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入戏太深+新章

小说: 美人难过美人关(GL娱乐圈) 作者: 凤歌琴音 更新时间:2015-03-14 07:28:55 字数:3165 阅读进度:23/65

随着那碗粥越来越少,沈梦颜也愈加的坐立不安。苏晚卿也只是一心一意低下头吃饭,发出轻微的吞咽声。

沈梦颜眼神四处游移,却总是躲不开沙发上的那人。目光顺着她捏着汤匙的手指上移到她挽起头发露出的侧脸,小巧的耳垂上悬挂着紫色的耳坠。

她下意识的伸手摸上了自己的左耳耳廓,冰凉的钻石硌在指间。不管换了多少副耳环,这枚耳钉一直没有取下来,或许早已经忘记它还在自己的身上。

苏晚卿自然是瞥见了她的动作,心忽然缩了一下,却又恍惚中升起一丝喜悦,大概她真的做对了,把这个人推出了火坑。

漫长又无希望的等待实在太折磨人了,那个人身上过于熟悉的香水味和房间里的静默快让沈梦颜窒息了,她不想等到苏晚卿吃晚饭再冷漠的把自己赶出去。

沈梦颜站起身,苏晚卿心里咯噔一声,却没有抬头,依旧拿着汤匙,香甜的粥送进口里,竟像加了黄连一般苦涩。

“卿姐,那我……”放在桌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打断了沈梦颜的话。她有些懊恼的盯着手机,明明她有机会可以主动离开这个人,不用任她欲走欲来把温柔当成一种附和。

苏晚卿放下汤匙,接起了电话。沈梦颜有些忐忑的看着她,她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凝重,像是有人隔着电话当头敲了她一棒。

她放下电话,扶着沙发站了起来,身体还在轻微的摇晃着。苏晚卿扶着额头,揉了揉眉心,想要缓解剧烈的头痛。

“怎么了?”沈梦颜伸手想要扶她,却在半路硬生生的收了回来,半天才憋出一句话。

“顾姐病了,她在这里没有亲人,我去看看她。”苏晚卿勉强站直身体,拿起包和大衣。她仰起头似乎在考虑着什么,眼眸中的光彩忽明忽暗。

“你也去。”沈梦颜怔愣了一下,她试着揣摩苏晚卿的意思,可马上她就知道这是妄想,那张脸平静到没有一丝表情。

“好的……等一下。”沈梦颜像是突然想起什么,几步跨到沙发前在包里摸索着。苏晚卿抱着双臂注视着她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决绝。

“你先把药吃了。”沈梦颜知道那个笨蛋连自己发烧都不知道,肯定连药都没吃。趁着刚刚下楼去买粥的时候专门去了一趟药店,她没有办法放任那个人不管,也没有办法做到像苏晚卿那样淡漠。

苏晚卿可以冷静的的站在一旁,轻易的来又随意的走,用一种事不关己的眼神看着她独自彷徨。她随意的予取予求,用海妖优美的歌唱声把自己诱惑到悬崖边,然后微笑的走开,徒留下她一个人在悬崖边进退两难。

她是多么的狠心,又或者自己从不在她的考虑范围内。沈梦颜盯着她接过药盒的纤细手指,忽然想扑上去狠狠的咬一口,看她会不会痛。

上车的时候沈梦颜快走了几步,抢先走到驾驶座门前,她僵硬着一张脸从苏晚卿手中抢过钥匙,把她赶到了副驾驶座上。

“你这个样子还想开车?我不想这么年纪轻轻就死在你车上。”死分好多种,悲伤的死,不甘的死,幸福的死,平静的死,但除去这些还有一种。沈梦颜没想到,她就这样一语成谶。

狂野的越野车被她驾驶的驾轻就熟,苏晚卿没想到这个小女人的车技也是如此的好。脚下的动作熟练而干脆,上身微靠在座位上,发尾散在腰间,把那不堪一握的腰肢束的更加玲珑,如葱根的手指轻握着方向盘,眼神聚集会神的盯着前方。

女人开车的时候往往会显示出另外一面,除去女子娇柔外的掌控感。苏晚卿本身就强势,开车时也是丝毫不拖泥带水,这辆越野车也是为她量身打造。

沈梦颜知道苏晚卿心急,再加上晚上马路很空旷,她也是敞开了开。开车时头脑会不自觉的放空,注意力不知不觉的就转移到了别的事情上。

眼角有意无意的瞥着身旁的人,那人自从坐到车上后就疲惫至极的闭上了眼,大概是感冒药的药效发作了,她本身也已经够累的了。

沈梦颜调大了车里的空调,扭小了音乐的音量,轻柔又凄凉的纯音乐环绕在车里。她长长的叹了口气。

所有关于这个人的揣测和期待如今看来都是那么的天真可笑,她永远不会让别人看出来她在想什么。就像一开始,就算她眼神是多么的温柔,她的心里大概都是满满的冷笑,她是多么的可怕。

她下一步会做什么自己也永远猜不到,不管是温存后的突然离开,还是冷漠后毫无理由的帮助和温柔,她通通都猜不到。

那么现在呢,她想要做什么?

