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你还不要我?

小说: 美人难过美人关(GL娱乐圈) 作者: 凤歌琴音 更新时间:2015-03-14 07:29:06 字数:3757 阅读进度:34/65

顾倾容刚从浴室里擦着头发走出来,就听见旁边阳台上传来模糊的笑声和说话声全文阅读。她瞥了一眼坐在床上随意按着遥控板的某人,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

“我觉得你可以入道观了,明显已经看破红尘了。”

苏晚卿眼睛都没抬,依旧看着电视上激烈的羽毛球比赛,回道:“彼此彼此。”

“晚卿,要不咱两挤一张床吧,我似乎还没和你同床共枕过呢。”顾倾容把浴巾甩到一旁,裹上了厚一点的外套,在山上的旅馆光穿一件睡衣可是会冻死人的。

“这话的意思是……你已经和某人同床共枕过了?”苏晚卿站起来拿上浴巾准备去洗澡,两人错开的时候顾倾容轻轻的叹了口气:“晚卿啊,你也是女人,你怎么不知道女人从来都喜欢口是心非呢?”

苏晚卿挑挑眉,目光示意了一下外面:“亲爱的,请你先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像是为了呼应她的话一般,旁边阳台上的笑闹声陡然拔高了一个八度,还夹杂着高跟鞋凌乱的摩擦声。

苏晚卿嘲笑一般的耸了耸肩,似乎是很冷静的走进了浴室,只是那门被她甩的咣当一声,差点把门框都震下来。顾倾容关掉了房间里的灯,刷的拉开了窗帘,明亮的月色悠悠的倒映在床上。

“宝贝们,玩的还开心么?”似乎没有什么限制级的画面,顾倾容靠在栏杆上,就着风点着了一根烟。

范歆目测了一下两个阳台的距离,她真想现在变身超人跳过去掐住顾倾容的脖子死命的晃全文阅读。她一把拨开还站在旁边的沈梦颜,一脚踏上栏杆就想翻过去。

沈梦颜吓了一跳,立刻抓住了她的胳膊把她拉了下来,防止她失去平衡摔下去。

“宝贝,Youjump,Ijump。”反正她身旁还有人,顾倾容也不担心她选择性颠狂症发作,一边笑一边说着泰坦尼克号的经典台词。

范歆被她说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幻想自己成了女超人,手一伸出去就能无限拉长,那尖尖的指甲就可以直接戳到那个人脸上。

“你滚……苏晚卿呢?”范歆当然看的到沈梦颜的目光一直往顾倾容身后飘,却总是被她自己生生的拽回来。

顾倾容道不明情绪的眼神掠过了她的脸,烟雾缓缓上升隔绝了两人的对视,她偏了一下头说道:“在洗澡啊,一会儿,说不定会有高清无码的春宫戏上演哦。”

“你够了,你和颜儿换房间,现在立刻马上!”范歆的眼神像是能把人吃下去,顾倾容很无所谓的被她瞪着,她看着沈梦颜,脸上的笑容难得的褪去:“梦颜,你想见她么,你想和她说清楚么,你想和她在一起么?”

每一个问题都想一把尖锐的刺刀向她逼近一步,逼得她节节败退,最后逃无可逃,闪着寒光的刀锋已经贴紧了她的脖颈。她甚至能感觉到冰凉的寒意已经蔓延到她的心里,压迫她呼吸都在困难。

“梦颜,如果你们这一次不说清楚,无疾而终,那么你们就再也没有然后了你信不信?”范歆有些不忍心她被顾倾容如此的逼迫,可是她逼着自己硬下心肠站在一旁看着她们。

“是她不想要以后的……”沈梦颜紧握着栏杆,放佛那是她赖以生存的支柱。

顾倾容还是想叹气,这些话真是不适合她说,可谁让长姐如母呢,想让苏晚卿亲口说出这些话还不如把她从这里推下去来的爽快。

“这是晚卿第一次爱上一个人,她以前经历过一些事,不太懂怎么和喜欢的人相处。你就权当她这次做错了,再原谅她一次,如果她下一次再做错的话,你就头也不回的把她甩掉就可以了。”

顾倾容往身后看了一眼,浴室里仍然哗哗的响着水声,她弹掉了手中的烟,干脆利落的回房间打包好自己的东西,轻轻打开又合上了门。

沈梦颜被两人合力推出了房间,手里还攥着一把不知道什么时候塞给她的钥匙。她一步步挪到旁边的房间门前,她的手抖得有些厉害,钥匙插了好几下都没有对准锁孔。

一进门就听见了浴室里传来的水声,苏晚卿洗澡一般都喜欢用浴缸,她说站着洗腿酸,可是这种旅馆的浴缸她必定是不会用的。

她捏了捏手指,手握上了浴室的门把,她都能在水声中听见自己胸腔中剧烈跳动的声音,急促的都找不见自己的呼吸。她轻轻板下了门把手,浴室门咔嗒一声的开了。

水雾迎面扑来,似乎还带着那个人的味道,她咬了咬牙,一把推开了门。

苏晚卿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人,又低头扫了一眼自己□的身/躯,她觉得这个时候她是不是应该尖叫一声,谁洗澡的时候有人忽然闯进来还能保持冷静?

