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没有硝烟的战争

小说: 美人难过美人关(GL娱乐圈) 作者: 凤歌琴音 更新时间:2015-03-14 07:29:04 字数:3439 阅读进度:32/65

顾倾容很明智的保持沉默,苏晚卿那种眼神她都不能直视,太凌厉了,像活生生把人凌迟一样。

苏晚卿一手攥着杂志,都能听到硬纸面喀拉喀拉的响着,刚刚的那些不忍心和希冀猝然崩裂,无数细小的碎片裹在她的眼神中,锋利的边缘搅碎了僵硬的空气。

沈梦颜转不开头,她只能硬生生的承受着,她真的怀疑那个人可以用眼神就杀了她。

“梦颜,你要是不去,阿歆会很失望的。”顾倾容还是出声解救了她,再这样僵持下去,她丝毫不怀疑两人就真的没有然后了。晚卿干嘛一副想杀人的模样,这样只会把对方越推越远的。

好,既然她都这么不留情了,那自己破罐子破摔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全文阅读。

“是啊,我们似乎也好久没一起过生日了。”沈梦颜当下就掏出手机,给助理打了个电话,让她调整一下自己的行程,空出了几天的时间。

苏晚卿转过头,盯着手中的杂志不发一言,每当听见她或她说“我们”,就像听见爱情永恒的嘲笑声。既然她已经知道了,那么这次旅游想必对她们来说是一个好机会,可以敞开心扉。

她已经给过她一次选择的机会,她选了另一个人。她们像是从两个方向来的两条射线,总有那么一刻会相交,然后就是头也不回的各自离开前进。

“好,那司机就拜托晚卿了,你的越野车正好可以在山路上威风一下。”顾倾容已经拿起电脑开始敲定行程和目的地,她也不知道范歆在这次旅行中会做出什么选择,她也在等待。

苏晚卿像是恢复了平常,更准确的说她是给自己的眼睛下了个屏蔽器,把某个人彻底隔绝在了外面。

“你们想开我也不敢坐,阿歆那技术,开不了五十米就能撞三次。”苏晚卿站起来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摆,说道:“决定了给我电话。”

正要外出走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起来,苏晚卿走到窗户边接起了电话。是苏浩南的电话,似乎又有新电影想找沈梦颜。

“你可以直接找她。”苏晚卿现在不想听见她的名字。

“有你她不会拒绝嘛。”苏晚卿弯了弯唇,她何德何能,那个人早已不属于她了。

如果心还在她这里,那么不管她怎么样伤害自己都可以承受,她承认她是由于私心才一直隐瞒,所以不管沈梦颜的话多么伤人她也没有放弃。可是现在心已经不在了,那么两人就彻底不再相干。

苏晚卿觉得自己应该庆幸,好歹是自己亲口告诉了她,不然等以后她从别人口中知道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那自己将会处于何种境地。

“好,一会儿见。”

“晚卿,要不今晚就走吧,正好你和阿歆这三天的行程都比较空。”顾倾容拿起手机,好像要给范歆打电话:“今晚八点走,大概七八个小时就能开到山上,能赶得上日出。你现在回去好好休息,给你放一个下午的假。”

苏晚卿点点头,她转向沈梦颜,淡淡的说道:“你跟我走,我哥想和你商谈一部电影。”

沈梦颜抬起了头,看向她的目光似乎有碎玻璃在滚动,可是转瞬便掩盖了下去。她低下头,攥着手机,某种熟悉的酸涩一点点蔓延上了鼻腔,她用力屏住了呼吸。

她快哭了,现在无论谁跟她说一句话,无论是谁,她都会哭出来,她知道。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好,你回去休息吧。”她清楚自己又一次拒绝了苏晚卿,可是她就是没办法在苏晚卿一开始仇视而现在无视的态度中保持镇定,她已经不知所措了。

“好。”苏晚卿目不斜视的从她身边走过,衣角上还飘荡着和她同一款的香水味,门关上的刹那她听见了眼泪跌碎在心里的声音。

顾倾容刚刚放下电话抬起头却发现房间里已经空荡荡的,刚刚还在的两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瞬间蒸发了。她的手指轻轻敲打着办公桌,不管最后是什么结果,都在这一次的旅行中了。

其实不用等到开始旅行,光在上车的时候就出现了问题。苏晚卿坐在驾驶座上,顾倾容拉着范歆抢先坐在了后座上,于是沈梦颜就算再怎么不情愿也只能坐在副驾驶座上。

范歆有点如坐针毡,为什么所有人都不说话,她们这是去旅游不是去扫墓,为什么每个人脸上都是一副阴气沉沉的表情,让她好毛骨悚然。

实在受不了车里的气氛,这是在给她过生日啊,又不是忌日。她偏头用眼神问着身旁的人,顾倾容挑了挑眉,同样用眼神示意她看手机。

怎么这么像地下党传情报,范歆很无语的打开手机短信,短信很简短—那两人出了点问题。

范歆有些惊诧,手指在屏幕上滑动着,一条短信回了过去,出了什么问题?

