴在她床边握着她的手,习惯性的把她额前的碎发拨开,替她掖好了被角。

苏晚卿被她照顾的舒舒服服的,甚至连腰上的酸疼都变得无影无踪。她闭上眼睛,还不忘低低的埋怨一句:“不要把我当成小孩子。”

她的身体实在太虚弱了,就算这样简单的躺着对她来说都是一种负荷,想要睡觉却总是被身体的疼痛弄的夜不能寐。沈梦颜总是紧紧的攥着她的手,在她胳膊不断的落下碎吻安抚着她。

等到她的呼吸终于慢慢变轻平稳了下来,沈梦颜才直起弯的过久有些酸麻的腰,站起来在地上走两圈,活动着僵硬了一天的身体。在苏晚卿清醒的时候,她除了去给她拿水,擦拭身体外都不会离开床边一步。

她去洗手间打了一盆热水,回来后关掉了病房的大灯,扭亮了床头的长夜灯。确认苏晚卿真的睡着以后,才动作轻轻的掀开她的被子。

她下/身穿的是专门给病人用的保暖开裆裤,一根细细橡胶导管从她的双腿之间延伸出来,一直连接到床下的尿袋中。沈梦颜咬着唇俯下/身,吻轻轻的落在她平坦的小腹上,她知道苏晚卿感觉不到,所以可以无所忌惮的把眼泪滴在她腹上。

这副场景不管看多少次都会觉得揪心,她不愿意让任何一个人对苏晚卿这样做,更不愿意让苏晚卿知道她现在这个样子,所以她宁愿自虐都要亲手照顾她。沈梦颜缓缓的褪下了她的裤子,轻轻的分开了她的双腿。

腿间插入管子的地方已经有些红肿,就算苏晚卿现在感觉不到这里的疼痛,可是沈梦颜光看一眼都要承受数以千倍的心疼。她慢慢抽出了细管浸泡在那盆热水里,拿过酒精和棉棒,在尿道周围一点点涂抹消毒着,从花核移到了花瓣。

确认一切都消毒完毕后,她打开了高压下灭菌的无菌袋,取出一条新的导管,一手分开了那两片花瓣,一手把导管送到了那个小口前。可是她不管怎么下定决心都不能把那个导管重新□去,她不忍心,她舍不得让这样一个异物进入苏晚卿的身体。

沈梦颜双手狠狠的攥住了那细细的胶皮管,她真的很想用力的把它扯断,她的晚卿……怎么可以被这样一个东西进入身体,怎么可以依靠这个东西活下去?

医生找她谈了很多次话,告诉她怎样照顾一个□瘫痪的人,告诉她消毒护理的方法,告诉她怎样避免感染……每当那个时候她都恨不得紧紧的堵住自己的耳朵,可是不行,她必须得一字一字认真的听,哪怕她的一颗心已经鲜血淋漓。

顾倾容也咨询了好多医生,只要苏晚卿的刀口好了,断骨恢复了,就会带她去国外治疗。即使连百分之三十的痊愈的可能都没有,她们都要去试一试。

沈梦颜抬头看了眼她安静的睡颜,昏暗的灯光在她脸上留下了层次不齐的阴影,却好像是为她打了一层高光,让她本就具有立体感的容颜显得更加棱角分明。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唇弯刀一般的眉,这么美这么高傲。

她低下头,呼吸都变的断断续续的,肺部憋得生疼。身体像是自动有意识一般,俯下/身双唇含住了红肿的洞口,小舌轻轻在洞口周围打着转,她蜷起舌尖,浅浅的探进了小洞。

她的手扶着那两条纤长的腿,可是不管她怎么温柔的吻,她□还是一片冰凉,没有丝毫的温度。苏晚卿没有丝毫的知觉,沉浸在睡眠中任由她分开双腿。

这样无动于衷毫无知觉的她,比皱着眉忍受疼痛的她更让沈梦颜无法忍受,情绪几度濒临崩溃。原来自己比想象中的还要懦弱,不敢让她知道,不敢看到她生无可恋的眼神,她只想她好好的,仅此而已。

沈梦颜紧紧的咬着牙关,将导管一点点送进了她的体内,固定在了她的□。一手覆上她的小腹,不断的揉动着,汨汨的液体顺着导管流进了床下的容器中。

她知道必须一次性的让她排完,不然小腹会憋涨的很难受,她的手微微用上了力,挤压着她的小腹,直到导管里再也流不出液体才停止。她重新消毒完毕,才替她穿上裤子,被子严严实实的盖在了她腿上。

她现在不能受一点点凉,很容易就会发烧,造成刀口感染。所以沈梦颜一夜夜都不能睡,必须时时起来摸摸她的额头,看看她有没有发烧。

这些苏晚卿自然是不知道的,她每天睁开眼都会看见沈梦颜坐在她床边,带着轻松自然的笑意亲吻着她的额头。可是沈梦颜的消瘦她却是清清楚楚的看在眼里,她想知道在她睡着后这个人到底在做些什么,为什么会消瘦苍白的这么厉害。

所以她才假装睡着,感觉到沈梦颜掀开了被子,跪在了她的双腿之间,可是她接下来做了些什么丝毫都没有感觉。她微微的睁开眼,瞥见了沈梦颜在轻微的按揉着她的腹部,目光却紧紧的盯着她的双腿间,而她自己却什么知觉都没有。

苏晚卿感觉到自己的手指都开始颤抖,某种尖锐的疼痛顺着心头一直蔓延进了她的脑海里,脆弱的神经被肆意的撩拨着,发出即将断裂的嗡嗡的声。

口中渐渐升腾起了血腥味,她都没有放松自己紧咬的牙关,她甚至死死的咬着舌尖,想确定此刻到底是真实的世界还是一个残酷的梦境。

她闭着眼,周围的黑暗好像一堆堆棉絮朝她涌来,没有负重的压力却无法呼吸。等到沈梦颜终于关掉床头灯,躺在了旁边的陪床上,苏晚卿才动了动手指,轻轻掀开被子摸上了自己的大腿。

身上的伤口在隐隐作痛,她咬着唇把手伸的更往下,摸到了自己的双腿之间。手指触碰到了一根细细的管子,她颤抖的捏紧了那根管子,微微抽出又捅进去,她什么感觉都没有。

作者有话要说:鉴于很多受受抗议说小绿字毁了文章的气氛……我在这里深刻反省。

咱们今天来谈些沉重的话题……比如说凤歌的体重……

不不不,还是来谈点肤浅的话题……比如说凤歌的智商……

不不不,咱们还是来聊点文章内容吧……我这么对卿卿真的好不忍心啊……现在她终于知道了……接下来就是我期待好久的重头戏了……

受受们不要瞎想哦~凤歌一点都不H……

阴谋反阴谋,黑化反黑化什么的……凤歌才不会说我自己最喜欢呢!

咦……我自己似乎剧透了……话说下身瘫痪的人腰有没有力气啊……能不能做啊……这个问题我需要好好去问问谷攻~度娘这个时候总不是很可靠……

凤歌在周末居然没有睡懒觉起来更文……受受们难道就没有一点表示么~~~~表示表示~~~~~

想要美人么~~

想要知道美人何处么~~

想要女王御姐冰山么~~

快来收藏凤歌专栏吧~~

受受们全部化身美人控~~

戳图可直达凤歌专栏~~

~﹡~﹡~﹡~﹡~﹡~﹡~﹡~〖.QQ群.〗~﹡~﹡~﹡~﹡~﹡~﹡~﹡~。

凤歌的QQ群~有兴趣的进来聊天啦~300721141

敲门砖:晋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