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试探刘敬 封印沐惜云

小说: 困我心魔 作者: 孑然一空 更新时间:2020-03-22 09:08:51 字数:2621 阅读进度:98/188

和刘敬约在了一家烧烤店。

刘敬看着许久不见的白真,恍然间竟然觉得她成熟了很多。

这种感觉倒不是说白真的外貌变得成熟起来了,而是半年不见,白真的气质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我以为你会约在奶茶店、咖啡店之类的地方。”刘敬笑着说道。

“我又不是言情小说的女主,当然是我饿了就约这里。”白真耸耸肩,其实是她不想和刘敬约在浪漫的地方,免得扯不清。

“你找我来,是有什么事?”刘敬觉得很怪异,按照他对白真的了解,白真不是这种会约他出来只聊聊天的人,更不是那种会吃回头草的人,虽然他很希望白真这样。

“没什么事,就纯聊天。”白真也不知怎么回答,只能尴尬应付着。

刘敬发现他越来越看不懂白真了,当年两人突然分手,他就觉得很奇怪,白真为了什么,突然和他分手了,他并不觉得白真有多喜欢宋凯,到底为了什么,和他分手了。

趁刘敬沉默之际,白真悄悄使出念力,探向刘敬。

果然,刘敬体内有三魂八魄,那一魄不属于他的一魄,仙界之魄,是沐惜云的。

刘敬突然开口,“白真,当初,究竟是为了什么,和我分手?”

白真被刘敬这么突然一问,有点懵,半天才反应过来,“啊?”

刘敬盯着白真看,神情认真。

白真被问住了,她看了看手上的戒指,她能说,她是为了这个戒指和宋凯在一起的吗?

当初没想那么多,被宋凯霸道的留下,她第二天觉得她和刘敬不分手都说不过去了。

“就是那样啊,我喜欢宋凯,我劈腿了,我对不起你。”白真讪讪道。

“你就那么喜欢宋凯?”刘敬低低的问道,问完又自顾自的笑了。

白真没说话,只点点头。

宋凯于她,有着重要的意义,本来宋凯她当初是为了利用才在一起的,后来竟知他是若曦,白真觉得,若曦对她的好,她几辈子都还不完了。

她心中有愧疚,这个愧疚和她对刘敬劈腿的愧疚,不是一个问题。

现在确定沐惜云的一魄就在刘敬身上,白真觉得得找个机会,把那一魄取出,这样刘敬以后也少些事端,于她则是多了一个与天后周旋的筹码。

问题来了,怎么才能让刘敬不注意的情况下拿到呢?

想到这里,白真又觉得极其头疼。

要不去酒吧?

白真也只能想到这个办法了,把刘敬灌醉,然后行动。

“只是……最近我和他吵架了。”白真装出一副泫然欲泣的神情,显得贼可怜。

心中却抽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让你绿茶!让你表!

形式所逼。

果然,刘敬立马直起腰来,“他怎么你了?”一脸担心的看着白真。

白真眼眶慢慢变红,“他和他们班林妙,一直扯不清,我又不敢去问,问就是同学。”

白真心中已经将自己骂死了,宋凯,对不起你啊,明明这会儿扯不清的是自己,自己在这里和刘敬又扯不清,还怪到宋凯头上。

白真默默想到,宋凯,你要原谅我啊,我都是为了血族的复兴啊!

刘敬立马心疼起白真,“哎,他怎么可以这样啊。你一定很难过吧。”

白真“怅然若失”的叹了一口气,“我就是想去酒吧坐坐,听听歌,你……能陪我去吗?”

刘敬当下二话不说,立马同意。

白真心中偷笑,搞定!

两个人去了之前白真和许念青去的那家酒吧,因为白真觉得那个地方不错,现在名声也挺好的。

到了酒吧,白真找了个隐蔽的位置和刘敬坐下。

“喝点酒吧!”白真示意,要了一瓶Whiskey。

“怎么喝烈酒啊,喝点啤酒就可了吧。”刘敬微微皱眉,对白真要whiskey十分不满。

“今天就是想喝,你不让,我就生气了。”白真故意激刘敬。

果然,刘敬一脸无奈的妥协了,“好吧。”

Whiskey上来后,白真先倒了一杯,一饮而尽。

“我先干为敬!”白真豪迈的擦擦嘴。

白真给刘敬也倒了一杯,“喝!”

刘敬看白真一个姑娘都喝的这么带劲,自己不喝就怂了,也就一饮而尽。

俩个人你一杯我一杯的喝着,听着酒吧歌手迷醉的声音,一瓶不够继续要……

终于,刘敬不胜酒力,倒在了桌子上。

白真露出了得逞的微笑。

酒吧光线变幻莫测,没人会注意这角落的两个普通人,但是白真还是怕等会儿发生什么意料之外的情况,决定将刘敬拽出酒吧去找个酒店,去酒店房间弄。

白真力气大,扶个刘敬自是不成问题,直接拉着刘敬就出了酒吧。

只是白真不知道的是,有人看见了这一幕,跟了上去……

开房间的时候,白真面上还是有点尴尬,不过也关不了那么多了。

将刘敬拖到房间后,白真直接开始吸魂。

将功法运转到最佳的状态,白真用灵力探向刘敬身体。

找寻了一会儿,白真发现了沐惜云的一魄就在刘敬的心脏处。

白真有点头疼,这一不小心,刘敬的心脏就会完蛋。

但是,一魄必须取出。

白真尽量小心翼翼的用灵力去扯那一丝魄,费了好大的功夫,才将那缕魄用灵力包围,轻轻的带出来,并没有白真想象的那么难,刘敬也没发出什么异样的举动。

那一魄出来后,化为一个虚幻的身影飘在空中。

渐渐的,沐惜云睁开了眼睛。

他茫然的在四周张望,“这是哪儿呀,我怎么出来了?”

白真淡淡的说道,“我将你带出来的。”

沐惜云面有惊讶,“看来,你进步的很快。只是,你的灵力,使我很不舒服。”

白真微笑,“可能是你不适应。”

沐惜云点点头,“也许吧。不过,你这股力量很强。看来,你为了给你父亲复仇,一直在努力。”

白真眼中闪过一丝讽刺,“是啊,一直在努力。”

沐惜云温柔的说,“等你杀了若曦,为父亲报了仇,我们俩就可以回天界成婚了,到时候母后一定会同意我们的婚事。”

白真心中冷笑,杀了若曦,杀了自己的救命恩人然后嫁给仇人吗?

呵呵。

白真刚从功法中学到一招,就是封印一个人的的魂魄。

而她练的是魔功,想必一定更有用。

“沐惜云,我只是想把你放在我的身边,一直。”白真缓缓的笑着。

沐惜云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白真念起咒语,精准而迅速的将沐惜云封印到了自己的始祖项链中。

始祖项链魔性很强,沐惜云这一魄的灵力想必会被吞噬殆尽,到时候再还给天后。

白真的笑容越来越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