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孤注一掷

小说: 美人难过美人关(GL娱乐圈) 作者: 凤歌琴音 更新时间:2015-03-14 07:28:53 字数:2952 阅读进度:21/65

醒来的时候床头点着晕黄的常夜灯,窗帘被拉的严严实实,让人分不清是白天还是黑夜,鼻尖还可以嗅到房间里飘荡着专属那个人的烟味。

感觉到怀里似乎抱着什么,沈梦颜闭着眼睛摸索着,手指在另一片温热上不断滑动着。

“醒了?”上方传来熟悉的声音,在这静谧的房间里好似温柔的低喃。

“嗯……”喉咙中有种沉甸甸的感觉,隔了一觉的嗓音带上了沙哑。怀中的东西动了动,似乎想抽出来,沈梦颜下意识的一把拖住了它,重新把那个东西抱进怀里。

“小东西,抱了一天了还没抱够?”苏晚卿放下手中的剧本,探身拿过了床头柜上的保温瓶,一只手想要拧开瓶盖实在太过艰难。她晃了晃被人抱住的胳膊,说道:“先放开,我给你拿水。”

沈梦颜抬起头,苏晚卿的侧脸被淡黄的灯光笼罩了一层淡淡的阴影,像是为了方便阅读头发被人拢到了一侧,露出纤细的天鹅颈。她凝视着身边这个人的眼神,忽然变得困惑起来。

这样的一个人,好像一颗定时炸弹一般,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有时可以温柔到让人心生感激,感激自己可以来到这个人身边。可有时却又戾然冷漠到好像换了一个人,只是那尖锐的目光就可以让人心神俱碎。

在那段离开她的日子里,独自一人沉浸在怨恨恼怒悲伤的情绪中无法自拔,也下了狠话再也不见。可是当再次见到她的时候,却恍惚中觉得一切都可以被原谅,在经过一段冗长的睡眠后睁眼就看见了她,心底的柔软是自己都无法理喻的。

沈梦颜有些不安,这种感觉她从未经历过,在范歆离开她的日子里,她也是那般怨恨。可是再次见到她的时候,心里却只有一片澄明的平静和淡然,好像一切都可以放开一般。

是否喜欢一个人,取决于再次看到那个人的时候心里是否会有一样的悸动,恍若初见般的震颤。

她知道自己心里还有一个魔怔,这段情不知所起,而苏晚卿也一直没有想要告诉她的想法,到底当初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接近自己。

倘若说一开始不了解苏晚卿的时候,她还真的以为是对她感兴趣才这样做。可是随着相处的时间越来越长,她清楚的意识到,那个人时冷时热的态度绝不是有兴趣这么简单。

她想问却又不敢问。

沈梦颜固执的不肯放开她的手,反而寻找到那修长温热的手指,滑进指缝里细密的扣住。苏晚卿好脾气的笑笑,任由她握住,单手拧开了被盖,红糖的气味缠绵的飘散开来。

“喝吧,你的小助理给你的。”苏晚卿把她拉了起来,和自己并肩靠坐在床头,等她接过保温杯后,又重新拿起膝上的剧本,开始研读。

“夏清她居然敢来敲你的门?勇气可嘉。”沈梦颜抿了一口红糖水,对夏清的勇气和胆量重新做了一个评估。

苏晚卿挑了挑眉,莫非她是什么洪水野兽,别人连门都不敢敲。

“可是有人抱着我的胳膊不放手,我只好打电话让前台把钥匙给了你的助理,让她自己进来。”苏晚卿不紧不慢的翻着剧本,语气相当的漫不经心。

沈梦颜差点被自己刚喝下去的水呛死,她咚的一声把杯子放在了床头柜,转过头恶狠狠的盯着苏晚卿。

“她进来了?!”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咬牙切齿。

“嗯。”像只张牙舞爪的小狐狸一样,苏晚卿继续一心一意的看剧本。

“那我们就一直是这个样子?”沈梦颜觉得自己快脑溢血了,如果夏清看到她这样一直抱着苏晚卿的手不放,会不会……

“啊。”苏晚卿熟视无睹,继续自己无我无心的修炼。

“那……那她有没有对你说什么?……”语气忽然就微弱了下去,要是她敢说什么,回去后一定要拧断她的脖子!

