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我就是在勾引你

小说: 美人难过美人关(GL娱乐圈) 作者: 凤歌琴音 更新时间:2015-03-14 07:28:43 字数:3152 阅读进度:11/65

若说人生如戏,那么现在戏中的三个主角也便相聚了。两个沉默相对,一个笑颜如花。

“怎么,有我还不够么。”苏晚卿特有的微微沙哑的嗓音震醒了沈梦颜,她突然发觉到自己的失态,急急的移开了目光。

“不是……只是没想到,突然有点激动……”毫无预兆的看见了她的海报,一时来不及控制的情绪汹涌而出,声音都带了点意外的沙哑。她自己也听了出来,掩饰性的清了一下嗓子。

苏晚卿一向懂的自制,她知道什么时候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和语气。纵使胸口有些憋闷的喘不过气,她也懂得用什么模样来面对身旁的人。

其实人哪有什么固定的性格,尤其是女人这类生物。女人自私,狡诈,敏感,多疑,任性,那么多那么多的缺点,可是即使苏晚卿不是个男人,她还是爱了。

她瞥了眼身旁暗自神伤的人,她以为她自己掩饰的很好,可是那种悲伤的黑雾是怎么也掩盖不掉的,牢牢地环在她身上。或许沈梦颜才是最幸运的人吧,她得到了那个人完完整整的一颗心,就算现在两个人不能在一起。

如果重逢的话,会不会旧情复燃呢。苏晚卿认真的想,她的人,若是被别人染指,可是决不允许的。

“范歆啊,你这种类型的女人可是她最喜欢的。”苏晚卿火上浇油,非要逼得她露出真心。

“最喜欢?她怎么可能会喜欢……”

若是生活在仇恨中的女人,通常都是没什么理智可言。不管是她,还是苏晚卿。只想用尽一切方法把自己的痛苦原封不动的还给别人,想把插在心里的每一把刀都□,然后狠狠的捅到另一个人身上。

看到别人流血时会尽情的笑,可是伴随那插在心里的一刀刀拔!出时喷出的鲜血,到底有没有人能看见?

到底是被捅一刀疼,还是硬生生的把那把刀□更疼?

苏晚卿握住了她微微颤抖的手,十指相扣,掌心的曲线无间的纠缠在一起。她浅浅的笑着,华贵的外表掩藏着她内心阴暗的藤蔓,用着温柔的体贴去吸食别人的鲜血。

“看够了么,以后见面多得是机会。”沈梦颜回握住苏晚卿的手,她似乎剪了指甲,指尖触在手背的皮肤上也没有那种尖锐的痛感。

苏晚卿拉着她走出了公司的后门,助理早已把她的车停在了那里。她坐在驾驶座上摘下了墨镜,本来就是在夜里,再带着墨镜开车,岂不是就和瞎子上路一般。

沈梦颜头靠着车窗,想让玻璃的凉意清醒一下自己的头脑。可是她忘记了现在是三伏天,即使是晚上玻璃依旧火热的可怕,脑袋非但没有清醒反而被烤的昏昏欲睡。

她和范歆,不,应该说她和一年前的范歆,也有着一段曾经。她从不想说这两个字,曾经这个词仅仅是在口中辗转一圈就无端生出些酸涩,而现在在她的心里,她和范歆的曾经也变成了一块逆鳞,一片尘封的禁地。

不管是网络还是现实,她都在杜绝范歆的消息,这也是一年来,她重见这个人的模样。

五年的感情,从十七岁到二十二岁,她生命中最鲜活的爱情,无疾而终,要她如何甘心?

鼻中忽然窜入了熟悉的烟味,沈梦颜扭过头,苏晚卿指间夹着一根烟,烟嘴上还一圈淡淡的口红印。她不禁皱起眉,这一天下来她都抽了多少根了?

沈梦颜鬼神使差的抽出她指间的烟,熄灭在烟盒里。

“烟毁身体的,少抽点。”她想自己的神志估计还留在刚刚那个走廊里,否则现在怎么会这么大胆的瞪着苏晚卿。

苏晚卿转头看她,那人还不知死期临头的横了她一眼,那一眼却无端生出了媚意。

果然是被打击的脑子都坏掉了么,苏晚卿重新抽出一根烟含在了嘴里,却迟迟没有点火,半晌后还是把烟扔进了烟盒。

“明天我会让助理送你去剧组,我明早要去机场。”苏晚卿没有拿烟的左手敲着方向盘,她似乎在考虑着什么。

沈梦颜无所谓的应了一声,她要干什么还轮得着她管么,反正她们之间也不过是肉体的交易。

苏晚卿挑了挑眉,看来要在临走前还得做点什么,让她牢牢记住自己。

她随意的转了一下方向盘,把车停在了超市的门口,掏出钱包扔给了她。

“去买菜,不要青椒。”沈梦颜攥紧了钱包,只想把这个不知道价值几何的包扔在她脸上。她看了看苏晚卿画着精致妆容的脸,还是打消了这个主意,这皮质的包上去,不就是和扇了她一个巴掌一样的效果么。

“买菜的钱我还是有的。”她家怎么说也算是个富裕家庭吧,怎么在苏晚卿面前就像是个从贫民窟里出来的一样?

