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八四章 跳楼,跳楼什么的最好了

小说: 混在大明搞社团 作者: 木允锋 更新时间:2020-02-17 03:25:36 字数:4515 阅读进度:684/696

宁夏那边当然另外有人了。

“大王,属下不太明白,这种好事为何要给他们?”

张献忠问道。

他就是镇南王亲自挑选出来专门负责宁夏平叛的,但镇南王却并没有给他多少军队。

其实给他也没什么用,距离太远,补给根本不现实。

哪怕李自成其实也不指望他带着的那支驼队补给,驼队的物资只是确保他从京城走到榆林,并且攻破榆林城进入陕北的,剩下持续作战就得靠延安本地的补给了,无论延安府还是杨家的产业,都能够给这支总计五千火枪骑兵的军队提供补给,但后续从京城这边运输补给是不可能的。

话说那也是两千里。

因为他们不可能在目前情况下越过大同和山西,只能出关走牧区绕道,到榆林基本上就得接近两千。

而宁夏更远,走塞外牧区过去得走近三千里。

所以张献忠只有一个营,然后这个营带着足够的马匹和骆驼,就这样完成这趟漫长的征程,但真正负责宁夏平叛的不是他,他只是钦差监军而已,真正负责作战的是顺义王和他属下各部。这是大明皇帝平叛,顺义王作为大明皇帝的藩臣当然有义务为皇帝作战,而张献忠作为钦差进入宁夏后,再组织当地那些不肯附逆的军民,与顺义王共同对那些叛逆。

“不要他们我们,咱们都是皇帝陛下的臣子,顺义王是,我也是,我与顺义王也是兄弟,你们与那些蒙古勇士都是兄弟,以后不要搞不团结,要与他们真正做兄弟。”

杨信说道。

“呃,属下知错了!”

巫妖王赶紧承认错误。

“还有,这是你的训导官,有些事情还得他告诉你。”

杨信满意地叫过身旁一个年轻的部下。

后者赶紧上前行礼,这是镇南王部下的标配,张献忠也没多想,很随便地和训导官认识一下,然后两人一起告辞,他们就这样踏上了征程。

他们的任务也不仅仅是宁夏。

接下来如果甘肃巡抚也附逆,那么这支大军还要向甘肃进军。

不过应该不会的,这时候甘肃巡抚是毛一鹭,他虽然在浙江因为办事不力被撤职,但作为九千岁的干儿子,还是紧接着就重新启用,他是浙江人,完全不需要介入战场斗争。

至于甘肃的卫所将领们……

他们那地方从来不指望土地,罗一贯和手下那帮人的选择,就代表了甘肃将门的态度。

赚钱才是最重要的。

就甘肃那地方目前条件下那点可耕种土地,一年收成全加起来,也未必赶得上罗一贯这帮甘肃人的军饷,甘肃巡抚辖区就是陕西行都司,相当于河西走廊和西宁一带。最早那里是藩王理边,肃王镇守甘肃,但建文时候肃王移藩兰州,甘肃以总兵挂平羌将军印统辖,永乐时候派遣太监镇守中官,正统年间设文官参赞军务,天顺年间一度裁撤,但遭到愤怒的文官围殴,朱祁镇赶紧改成文官巡抚才让文官们满意。

藩王理边,总兵统辖,镇守中官,文官参赞,文官巡抚,甘肃这一系列最高权力的变化,同样也是大明朝权力斗争的路线。

“西边就这样了,现在就看南边了!”

看着杀向宁夏的巫妖王背影,想象着他的那些传说,镇南王不无唏嘘的感慨着。

南边……

南边正在吵架。

九江,刚刚重建的锁江楼顶楼。

“弘光,必须是弘光!”

一个官员振臂高喊。

“对,南北唇亡齿寒,杨逆若得逞于北方,则次第祸及荆湘,唯有南北一心与之决一死战,我等兵精粮足,怕他作甚。”

另一个官员高喊。

“胡闹!

他们都疯了,咱们也跟着疯?连废立这种事都能做出来,还有没有点忠义之心了?他们闹归闹,可陛下终究还是陛下,做臣子的终究要有个分寸,杨信如何且不去管,但陛下并无失德之处,至于什么换血妖法纯属笑谈,咱们都是读圣贤书的,又不是那些巫婆神汉,岂能相信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更别说以此来废立帝王。

这与巫蛊之事何异?”

