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擅自深情

小说: 美人难过美人关(GL娱乐圈) 作者: 凤歌琴音 更新时间:2015-03-14 07:28:51 字数:3165 阅读进度:19/65

“晚卿,你能给我解释一下这些么?”顾倾容把一叠照片甩到了桌上,她双手撑着办公桌,压抑着极度愤怒的语气。

苏晚卿坐在对面,瞟了一眼桌上的照片,上面全是相同的两个人,坐在车里的,一起进屋的。她狭长的眼眸半抬,嘴角勾出一抹慵懒的笑容。

“你不都看到了么?”她虽然是在笑着,可语气中的冰冷一展无余。

顾倾容深深的吸了一口冷气,她拿起那叠照片撕的粉碎,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她花了重金把这些照片从记者的手里买回来,毕竟公司的实力摆在那里,倘若有人真敢把这些照片刊登,那些人也不用继续在娱乐圈混下去了。

她忽然冷静的可怕,怒气似乎是一瞬间就消失,她静静的坐回座位,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苏晚卿。

苏晚卿知道她若是皇后娘娘,那顾倾容就是太皇太后,连范歆都不敢招惹这个女人。她在顾倾容的注视下有些心浮气躁,重新点起一根烟,心里似乎是揉进了一把碎玻璃,压抑的不知如何是好。

是她太高估自己了,原本以为沈梦颜和她之间不仅仅是肉体的牵连,也原本觉得如果一直这样子下去也未尝不可。只要她想向上走,她就会不遗余力的把她捧起来。

从一开始的刻意为之,到现在的坦然自若,仿佛两个人的相处已经是理所当然。

抛去一开始的欺骗和假意,她们从来没有以真面目交谈过。

以后也不可能了,苏晚卿低下头轻轻的笑了,没想到她进娱乐圈这么多年,现在却被别人娱乐了,多可笑。

那自嘲一般的笑容让顾倾容忽然就心软了,她知道这些事并不能全怪苏晚卿,可是她这样做,最后受伤的必定不止范歆一个人啊。她怎么就连这点都不明白呢,居然真的以这种方式去伤害别人伤害自己。

“晚卿,我知道你和范歆的事,但是梦颜是无辜的,而且这种事情很容易危害到你自己。”顾倾容放软了语气,她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范歆,她不想再继续把事情闹大。

苏晚卿抬头迎上了顾倾容的目光,她一直都像一个姐姐般照顾着她,帮她把刚出道那些不堪入目的事情压下去,还帮她创造了很多绽放的机会。

也许她真的不应该为了别人而辜负顾倾容对她的期望,毕竟现在只有她一个人在关心自己了。

她轻轻点了点头,缓缓的说道:“顾姐不用担心,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

顾倾容看着她的眼眸,里面是褪去黑暗后的一片澄明,她叹了口气放下了心,说道:“那部戏,你怎么考虑,还接不接?”

苏晚卿抿了抿唇,如果她不接那沈梦颜也不会有机会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已经没有了当初那种狠心决然,却因为那个人多了如此的犹豫和温柔。

“我接,那部戏对我是个好机会。”虽然苏晚卿是个优秀的艺人,但如果没有好作品不断推出,那也会很快被人遗忘。

如果你不对世界保持微笑,世界就会拉下脸向你哭,世界是个□。

顾倾容自然也懂这个道理,她不能因为感情的问题阻止苏晚卿继续前进的步伐,毕竟她正当影坛的好年华。

她长长的叹了口气,这般闹剧,终于可以收场了。还好,没有到无可挽回的地步,她们都还是她们。

也许,这部戏杀青以后她们三个人就会回到自己的正轨,再也不会又交集了罢。

夏清最近忙的焦头烂额,每天早上一睁眼都不知道自己是在哪个城市,或许已经到了地狱和牛头马面作伴了。《红玫瑰与白玫瑰》的宣传和发布会一直如火如荼的进行,沈梦颜做为电影的主角自然更是水深火热。

况且助理要做的事情远远不止这些,需要打理官方粉丝群,每一次见面会都要事先发布通知。

沈梦颜成为今年最火的一位新人,每次走红毯旁边的粉丝都会叫的撕心裂肺,把其他家的粉丝吓得不敢吱声避而不及。

有一次沈梦颜自己都被粉丝的叫声吓到了,下来后还悄悄问夏清,她们那是自愿的还是被你逼迫的?

