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奈何流芳抵不过苍凉

小说: 美人难过美人关(GL娱乐圈) 作者: 凤歌琴音 更新时间:2015-03-14 07:29:03 字数:3974 阅读进度:31/65

放在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顾倾容避开众人的周旋来到巨大的落地窗旁打开手机,光猜就知道是沈梦颜的电话TXT下载。

那一对小情人终于想起来还有酒宴这码事啊,可是现在才发短信来请假还真是马后炮,想必这么长时间的久别重逢也需要好好深入交流一下,勉强原谅她们的缺席好了。

“喂,酒宴还没有结束,你想回来还来的及。”顾倾容故意逗她,她就不信苏晚卿那个女人能把沈梦颜再放回来。

那边半晌没有声音,只有轻微的呼吸声,在喧闹的会场显得微不可闻。顾倾容拿下手机看了一眼,依然是正在通话中,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在做某些不和谐的事时不小心碰到了?

“梦颜,你打电话来就是为了让我听你的呼吸声么?”顾倾容回头看了一眼,范歆还被众人众星捧月般围着,精致的妆容盘起的头发,微微抬起的下巴不知道戳碎了多少人的心,某些人想占便宜也找不到机会。

“顾姐你也知道对不对……”那边终于有了声音,却是如此低沉又莫明其妙,她知道什么?

顾倾容不得不把手机贴的更进,沈梦颜的声音太小了,她都听不到她在说什么。

“你们都知道,就我一个人像个傻子一样,为什么……连她也要骗我?”顾倾容瞬间就明白了,苏晚卿这个祸害,好好过小两口的日子不好么,怎么整出这么多幺蛾子。只是,沈梦颜口中的这个“她”,指的是谁?

“阿歆就在这里,需要我叫她过来么?”顾倾容撩开面前深红厚重的绒布窗帘,看着窗外寂静而明亮的大街,路灯在夜空下散发着璀璨的光芒,就像现在正站在会场中央的那个人一般。

范歆虽然身处喧闹的焦点中,但她的眼神总是时不时飘向落地窗旁的那个人,那个人的深红长裙几乎和窗帘融为一体,她安静的打着电话,背影和这酒宴格格不入最新章节。

她想去她身边看看到底怎么了,可是总有时不时围上来的人阻止了她迈出的步伐,她只能一杯杯喝下别人敬来的酒。

“不用了,失去的就不用再分真假,也不要告诉她……顾姐,好好照顾她。”电话被轻轻切断,顾倾容拿着手机还没缓过神,她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自己的司马昭之心,真的已经是路人皆知了么。

她把手机放回包里,一口喝完一直端在手中的酒,才把那忽然起伏的心情压了下去。她不能动摇,也不该动摇,爱一个人的资格已经被剥夺,又怎能再去随意承诺照顾一个人?

侍者端着托盘走过她身边,她又重新换了一杯酒,这样普通的日子,对她来说都已经是一种恩泽,她又怎么能去要求更多。又要举起的酒杯被一个人突如其来的夺走,转头的刹那那个人过于夺目的容颜差点让她下意识的闭上眼。

“喂,别忘记你可有病患前例,再进医院我可不去看你了,医院的床隔得我背痛。”范歆把夺来的酒杯随意的放在旁边的桌上,她已经喝了不少了,酒这东西,她可是再也不敢再碰了。

她靠在窗上环顾着会场,这种酒宴,前几年参加还好,那种被人注目的感觉也不错。可是现在却愈加觉得烦闷,来来去去都是那几句互相恭维的话,还夹杂着不少的明刀暗箭,一不小心就被捅到。

她从来不怕玩心机,论到口蜜腹剑的本领还没人比的上她,只是不免会觉得疲惫。平日的行程就已经排的满满的,而现在就算吃一顿饭喝一杯酒都要处处防范,比起在会场里周旋,她倒是更愿意静静的站在一旁,反正也有人陪着她。

“阿歆,如果梦颜和晚卿分开了,你还会去找她么?”顾倾容尽量以一种轻松的口吻问出来,范歆总是一副张扬的姿态,让人以为她总是那般坚强而骄傲。

范歆皱了皱眉,回答的却是很迅速:“晚卿不可能放开她的,你这个假设不存在。”

顾倾容不知道该说什么,按照刚刚那通电话来看,大概晚卿才是被甩的那个吧。一想起苏晚卿,顾倾容又重新把手机拿了出来,犹豫了半天也没有拨出去,那个人肯定不会需要安慰。

范歆自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在公司遇见沈梦颜的时候还点头微笑了一下,对方也回了她一个笑容,两人自然而然的分道。她也不知道沈梦颜回了一次头,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转弯处。

沈梦颜看着她的背影,轻轻勾出一抹笑容,她知道自己解开了一个心结。可是那笑容转瞬便灰暗了下去,因为她视线里出现一个人的身影,一个她完全不想见到的人。

苏晚卿刚刚走过转角就看见沈梦颜站在那里微微的笑着,然后瞬间笑容就隐没了,她的表情变的太快了,以至于她都在怀疑那笑容是不是她的错觉。

当然她知道那笑容不是给她的,她眼睛定定的注视着站在那里的人,鞋跟稳定而响亮的敲在大理石地砖上。她如同找到目标的毒蜘蛛,眼神都好像剧毒的毒丝,紧紧的缠住了别人。

沈梦颜被她的目光钉在了原地,眼睁睁的看着她自对面一步一步的走近,从心底慢慢长起染血的爬山虎,层层叠叠裹住了她的身体。

她已经清清楚楚的明白在自己心里到底谁处在爱人的位置,谁处在朋友的位置。范歆骗她那是因为爱,所以她一定会去好好回报,不是做为恋人的身份,而是做为一个好朋友。

但是……为什么连苏晚卿都要骗她?谁骗她都没关系,为什么是苏晚卿呢,她对自己来说……

这个人的爱太强制,太霸道,没有给她留一丝退路,势必要将她的心占得满满的。是,虽然很轻贱却又不得不承认,她很喜欢这份爱,很喜欢对她如此霸道的这份爱,只要想到这样的爱是存在于自己身上,是这个人给予的,温暖的感觉就开始在胸腔里蔓延,隐隐约约夹杂着酸楚的感觉。

