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八零章 信王落网

小说: 混在大明搞社团 作者: 木允锋 更新时间:2020-02-12 17:06:52 字数:4459 阅读进度:680/696

“大王,快跟老臣走,老臣还有这些家丁,足以保护大王突围!”

张凤翔说道。

但王承恩却护在信王前面,用警惕的目光看着他。

“大王,您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走啊?”

张凤翔焦急地说道。

说话间他还朝信王招手,一副很是急切的样子,信王在王承恩身后也犹豫着想上前,不过却被王承恩给拦住了,后者甚至用后背推着他后退一步,两人一直退到后面墙根,而且王承恩还拔出自己的短枪,战战兢兢地对着张凤翔……

“元蓬公,咱们两下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您走您的,大王走大王的,您要是再上前,那可别怪咱家的枪子不认人!”

王承恩哆哆嗦嗦地说道。

“王公公,你这是做什么?”

张凤翔怒斥道。

说话间他招呼家丁们上前。

他是山东聊城人,这些家丁都是在山东招募,而且跟了他多年,所以并没抛弃他,这时候文官带家丁也已经成惯例,像这种督抚级别的,上任都会带着数量不等的家丁。而且这些家丁都很能打,这些督抚在任期內地方上出现盗匪,民变之类,当官军不足以解决时候,通常都是由这些家丁来负责解决,并不是说只有武将才豢养这种私人武装。

文官也一样。

信王有些茫然地看着他们。

他不明白王承恩为何阻拦,张凤翔来的难道不正是时候?有这近百精锐家丁的保护,他们想逃出保定城肯定更容易,不过他这时候已经知道谁才是最值得信赖的,不懂归不懂,但他知道王承恩是不会害他的。

“都别动,元蓬公,我这枪一响,外面的人可就来了!”

王承恩尖叫一声。

那些家丁立刻停在了那里,转头看着张凤翔。

这的确很危险。

距离他们最近的骑兵其实并不远,在这里隐约就能听到喊声,这里枪声响起那边可以说转眼就到,他们其实也是在逃难中,虽然这里也还有近百人,但真要是骑兵涌来,夹在这里就只能是被瓮中捉鳖了。

张凤翔笑了。

“王公公,你这又何必呢,老朽你还信不过?咱们都是为了大王,为何你要猜疑老朽?”

他说道。

就在同时他向家丁示意了一下。

那些家丁迅速把王承恩和信王包围在中间,不过还是没敢上前,他们的确可以一拥而上瞬间按住两人,但王承恩手指头一勾,外面那些正在扫荡的骑兵可立刻就冲过来了。

“元蓬公,你以为咱家是傻子会信你?

你要是真的为了大王,适才就不会自己带人偷偷溜走了。

鹿善继的确是忠臣,你可不是,你不过是想抓了大王,然后用大王来向杨信邀功而已。

今天咱家也豁出去了,你要是敢动手,咱们就同归于尽,我这边枪一响外面的骑兵就会过来,他们可不会把这样的大功便宜你,就算把大王献给杨信也是他们来献,到时候咱们都是死路一条。你不过是怕这个,知道这时候就算想直接献出大王也保不住你的命,故此才哄着大王跟你一起逃走,等趁乱出城以后,你接着就会把大王绑了,然后直接送去给杨信,以此来保住你的性命。

咱家不会让你如愿以偿的。”

王承恩说道。

“王公公,你真的误会了,老朽岂是那种人,大王,您要相信老臣,老臣对大王忠心耿耿,这些天咱们相处这么久,大王难道还不明白老臣的心意?再说老臣若真想出卖大王,这时候杀了大王岂不是更干脆,何须搞得如此麻烦?”

张凤翔一脸委屈地说道。

“你敢杀了大王,杨信正好拿你堵悠悠众口。”

王承恩冷笑道。

“王公公,我看你才是想背叛大王,你才是想把大王献给杨贼,大王,您别相信这个阉奴,如今贼兵就在外面,形势危急,您快过来,老臣誓死保卫大王突出重围,咱们去山西,咱们再重整旗鼓。”

张凤翔一边向信王招手一边说道。

信王略一犹豫,本能般向外迈步,王承恩急忙阻拦,但就在这时候……

“上!”

