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生死一线

小说: 美人难过美人关(GL娱乐圈) 作者: 凤歌琴音 更新时间:2015-03-14 07:29:10 字数:3716 阅读进度:37/65

苏晚卿紧紧攥着方向盘,刹车片已经像一团棉花一下,踩上去虚虚软软的,完全没有一丝用武之地。她死死盯着前面的路,沉沉的说了一句:“抓紧坐好。”

她迅速的拉起手闸,又马上放下去,如此反复几次,车子的速度果然一点点降了下来。方向盘快速的转动着,险险的转过一个弯道,因为速度依旧很快,转过去的时候车尾扫到了路旁的栏杆,发出尖锐的摩擦声。

她又一次拉起手闸,可还没等她放下去,车子的后轮猛然摆动了起来,车子狠狠的擦上旁边的山壁。苏晚卿一时没预料到,身子由于惯性撞上了车门,安全带都没把她拉回来。

沈梦颜脑中一片空白,她都忘记了自己的平衡,双臂绕过驾驶座紧紧的箍住了苏晚卿的腰,把两个人一起固定在了座位上。

范歆随着车子的撞击同样狠狠的撞上了身旁的人,顾倾容干脆把她抱在怀里,膝盖抵压着前面的座位,把两个人的移动范围定在了一个小的角落里。

苏晚卿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车子会接二连三的出故障,刹车失灵,现在手闸也失去了制动功能。她们就如同装在一个四处是缺口的笼子里,等着外面虎视眈眈的野兽把她们一口吞进肚里。

她不能开口说话,这种时候说话很容易咬到自己的舌头,她一手控制着方向盘,这一段路是笔直的下山路,刚刚还减缓的车速又一点点的增加。以这种速度肯定不能过弯道,会连车带人一起甩下山坡的。

她感觉到腰间紧紧的束缚感,可是她都没有时间看旁边的人一眼,只是快速思考着怎么样才能让车子慢下来。她隐隐约约意识到车子肯定是被人动了手脚,可是现在完全没有时间让她思考这件事,眼看着车子马上就要进到弯度很大的路上。

她死死的咬住牙,方向盘猛地向左一打,车子的保险杠和车门都一起擦上了山壁,巨大的令人牙酸的摩擦声响彻了夜空下寂静的山路。她依旧紧紧握着方向盘,把车子别在了山壁上,通过阻碍摩擦强制降速。

终于在过弯道的时候速度缓慢了一些,方向盘已经被她打到了死角,再也转不动,车子才横冲直撞的绕过了弯道,过程中不知撞烂了多少栏杆。

顾倾容扣着怀里的人的后脑,把她紧紧压在自己身上,用手臂替她堵住了耳朵。范歆在她怀里一手拦着她的腰,一手扣住了门把,把她护在了自己和车门之间。

沈梦颜感觉自己后背上的衣服都被冷汗湿透了,她用力过久的双臂都已经酸疼起来,一点点麻木失去知觉。可是她不敢放开自己的双手,刚刚苏晚卿撞上车门的一瞬间差点吓死了她,她知道苏晚卿现在是没办法保持任何平衡的,她所有力气都在方向盘上。

苏晚卿继续打着方向盘,车的左侧一路和山壁摩擦,总算强制的降下了速度。苏晚卿缓缓的舒了一口气,这样下去再走几百米车子大概就可以停下来了。

其他三人都感觉到车子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后轮也不在摆动,平稳的行驶着,不约而同的喘了一口气。

直到这时她们才感觉到心跳的有多厉害,震得胸腔都在发疼,每个部位都能有着剧烈的跳动感。苏晚卿终于能腾出一只手,拍了拍环在自己腰上的手臂,示意她放心。

沈梦颜这才轻轻放松了自己的双臂,已经酸疼到用不上一丝力气的手臂软软的挂在苏晚卿的腰上,她疲惫的勾了勾嘴角,用笑容回应着她。

苏晚卿的手摸到了她的耳朵,揉了揉她柔软的耳垂。沈梦颜明白这是她在说还好么,她的侧脸找到了那只手,轻轻的蹭了蹭。

顾倾容慢慢的抚摸着范歆弓起的背部,让她僵硬的身体一点点舒缓了下来。范歆抬起头,双手同样揽住了她的腰,听着两个人相同的心跳声。

她忽然感到眼眶中蔓延起一种莫名的酸涩感,让她来不及细细的想清楚。

忽然,一股淡淡的焦油味窜入了苏晚卿的鼻中,她刚刚放松的眉又紧紧的蹙了起来,抬眼看向了后视镜,猛然发现车子的尾气陡然变得又黑又浓,在微亮的雾色中看的异常清晰。

她下意识的低头看向了仪表盘,发现油表盘的红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快速下降,而水温表的刻度却在不断上升。她身体忽的狠狠颤了一下,立刻打转了方向盘,让油箱和山壁分离开来。

一定是刚刚在极速的摩擦中把油箱撞破了,现在即使车子本身就在用水降温都不管用了,油泄露的越来越快,水温表的刻度也在不断攀升,这样油箱很有可能下一秒就会爆炸。

“跳车!”苏晚卿从齿间挤出一句话,她快速的拨开了沈梦颜环在自己腰上的手,冲着还在发愣的三个人大吼了一句:“快,跳车!从右边跳!”

