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爱就是痛并快乐着

小说: 美人难过美人关(GL娱乐圈) 作者: 凤歌琴音 更新时间:2015-03-14 07:29:05 字数:3982 阅读进度:33/65

顾倾容低估了苏晚卿的车技,以为要开七八个小时才能到山顶,所以她连旅馆都没有订,于是便发生了半夜十二点四个去哪都能引起轰动的大明星对着漆黑的夜空面面相觑的事情全文阅读。

“皇后娘娘,你别告诉我现在我要在车里呆上三四个小时。”范歆舒展了一下长腿,坐车坐的腿都麻了,还好她穿的是运动鞋。

“你应该感到非常的幸运,还好晚卿没有飚车,不然你就要在车里呆五六个小时了。”顾倾容调整了一下姿势,她的腿也麻了。

苏晚卿打开车窗,山风吹的很猛,却又很舒爽。她有些疲惫的靠在座位上抽出根烟,连着开了四个小时的车,手指都有些僵硬。还没等她掏出打火机,有人已经快了一步把防风打火机举到了她面前。

范歆歪着头笑了一下,两人在抽烟这件事上都异常有默契,总能快对方一步掏出打火机。山风把头发吹的有些凌乱,苏晚卿一手把发丝勾到了耳后,一手夹着烟悬在窗外,舒缓着紧绷了太久的神经。

沈梦颜趴在车窗上,仰头看着漆黑的夜空,山上的夜空总是要漂亮过城市的天,点点的寒星清楚的闪烁着,还能看见色彩略微浓重的云彩。

这样呆上几个小时也着实不实际,顾倾容掏出手机,打开导航地图,开始搜索附近的旅馆。山上的信号总是不太好,她不得不时不时的晃一晃手机才能接到信号。

范歆踢了踢旁边的人,刚刚弹烟灰的时候正好起了风,吹了她一头一脸,她现在急需洗个澡躺平在床上。

“还没找到么,今天在台上站了一下午,腿都快酸死了。”

“快了,你一踢我信号又没了。”顾倾容举着手机到处找信号,还不忘把那一脚踢回去。

“嘶……你穿的居然是高跟鞋,你来爬山穿高跟鞋干嘛,秀身材么……晚卿,放下一音乐呗,那个谁的,锥铭的,我放到你座位下了。”

苏晚卿弹掉了烟,低头在座位下的碟片中翻找着,一边问:“什么样子的?”

“就是好像一个抠脚大汉一般的女人……哎,让颜儿找,她知道,以前……”顾倾容一听到那两个字就狠狠的踹了一下范歆的腿,鞋跟不偏不倚的戳到了她的肉上,疼得她连叫都叫不出来。

苏晚卿慢慢抬起了头,对上了沈梦颜在黑暗里辨不清情绪的眼神,她说:“你来找。”

沈梦颜嗯了一声,俯身的时候却有了片刻的犹豫,碟片盒在苏晚卿的座位下,想要找就相当于要埋在她两腿之间……

苏晚卿不闪不避,似乎看不见她的犹豫一般,反而又从烟盒中抽出一根烟。可是还没点火就被人一把抢了过去,扔出了窗外。

“别把烟灰掉在我头上。”现在想要抽掉她的烟必须要找这么勉强的借口了么,那些已经习以为常的温柔已经没有理由再给予了不是么。

沈梦颜俯下/身,双手伸过了她的两腿之间,下巴轻轻枕在她的大腿上,低下头在碟堆中翻找着。两人靠的极近,同款的香水悠悠的结合在一起,不分彼此。

她只用了几秒就找到了,手指在那张碟片上顿了一下,装作无意的拨开,继续翻着其他的碟片。

苏晚卿看着窗外,一手架在车窗上,一手被沈梦颜的身体压在下面全文阅读。她垂下的发丝不停的刮过大腿内侧,好像她又瘦了不少,下巴隔得她大腿都有些疼。

沈梦颜似乎找了很久,可范歆也不敢再出声,刚刚被顾倾容踢到的地方一定淤青了,现在又疼又麻还使不上力。

顾倾容刚放下手机转过头就看见范歆闷在一旁自顾自的抽烟,神情似乎有点阴郁。她轻轻叹了口气,她知道这不能怪这个人,可是范歆现在就是苏晚卿和沈梦颜之间的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轰然爆炸。