一个官员义正言辞地说道。

“阁下欲献媚杨逆,别带着我荆湘千万忠义!”

旁边人怒斥之。

“荆湘千万忠义?民间蜂起之时,不知阁下还能否再说出这句话!”

另一人鄙视地说道。

场面瞬间有些尴尬了。

“荆湘自古圣贤教化之地,岂是他处能比?”

还有一个嘴硬的。

“姓李的,你是想说我吴越皆盗匪?”

另一个勃然道。

……

江西巡抚陈奇瑜无语地旁观着。

他虽然是巡抚,但实际上说了已经不算,他一个山西人在这种情况下哪还有什么权力可言,就是看地方世家大族豪绅们的脸色,连手中军队都是由之前江浙那些团练将领们控制。他手下两个军,一个军总兵郑遵谦,一个何刚,人家是御营,只听卢象升的命令,他就是个后勤总管而已,如今这种局势下,他一个山西人处境真的很尴尬。

“都堂到!”

楼梯口蓦然一声高喊。

里面立刻静下来,然后就看见杨嗣昌面无表情地走进来,旁边还跟着好几个年老的红袍文官。

今天其实理论上是庆祝锁江楼正式落成的日子,这座名楼的原版已经在万历年间塌落长江,杨嗣昌驻扎九江之后为了青史留名,特意下令拨出军费重建,因为大量使用钢筋混凝土甚至修了整整五层,高度已经到了并列的回龙塔中间。一塔一楼并列长江岸边,下面就是锁江的浮桥,而铁锁链就在下面,正好今天借着建成,各地道府州级官员全跑来共襄盛举。

实际上就是商量面对目前局势该怎么办。

不只是江西的官员,包括湖广的也一同参加,杨嗣昌以总督湖广江西军务实际上统领两省。

他的这个集团五个包括了巡抚区,江西,南赣,湖广,郧阳还有偏沅,以他和江西巡抚陈奇瑜为前线,另外四个巡抚做后勤,所以在这件事上他们必须得共同进退,跟着他一起进来的就是南赣巡抚唐世济,偏沅巡抚闵梦得,湖广巡抚毕懋康。

“载新公何在?”

陈奇瑜带着众人起身相迎,他疑惑地问杨嗣昌。

“载新公已经起兵北上,而且还逼迫唐王一同前往洛阳。”

杨嗣昌说道。

好吧,郧阳巡抚李若珪提前做出了选择。

而且还逼着唐王做出选择,不过这个唐王不是隆武,而是他爷爷朱硕熿,年纪已经很大了,在这之前汝宁的崇王,怀庆的郑王也都加入,所以河南的藩王全部加入,再加山东三王,晋王,代王,秦王等人,这已经有一堆藩王排队等着倒霉了。

“载新公也是急切了些。”

陈奇瑜说道。

能不急嘛,李若珪家就在前线,他家是邢台,或者说顺德府南和县的,距离目前前线已经不足两百里,目前吴襄率领的弘光朝精锐大军,已经在元氏建立起防线,和娘子关的晋军共同组成宁晋泊以西防线。而成基命和许定国则在宁晋泊以东建立防线,山东团练由之前被九千岁赶回家的翟凤翀指挥,在景州一带组成防线,他手下有一员大将据说颇为骁勇……

好吧,其实是左良玉。

“诸位,洛阳的圣旨在此,此事关乎我湖广江西两省,杨某不敢自专,故此趁诸位悉集于此,共同商议决定此事。”

杨嗣昌拿出弘光的圣旨说道。

他身后的唐世济等人也纷纷拿出自己的圣旨。

陈奇瑜赶紧拿出他的,一共五份圣旨一起摆到了一张桌子上,那些聚集于此的官员们表情复杂地看着。

他们的心情也很复杂。

要说跟着福王与杨信决一死战……

他们真想。

谁都知道杨信掌握朝廷意味着什么,而这是可以说解决这个逆贼的最后机会,错过了就不会再有了,这些年来他们进行过无数次努力,在经历了无数次失败后终于走到了今天,终于有人真正站出来,吹响了决战的号角,只要齐心协力打赢这场决战,就能彻底摆脱杨信的魔爪,而一旦错过了这次也就不会再有下次了。

可是他们真的害怕啊!