可是,为什么她的爱是以欺骗为前提呢,她即使是爱着,做每一件事是那么理智而有目的性,这样的她,真的是太可怕了。

她强迫自己在那种束缚般的目光下转过身,不能再这样任她肆意妄为的控制,自己的心不是任由她随便把玩的玩具。被耍了一次是她太傻太天真,只要那个人对她一点点好就又毫无芥蒂的贴上去,在那个人的眼里,这样的她是否显得太过廉价。

被耍了第二次……沈梦颜轻笑了一下,丝毫没有犹豫的迈开步伐,背对着那个人向前走去。

不知不觉的,两双高跟鞋的声音渐渐重叠在了一起,就好像两个人在并肩而行,总是不自觉的在配合对方的步调。

苏晚卿看着她的背影,那种倔强想逃离的感觉让她毫无预兆的想笑,两个人似乎总是在看着对方的背影,就算相爱甜蜜的时间却寥寥无几。

总是会有人□她们中间,或许是别人的助理抱着一叠文件急匆匆的走过,或许是另一位明星仿佛敢死队一般踩着高跟鞋冲锋陷阵。娱乐圈这个地方就仿若一个战场,每个人都端着一柄刺刀,不让别人接近自己,自己也不能接近别人。

苏晚卿知道她们的目的地是相同的,即使这样一前一后的走着,却最终是殊途同归,她总会停下来,而她总会追上去。

办公室的门被轻轻叩响,然后推开,苏晚卿在她身后反手关上了门。

“晚卿,梦颜,你们来了。”苏晚卿依旧像往常一样随意的坐在椅子上,捡起旁边的一份杂志开始翻着。沈梦颜则坐在离她最远的沙发上,双手空空的好像没处着落,她也拿起了一份报纸。

顾倾容眼神在两人之间来回,看样子也不是无可挽回的地步,故意的漠视就说明还存在着感情,只是不知道如何面对。

“晚卿,再过几天就是阿歆的生日了,这次你们要去哪里?”每次到了苏晚卿和范歆的生日时顾倾容总会很大方的给她们放几天假,然后三个人会出去公费旅游,只不过这一次似乎要多一个人了。

沈梦颜闻言忽然恍惚了一下,曾经离范歆生日还有好几个月的时候就开始思考着买什么礼物,当天要做些什么。只不过短短几年的时间,现在竟需要别人提醒才能想的起来。

那是不是说明自己很快就可以不爱苏晚卿了,到时候就再也不用在意她在做什么,她在骗谁,她的感情放在谁的身上,这些都会与她无关。

奈何流芳,抵不过时间的苍凉。

“她想去哪?”苏晚卿倒是不在意,反正最近也不怎么忙,而且……或许这是个借口,也是个机会。

她觉得自己真是不像原来的她了,就算说的再怎么狠心,真的要做的时候还是不忍心。

“她想去爬山……真不知道她的精力哪来的,你和梦颜的时间能调开吧?”顾倾容故意把她们放在一起说,果然沈梦颜刷的一下放下了报纸,终于抬起了头。

“抱歉,我大概不行,因为电影很快就要杀青了,最近可能……”她的话没有说完,因为苏晚卿转头看向了她,她一下避而不及的迎上了她的眼神,仿佛瞬间就被紧紧的绑在了蛛网上,再不能脱身。

作者有话要说:唔……要给两人一个机会嘛,单独相处神马的……

话说……昨天那么多人留言都是以省略号和唔字结尾……难道受受们那么想被强迫吃翔?……

我的世界观颠覆了……

昨天突然想到一个情节……大概不会写出来,大概……所以干脆现在说出来让大家开心开心……

比如,梦梦看见自家的卿卿和某个人进了酒店……大家懂得,然后梦梦就黑化了爆发了。

以下:

沈梦颜猛地把苏晚卿推到在床上,不言不语的就压了上去,把她所有的惊讶全部吞进了口中。

“梦儿?”苏晚卿撑住了她的肩膀,有些讶异的看向了她的眼睛,冰冷的寒火热的**,交杂在一起竟变成了无法分辨的侵略性。

沈梦颜依旧沉默,手上的动作却是毫不留情,攥着她的衣衫刺啦一声撕开,手指毫不犹豫的就向下送去。

以上是描写,然后这里不是卿卿被强压了,然后PTSD就犯了……然后她就开始浑身抖动各种不正常表现……梦梦不是停下了么,不是终于缓过神了么,不是心疼又心焦了么……然后在卿卿的逼问下吐露了原因。

以下:

“你以为我和别人做了?”苏晚卿的眼神让沈梦颜根本不敢抬头,她低着头缩在了床脚。

苏晚卿轻轻笑了一下,仿若带着彻骨的寒冷和绝望。她的手移到了自己的洞口,咬住牙手指猛地一贯而入。刹那间的剧痛让她忍不住颤抖了一下,细碎的痛哼声溢出了唇间。

“你满意了么?”苏晚卿抽出手指,手上还带着鲜艳的血迹,一滴滴顺着手掌流下了手腕。

以上完……

受受们觉得如何……我觉得吧……似乎很虐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