张凤翔骤然大喝一声。

那些家丁听惯了他的命令,伴着他的喊声几乎本能地扑上前,正在阻挡信王的王承恩因为分心,反应终究还是慢了一步,手中短枪还没来得及扣扳机,一道寒光划落,他的半只手被家丁的刀斩下。紧接着那些家丁把他按住,同样被按住的还有信王,王承恩在地上惨叫着,张凤翔微笑着上前。

“王公公,你猜对了,老朽就是想把大王献给杨信,你们也不能怨老朽,事已至此,老朽总得为自己考虑,你们放心,老朽以后会四时祭奠大王的。”

他颇为得意地说道。

他这种老狐狸当然很清楚,在这种乱军中把信王交出的下场,杨信部下那些骄兵悍将们才不会把功劳让他得了,把他杀了人家自己献多好,所以他必须先带着信王想办法逃出城。然后再带着信王进京,最好提前给信王灌上毒酒,把他弄得奄奄一息了,就说是在乱军中受了重伤,自己作为忠臣为了救他,只能送给杨信……

他是忠臣。

他才没有背叛信王,他只是为了救信王而已。

当然,镇南王会明白的,然后信王不负众望地伤重不治而亡,镇南王为救信王尽心尽力,他这种忠义之臣通常也会得到赦免。

当然,这只是方案之一,具体如何得看出去后的情况。

不得不说,这时候想做叛徒也得动脑子。

叛徒不是那么好做的。

“姓张的,你这个狗贼!”

信王挣扎尖叫着。

“把大王打晕!”

张凤翔说道。

然而就在这时候意外发生了,一名正在按住王承恩的家丁,无意中一脚踩在那支短枪上。

话说王承恩的手指头还塞在扳机护圈里,那手指头还连着半个手掌,他在上面一踩整个手指猛然向里挤进去,在扳机护圈束缚下,急剧塞入的手指立刻推着扳机向后,那扳机瞬间就后退到了击发位置,那张开的燧发机龙头立刻落下……

枪口火焰骤然喷出。

张凤翔还没反应过来,他愕然地看着脚下火焰喷射,下一刻那随着枪口跳动向上斜射的子弹,就鬼使神差般打在了他的重要部位,因为距离太近,哪怕短枪的动能也没多少衰减,子弹瞬间激起了一团血雾……

“嗷!”

咱大清工部尚书,原本历史上活到八十多才寿终正寝的张凤翔,骤然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然后双手捂住伤口,直接栽倒在地上翻滚着,很快大血管喷涌出的鲜血就在地上染红了一大片。

“报应,这就是报应!”

王承恩开心地尖叫着。

那些家丁也傻眼了,纷纷停下面面相觑。

但就在这时候,后面巷口马蹄声传来,一个家丁瞬间清醒过来,毫不犹豫地抛开已经按住的信王,转身向着另一边狂奔而逃,都这时候了还管别的干啥,赶紧逃命才是正理。剩下的那些家丁也纷纷清醒过来,一个个忙不迭地逃跑,甚至还有人干脆翻进旁边的废宅,转眼间所有家丁一哄而散,就剩下了两个受伤的加信王一个完好的。可怜的张凤翔就这样被他们抛弃了,不过老张这时候也顾不上这个,他只能双手捂着伤口在地上不断翻滚惨叫着。

王承恩倒是还想站起来扶着信王继续逃,但因为失血终究没有力气。

“大王,您自己快逃,奴婢伺候不了您了!”

他筋疲力尽地对着信王说道。

但此时巷口的骑兵已经出现了。

信王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眼看着那些骑兵到了跟前,为首军官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幕,王承恩叹了口气,明白大势已去的他,索性坐起来默默在那里找东西包自己伤口,他其实伤的不算重,只是废了一只手,但断的只是半个手掌,只要不感染就没有性命之忧。

倒是张凤翔伤势严重,虽然他一把年纪也不在乎少点什么,但那可是重要血管的位置,出血量堪称巨大。

那军官掏出个小牛皮包扔给了王承恩,然后继续看着信王……

“信王殿下?”

