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八一章 另立新君

小说: 混在大明搞社团 作者: 木允锋 更新时间:2020-02-13 17:23:03 字数:4418 阅读进度:681/696

就在信王落网的几乎同时,涿州和新城也被攻克,冯盛明死在乱军当中,张果中在新城自杀,崔呈秀率领山西骑兵溃入紫荆关逃往山西。

不过他在紫荆关遇上了援军。

宣大总督张晓得知信王起兵及孙传庭清君侧的消息后,立刻迫不及待地拼凑起包括三千骑兵在内的一万大军南下增援,他亲自率领主力,然后以部下亲信姜让,姜瓖兄弟为前锋……

他原本是想让麻承恩的。

但一向风格稳健的麻承恩很聪明地装病了,不过麻家的家丁的确都交给了张晓指挥。

这样比较安全。

于是张晓只好以自己部下亲信的姜家兄弟为前锋,率领三千精锐骑兵火速增援信王,这支骑兵在紫荆关遇上了溃败的崔呈秀,知道形势逆转的姜家兄弟立刻掉头,连同崔呈秀一同撤往灵丘并且在灵丘与张晓会合,这样就形成了一个还算强的集团。张晓迅速派人通知太原,这时候李虞夔早就已经到达太原,山西巡抚曹尔桢家就是直隶兴州后卫,或者说是三河的,此前得知自己家乡士绅起兵的喜讯后,毫不犹豫地在太原举起靖难大旗。

然后他就这样被坑了。

而且他还坑了晋王。

毕竟这种靖难总得有个旗帜人物,而晋王是不二之选,反正晋王银子已经给信王送去了,不出来也没有退路了,除了晋王之外,代王也被张晓逼着加入,这俩藩王虽然没有兵可出,但银子是不缺的,晋商们这些日子掏银子掏的肉疼,迫切需要这种可以让自己减轻负担的。

总之山西已经明确加入了靖难。

至于此时突然砸下来的这个局势逆转的噩耗……

还能怎样?

都已经举起靖难大旗了,就算再放下也肯定没好果子,谁还不知道杨信的真正目的啊,他最擅长这种扩大化了,哪怕山西士绅投降,结果也一样是被他彻底清洗!如果说之前手中没有任何武力,也没有组织起来,仓促间想反抗也无能为力,的确可以考虑忍了,可现在整个山西士绅已经动员起来,几万大军已经开始武装了,甚至部分都已经就位,这种时候还不争取一下……

士绅也有尊严啊!

士绅也不能让你们这么欺负啊!

十万晋军锁断太行,太原别是一乾坤。

当然,他们那里爱怎么样暂时还与杨信无关。

镇南王还没空管山西。

得知肥肉已经被孙守法抢到手的罗一贯和周遇吉,很干脆地长驱南下绕过保定然后兵分两路,罗一贯部直扑真定,周遇吉则杀向河间,一路之上恍如带着妖风般,卷起无数狂欢的贫民,在空旷平坦的华北平原扫荡。士绅的衣冠盛世在这片势不可挡的怒涛中崩塌,所有县城所有乡村,伴随他们前进的脚步全都燃起熊熊烈火。

反正镇南王也不管。

镇南王至今没有发出任何命令,这已经过去多日,京城那边早就知道了外面发生的一切,但是镇南王对此恍如未闻,据说京城不少官员都跑到承天门敲登闻鼓为各地士绅鸣冤,但终归都是徒劳。镇南王不管,皇帝也不管,为了防止外面的人利用科学院那些供奉打扰自己,皇帝陛下都转到了他那艘船上,那艘明轮蒸汽船在他和镇南王共同努力下,已经能够航行一个时辰不出问题了,甚至一艘更大的也在建造中。

沉浸在科研事业中的皇帝陛下,哪管外面洪水滔天。

同样九千岁也不管。

阁老们也不管……

包括徐阁老。

徐阁老对外面士绅的悲惨处境一样视若无睹。

哪怕孙阁老亲自跑到京城,试图为挽回这一切做最后努力,也一样没能劝说徐阁老仗义执言。

事实上不只是徐阁老,那些江浙籍官员都在幸灾乐祸。

反正他们的地已经分了,杨信爱怎么折腾都不关他们的事,既然这样就在一旁快快乐乐地看热闹好了,超然物外的感觉还是很好的,欣赏别人倒霉的感觉同样也是很好的。话说之前这些家伙的确都把杨信视为丧心病狂的恶魔,但当杨信祸害的对象变成北方士绅后,这些人才发现镇南王对江浙士绅其实已经算是厚待了。

在江浙他可没这么搞。

虽然也有过这样的情况,但至少没有这么放任。

这完全就是在清洗,在江浙他只要地,在北方他还要命啊!

