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酒就是万恶之源!

小说: 美人难过美人关(GL娱乐圈) 作者: 凤歌琴音 更新时间:2015-03-14 07:28:47 字数:2873 阅读进度:15/65

范歆尖叫一声甩掉手中的酒杯,五指叉开就扑过来想抢过顾倾容手中的手机。要不是顾倾容闪的快,几乎就要被她的手指戳瞎了眼睛。

“范黎那个贱人,居然把照片传给你了,你给我把照片给我删了!”范歆摇摇晃晃的又扑了过去,可是她高估了自己身体的灵活度,腹部狠狠的撞在了桌角上,她顿时疼得说不出话来。

疼痛从来都有延迟性,那钝钝的碰撞后传来尖锐的痛感,也给了她一个脆弱的理由。她捂着肚子跌坐在沙发上,眼泪一滴滴掉了下来,跌碎在礼服上镶嵌的水钻上,亮晶晶的闪成一片。

顾倾容一脸无奈的看着哭的妆都花了的女人,多大的人了,怎么连自己的感情都处理不好。不过这也是她自己咎由自取,不值得同情!

她的事情也是从她喝醉后逻辑凌乱的倾诉中得知,顾倾容这辈子还没见过这么表里不一的人。外表看上去气场无敌,到哪里都是昂着头笑容完美放肆,内心里却装着个这么胆小的人。

可是看到那个总是一脸笑容的人哭的这么伤心,也止不住的让人心疼。顾倾容叹了口气,坐到她身边,把那个哭的正伤心的人抱进了怀里,手覆在她的腹部,轻轻替她揉着。

“你啊……跑什么呢,勇敢一次有什么不好?”顾倾容抽起旁边的纸抽,把纸巾塞给了她。

“太晚了……我都已经……”范歆没有说下去,顾倾容却明白她的意思。范歆的走红之路并不纯粹,出道第二年就被王牌导演一手捧了起来,连着接了几部影片的女主角,一时间红到发紫。

范歆埋在她怀里一动不动,半晌后才轻轻摇了摇头。她像是恢复了一般,坐起身用纸巾擦干净脸上被弄化的妆,也亏的她喝惯了酒,这么多瓶下去还能保持清醒。

“抱歉,我喝多了。”范歆仰脖一口喝干了杯中的酒,脖颈上的骨骼勾勒出优美的曲线。太过坚强的人在别人面前哭泣是一件丢人的人,顾倾容也不戳穿她,任由她一杯一杯的灌。

有些东西,过了就再也回不来。曾经没有抓住是因为胆怯,现在再一次放走却是因为自卑。当自己再也给予不了那种干净而美好的情愫时,又有什么理由接受别人的付出?

那些年是沈梦颜惊艳了她的岁月,而她却没有能力回报,以后形同陌路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顾倾容想了想,脸色有些难看,她觉得她现在需要一根烟。烟瘾犯了和需要烟是两个概念,一个生理需求一个是心理需求。

范歆看了眼她一副牙疼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了。染着红色豆蔻的手指挑开了身旁的皮包,摸出了一盒罗密欧一号。

“喏,这烟一盒就要上万,别人送我的。”顾倾容拿过烟盒细细的观摩,烟盒制作的很细致,银质的盒子上还镀了一层金,这到底是买烟啊还是买烟盒啊?

范歆掀开手中的打火机,火苗凑到了顾倾容面前,两个人眼底幽暗的光都被火苗映的清清楚楚。

“来,我们需要好好谈谈。”事实证明笑面虎不笑的时候真的很可怕,顾倾容演惯了皇后娘娘之类的角色,不怒自威什么的表情把握的很精准。说话时偶尔加重一下语气都让范歆提了一口气,咽不下又吐不出。

“谈……谈什么?”顾倾容一脸我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了解你的表情,让范歆心里虚到不行,脑海里又浮现出那一晚的情形,连说话都结巴起来。范歆一向被媒体称为记者杀手,每每一出口都能把记者的话赌个半死。

