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这么弱的吗

小说: 火影忍者之六道伊鲁卡 作者: 其中一条狗 更新时间:2020-08-01 18:26:15 字数:2294 阅读进度:65/81

“队长,我们这次从哪开始调查?要去雨隐村吗?”天藏在路上问伊鲁卡。

“我想先去雷之国那边看看。”伊鲁卡说。

“为什么?”天藏问道,“你觉得雷之国会有问题吗?”

伊鲁卡:“不,没去过,单纯地想去看看而已。”

天藏:“”

伊鲁卡:“不过在此之前,卡卡西大人交给了我另一个不相关的任务。”

天藏:“噢?那是什么?”

伊鲁卡:“去火之寺,拜访那里的一位叫法海的高僧。”

“就是那个在大蛇丸入侵木叶时,帮了我们忙的那个高僧?”天藏问道,“那确实应该去拜访一下。”

“对啊对啊。”伊鲁卡应声道,心想还好这个任务给了我,给了别人说不定就露馅了。

快到火之寺的时候,伊鲁卡借着去路边上厕所的机会,分了一个身,又让分身变成法海的样子,提前跑到火之寺的门口,然后装作要出门的样子,慢慢地朝他们的方向走来。

“前面那位好像就是”天藏认出了朝着他们走过来的“法海”。

“法海”朝着他们走了过来,对他们施了一礼:“贫僧有礼了。”

天藏三人露出一副奇怪的表情,但还是还了礼:“高僧客气了,请问高僧大名可是法海?”

“正是,”法海说,“不止木叶村的各位施主到此有何贵干?”

“施主?”天藏三人对这个名词有点难以接受,不过依旧回答说:“噢,我们奉火影大人之命,前来拜见高僧您的。”

“拜见我?”法海笑了,“不必不必,施主们今日来得正巧。我平时云游四方,基本上都不在寺里。今日刚好又要出门,若是施主们稍晚一步,也是见不着贫僧了。”

天藏:“这样啊,那真是碰巧了。”

法海:“此乃佛祖降下的机缘,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行一步了。”

伊鲁卡掏出卡卡西给他的一个小盒子:“这是我家火影大人给高僧的一点小礼物。”

法海毫不客气地收下了礼物:“那就谢谢火影大人了。”然后就在四个人的眼皮子底下直接走了。

佐井掏出一本名为《人类社交行为学》的书,翻到某一页,念道:“在别人赠送礼物时,一般人都会稍微推辞一下,并口称‘客气’‘破费’等,然后再寒暄两句。哪怕有再紧急的事情,也不要立马离开。”他放下书说:“这个法海大师很奇怪啊。”

“高僧一般都有点臭脾气,”伊鲁卡强行解释道,“既然我们完成了拜访法海的任务,就不用进去火之寺了,直接走吧。”

天藏:“不进去吗?我还没去过呢,想参观一下。”

伊鲁卡:“不去了不去了,我们还要赶路呢,里面就一群和尚没什么好看的。”他心想这还能让你进去?进去万一跟住持一聊,不就立马露馅了吗?

他终于还是把这群人带着绕开了火之寺,在走远之后,又借口上厕所进入树林,分身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了。他打开卡卡西的礼物,是一串纯金的佛珠。

“嘿嘿嘿,想不到木叶还挺有钱的嘛。”伊鲁卡偷偷地把金佛珠收进自己的口袋,盘算着到什么地方去给卖掉。

一周之后,他们到达了木叶村的北部,与铁之国交界的地方。这一天的上午,他们刚从睡梦中醒来,就听见不远处边境的一阵嘈杂的声音。

四人悄咪咪地躲在草丛中,慢慢地朝着声音的方向靠近过去。距离边境只有几百米时,他们发现是两个人在铁之国那一侧打架。

“好像是土之国和雷之国的。”佐井说。

伊鲁卡看了看,嗨,我说是谁呢,居然是迪拉达和达鲁伊。

“那个土之国的,是‘晓’组织的成员迪拉达,之前我们在客栈偷听的就是他。”伊鲁卡小声说道。

“嘘”天藏使了一个手势,“他们聊起来了。”

四人把耳朵贴在地上,静静地听着。

达鲁伊:“你到底是哪个村子的?怎么戴着岩隐村的护额、在雨隐村接雾隐村的任务?”

迪拉达:“这不关你的事,总之,你今天必须死在这里了,这是水影大人的s级任务。”

接着是两人打斗的声音,是不是传来雷电的“滋滋”响和“砰”的爆炸声。

达鲁伊:“哼!你不知道雷遁是可以克制爆炸的吗?”

迪拉达:“失算了,溜了溜了,下次让蝎大哥来杀你。”

达鲁伊:“给我站住!”

接着又是一个似乎很熟悉的声音:“你们才是,都给我站住!”

四人抬起头,看到是十几个铁之国的武士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为首的那个人盔甲被涂成了绿色。

迪拉达:“你又是什么东西?”

为首的武士:“大胆狂徒,敢在我铁之国的土地上撒野!”

迪拉达:“行了行了,我们去对面火之国上打。”

为首的武士:“那就更不行了。”

迪拉达:“你是个什么东西?管得真宽,我们打完了马上就走,碍着你什么事了?永久中立国了不起啊?有本事报上名来!”

“哈哈哈哈哈哈!”为首的武士大笑起来,掀起头盔上的面罩,“铁之国少将李洛克在此!”

“李洛克?”伊鲁卡惊呆了,这小子去铁之国一年多就已经是少将了?

“李洛克是吧,行,”迪拉达说着又咬了几口起爆黏土,“我记住了,以后我们‘晓’组织会抽空派人来追杀你的,你就给我等着吧。”

他开始结印,却没想到一道寒光从面前闪过,一只手被砍断在地。

迪拉达:“???”

李洛克收回了刀:“想结印?也要问问我手里的这把刀答不答应。”

“算了,不跟你玩了。”迪拉达另一只手上的嘴里吐出一只大鸟,他赶紧骑了上去,飞到了空中,临走还不忘捡回了被砍断的那只手。“铁之国是吧?给我等着!”他的声音还从天空中传来。

李洛克看着迪拉达飞走,又转向了达鲁伊:“他走了,你呢?”

“我有通行证,我有通行证。”达鲁伊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本本,递给李洛克,“我就走路走得好好的,那个家伙突然跑出来袭击我,我是正当防卫的。”

伊鲁卡四人看着迪拉达飞走的身影,暗自嘀咕着:“‘晓’组织的人,这么弱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