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0 争夺开始,最后的奖励(十二)

小说: 论咸鱼的自身修养 作者: 青莲下的呢喃 更新时间:2020-08-01 17:49:03 字数:5731 阅读进度:290/300

<>app2();

“你们看,那个是不是教会的拿什么光之子?”

“什么?”

观众席上,突然传出了一些杂乱的声音,都是一些半兽人正在观望着,斗兽台上发生的情况,此刻人选入场进行的已经差不多了,唯一剩下的就是教会圣徒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在关注着比赛情况的其他人,发现教会方面终于有人走了出来,但是当他们看清楚是哪些圣徒,进入比赛的时候,全都傻眼了!

因为这一次选出来的人选,并不是像前几次比赛那样,都是些普通的神父圣徒加上一个裁决者,而是由希尔带领着其他九个裁决者;

“这样的话,那我还下不下注啊?”

“你别问我,我现在跟你是一样的想法,这场里面,已经有了精灵王子-奥希卡,灵兽使者-范重,现在又来了一个光之子-希尔·杜勒,加上那几个裁决者的帮助……”

“是啊,原本以为第九场比赛,只是精灵王子与灵兽使者之间,为他们之前没有完成的战斗,进行的比赛而已,但是现在看来,没有那么简单那!”

“之前使者出现的时候,天马部落就派人传出了消息,认为使者与精灵王子之间有一场比赛要在这场混斗比赛中进行,我们也是期待着,不过现在加上个光之子…”

“不是吧,你们要不要这么担心啊,你们看看教会的那些什么圣徒,必死啊都进行到第九场了,也没有赢得一场比赛,或许这个叫希尔也是一样!”

人群中,每个半兽人都有着不同的想法,在希尔没有起身的时候,所有人都在探讨奥希卡与范重之间,究竟是谁获得最后的胜利;

其中大多数人是相信奥希卡的,毕竟奥希卡的身份可是三大黄金部落之一的精灵族,出身高贵且神秘的精灵王子,已经有着其他人所不知道的力量;

并且有人做过分析,截至目前为止,奥希卡所参与的战斗中,除了极个别的战斗是主动认输之外,其余的都是以一种轻松的状态获胜;

通过这一点,让半兽人认为,奥希卡一定是在隐藏着什么,至于范重,除开与沃利贝尔的战斗之外,其他的战斗固然精彩,但是他的对手并不是什么强大的存在;

并且在战斗中,范重也是需要施展全力,才能获得最后的胜利,在与沃利贝尔对战中,是使用了克制沃利贝尔的手段,才能够获胜;

这样对比看来,范重便要逊色不少,并且持有这个观念的不在少数,当其他人担忧希尔·杜勒的加入导致比赛难度增加的时候,这些人却认为,教会那些圣徒并不值得担心;

很快就因为这个问题,越来越多的半兽人加进了这个话题,随后愈演愈烈,甚至有一些人开始就最后的谁是胜出者,举行了新的赌注。

………………

………

就在观众席上半兽人正在讨论着,范重与奥希卡,该应对接下来的对战的时候,高台之上的克里斯托斯·亚瑟,斯金、霍格几人把目光纷纷望向了角落里的穆斯。

面对其他人的注视,穆斯主教依旧端坐在高台上,安静地进行着冥想,冰没有关注比赛进行的怎么样,似乎这一切都与他无关一样;

沉默中,斯金首先出声说话,“穆斯主教,你们教会圣徒的想法,真是让人捉摸不透啊!这该不会是你的安排吧?”

或许是听到了询问的声音,穆斯慢悠悠地睁开眼睛,一脸茫然地看着斯金,“什么?什么我的安排?斯金会长,你在说什么啊?”

穆斯主教的反应,加上他的语气,在这一刹那,斯金甚至都以为他真的对希尔他们的行动,是一点都不了解,于是指着斗兽台说道;

“你看看斗兽台上,你们的教会的光之子登场了,并且这一次还带上了圣徒中剩下的裁决者,难道不是你的安排吗?”

“哦,原来是斯金会长,你是在说这个啊!”听完斯金的话后,穆斯主教装出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随后也望向了斗兽台;

“我们教会的成员,对于战斗向来都不是很擅长,也不热爱,哪怕是我,也是一样,之所以参加这一次联赛,也是为了促进与血色帝国的交流,才迫不得已参加的;

对于比赛的安排,我是没有人和安排的,我只是在比赛前,对希尔说了一声,比赛过程中,注意安全而已,除此之外,所有的一切都是由他们自主安排的!”

穆斯主教的解释,听起来似乎的确是这样,毕竟他一直与他们在一起,一直在进行着祈祷,与那圣徒一样,根本没有接触希尔;

“原来这样,我还以为这是你的安排呢!”

“不过就算不是穆斯主教的安排,由光之子带领的这支小队,他们所聚集起来的力量,那可真的不简单啊!”