沈梦颜眼神恍惚了一下,却又强迫自己集中了注意力,一步一步走到了水下,衣服湿答答的黏在身上。她双手触碰了一下那人细窄的腰,软滑的触感让她指尖像是触电一般的缩了一下。

苏晚卿不言不语,也不动。水哗哗的从头上盖过了两人,小小的浴室好像变成了一座小小的寂寞的城,分不清白天和黑夜的差别。

沈梦颜踮起了脚尖,唇轻轻的落在了那被热水冲刷的温热的唇上,双手终是下定了决心环绕住了她的腰。好久都没有好好抱过这个人了,感觉已经隔得太久太久了。

隔着衣服感觉不到她的体温,沈梦颜皱了皱眉,她不喜欢这样。她拉起苏晚卿的手,放在自己的纽扣上面,抬起头看着她的目光,她的眼睛好像是在冷水中浸泡过的黑棋子,清冷而澈然。

“晚卿,帮我解开。”苏晚卿低头看着她,表情平静的好像现在没穿衣服的不是她一般。

“你要做什么。”她问。

“想要你抱我。”她现在是抱着这个人,可是她却没有被拥抱的感觉,苏晚卿的双手垂在身侧动也不动。

苏晚卿伸手关掉了水闸,浴室里陡然安静了下来,两人的头发都在向下滴水,她们之间,似乎从来没有如此安静的时刻。

“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她摇摇头,却没有更多的动作,任由身体上的水分慢慢蒸发,体温渐渐冷却。

沈梦颜放开了她的腰,伸手拿过旁边的浴巾替她裹上。她退后了一步,手指缓缓解开自己的纽扣,拉下了裤子的拉链,一件又一件的衣服被她甩在了地上。

苏晚卿看着她,天然长的睫毛缓缓的扇动着,胸前的饱满在身上落下了阴影。

她的双手在背后轻轻一错,身体的最后一道防线也被她自己卸下,她勾着胸罩的带子把那布料拉了下来。

她双手搭上了苏晚卿的肩膀,把她推到了墙上,俯下头含住了她的胸前的尖端。那里因为忽冷忽热的刺激已经悄悄挺立了起来,沈梦颜轻柔缓慢的在她的双峰上烙下了如雨的吻痕。

身上还披着浴巾,身体感觉不到墙壁的冰冷,只能感受到她口腔火热的温度。

沈梦颜越吻越往下,最后跪在了她的腿间,轻吻着她刚刚沐浴完还带着水滴的花瓣。她的舌头缓缓分开了湿润的草丛,舌尖点上了从未有人触碰过的地方,细细的滑动着。

“玩够了么?”苏晚卿靠在墙上低头看着她,手轻轻抚上了她濡湿的发丝,笑着抚摸着她。她一手拦着了沈梦颜的腰,把她从地上拉了起来,浴巾自然而然的滑落。

“宝贝,别把我当旅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那首歌怎么唱的来着,Donotcomeanycloser,嗯?”苏晚卿靠在墙上调整了一下姿势,双腿微微分开,她说:“想继续么,那你可要温柔点。”

她是笑着,可笑容里却没有一点温度。沈梦颜贴着她的身体,温热贴着温热,却还是抑制不住的发颤。

“晚卿,我们还能有以后么,我不想这样下去了。”她不想两个人像仇人,更不想像陌生人,她想听顾倾容的话,和她好好的。这个人总是让她心疼,那些自己所不知道的,她的过去,都让人心疼。

苏晚卿扶着她的腰,半强迫的让她重新滑了下去,她微微挺起了腰,做出了一副求欢的姿势。

“宝贝,我给了你多少次机会了?做/爱是多干净的事,别让感情脏了它,想要就来拿啊。”苏晚卿压住了她的头,让她无法动弹,她的手指有些僵硬,控制不住的用力。

每次都是她先说离开,而她一次又一次的挽留她,可是结果就是亲耳听到她要告诉自己的话,不要再接近我。

“晚卿……”沈梦颜声音带上了细微的颤音,她不该一时屈从与自己的心来到这里,苏晚卿的无情她从来都承受不住。

苏晚卿的身体顺着墙慢慢蹲了一下来,她捧起了那张低下去的脸,笑意微微的看着她:“为什么突然来找我,是阿歆还是顾姐和你说了什么么。说什么了,说让你原谅我,还是再忍耐一下?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可怜?”

沈梦颜没有说话,她一分一秒都不想呆在这里,听着她曲解自己的心意。可是她还是想尝试一下,她不想让两人之间没有以后,那种场景光想想都觉得残酷。

“晚卿,不是,我爱你,你也爱我对么?”

苏晚卿还是笑着,拉起她的手,放在了胸前的高挺上,她用她的手轻轻揉动着那里。

“还不要我么,怎么说我都要了你那么多次,这次可不可以把欠你的还清?”她的声音暧昧而挑逗,眼底却是冰凉一片。

沈梦颜感受到掌心的柔软,她也轻轻笑了一下,手毫不犹豫的一把把她推开。她仓皇的站起身,胡乱的穿上了地上湿透的衣服,头也不回的摔门而去。

作者有话要说:嘛嘛……这算不算你们要求的JQ?

肯定算吧肯定算吧……都湿身了……都**相对了……都快要做了……

梦梦自制力不是一般的强……美人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都这样了还能推开卿卿……莫非这就是话比刀子还厉害?……

话说受受们……最近你们都忙着干什么了……花花急速下降……我现在每天看着寥寥几朵花花缩在角落里哭……(你滚开,哭死算了……)

难道就不能让人家高兴高兴~写出来的东西也能高兴高兴……

人家不高兴……卿卿和梦梦你们就别想高兴了

要怪就怪受受们……让我伤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