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征服与反征服

小说: 美人难过美人关(GL娱乐圈) 作者: 凤歌琴音 更新时间:2015-03-14 07:29:08 字数:3676 阅读进度:35/65

苏晚卿听见浴室门被她狠狠摔上的声音,她好像被突然狠狠的闪了一耳光,不知道自己从哪来的速度,连浴巾都来不及拿,赶在沈梦颜打开房门前一秒把她拽了回来。她紧紧把她扣在怀里,胸口随着急促的呼吸剧烈的起伏着。

沈梦颜在她怀里愣了一下,随即像是失去理智一般的挣扎了起来,湿透的衣服在她同样还在滴水的身体上剧烈的摩擦着。可是不管她怎么挣扎,苏晚卿都把她抱得死死的,哪怕是挣扎中指甲划破了她赤/裸的背部都没有放手。

沈梦颜觉得此刻喊出放手,你滚之类的效果只会像唱歌一样,只是让对方听听而已,所以她沉默的奋力挣扎着。她的指甲嵌在苏晚卿的背部,毫不留情的划了下去。

她觉得自己的指甲都在疼了,怎么这个人还像是感觉不到疼一样手上的力气丝毫没有减轻。她眼里闪过一丝厌倦,双手无力的垂了下来,任由她抱着自己。

“放开我。”沈梦颜觉得自己的力气已经耗光了,她现在全身疲软的只想躺倒在地上,双腿软的不住的打颤,全身的重量都压在苏晚卿箍着她的手臂上。

“不放。”苏晚卿紧紧抱着她,还好来得及,没有让她再一次离开。她长长舒了口气,一直被攥紧的心脏慢慢舒缓了下来,心跳也渐渐趋于平缓。

她的语气就像是在撒娇的小孩,沈梦颜想笑,却连勾起嘴角的力气都没有。

“我玩够了,可以么,你要是没够请找别人。”沈梦颜被她抱着,终于得到了她想要的拥抱,可是不觉得太晚了么。刚刚才说过了那么恶毒的话,现在这样又是想干什么。

苏晚卿深深的吸气,似乎让自己鼓起勇气,洗完澡这样没穿衣服就冲出来,身前还紧紧贴着一具湿透的身体,随着水分慢慢蒸发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开始发颤。

她这才反应过来她们的状态不适合谈话,一个光着身体一个还穿着**的衣服,都容易感冒。可是她刚刚试探的放开对她的束缚,沈梦颜立刻转身开门。

“你去哪,我就这个样子跟着你去哪。”苏晚卿站在她身后不躲不闪的,如果门一打开,她肯定会春光大泄的。

沈梦颜动作顿了一下,苏晚卿刚刚想上去拉住她的手,她就甩出两个字:“随你。”

目光扫到了按在门把上的手指,尖尖的指甲里还带着猩红和碎屑,放佛是挖在了自己心中,从指间到心口漫起一阵尖锐的疼痛。

她没有继续开门,只是怔怔的盯着自己的手指,身上还在滴滴答答的往下趟水,两人站立的地方已经淤积了一小摊水渍。

苏晚卿拽下门旁衣架上的外衣,随意的套在身上,她从背后环住了沈梦颜的腰,在她耳边轻轻说道:“梦儿,对不起,刚刚是我不对,我只是太……”

苏晚卿感觉到臂弯中的身体依然僵硬,她咬了咬牙,接着说:“我只是太妒忌了。”

她也会妒忌,也会害怕,就算她故意给了她和另一个人的单独相处的空间,她还是压抑不住心底那名为嫉妒的青色火苗,一点点灼烫着她的心。

她在隔壁时不时传来的欢笑声中无数次想要去把她夺过来,可是她真正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又忍不住想去讽刺她,看她难过的样子。

当她摔门而去的时候,苏晚卿才发觉自己做得事是多么幼稚,好像是只有小孩子才会做出的赌气之举。所以她追了出来,她想留下她。

“是你把我推给她的,你没资格妒忌。”身体冷的有些过分了,她轻轻抖了一下。

苏晚卿铐住了她的手腕,试着把她拉向浴室。她累的已经没力气反抗了,任由那只手拉着自己走。

毛巾裹上了她的身体,衣服被完全的褪去,她又回到了□的状态。苏晚卿握着干净的毛巾轻柔的擦拭着她还在淌水的头发,毛巾顺着她的脖颈滑倒了她的手臂上,将她指甲内的血迹都清理的干干净净。

“所以我后悔了,我要你是我的。”苏晚卿把手中的毛巾仍在了一边,只用宽大的浴巾把她裹了起来。沈梦颜揪住了胸前的浴巾,低着头不去看她。

“你要是去演脑残,肯定能拿影后。”

苏晚卿笑了起来,她说道:“我就算不演脑残,也已经是影后了,现在够格演你的爱人么?”

沈梦颜摇摇头,绕开她想往外走,她现在需要冷静一下,这一个晚上情绪起伏的已经不是她能承受的了。

可是苏晚卿没有给她逃避的机会,她抓住了想逃开的人,双手搂住了她的身体,安抚的吻落在她脖颈上。后背上一直被忽略的疼痛渐渐升腾了起来,火辣辣的感觉开始蔓延,她一边吻一边皱眉。

“梦儿,这是我第一次道歉,但如果你还不原谅我,那我就真不知道怎么办了。”沈梦颜被她吻得心乱,她忽的转过身,直直的看着她,一张面无表情的脸上毫无血色。

“顾姐说,这次就当你做错了,让我再原谅你一次,如果你下次再伤害我,就头也不回的把你甩掉。那我现在是不是应该给你一巴掌然后转身就走呢?”