让顾倾容记忆犹新的一次就是记者采访她新电影和她原来拍过的电影有什么不同,范歆拿着话筒很HLL的丢出一句,从电影名字到内容都不同。

记者独自在风中凌乱,无语凝咽……

“我听说你和你的化妆师有一腿。”顾倾容语气淡淡的,神色冷峻,指间的烟雾袅袅的环绕着她,如同一座火焰中的冰雕。

范歆偏过头,摇晃着手中的酒杯,冰块和玻璃杯相撞发出清脆的声音。她有些心烦意乱,心里反反复复的交杂的人影让她的情绪囤积在心里的某个角落,或许就是等待一个时机喷涌而出。

“你管我睡谁,我就是乐意不行么。”

顾倾容弹了弹指间的烟灰,嘴角忽然扯出一抹笑容,范歆看着她的表情心肝又颤了颤。

“你是不是忘了,那天是谁睡谁?”

全身的血液仿佛顿时冲入了大脑,她从不知道自己那颗已经苍白的心还能起这样壮阔的波澜,她明白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是极度震惊之后的木然。

“那天……我们真的做过了?”她自己都能听得出她的嗓音有多么干涩,那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发现她发现自己躺在一张不算陌生的床上,身边还躺着一个非常熟悉的女人,幸运的是她们都是女人,不幸的是她们□……可是两人身上都没有痕迹,而顾倾容的解释是她喝吐了就把两个人的衣服都脱了。范歆也没有多想,也是不敢多想。

她从来没想到自己会和身旁最亲近的人发生关系,她已经失去一个最爱的人,一个最好的朋友,再也承受不了更多的失去。

“你果真不记得了,那天你把我死命的压在床上,然后握着我的手……”

“停停停,我不想听自己的春宫戏……为什么不告诉我?”她现在非常想一口气跑个一万米,或者一拳把桌子打出个洞,总之需要一个渠道去发泄她的情绪。

范歆碰的一声把酒杯砸在了桌上。

“尴尬。”顾倾容不理她,任由她撒泼。

“那现在就不尴尬吗!”范歆悔死了,悔的肠子都青了,她把桌上的酒杯推的远远的,绝对不要再碰这些东西。

酒就是万恶之源!

“为了阻止你自甘堕落,尴尬什么的可以先放在一边。”顾倾容说的很大义凛然,好像被吃的人是她一样。

脑中忽然电光一闪,范歆怔怔的转过头,一言不发的看着顾倾容。被一个女人面无表情用木然的眼神一直盯着是一件很渗人的事,不管她长相如何,总让人无端想起伽椰子之类的不明生物。

“我想我知道为什么晚卿会闪我一个耳光了……”三个月前,她从宿醉中醒来就看见苏晚卿穿着睡衣站在窗前抽烟,正当她还在奇怪为什么不是顾倾容把她接回来的时候,苏晚卿忽的转过身走到床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现在想来那应该不是看着,应该是仇视的目光,然后接下来的事让范歆目瞪口呆。苏晚卿狠狠的闪了她一巴掌,真是用上了一个女人所有的力气,差点把她掀翻到床下。

她从不知道那么高贵尔雅到淡漠的苏晚卿还会做出闪别人巴掌的举动。顾倾容脸瞬间黑了下来,她大概也明白那两人发生什么样的事了。

难道范歆喝醉后把苏晚卿给……不不,按照顾倾容的亲身经历,大抵可以断定范歆又一次以身作则,非常负责任的引诱了人家,然后估计在途中喊出了点什么不该喊的名字……

那个人,心高气傲到了极点,怎么可能忍受这样的羞辱?

范歆像是猛然间惊醒,她忽的转过身在包里翻找着手机,可是越乱就越找不见,她把包到了个底朝天,零零碎碎的东西散了一桌。她像是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般握着手机,颤抖的手指按了几次都按不下去。

快点接,快点接!

“喂……”那边传来模模糊糊的一声,尾音拖得很长,没有丝毫的戒备。

“晚卿,对不起我不知道……”说道一半的声音戛然而止,即使范歆脑子里一团糟,她也听的出来那么柔的女声必定不是苏晚卿的。

她像是见鬼了一般把手机拉开耳边,看了看上面显示的名字,是晚卿没有错。

刚刚那个声音,虽然是睡意朦胧,可是依旧那么熟悉……

“颜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