不管她想要做什么,现在已经完全不关自己的事。沈梦颜收回了目光,脚下的油门被狠狠的踩了下去,她想做什么就随便她好了,去死都不关她的事。

车利落的倒进了停车位,沈梦颜熄火拔出了钥匙,车里陡然安静了下来。她转过头,身旁的人在黑暗的笼罩下沉沉的睡着,路灯晕黄的光零零碎碎的洒在她脸上,像是舞台上的聚光灯,照亮了她最美的一面。

也许她的身边时时刻刻都是最危险的地方,现在才意识到这一点,算不算已经是无可挽回?

寂静的医院外忽然出现车子疾驶的声音,苏晚卿似乎被这声音吵醒,睁开眼坐起了身。她瞥了一眼对面的银色汽车,车子不规整的停在停车位里,一个女人踩着高跟鞋下了车,车门被她匆忙的甩上。

高跟鞋奔跑的声音在这样的环境中显得异常清脆,那个总是在镜头里光彩照人来去自如的人如今却以这样慌乱的姿态出现在她们面前。她似乎很着急,都没有看到不远处这辆显眼的越野车。

苏晚卿接着路灯对着后视镜整理了一下头发,她假装不知道旁边的人是以怎样的目光注视着自己,淡淡的说道:“走。”

“你知道她会来?”沈梦颜下了车,却没有向前走一步,她靠在车门上平静的询问着。

苏晚卿站在离她几步远的地方转过了身,她迎着光的脸耀眼到疼痛的程度,路灯投下的阴影像是在她们之间划下一个巨大的沟壑。

沈梦颜微微扬起脸,灯光同样洒在她脸上,她嘴角微微翘着,似乎是以一副很愉悦的姿态等着她的回答。

“她也是顾姐的朋友,自然会来。”她清冷的声音在夜色下竟有种温柔的错觉,两人的影子被路灯拉的长长的,中间横亘着灯杆的长影,好像一人在门外一人在门内一般。

“你故意的?”沈梦颜歪了歪头,意外的有些孩子气,小小的身体妖媚的笑容,瞬间连月色都淡了许多。

苏晚卿勾唇,轻轻的笑道:“小东西,你要是不想去就在车里等我,一会儿我们一起回去,我似乎有点想念你的身体。”她的笑容轻佻而挑衅,放佛含着说不出的轻蔑。

沈梦颜低下头同样笑了出来,她说不出自己现在是什么样的心情,她靠在车门上极轻极浅的呼出一口气。

“晚卿,我从不知道你是一个会为了某个被抛弃掉的旧情人着想的人。其实你不必这样,如果你是有什么苦衷而不能回应我,直说便好。你这样做,只会让我更加确定你的心意,让我更加摇摆不定。”

“晚卿,你似乎心软了很多呢。”

沈梦颜一边说一边摇头,似乎是在埋怨她也是在埋怨自己,明明决定她不管怎样都不关自己的事,却还是看不下去她的伪装。为什么她非要一边装的滥情,一边又在心疼自己,还想让自己和范歆重归于好?

她现在已经可以确定,苏晚卿一开始接近自己一定是抱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她过不去心里的那一关罢了。可是不管怎样的开始,爱就是爱了。

这样说起来,她不也一样吗,一开始接近苏晚卿的目的也不单纯。两人彼此彼此,谁也不欠谁。

沈梦颜摸上了耳廓上的耳钉,当着苏晚卿的面一点点取出来。因为带的时间有些过久,□的时候有些疼痛,她咬着唇全部忍了下来。

苏晚卿看着她取下了耳钉,抬头望着自己,明眸微闪。明明两人认识的时间也不过短短大半年,沈梦颜的每一句话都向细小的针一般,刺进皮肤就迅速的沿着血管窜到了心脏。

苏晚卿从没想到刚见面时那个还微微青涩的女子竟然蜕变的如此成熟,或许她在自己面前一直都是百依百顺的样子,才让自己忽略她实际的成长。

本以为她不过是个少女,也一直都是自说自话,把她拉进火坑又一厢情愿的想把她推出去,却从没有问过她的想法。

那现在,是不是应该亲口问一句,亲耳听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