大家过去真的错怪镇南王了。

至于孙守法和他的那一万五千头恶狼……

当然是发财啦!

各路藩王和各地士绅为信王靖难伟业募集的两百万白银,全都落到了他们手中,虽然贪墨是不可能,但按照镇南王的规矩,他们这些将领和士兵至少可以分一半。镇南王的规矩是缴获归公,然后一分为二,一部分交给缴获的军,一部分归公,交军的那部分再分三份,一份给实际缴获的那支军队,一部分同军的友军分,毕竟胜利是共同完成的,剩下的那一部分公用。

士兵个人缴获也归公。

不过个人也可以留点纪念品。

至于纪念品的标准,这个也有一套标准。

当然,这只是大致的,实际上有一套很复杂的缴获制度。

但这个制度属于铁律,谁敢违抗那就是要军法处置的,将领贪墨缴获物,那一样也是要枪决的。

所以这两百万两银子,志愿军内部可以得到一百万,虽然分配制度很细,但落到普通士兵头上,仍旧是一笔不菲的收入,更何况保定及周围还有一堆士绅等着他们来抄家,总之这一万五千人完全在保定陷入狂欢中,甚至都颇有些乐不思蜀了。而罗一贯两人则为了同样的好日子在南边奋力战斗,同样北边的张神武也在扫荡冀东,他还有竞争者,杨家的家丁们也开始反攻了,就连宣府的满桂都撕下他的伪装开始洗劫宣府。

卫辉府。

“丧心病狂!”

洪承畴义愤填膺地说道。

他此时正在潞王府的大殿上,潞王同样已经加入靖难。

当然,主要是河南巡抚郭增光,亲自率领两万大军兵临卫辉,再加上洪承畴和吴襄部一万精锐骑兵,三万大军在这卫辉城内,也由不得他不加入,这时候的潞王是朱常淓,就是后来在杭州投降然后被咱大清砍了的那个。算起来他是天启的堂叔,不过年纪还没天启大,实际上才刚二十,正是热血年纪,但却是个音乐家所以对靖难缺乏热情。

“亨九老弟,孙传庭清君侧可是你说的。”

郭增光阴沉着脸说道。

“郭公,您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您想说洪公骗您?吴某这样抛家舍业的都不怀疑洪公,难道您还怀疑?”

吴襄说道。

“吴总兵,郭军门只是问问而已,当初洪公说孙承宗派张神武和周遇吉南下靖难,如今张神武二人却成了杨信爪牙,这总得给我们个解释吧?若说吴总兵抛家舍业,那我等哪个不是脑袋别在腰带上?”

郭增光部下总兵许定国说道。

郭增光的两万大军其实就是原本的河南总兵所部,之前朝廷在杨信周围以卢象升的御营为主力,但各省都有总兵率领的地方军,只不过战斗力和御营没法比而已。不过因为各地士绅对杨信的仇恨,装备上倒是还算可以,基本上已经做到了火绳枪化,旧的那些乱七八糟火门枪彻底淘汰干净,只是弗朗机因为廉价而且好用所以还有不少。

许定国是原本的副将,总兵害怕称病不肯北上,但他是河南本地人,而且还是大地主,所以对靖难充满热情,故此被郭增光提拔为总兵。

“许总兵,洪某可以向诸位保证,太原侯的确是要南下靖难,他的亲笔信诸位也都看过,洪某此刻依然相信他,至于张神武二人,想来只是太原侯所托非人而已,目前我们所知的,也仅仅是他二人与罗一贯叛变,但并没有证据表明太原侯是骗人的。”

洪承畴说道。

“哼!”