他们输的次数太多,在这个逆贼面前一次次失败,到这时候他们真的已经没有勇气再与他战斗了。

“其实我也知道,诸位都各有想法,咱们这样商议很难有结果,故此我准备效仿南都那边,就像他们的四民大会一样,咱们这些人也投票决定,同意接洛阳圣旨的站到左边,不同意的站到右边,最后根据两边人数决定。我觉得这样很公平,商议终究商议不出结果,就干脆些,无论哪一方,最终失败后都必须承认结果。”

杨嗣昌说道。

那些官员们面面相觑。

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是个好办法,谁都明白商议是没用的,大家都是扯皮高手,估计商议一年也商议不出结果。

就是这方式……

“都堂,不如咱们一人一张纸,写上是或者否,但不用写名字,找个箱子放到里面最后点数,以这种方式来投票。”

一个官员小心翼翼地说道。

他很有头脑。

那些官员立刻来了精神,纷纷点头附和。

“诸位,事无不可见人者,我等皆磊落君子,何须如此?再说这里也没有什么外人,想来诸位也都不是喜欢告密的,无需顾虑那么多,老朽就愿意接这份圣旨,我闵家十余万亩良田一朝尽没,老朽还不想就这么善罢甘休,另外这也是从兄之意。”

闵梦得笑着说道。

说完他站到了左边。

他是湖州人,湖州顶级世家,不但他是偏沅巡抚,他从兄闵洪学还是云南巡抚,也就是说闵洪学同样接旨,而世袭云南总兵的沐家本来就敌视杨信,这样就意味着云南已经加入弘光朝廷,再加上已经加入的偏沅巡抚李若珪,弘光朝廷又加入了两个巡抚区。

这个消息让那些支持加入弘光朝的官员们精神一振。

然后唐世济也走到闵梦得身旁,他俩本来就是同乡,这种选择没什么奇怪的。

紧接着一个官员走出,站到了他俩身旁,有了带头的就好办了,那些决心接旨的纷纷走了过去。

倒是之前一向反杨积极的毕懋康反而选择了拒绝接旨,他家是徽州的,虽然徽州士绅上次遭遇严重损失,但事后杨信反而为徽州工商业提供大笔贷款,那里的经济恢复很快。毕竟要说这生意头脑他们还是很强的,一个鼓励工商业的制度和金融体系,会让这些人如鱼得水的。比如盐业制度改革后扬州大盐商损失惨重,但靠着杨信的贷款,却让本来就拥有盐业经验的徽州小盐商崛起,过去大的官商垄断体系崩溃,那些原本依附于这些大盐商的小盐商却摆脱了枷锁。

徽州人已经开始后悔当初的反抗了。

和毕懋康一样的人也不少。

很快站队结束,但中间还有不少没动的,包括陈奇瑜,他们在那里纠结着面面相觑。

“诸位,必须选一方。”

杨嗣昌说道。

“都堂,我们中立不行吗?”

一个官员哀求道。

“不行,必须选一方,这里没有中立的位置,若阁下非要中立,那就自己跳出去中立吧!”

杨嗣昌一指窗口外面的滔滔长江说道。

“赶紧的,此时还想首鼠两端?”

毕懋康怒道。

陈奇瑜长叹一声,最后还是走到了毕懋康身旁。

杨嗣昌颇有些意外地看着他,要知道他可是山西人,陈奇瑜并没说什么,只是黯然地站在那里,而剩下那些在不选一方就跳楼的威胁下,最终还是一个个做出了选择,很快这里就变成了泾渭分明的两方。杨嗣昌向下面招手,一队士兵走上来插到中间隔开双方,其中两个开始分别点数,很快双方人数点清。

闵梦得二人突然从人群中走出。

“禀都堂,逆党同谋共计五十二名,皆已验明正身。”

一名点数的军官向杨嗣昌行礼说道。

“呃?”

那些选择接旨的官员瞬间傻了眼,全部将目光转向了杨嗣昌……

“把他们都扔出去!”

杨嗣昌一指窗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