苏晚卿早该知道她的小东西是如此倔强的,她还是笑着,说道:“虽然我没被人甩过巴掌,但是我不介意你这样做。”她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把脸凑近,曲线分明的容颜摆在了沈梦颜面前。

她刚刚只是替沈梦颜擦干净了身体,却没顾得上打理自己,长长的大波浪还在不住的滴水,一件薄薄的外衣已经被水濡湿,半干不湿的贴在她身上。

沈梦颜果真抬起了手,却不是为了甩她一巴掌,而是拿下架子上干净的毛巾,丢在了她身上。

“梦儿不帮我擦?”苏晚卿慢慢拉开了衣服,不是她故意诱惑,而是背后的伤口和湿衣服黏在了一起,动一下都觉得疼。

沈梦颜看着她皱着眉小心翼翼的脱着衣服,偏过头冷淡的说:“我还没原谅你。”

“需要我单膝跪下求你么?”苏晚卿低下头,长发顺着肩膀滑了下来,被包裹在毛巾中细细的擦着。她的手臂不能大幅度的抬起,会牵扯到背后的伤口,只能低着头擦的有些艰难。

沈梦颜实在看不下去夺过了她手中的毛巾,她配合的弯下了腰,让她不必颠脚尖就能够的着。

她发上的清香不停的窜入鼻尖,沈梦颜发狠的揉着她的发丝,故意弄疼了她。

“这毛巾真是不够吸水,腰弯的这么久酸死了。”长长的手指梳理着被擦干的头发,苏晚卿狭长的眼睛晕满了笑意。

“你要是想讽刺我的身高就直说。”沈梦颜攥紧了手中的毛巾,防止自己一个不小心把毛巾摔倒这个人脸上。

苏晚卿耸了耸肩,一边伸手去接毛巾,一边说道:“我没有讽刺你的身高,就算我尊重它,这个毛巾还是不够吸水,这是事实。”

沈梦颜的手躲了一下,让她的手抓了个空,她无视苏晚卿疑问的眼神,只是淡淡的说道:“转过去。”

苏晚卿迟疑了一下,她背后还能感觉火烧火燎的疼痛,虽然看不见也能想象到肯定是一片狼藉,她不想让沈梦颜看见。

“我自己来吧,梦儿你去外面休息一下。”她又伸出手去拿毛巾,可是沈梦颜把它握的紧紧的,怎么扯都扯不动。

“转过去。”她重复道,她的梦儿什么时候变得和她一样霸道了?苏晚卿终于不再拒绝,转过了身。

沈梦颜像是一瞬间失去了呼吸,她扔下毛巾跌跌撞撞的跑到外面,翻箱倒柜的找着什么。苏晚卿靠在浴室的门上看着她把旅馆的房间翻得乱七八糟,大概也猜到她在找什么了。

她轻轻的笑了,原来她已经是这么的爱着这个人,居然会爱到害怕失去。

苏晚卿瞥了一眼大床,现在已经凌晨三点了,还有两个小时就又要出发,她现在需要好好舒展一□体。不过看着样子也不能躺着了,只能将就的趴一趴。

沈梦颜提着药箱回到卧室的时候就看见苏晚卿趴在床上,身上只穿着一条小小的内裤,被子斜斜的盖在她腰上,露出了大片背部的肌肤。

细白的背部却覆盖了几道红肿的伤口,指甲不但划破了她的皮肤还深深的嵌了进去,好几处都蔓延开青色的印记。沈梦颜坐在床边,一手把头发挽到了耳后,低下头让棉棒饱蘸了酒精,然后轻轻的涂在了她背部的伤口上。

苏晚卿的肩膀抖了一下,她把脸埋进了枕头里,手紧紧的攥住了枕头套。

伤口已经浅浅的结了痂,没有流血的痕迹,却连带着周围的肌肤都肿的高高的,手指摸上去异常的火烫。沈梦颜咬着唇狠下心把棉棒涂抹过伤口,指甲都是很不干净的,如果不消毒很容易感染。

每次棉棒落下去她的身体都会不由自主的颤一下,她觉得很丢脸,却又克制不住身体本能的反应。

沈梦颜握着棉棒的手也在抖,好像她的疼痛能都能传到自己的心里,最后一道伤口消毒完她的背部都溢出了一层薄汗。沈梦颜目光闪烁了一下,缓缓俯下/身,双唇轻轻落在了她红肿的地方,滚烫的温度传递到唇上。

苏晚卿怔了一下,想要转过身的时候却被身旁的人按住了。背部细腻的触感越来越缠绵,腰部忽的一沉,两个人的肌肤细密的贴在了一起,温热的触感也渐渐变成了小舌滑过的湿软。

沈梦颜坐在她腰上,把一块块伤口都细细的含进口中,舌头感受着破口处的凹凸不平。她深深的吸了口气,才能阻止鼻腔中越来越酸涩的感觉。

这是她自作自受,不值得同情。

作者有话要说:啧啧……昨天受受的花花让哀家暂时满意……所以两人也就和和美美了起来……

卿卿真是一个忍耐性选手,又被抓又被咬的……

梦梦不管牙齿还是手指都一样厉害!不知道用在正事上面厉不厉害……

下一章是什么大家懂……受受要是不让哀家满意,那哀家一笔也能带过……Forexample:两人**帐暖,一夜缠绵……end……

哀家真是顶风作案上瘾了……啧啧,这样不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