就在穆斯回答完了斯金的疑惑后,克里斯托斯·亚瑟也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并且称赞了由希尔带领的这支队伍;

“呵呵,亚瑟陛下过誉了,都是一些还没成长起来的少年,他们能够展现出来的力量也不会强大到哪里去的!”

“穆斯主教,还是谦虚,你们的这位光之子,希尔·杜勒,他体内的力量,以他这个年纪已经非常惊人了,再加上你们教会的铭文阵,这一场比赛,奥希卡与范重都不是那么容易获胜了!”

“哈哈,亚瑟陛下,对于半兽人的力量,我们已经在之前的比赛中见识过了,接下来这一场的胜负,究竟是谁获胜还不一定呢!”

“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哦吧!”克里斯托斯·亚瑟与穆斯主教对视着,两人眼神中闪烁这不一样的色彩,显然他们心中,有着不同的想法;

“穆斯,我告诉你,接下来的比赛,你们教会的希尔,可别把范重打昏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问他呢,如果他在比赛中昏迷了的话,哼哼。。”

“这。。霍格法师,希尔他们的行动并不受我的指挥,我哪知道他们会怎么做,再说,比赛中,磕磕碰碰是在常见不过了,一个不注意,受伤都是经常的……”

“哼哼,这些我可不管,到时候如果范重因为受伤,导致昏迷,或者需要治疗,让我能见到他的话,你们教会接下来的比赛,就等着瞧吧!”

“这。。这。。也只能期望希尔这个孩子,能有所分寸吧,毕竟比赛已经开始了!”

话音落下,在霍格哼哼的语气中,穆斯将目光望向了斗兽台上,就在他转过身子的那一刻,他的眼神完全发生了转变;

‘接下来的比赛?只要希尔抓住了范重,我就释放血尸暴虐兽,没有任何准备的你们,我倒要看看,你们到时候该怎么办!’

……………………

…………

“他们就是路西法的手下吗?”看着陆续上台的希尔·杜勒,以及其他表情淡然的裁决者,范重小声询问着多玛姆;

“他们?呵呵,这些只不过是一些杂鱼罢了,你以为什么人都是可以成为其为原罪大人的手下吗?”

“杂鱼,这么说,你要比他们强大的多了?”

“那是当然,我是什么身份,我是贪婪原罪-玛门大人手下,最为出色的魔使,心语者-多玛姆,不要把我跟这些杂鱼相提并论!”

看着多玛姆一脸骄傲的样子,范重双手抱肩,一脸不屑的看着他说道,“既然你都那么强大了,想必对付这些杂鱼,一定是非常轻松的,这袭人都交给你了!”

“呃~这个。。这个。。”

听到范重的话,多玛姆立刻傻眼了,突然变得吞吞吐吐的,连句话都不能说清楚,见到多玛姆的样子,范重就知道他在吹牛,直接一个暴扣上去;

“既然没有那个本事,就不要在这里吹牛,快把你知道的,都说出了,我可不想因为你的失误,让我就这么被抓走了!”

“主要是我才复苏,有很多力量都没有恢复,面对这些超脱者,我的力量还有些弱罢了,等我再过一段时间,这些人都不够我塞牙缝的!”

“好了,别说那些有的没得了,什么寄生者?”

“就是那些人,害,忘了,你们这个世界还不知道这些,看你是与玛门大人交易的对象,我才告诉你这些的哦!”

“别废话了,待会比赛都要开始了!”

“好好,我说我说,超脱者就是你们看到那些圣徒,是路西法大人的一个小乐趣诞生的产物,他们早就没有了灵魂,是一具具行尸走肉而已!”

“失去了灵魂,你的意思是,他们已经死了?可是他们还能战斗啊!”多玛姆的话,让范重感觉到了震惊,在他看来,那些圣徒与普通几乎一样;

“这就是路西法大人的神奇之处了,哪怕只是一个简单的玩物,他们也是有这不同寻常的地方,这些超脱者的原本的灵魂,已经被抽取出来了,现在的他们都是被另一股力量操控着!”

“另一股力量?什么意思?”

“我知道这些,毕竟路西法大人的事情,我也不是很了解,只知道,这些人的灵魂抽取之后,他们的体内会放进其他东西;

在那个东西驱使下,这些超脱者会拥有强大的力量,能够是他们保持战斗的能力,但也只是战斗而已,至于其他的,都不复存在了!”

“那么他们,包括那个光之子-希尔·杜勒,都是你口中所说的超脱者吗?”

“不,那个希尔·杜勒,有点不一样,他似乎已经成了路西法大人的信徒,是与你们正常人类一样的存在,我们所面临的主要麻烦,就是他!”

“明白了!只要解决掉他,我们就会省去很多麻烦是吧?”

“没错,但是想要解决掉他,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之前的比赛,你也看到了,他们的攻击方式,都是借助那个奇怪的阵法,将所有人的力量灌输到一个人体内!”

“有什么问题吗?”

