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仙药

小说: 科学家闯汉末 作者: 魔冥王 更新时间:2020-02-11 22:33:05 字数:2496 阅读进度:20/186

想到这样的少女居然有心病,马强不禁问道“不知道是何样病状?”

吕青柠轻捂着胸口说道“主要是胸闷,无法用力,仿佛永远有人在踩着胸口,平日里只能做些轻松的事情,情绪也不能波动,否则不管是喜还是怒,是哀还是乐,都会让疼痛扩张,甚至是大汗淋漓。”

“冠心病吗?”马强摸着下巴猜测了起来。

“马郎难道知道此病?”吕安激动的问道。

“哦,只是猜测,那个,看样子青柠姑娘应该比我大一些,我就叫青柠姐吧,我想靠近看一下你身体是否有冠心病的特征,以便确证一些,方便吗?”马强问道。

“你!你要靠近看什么?”也不知道怎么了,吕青橙仿佛被踩到了尾巴一样叫了起来,瞪着马强,仿佛炸毛了一样。

“耳朵啊,否则呢?”

“耳..耳朵..我以为..可心病看耳朵有什么用?”吕青橙这才知道自己误会了什么,但依旧不解。

“如果真的是我猜测的冠心病,那么青柠姐的耳朵可能会出现耳垂斜形皱纹。”马强说着站了起来,走到吕青柠的身边,说道“失礼了。”手就轻轻将吕青柠的头发撩了一下,使得她露出耳垂,这才仔细观察了起来。

吕青柠被马强这一撩,有些手足无措,只能呆立在那里,吕安只希望马强能看出来吕青柠到底是什么病,更加希望这个神奇的异人能有救治的法子,因此对马强这有些轻薄的动作并不在意。

“恩,果然有耳垂斜形皱纹,青柠姐你闭下眼睛。”马强看了一下,发现吕青柠的耳垂上果然有耳垂斜形皱纹,心中笃定了一些,但还是让她闭上眼睛检查了一下鼻子,发现也有鼻褶心征。

“青柠姐是否平日里还手脚冰凉,有的时候还会牙疼却又说不出是哪颗牙?”

“对,的确如此,上次我姐姐先是发病,然后牙疼了半天,快把我们急死了。”吕青橙立刻举手表示确有其事。

“如果我猜测的没错,这是一种叫做冠心病的心脏病,又叫心绞痛,说起来当年的越国美人西施好像也有这种病,这病平日里倒也没什么,只不过不能做重活罢了,但再年长一些,发病后又无救治药品在身边,很可能就会出现心脏骤停的情况。”

马强虽然主要研究核子物理,但这样的医学常识却也知道。

可这样在后世的医学常识,在这个年代却是超越了时代的知识。

说到底,在印刷术和造纸术出现前,知识的传播太困难了,几乎都是家传。

“心脏都停了?那还不得死了吗?那...那小马哥你可知道怎么治我姐姐这个什么冠病?”吕青橙握着吕青柠的手,轻轻的拍了拍问道。

“这个...”

马强平日里也和生物学家聊过天,知道后世的医学可以用支架等方式解决冠心病这样的问题,可这个年代去哪里找支架和可以做这样手术的医生啊。

要不做点硝酸甘油?这种化学药品对于马强来说真的很简单,但马强不确定的是后世的硝酸甘油这个药是否是单纯的硝酸甘油,他的确是没研究过。

至于中医...首先,马强从来不认为世界上存在中医这样的分类,马强是科学家,只认为世界上有传统医学和现代医学,因为医学也是科学的一种,就像数学和物理一样,总不会有印度数学,美国物理,澳大利亚化学这样的划分吧,科学就是科学,科学的核心就是运用范畴、定理、定律等思维形式反映现实世界各种现象的本质的规律,所谓的中医等划分办法说到底是中国没有从传统医学发展出自己的现代医学的结果。

“科学中的确有救治这个病的办法,可惜的是我只知道一些皮毛,而且我那个药做起来需要一些时间准备材料。”

马强的话让众人有些失望,又有点抱着希望。

“小马哥,你知道一种仙草吗?”吕青橙咬了咬牙,还是狠下心问了出来。

“什么仙草?”马强也很好奇。

“一种形如人,花如霞,果如阳,色如大河的仙草。”

“你说的不会是人参吧?”马强想了想,觉得像人的药材也就人参和何首乌了,而何首乌的花是白色的,反而人参的花是紫色的,霞一般说的是红紫色,因此更像是在描述人参。

而且人参也确实当得上仙草的称呼。

“此物叫人参?”林环等人一起喊了起来,吕青橙拍着手喜上眉头“那小马哥你一定知道去哪里找人参了?”

“这东西长白山应该很多,对了,我这里就有一根,这东西原来还可以治冠心病啊。”说着,马强从放在地上的框子里翻出了用草包住的人参。

“你这里就有?”吕安拼命看着马强拿出来的草包,恨不得上手来拆,但还是咬牙控制住了自己。

林环握住了他的手,对他点了点头,又看了一下地,吕公猛地反应过来对着马强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马强吓得呼啦一声站了起来,然后跳到边上,对吕安喊道“吕大爷,你这是要干什么?”

吕安也不起来,直接拜了一拜,然后说道“马郎你也看到了,我长女被疾病缠身,之前也去过郡城找医师,都不能救,上月有华医师高徒李当之到郡城游诊,说我长女不是无救,只是缺少一味仙药。

这仙药他也没见过,只是听他师傅说过,说在东北有一药,似党参,上有紫气,形如人,花如霞,果如阳,色如大河,久服,可轻身延年,他此次来幽州便是为了寻找此物。

但吾等寻遍附近都没有找到此仙药,我的二哥和四弟此时应该还带人在寻找此物,本以为小女和仙药无缘,没想到今日却天降马郎,还请马郎将此仙药让与老夫,以救治我女。

老夫在此谢过了!”

说完,吕安又是一拜,吓得马强又是跳到一边,挥手喊道“吕大爷你别这样。”

吕青橙看向吕安,跟着在边上跪下,对马强拜道“还请小马哥救我姐姐一命。”

马强看到吕青柠也准备跪下了,吓得急忙上前扶住,嗯...这手有点滑啊。

“青橙!你快点扶你爹爹起来,这人参对我不过锦上添花,如果青柠姐确是要用他,拿去就是了。”

“大哥,我听说有客来了?”这时一个少年扶着一个汉子走了进来,这个汉子只有单腿,依靠这一根拐杖行走,一进来就看到吕安和吕青橙跪在地上,不由问道“三哥,青橙,你们这是怎么了?”

说着,这汉子就要上前,却被林环拦了下来。

“五弟勿要鲁莽,三弟这是在为青柠求药呢。”

“那仙药找到了?”

“找到了,找到了。”林环的嘴角控制不住的弯着,天知道他们兄弟几个为了自己三弟这个可怜女儿的药费了多少力气,现在终于有希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