郭增光冷哼一声。

实际上他们已经被这个噩耗打懵了,现在完全抓瞎了。

他们之所以敢于起兵北上,完全就是因为想象中的形势一片大好,北边张神武等人大军入关,已经把杨信逼得龟缩京城,南边信王和北方团练包围苑口的志愿军,后者的全军覆没指日可待。各省官员士绅组织的援军正源源不断,半个大明的忠臣义士都在合围杨逆集团,几乎可以说胜利触手可及,这种情况下又有吴襄的辽东铁骑加入,那当然要快快乐乐地联军北上了。

可现在傻眼了。

这坑爹的局势完全让人欲哭无泪。

打?

不敢,杨信的威名还是足够吓人的。

不打?

靖难的口号已经喊出,就算投降也别想有好果子吃。

杨信缺的就是对他们下刀的理由,现在自己已经把刀柄递给他了,他要是还放过那就真傻了。

“郭公,咱们得相信太原侯,张神武等人是一回事,太原侯是另一回事,张神武等人的确投靠杨信,可太原侯难道就不能继续靖难?此前信王那边可是早就已经探查明白,太原侯的五万大军正在入关,那么咱们就还没输,信王的确已经出事了,可大王还在,福王还在,咱们大明的宗室们,难道就不能接过信王的旗帜?

更何况山西已经靖难,山东也已经靖难,北直隶沦陷的也不过是保定以北而已,真定的忠义们,河间的忠义们都在抵抗,他们后面还有大名,还有广平,顺德各府,咱们也还有足够的时间。”

洪承畴笑着说道。

那个大名说的格外重。

郭巡抚家可是大名府的。

他吃定了这些家伙已经骑虎难下,没起兵靖难前还能保住家业,最多也就是交出土地,但起兵靖难了那就没有退路了,再说这些人其实也不知道北边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些天各种传闻不断,有说信王被杀的,有说信王被抓的,还有人说信王逃往山西……

甚至还有传闻说张神武没有叛变,已经和满桂合兵包围京城。

还有说孙传庭已经入关了的。

总之消息十分混乱。

郭增光和一帮文武官员们忧郁地看着他……

“大王,臣请大王接过信王的旗帜,继续带领我等靖国难清君侧,臣请大王领天下兵马大元帅,开潞王幕府号令天下。”

洪承畴紧接着转身向潞王行礼说道。

“小王,小王何德何能当此重任,福王为兄,还是去请福王为妥。”

潞王赶紧说道。

“的确,还是请福王为妥,如今信王遇害,陛下又被杨逆污了血脉,咱们索性拥立福王称帝,神庙当年也有意福王,群臣之中拥戴福王者众,此时先帝之嗣已绝,也该福王继承大统了。咱们这就回开封,请福王继位,然后以圣旨号令天下,杨逆所恃者无非挟天子以令诸侯,咱们索性就断了这个祸根。”

郭增光突然说道。

好吧,他这个比较狠。

但是……

“郭公一语惊醒梦中人,对,咱们早该如此,若是当初直接拥立信王继位也不用如此麻烦。”

洪承畴惊喜地说道。

郭巡抚这是破罐子破摔了,不过考虑到他家的位置,这样的选择也没什么奇怪的,而且说实话,这场斗争斗到现在,已经没必要再顾虑什么了,继续不清不楚的反而让那些想靖难的人犹豫。现在是杨信挟天子以令诸侯,不踢开天启这个皇帝始终就得面对这个尴尬的问题,那么索性就把他踢开另立新君,这样那些想着做从龙之臣的立刻有了目标。

“对,早该如此了,陛下既然血脉都被污了,已经不能算纯粹的太祖之后,哪有资格再继承太祖江山,原本就应该信王继位,如今信王遇难,这排序也该着福王了!”

许定国瞬间精神振奋地说道。

这就是想做从龙之臣的了。

“走,回开封,请福王登基!”

吴襄同样激动地说道。

说话间和洪承畴交换了一下目光。

“大王,请一同前往!”

郭增光用不容拒绝的语气对着潞王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