顾倾容一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转过头看了一眼车尾,焦黑的尾气已经席卷了整个车尾,就连车里都已经弥漫了浓重的焦油的气味。

范歆抬起头同样看到了在车尾不断冒出的黑烟,她心忽的一下缩紧,却没有立刻行动,反而问道:“那你呢?”

“你们先,我马上,快!”苏晚卿知道她必须最后一个跳车,不然失去掌控的车子很有可能会碾压到她们。水温表已经攀过了极度危险的橙□域,马上就要达到红□域,她们已经没有时间犹豫了。

顾倾容知道这个时候一秒都没时间浪费,她们不跳苏晚卿也不能走。她迅速的跨过范歆握住了车门把,回头看了眼范歆,说道:“抱紧我。”

范歆没有丝毫犹豫,紧紧的抱住了她,一手还护住了她的后脑。顾倾容暗下了眼眸,手拉着门把,一脚踹开了车门,狂乱的风猛地灌入了车里,还夹杂着弄臭的焦油的味道。

她知道在行驶的车中不能直立跳车,必须要侧滚,可是落地的一瞬间很有可能会造成骨折。她一把揽住范歆的腰,两个人顺着座位一起侧滚了下去,她在落地的刹那把自己垫在了她的身下。

苏晚卿看了眼后视镜,可是尾气夹杂着黑烟把她的视野挡的严严实实,什么都看不见。敞开的车门不停撞过路旁的栏杆,呜呜的风和烧焦的味道瞬间充斥了车内。

“梦儿,快跳!”苏晚卿解开了自己的安全带,做好了随时跳车的准备,她偏头看了眼沈梦颜,尾气的弥漫中都看不清对方的容颜。

她一手握着方向盘,把握着方向,一手揽过沈梦颜的脖子,在急促的喘息声中说道:“梦儿,我爱你,很爱很爱……跳!”

沈梦颜忽的倾身上前,唇撞上了她的唇,牙齿都被磕的生疼:“现在不要说这句话,你要小心,我们一会儿见……我要听你说。”

她绝对不愿意先苏晚卿一步离开这里,把她一个人留在这种危险里。苏晚卿突如其来的我爱你让她的心一阵阵紧缩着,她是想听到这句话,想的快疯了,可是却不是现在这种时刻,恍若诀别。

她深深的吸了口气,喉咙中干涩异常。她没有再犹豫,快速的解开自己的安全带,打开车门,蜷缩起身子双手抱着头侧身滚了下去,瞬间消失在苏晚卿的视野中。

苏晚卿看着她跳下去后终于露出一个微笑,眼角慢慢的低垂了下来,她试着伸出手掰了掰门把,果然纹丝不动。她轻轻的靠在座位上,在焦烟弥漫的车里轻轻的呼了口气。

她知道自己没法跳下去,刚刚摩擦山壁的时候就知道车门已经变形被紧紧的卡死了,从她这边是根本没办法打开的。如果攀过座位从另一边跳的话,车子就会失去控制,她很有可能还没来得及跳就和车子在弯道处一起滚下山坡。

所以她刚刚才说从右边跳,左侧的门已经完全变形被卡死,不可能打的开,如果让她们知道的话可能一个人也不会跳。

她重新系上安全带,即使可能性极小她都要试一试,她的梦儿还在等着她。水温表还在上升,现在唯一的办法只能是彻底让发动机损坏,车子才能停止运作,这是唯一的可能让车子不会爆炸。

她闭上了眼睛,前方就是一个右转的弯道,她紧紧的攥住了方向盘,让自己的身体死死的靠在座位上。背部隐约蔓延起轻微的刺痛,她知道那是沈梦颜在她身上留下的伤口。

说不定在今天的清晨,会有谁或谁,发现她……或她的尸体。那是或许他们会无比惊奇,在她的嘴角,温柔的浅浅微扬,凝结着恋人般的笑容。

她最后打了一下方向盘,车子在轰轰的声音中猛然撞上了前方的山壁,发动机发出声嘶力竭的吼叫声。安全气囊猛然弹出,狠狠的撞上了她的身体,她几乎是瞬间就失去了意识。

碰撞声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刺耳,反而是闷闷的,仿若魔鬼在地狱的低吼声。

弥漫在车尾的尾气随着发动机的停止也慢慢的消散开来,最后一点残余的油滴滴答答的淌在了地上。山间的雾气缓缓消散,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到了山路上,温柔的旁观着静谧的山路。

她们要看的日出,现在在旁边,悄悄的静静的看着她们。

作者有话要说:这一章对我来说极其困难……查了N多资料,什么刹车失灵怎么办啦,该如何跳车了啦,车子在漏油时如何防止爆炸啦……

我相信肯定还有很多专业知识的错误……(其实我也不知道哪错了……汗。)受受们手下留情哈~

关于大家说的放假加更……我根本没有放假啊,我们这里没有五一这回事的……

其实,现在我白天上课,晚上要写很多论文报告,然后凌晨给大家码字。有的时候太困了就先睡,睡两三个小时再定闹钟起来,然后写完直接去上课,恍惚间回到了高三的时候……每天睡三四个小时……

但是,怎么说,这种生活对我来说……不是一种,嗯……受苦?(一时想不到合适的词……)

一方面学校的成绩让我满意,一方面在这里还能做自己喜欢的事,还有受受们孜孜不倦(……或者说死心塌地?)的跟着这篇文。

这种生活,即使再累,再有压力,也不见得是不舒心的,不开心的。

我喜欢这种生活,也在享受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