苏晚卿看着她跨下车,还风骚的甩了甩头发,长长的波浪划在空中,扭着她的小腰板进了超市。不过是去一趟超市,搞的就像是在路边站街的小姐在吸引男人的目光。

有两个女生正巧看见了这一幕,她们看看沈梦颜的背影,又看了看停在路边嚣张的越野车,两个人低头窃窃私语,不约而同的大笑了起来。

用脚趾头都知道她们在想什么,苏晚卿点上一根烟,扭大了车里的音乐声。

她们想的倒也没错。

苏晚卿看着沈梦颜买回来的菜不停的皱眉,她用小拇指拨了拨那几个塑料袋,又抬头看了看沈梦颜,最后了然的叹了口气。

“难怪人家说胸大脑小,你尽心尽力的表现出了这一点。”

“我怎么胸大脑小了,你怎么知道我脑小,你怎么知道我……脑小!”沈梦颜脱口就要说出你怎么知道我胸大,才猛然发现苏晚卿当然知道,又摸又亲的,能不知道么。只好很憋屈的又重复了一遍脑小,活像是在肯定苏晚卿的话。

苏晚卿面无表情的把那几个塑料袋扔到了后座,恨不得再拿几个坐垫把它盖起来。

“重买,不要香菇,不要海鲜,不要黄瓜……”苏晚卿说着说着忽然抬起头很诡异的看了她一眼,非常怀疑的问道:“难道必须黄瓜才能满足你么?”

沈梦颜楞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她恨不得爬回后座握着那根黄瓜塞进苏晚卿嘴里。可是她也只敢想想,苏晚卿只要轻轻看她一眼,就像是在她身上戳出了个窟窿。

“我还需要黄瓜?我现在出去露大腿马路上的车都会停在我面前!”

看来胸大的人不仅脑小,而且还很自恋。

“垃圾车么?”沈梦颜深刻的怀疑是不是嘴型越漂亮的女人说出来的话越毒?显然不是这个样子,她沈梦颜不就证明了这一点么。

“……我去买菜……”

于是这事就这么解决了。沈梦颜站在厨房给苏晚卿煎牛排的时候还没缓过气,她听着浴室里隐隐约约传出的水声,很恶毒的想把牛排踩两脚再给她端出去。

苏晚卿是坚决不会进厨房的,所以就算她踩着牛排举着平底锅跳江南style都不会有人发现。可是当她低头看着嗞嗞冒油的牛排时,又不舍得暴殄天物了。

沈梦颜似乎忘了自己应该正处在重见旧情人的痛苦中,她身处苏晚卿的家里,用她的锅碗瓢盆在给她做晚饭,耳边还传来那个人在浴室里模糊的水声。

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沈梦颜一手拿着锅铲,看也没看的接起了手机。

“喂?”

“进来。”嗯?她怎么从手机里听到了那个微微沙哑的声音,那个人不应该就在家里的浴室里么,莫非是鬼来电?

“你是人是鬼?”

啪,手机被人挂断了。沈梦颜小心翼翼的看了眼手机的屏幕,卿。

她把女王大人当成鬼了……她手一抖,差点掀翻了平底锅。

沈梦颜扭熄了炉火,锅盖罩好了牛排,一路小跑的倒了浴室门前。她敲了敲门,迟迟疑疑的唤道:“晚卿?”

"进。”本来苏晚卿的话就少,这回直接精减到一个字了。

她推开门,苏晚卿像是刚冲完淋浴,正闭着眼躺在浴缸里。浴室的灯被她调的很暗,她藏在水里的身体在昏黄的灯光下若隐若现。

往往都是在斗完嘴之后才知道自己当时应该回什么话,说什么胸大脑小,你苏晚卿胸不大么,难道脑就不小?

“脱衣服。”苏晚卿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电动浴缸还在嗡嗡的响着,似乎是在加热换水。

“不……不用了,我吃完再洗。”是不是水太烫了,雾气弥漫的浴室里喘气都喘不过来。

“我喜欢边吃边洗。”苏晚卿枕在浴缸上偏过头,目光穿透了层层雾气,像是纠缠的蔓藤一般,紧紧的缠住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