夏清无语问苍天,姐姐啊,你要是知道我的手机每天几乎都被你的粉丝打爆了你就不会问这么白痴的问题。

一场深夜的发布会下来,所有人都累的筋疲力尽,夏清几乎是脱轮胎般把快虚脱的沈梦颜架上了车。两人奄奄一息的躺在后座上,就算司机现在把她们拉去卖了也没有意识。

“梦姐,明天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发布会已经结束,三天后就可以进剧组了。”夏清强撑起一口气,翻了翻行程单,如释负重的说道。

“嗯,你也好好休息。”沈梦颜在墨镜的掩盖下闭上了眼睛,刚刚被闪光灯闪的眼睛都快瞎了,闭上眼满眼都是金星。

夏清注视了她半晌,才犹犹豫豫的开口:“梦姐,你……是不是和卿姐出什么事了?”

因为苏晚卿现在正在同时拍摄两部戏,根本抽不出时间参加电影发布会,可是沈梦颜最近实在有些太不对劲了。

“怎么了?”沈梦颜语气淡淡的,近乎梦呓的声音,似乎真的听不出什么。

夏清咬咬牙,说道:“有一次梦姐你在车上睡着了,可能做梦了……似乎很难过的样子,还……”

沈梦颜身体忽然抖了一下,她坐起身摘下了墨镜,一双通红的眼一眨不眨的看着夏清。

“还怎样?”她的声音冷漠到像是在迁怒,明明娇小的身躯却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压迫感。夏清看着她,却恍惚中以为看到了苏晚卿面无表情的脸。

迁怒什么,迁怒她提起了不该提的人么,那个咒语般的名字。

“还叫着她的名字。”夏清微弱的声音中有些忧虑,她明显看出来沈梦颜和苏晚卿的关系并不是单纯的潜规则,而是掺杂了某些致命的情愫。

沈梦颜低低的笑了,就算是做梦还在擅自深情,这么幼稚的自己果然是比不过那个人。那人可以用假意真心的言语在她耳边轻轻吹动,虚伪的旋律都可以如此动听。

她本以为再也不会见到那个人,那样的摔门而去就已经是为这段不知所起的关系画下了一个冰冷的句号。而她只是呆呆的站在原地,无助的祈求着胸口处撕裂般的疼痛快点过去。

可是在第二天却接到了电影发布会的通知,她就知道苏晚卿无论何时都是如此理智,绝对不会让别的事情影响她的工作。

想必她现在一定很后悔当初让自己去演这个女主角吧。

即使怀着这样恶意的揣测,在每场发布会前她的心都会不由自主的提高,然后再狠狠的摔落。

心脏仿佛被一只手狠狠的捏住,带着前所未有的压抑感,她沉默不语。没有解释,没有思想。

夏清看着她,心里莫名酸涩了起来,这个人的笑容似乎都变了很多,只是在这短短一个月之间。

沈梦颜几乎是闭着眼睛下了车,走进了家,进了浴室洗漱,温热的水冲过玲珑的曲线,梦中的催眠曲在颅骨中缓缓流淌。

朦胧的水雾弥漫在她的视线里,动作机械的给自己抹上沐浴露。她几乎迷茫的,回忆着这些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提出结束这种关系,想堂堂正正的追赶那个人的步伐,而不是这样通过这样的利用。

而那个人远远的站着,双眸中的冷漠淡然与她说出的残忍的话,仿佛是发生在不同的人身上。

在两人做/爱时她并没有凝视过苏晚卿的眼睛,现在想来,那种沉迷又空洞的眼神也不过是对她尽情的嘲笑。

嘲笑这具不被怜惜的身体。

隔了一个月重新回到自己的家里,却陡然间发现那个人的一切都充斥着这个家。不管是刷牙时那两套洗漱用品,还是拿睡衣时看见衣柜里不属于她的衣服,就连躺在床上,床头柜上都摆着那个人专用的烟灰缸。

她恍然间惊惧的发现,这些是比苏晚卿的蔑视更残忍的东西。

烟灰缸旁放着烟和打火机,已经失宠般的摆在那里无人问津。沈梦颜怔怔的凝视了片刻,动作生涩的抽出一根,掀开了打火机。

烟头的火焰是石榴色的橘红,包裹在胸腔中无比炙热又无比寒冷。浓重的烟雾猝不及防的被吸入肺中,剧烈的咳嗽过后就是前所未有的眩晕感,仿佛醉酒一般。

仿佛回到了以前,自己孤独一人的时候,也像此刻这般坦然的悲伤着,悲伤的想要尽情哭泣……

困倦到麻木的眼睛沉默的闭起,泪水在黑暗的掩盖下进退两难。

终于可以睡个懒觉,她微笑着想,沉沉的堕进了没有止境的梦魇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