“那个叫希尔·杜勒的信徒,他所拥有的力量,其实比不上我,这样状态下的他,我可以说很轻松就能击败他,但是如果他融合其他人的话,那结果就不一样了!”

对于多玛姆的担忧,范重只是嘿嘿一笑,“他们有他们的帮手,我们也有!你看这不是来了嘛~”

顺着范重的目光,多玛姆望了过去,原来是奥希卡走了过来,看到他,多玛姆有些不确定的问这范重;

“他一个?行吗?”

“放心,他还有队友!”范重的脸上充满了信心,虽然与奥希卡接触的时间并不多,但是他可以看出来,奥希卡最强大的并不是力量,而是他的领导力!

“你们在讲什么呢,都讲了这么久了。”看到范重与多玛姆一直呆在一起,并且目光不断扫视着周围,奥希卡以为两人有什么计划了;

“没什么,倒是你,安排得怎么样了?光之子-希尔·杜勒现在也参加了,你有没有想好怎么做?”

“他的加入,的确是个麻烦,我这一次来也是想跟你说这个!”

“你的意思,难道是已经有什么计划了吗?”

“是的,只是有一个雏形而已,希尔的加入,实在是让我太意外了,如果只想要战胜他一个人的话,倒也没什么,关键的是那九名裁决者组成的魔法阵!”

“确实,教会那个古怪的魔法阵,能够将其他人的力量,直接嫁接到一个人身上,实在是太诡异了!”对于奥希卡的担忧,范重与多玛姆早就考虑到了;

“所以,我想了一个办法,比赛开始之后,我们需要有一个人能够牵引希尔·杜勒的注意力,而我们其他人乘机破坏那些裁决者!”

“这个方法,确实可行,只需要破坏了那个铭文阵,希尔的力量便会大打折扣,这样一来的话,接下来的战斗也会变得简单很多,只不过让谁去做这个诱饵呢?”

一旁的多玛姆听到了奥希卡的这个计划后,点头表示同意,他没想到这个世界的土著人,他的眼光还不错,居然这么快就找到了解决方法;

“没错,这个方法实行的关键,就是谁去引诱希尔·杜勒的注意力,毕竟在得到魔法阵的加强之后,希尔·杜勒的速度、力量都会得到飞速增长;

根据部落收集的消息,没有得到加成的希尔·杜勒,他的势力并不比我们两个弱,加强之后,我们这些人中,便没有一个人会是他对手;

但如果只是吸引希尔的注意力的话,只需要速度比他快一点,就可以避免与他正面冲突,而我们这些人中,想来想去,似乎也只有你比较合适!”

“我?”看到奥希卡的目光,范重吃了一惊,他没想到,自己居然是奥希卡选中的那个诱饵;

“没错,范重,之前与沃利贝尔战斗的过程中,你使用剑技的时候,无论是速度还是反应速度,都是我们几个之中最迅捷的,所以你做这个诱饵再适合不过了!”

“我……”听到奥希卡的话,范重便想要反驳,但是话到嘴边,又不知道怎么说,之前比赛中的那些操作,都是剑灵操控自己施展出来,这些话,他又不能说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多玛姆去走了出来,挡在了范重的面前,“不行,范重不能做诱饵!”

“嗯?这是为什么?”

“万一受伤了怎么办,只要范重被希尔那个家伙的攻击打中,一不小心被打成了重伤,激发了生命……”

就在多玛姆即将说出‘生命之叶’的时候,范重即使捂住了他的嘴巴,多玛姆受到刺激挣扎起来,奥希卡看着两人,疑惑地问道;

“生命什么?”

“生命危险,生命危险而已,他只是关心我罢了!”

“哦哦,他的关系也是对的,虽然说这只是一场比赛,但是一个不小心也是会危及到生命的,如果你不愿意的话,也没事,只不过接下来的战斗,会艰难一点!”

“不,不,就按照你的计划来!”听到奥希卡的口气,感觉他似乎想要改变计划,范重连忙出声制止;

“按照我的计划?你是愿意当诱饵了?”

“也不是,诱饵而已,又不是非我不可,还有其他人嘛~”说出这句话的范重,=一脸奸笑的望着身下的多玛姆,其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了;

“你是说他!”

看到范重的目光,奥希卡有些不确定的问道,随后只见范重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了奥希卡的问题;

而这个时候多玛姆也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开始挣扎起来,想要反对,但却被范重死死压住,奥希卡见此,担心的问道;

“你的这个朋友,是不是不同意啊!而且他行不行啊?”

“啊?怎么会呢,他这是激动呢,能为我们做一些事情,他可高兴了,至于他的实力嘛,你就放心好了!”

“真的吗?”奥希卡看着被范重一屁股坐在地下的多玛姆,眼神中尽是怀疑的神色,但就在这个时候;

比赛开始了!

<>app2();

(https://www.x/read/165528/534301604.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手机版阅读网址:m.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