他说道。

信王站在那里默默点了点头。

“请大王移驾!”

那军官说道。

两个骑兵立刻下马,很不客气地将信王拽过来,然后拿根绳子捆上。

“那是药!”

那军官看着王承恩说道。

后者正疑惑地看着包里的绷带和瓷壶之类,一名骑兵很好心地过去帮他包上。

“你们不能杀害大王,你们敢杀害大王,镇南王会严惩你们的,别忘了成济的下场!”

王承恩还不死心地说道。

他是提醒这些骑兵,他们要是制造信王被自杀,被误伤,被不小心摔死之类乱七八糟的结局,杨信都会处罚他们,以此堵悠悠众口的。当然,其实他也知道这没什么用,随便把他和信王找口水井一扔就解决,事后只要镇南王心知肚明就行,然后信王就可以一直失踪下去。

但现在也只能这样尽自己最大努力了。

“你倒是个忠心的,放心吧,镇南王早就有旨,不得伤害信王,话说大王还是太忠心了。”

那军官感慨道。

杨信的确已经下令,严禁部下自作主张弄死信王。

他不会杀信王的,镇南王这样的忠臣,怎么可能让陛下受丧弟之痛?所以信王殿下会好好活着的,只不过去海外找个封地,比如说夏威夷之类,以后让他在那里渡过余生。不过王妃之父卷入逆谋,所以王妃是肯定要被废的,然后镇南王会亲自为信王选一位贤良淑德的王妃,这位王妃原本应该早就到信王身边的,现在只不过是让她回到属于她的位置。

好吧,周萝莉已经整装待发。

她被镇南王霸占后,因为年龄问题再加上王妃的反对,所以被扔到了医院当护士,她爹在那里当医生,如今也小有名气,她也算是出身清白了,完全符合大明的王妃标准。

这样就可以了,信王殿下带着他的周萝莉,未来就到夏威夷延续他们的未来吧!

这样就可以踏出殖民北美的征程了。

毕竟这样一个安置地首先地打下来才行,这可是政治任务,为了能够给信王一个足够符合造过反的身份的安置地,无论付出多少成本,都是必须的,这是为了保全他们兄弟之情,同时又避免他再次生出异心。夏威夷最合适,这样那里的土人得征服,这个其实很简单,随随便便散播点小生物就解决,然后还得组织起舰队远征,并且按照藩王的标准为信王配置护卫,也就是武装移民。

这也是必须的,一个藩王至少五千护卫,而这些护卫都是全家一起迁移,这样数万移民就可以踏上夏威夷,从此在土人留下的土地上繁衍生息。

这时候夏威夷各岛加起来就已经有数十万人口了,后世估计在库克去清场前至少五十万人口。

当然,清场之后就剩下十分之一了。

也就是说,在目前条件下这片土地养活十万以上毫无压力。

这样一片土地送去五千户,然后再加上随之涌去的商人,话说他们那里可是檀香木产地,虽然现代已经没有了,但这时候可有的是,甚至土人都已经会利用檀香,而这个同样在大明也是奢侈品,商人蜂拥而去是必然的。这样再加上驻守的军队,也就是监视信王的,短期内可以迅速使移民膨胀到近十万,而且那里的农业也足以养活……

总之信王的未来已经安排明白。

他不会死的。

话说镇南王的长子刚刚出生,镇南王还准备以后和他做个亲家什么的呢。

“哨长,这个人如何处置?”

一名骑兵指着地上的张凤翔说道。

后者还没死呢,不过因为在地上翻滚,浑身都是血和泥污,而且因为大量失血已经没力气继续翻滚了,只是躺在血污中有一声没一声的哀嚎着,旁边两只野狗正在带着激动窥伺。

军官看了他一眼。

“这还处置什么,扔这里就行了!”

他很干脆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