她挪了挪位置,靠近了坐在窗旁的人,伸手抽下了她手中的烟蒂利落的弹了出去。一手覆上了刚刚被自己踢到的地方,轻轻的替她揉着。

还好么。顾倾容用眼神问她,温柔而歉意。范歆沉默的接受着她的按揉,摇摇头,不好。

沈梦颜最后深深的吸了一口她的味道,挑起那张碟片直起了身,腰因为弯的太久都有些僵直,直起来的时候都能听到骨骼清脆的响声。

“走吧,沿着这条路一直走然后左转,有一家小旅店,大概二十分钟的行程。”顾倾容看着前面的两人终于分开,才出声打破了车里停止流转的空气,手下轻柔的按压依然没有停止。

沈梦颜摆弄着车里的音响装置,终于调到了她想听的一首歌,车里缓缓流淌起嘶哑而低沉的女声。

“Somebodysmakesmydoor,itisthequarterafterfour,youstandintherain.Andyousaidtome,babygivemeanotherturn,IsawyoustraightandIsaid……”

“Donotcomeanycloser,whatwehappenedisover,thesecondyouchoosetochat,sodonotcomeanycloser……”

沈梦颜依旧趴在车窗上,任由山风把她的头发吹成疯婆子,她不想去看苏晚卿现在的表情,也不想去听她自己选的歌。无所谓了吧,想说的那首歌都替她说了,就让那些剩下的,说不出口的东西腐烂在她心底便好,最终会在枯枝败叶里开出新的花朵。

她能感觉到车子在不断的加速,她把头埋在臂弯里轻轻的笑着,她恨不得再快一些,才能让风把流淌在脸上不知名的液体吹干。

车子终于停了下来,旁边二十四小时的旅店招牌还闪耀着霓虹灯,苏晚卿架起了墨镜,把钥匙扔给了范歆,一言不发的甩上车门。顾倾容看了看车里的两人,同样戴上了墨镜,走进了旅馆。

范歆下了车绕到副驾驶座旁,把沈梦颜的头从手臂里扳起来,果不其然的看见了她发红的眼眶。

“你干嘛要放那首歌呢,你知不知道晚卿的骄傲是无可救药的,你这样让她怎么想?”有什么比吃了一整盘黄连更苦的事情么,范歆算是知道了,就是当自己前女友和最好朋友的月老。

沈梦颜摇摇头,她又想缩回自己的世界里,却被范歆强行拉下了车,墨镜被硬生生的架在她脸上,连拉带拽的被拖进了旅馆。

范歆刚刚推门就差点被一把钥匙砸到了鼻梁骨,她眼疾手快的把钥匙一把捞了下来。

“就剩下两间房间了,我们一间,你们一间。”范歆像见了鬼一般的看着顾倾容,这女人的脑子里是装上浆糊了么,可是墨镜对墨镜只能得出加倍的空洞,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苏晚卿已经拎着包径直走进了自己的房间,顾倾容临进门之前还微微侧了一下头,像是想要转头却被她硬生生的止住了,只能看到她脸侧优美的弧度。

范歆皱着眉,这算是什么意思,都想把她俩凑到一起么。晚卿也便罢了,可以当作她是在闹脾气,你顾倾容跟着凑什么热闹啊,还嫌这火坑不够深是不是?