短信很快就回过来了,感情问题。范歆现在尤其想掀桌,废话是感情问题,难道还能是某个人怀孕了不成?

刚刚抬起头就看见夜色中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范歆下意识的吼到:“小心!”苏晚卿被她吼得怔了一下,第一反应就是把刹车踩到了底。

由于在平坦的进山的路上开车,速度很快,瞬间的刹车让轮胎和地面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沈梦颜即使系了安全带,在巨大的冲力□体仍然猛地撞向了储物盒,要不是苏晚卿一只手死死的拽着她,她可要好好疼一阵。

后座上的两个人还幸运一点,有前面的椅子缓解了冲力,可是额头还是被撞的生疼。

“怎么了?”顾倾容一边揉着自己的脑袋,一边看向了前面。范歆也探出了头,她想看看自己救下个什么东西。

苏晚卿这才放开了抓着沈梦颜的手,说道:“没事,只是一只狐狸。”在大灯的照射下一只小动物还在路间左顾右盼,丝毫没意识到刚刚很有可能就飞天了。

“阿歆,难道你生日这天你都会特别的悲天悯人么,以往可没见你这么着啊。”顾倾容看着那只狐狸一溜烟的跑走,惊吓过后还不忘打趣。

“你先在城市里给我找一个随便在马路上跑的狐狸再说。”范歆知道在急刹车的那一刻苏晚卿先是伸手拽住了沈梦颜,然后才稳住了自己的身体,就像顾倾容也是先拽住了自己的胳膊。

她轻轻叹了口气,看来梦颜真的能在晚卿这里得到保护,那她也没什么好放不下了。

苏晚卿皱了皱眉,刚刚急刹车的时候隐约听到了清脆的咯噔一声,却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把车停在路边,解开安全带下了车。

她检查了一下轮胎和引擎,却发现什么都没问题。她坐回了车上,重新发动了汽车,依旧正常。

沈梦颜握着自己的手腕,那里被抓的都出现了指痕,她把自己的手指和指痕细密的重叠在一起,她一点都感觉不到疼。

“没事了么?”她终究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刚刚瞬间苏晚卿抓住了她的手腕,把她拽了回来,就好像把她濒临悬崖的一颗心生生的拖了回来。

“嗯,坐好。”苏晚卿瞥了眼她一直握着的手腕,指间隐约透露出红色的印记,刚刚一时情急,她也不知道自己用了多大的力:“疼么?”

沈梦颜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腕,轻轻的摇了摇头:“不疼。”她突然觉得自己充满了安全感,只要坐在这个人身旁,无论发生什么事也不会害怕。

也许这就是爱了吧,觉得可以依靠对方,就连生命都可以交给这个人。原来她们的眼睛,哭出的声音,已经盖过了两人的战争和和平。

她现在很想拥抱她,就算没有理由她也想抱她。

可是又要向自己的心投降了么,人家说有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她被欺骗了两次,被耍了两次,即使确定了自己的心,难道又要再回到她的掌控中么。

这个人太可怕,要爱她,要被她爱都要付出极大的勇气,她一次又一次鼓气勇气,现在她还有勇气么?

明明是这个人做了过分的事,却连一句道歉的话都没有说,还任凭她自己的心意说无视就无视。她会痛,难道就不想想自己会不会痛么。

她难道就不会想想倘若是自己骗了她两次,她还会接受自己么,还会因为爱情什么都不计较么。

她一定不会接受的对不对,那凭什么要求自己一定要接受,一定要容忍一定要不计前嫌?

刚刚还火热的心瞬间就冷却了下去,一股难以形容的怒火也静静的升起。因为是她,因为对待的是她,所以再怎么冷漠无情都不要紧对吧。

因为她认定了自己不会拒绝她对吧,她说过的啊,她现在已经有把握了。

沈梦颜转过头看着窗外,眼里的黑暗和墨染般的夜空不相上下。

车子被踩下了油门,喷出尾气的声音划破了静谧的山路,在月色之下,车子顺着蜿蜒的公路,疾驶而去。

作者有话要说:有时候换位思考这码事啊……有些时候可以冰释前嫌,有些时候呢却能火上浇油。

比如说现在……就在想要拥抱顺便来个激情热吻的时候换位思考了……

啧啧,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表示我写的时候也在想……如果前面剧情颠倒的话,如果是梦梦一直欺骗卿卿会怎样……好吧……我想不出来,受受们怎么想……

最后一句话是不是特别有恐怖片的气氛……我似乎闻见了某种不详的气息……

嗯……肯定是我的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