她们两人好像不约而同的把那天晚上忘掉了,沈梦颜没有解释她为什么想结束那种关系,她看不透苏晚卿的意思,也不想去自作多情的猜测。这个人有好多副面具,可是不管哪副都是假的。

苏晚卿也退去了那一晚的森然,回到了一开始那种不咸不淡的暧昧中。

苏晚卿终于抛下了手中该死的剧本,转头看向她的目光有些阴晴不定。她的理智告诉她应该和这个人保持距离,最好重新变回陌生人,她们之间横亘了太多的东西,牵扯了太多的人。

可是……她没想到沈梦颜已经陷了进去,甚至连自己也有了危险。

自从夏清踏进房里看见两人相依的身影,苏晚卿就知道她肯定有想说的话,这个女孩想必是很心疼沈梦颜的吧。

她是想说的,可是苏晚卿却对她摇了摇头,把她的话全部都堵了回去。

不要说,什么都不要说。

任何人,一旦牵扯到感情,都变得胆怯而懦弱。宁肯什么都不知道,也不愿意面对酸楚的事实和未知的后果。

“她什么都没说。”苏晚卿想断了她的念想,也断了自己的念想。她抽出了一直被牵着的手,翻身下了床。

本来就是别有目的的开始,又怎么能去要求一个完美的结尾?理性的人就应该有理性的选择,而不是等到泥潭深陷的时候才悲哀那种窒息的感觉。

苏晚卿眼眸闪烁了一下,其实她已经很不理智了,本来是中午的飞机赶到另一个剧组拍戏,却为了这个人改了航班。

“你要走了么?”沈梦颜看着她站在床边整理衣服,低低的问道。柔软的音色掺杂上了别样的情愫,在黑夜的衬托下愈发诱人。

“嗯。”她不愿意多说一句话,系着纽扣的手指有些微微的颤抖。

转身欲走的时候忽然被人从背后拦腰抱住,一席温暖紧紧的贴在后背,苏晚卿怔了一下,压抑的闭上了眼。

“我……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接近我。”终于问出来了,就算是要面对什么无法承受的事实,她都不愿意这样逃避下去。

“对你感兴趣。”这个禁忌的问题像是一片逆鳞一般,每触碰一次都带来无法抑制的疼痛。

“那现在呢……还感兴趣么?”热热的气息吹佛在耳边,放在她腰间的手指还在不安分的勾动着:“这段时间,我很想你……”

“你这是在勾引么。”苏晚卿的声音听起来很镇定,却不经意间发出轻微的低叹。为什么要说出来呢,她都已经这么艰难的抑制住了,为什么还是要戳破这层窗户纸。

“只对你一个人。”环在腰间的双臂渐渐收紧,沈梦颜冷静却又不安,她只想赌一把。

她没有苏晚卿那么理智那么聪明,看不透也猜不到对方到底想要做什么,既然她不愿意主动说,那只好自己主动了。

倘若这样都不能换来她真心的一句话,那便就此陌路,再也不会接受她的暧昧。

放佛一把名为焦躁的火瞬间蔓延在她的心里,苏晚卿握紧了双拳,想把自己急促的呼吸平复下来。她从没有如此的进退两难,现在明明已经不想伤害这个人,为什么还是要逼她?

逼她暴露出一颗真心。

沈梦颜的心跳声通过两人紧贴的身体清晰无比的传了过来,两人都是心跳如鼓,谁也瞒不了谁。

倘若她知道自己一开始接近的原因,想必会恨不得杀了自己吧。与其到了那时候再让她如此痛苦,还不如……

既然是她把沈梦颜拉下的火坑,那么就算自己逃不出来也要把她推出去,这是她欠她的。

“放开我,要赶不上飞机了。”苏晚卿拨开了她的手,拿起沙发上的大衣,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房间的门在背后沉沉的合上,苏晚卿努力将自己都无法理解的激烈情绪默默吞咽下去,心里放佛被撕出一道狭长的伤口,冰冷的疼痛沉默的流血,一片阴冷。

她听见了自己轻笑的声音,比嚎啕大哭还要凄冷寂寥的声音。

沈梦颜躺倒在床上,尽情的舒展开四肢,紧绷的神经完全放松开来,她闭上眼睛轻轻的笑了出来。

终于结束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