她心里很清楚,她和沈梦颜之间已经没有一点可能,一个不能爱一个已经不爱了,把这样的两个人凑在一起到底想干什么,难道想看她们玩一夜情么。

沈梦颜被包重重扔在桌上的声音吓醒了,她慢慢抬起头,肩膀上的包自然而然顺着垂落的手臂滑倒了地上,好像一个行尸走肉的僵尸一般。

“阿歆,生日快乐。”进了房间好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自己应该说这句话了,她弯下腰捡起地上的包,在包里面摸索出一个小小的盒子来:“生日礼物。”

范歆没有去接,也在自己的包里摸了起来:“我也有一样东西要给你。”一个同样小的盒子出现在她手上。

“那我们数三,二,一,一起打开盒子。”沈梦颜勉强撑起了笑容,用故作愉快的口吻说着。范歆假装自己选择性失聪,听不出她语气的低沉,笑着点了点头。

“三,二,一!”两个人一起打开了盒子,目光都紧紧盯着对方手里的东西。

片刻的静默后,两人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两人的盒子里都是一样的东西,那枚熠熠生辉的蓝色耳钉。

范歆刷的拉开了窗帘,站在阳台上对沈梦颜招了招手,嘴角挂着真正炫目的笑容:“颜儿,过来。”

沈梦颜有了刹那间的恍惚,是谁站在那里,同样对她招手,笑容还带着侵略性,梦儿,过来……

她走上了阳台,手撑在栏杆上,浅浅的呼出一口气。旅馆是依山而建,阳台下面就是瘦骨嶙峋的山崖,夜色中还能看到树影婆娑。

范歆最后看了一眼手中的盒子,攥紧在手里,身体微微后仰,手臂毫不犹豫的挥了出去。那个盒子抛出的曲线融进了黑暗中,带着两人的过去,一起消失在眼前。

“呵……好轻松,颜儿,该你了。”沈梦颜跟着她笑了起来,她举起了手臂,轻轻巧巧的把那个盒子抛了出去。盒子很轻,还会在半路被风吹偏,跌跌撞撞的掉进了山崖。

“是啊……好轻松,哈哈……”最后的笑容短促而戛然而止,她脸上的笑容在夜色下慢慢灰落了下去,她靠在栏杆上,轻轻的呢喃着:“为什么你都能明白我,她却不能呢……”

“为什么呢……”

作者有话要说:嗯,分房间好虐好萌……

好吧……这样两人以后就没有第三者插足了……我好对不起阿歆……这话好像说的早了点……

唔……此时此刻旁边的两个人正在做神马呢……会不会做神马不和谐的事……(噗……我错了……)

今天来个小剧场吧……绝对不会在情节里。

梦梦和范歆在阳台上大闹,发出了某些不和谐的声音……

容儿听见了,转过头特正经的看着卿卿说道:“亲爱的,你忍耐一下吧。”

然后容儿刷的就把卿卿拉到自己身上,两人齐刷刷的倒在了床上……

“嗯……晚卿,慢点……”

卿卿很无语的看着身下的人:“亲爱的,我还没碰你呢,你叫这么大声干嘛。”

容儿压低了声音:“废话,你还想碰我,胆肥了是不是?”

阳台上的两人听到声音,顿时面面相觑,黯然泪下……

“颜儿……她们都红杏出墙了,不行,咱们也要出墙报复她们!来,亲一个……”

沈梦颜抓着栏杆,一脸悲愤的说道:“阿歆,你不要碰我,你碰我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阿歆很不理解说道:“颜儿,你这是为谁守身呢?”

沈梦颜依旧抓着栏杆,说道:“那只是你的容儿再叫……又不是我的晚卿……”

正在此时,隔壁传来卿卿啊的一声……

“容儿,你干嘛掐我!”卿卿捂着腰。

“你还真敢碰我!那是留给我家阿歆的!”

沈梦颜猛地扑上了阿歆:“来吧来吧,出墙吧!”

————————完————————————

花花,花花,好多天没求花花,小混蛋们都去哪了!

霸王我的可要一辈子被人压哦!嘎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