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回落红不是无情物 化作春泥更护花

小说: 红楼之云泱文士 作者: 泱上云逐 更新时间:2020-09-18 08:24:08 字数:5269 阅读进度:50/93

话说薛宝钗从潇湘馆出来后,经滴翠亭之时,无意间听得小红和坠儿谈起王攸之事,心中大骇。又使金蝉脱壳之计离开滴翠亭,自曲径通幽处打算出大观园,回母亲薛姨妈处问个明白。

哪知还未走出大门,便是一头撞在了一位年轻公子的身上,羞愧难当,无地自容。

“宝姐姐,你今日怎么如此匆忙?”王攸吃痛的摸了摸额头,问道。

听及王攸的声音,薛宝钗心中一惊,脸上羞赧之色还未尽退,一时间不知如何作答。

王攸看此处并非谈话之地,便是作揖道:“对不住,宝姐姐!刚没注意到你,我还有事要回苍泱筑一趟!”

说罢,也不在意身后那看门的几个婆子的目光,便独自奔着苍泱筑而去。薛宝钗心中犹疑,也意识到当下不妥,赶忙跟了上去。

二人一前一后行至沁芳亭处,王攸顿足不前,转身似笑非笑的对薛宝钗说道:“看来老太太,姑母她们已然尽力了。宝姐姐自幼聪慧,也罢,事已至此,宝姐姐若是有什么想问的,我自是知无不答!”

薛宝钗看着面前这个和自己一般高的少年人,仍旧如云似水,不骄不躁,又想起不久前小红口中之言,便是问道:“那甄家的县主”

谈及嫁娶之事,纵然是举止娴雅的她反而露出小女儿的扭捏姿态来,一时间反倒让王攸怔住了,但很快王攸恢复了过来,回道:“此事我已尽我所能,倘若天命不在我,我亦当遵守。”

听到王攸之言,薛宝钗有点难过,是为他而难过。只是寥寥数语她能听得出他的无奈,想来是面圣之事并不是很乐观。

“舅舅他还好吗?”薛宝钗原本想劝说一番,发现这事涉及天家,自是不好多言,只能提起母舅王子腾。

“父亲心中所思我能明白,对于他而言,这是一道选择题。”王攸蹙眉说道。

“攸兄弟,你已经做的很好了!”薛宝钗反而笑着说道。

“多谢宝姐姐宽慰之言!”王攸客气的回道。

二人皆是心知肚明,有些事点到为止即可,有道是君子之交淡如水。

随后,二人又行至凹晶溪馆处,王攸自是看见了山坡石阶上站着润竹和凌梅。

“你们二人站在此处为何?”润竹和凌梅被身后突然冒出的男子声音吓了一跳,但转身看见王攸和薛宝钗,又急忙行礼,回道:“攸大爷,宝姑娘今日是芒种节,我们姑娘在祭饯花神。”

说完,润竹指了指林黛玉所在的方向,眉宇间露出一丝不忍和担忧之色。

王攸抬头望去,桃林深处不见林黛玉身影,反而隐约间传来一阵细细的呜咽哭声。

薛宝钗原本想离开的,她深知颦儿习性,但王攸不比宝玉,若是此时离去,王攸又作何感想,只好跟上其脚步,缓缓进入桃林深处。

在钗攸进入桃林之后一会儿,贾宝玉也行至此处,遇见润竹和凌梅二仆,说道了一番。

王攸在前,很快便是听见林黛玉哭道:

“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净土掩风流。

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

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

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

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宝钗听得此诗,亦觉伤感,又兼得刚才王攸所述无奈之言,眼泪不禁流了出来。

“唉!”王攸轻轻一叹,这黛玉葬花何等伤感唯美,可王攸并无心欣赏,此时的他都有点怀疑自己了,莫非自己先前所有的付出皆是无用之功不成,但他不能怪林黛玉,故此有此一叹,用以缓解心中烦闷。

林黛玉也被叹息声唬了一跳,急忙将泪水拭干,转身看向来人。发现是王攸,更是看到了王攸眼神中的痛惜之色,只听得王攸苦笑说道:“原来竟真是我错了!”

贾宝玉原本心中欢喜,可听到山坡之上有呜咽之声,好不伤感,当下便是反应过来,急忙上前,很快看到了王攸,薛宝钗和林黛玉。听得林黛玉‘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心中哀恸,怀里兜的落花也洒了一地。试想:“林黛玉花容月貌,将来亦到无可寻觅之时,宁不心碎肠断?又复推至眼前宝钗,随后想起三春姐妹,以及园中其他姐妹,最后念及己身”

“原来竟真的是我错了!”王攸无奈痛心之言忽入耳内,打断了贾宝玉的思绪。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注:取自第八回)

“萱花虽微花,孤秀能自拔。亭亭乱叶中,一二芳心插。”(注:取自第二十七回)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注:取自三十三回)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注:取自三十八回)

“三人成虎事多有,众口铄金君自宽。”(注:取自三十九回)

王攸看着林黛玉,一字不落的念道,随后看着这漫山飘落的桃李芳菲,唱道:“浩荡离愁白日斜,吟鞭东指即天涯。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说完,颇有些落寞的转身离去,王攸看到了薛宝钗脸上残留的泪水,四目相对,便是了然,他又看见了宝钗身后不远处痴愣的贾宝玉,行至其身前,二人无话,便是错开。

王攸自山坡下来之后,并未直接回苍泱筑,而是登上了凹晶溪馆旁准备的小船之上,将系在岸边的绳索解开,用浆对着岸边一推,小船便是离了岸,缓缓的进入水池之内。

接着进入船篷内,半躺下来,思索着自己这些年做的这些到底是为了什么,从胸口处再次取出那不知看了多少遍早已发黄变旧的信封,取出里面那封林如海临终前留给自己的书信。

不觉的有些可笑!但王攸根本笑不出来,反而略显痛苦的闭上双眼。

“老师啊!老师你告诉我,我做的对吗?”王攸喃喃的自言自语道,这是他第一次怀疑自己,自己最大的秘密就是他本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想到这,王攸又回忆起自己穿越而来那几日看的《红楼梦》,然后又想起刚刚山坡之上林黛玉所念之《葬花吟》,眉头愈发紧皱起来。

“尽人事,知天命!这是您教导我的,可是我知天命!而不知己命啊,这些年我何尝未尽人事!老师,你告诉我!”王攸有些愤怒的一拳打在本就脆弱的船篷之上,穿了过去,破损的船篷露出参差不齐的竹尖划破了王攸的手,鲜血快速浸湿了袖袍。

疼痛感让王攸渐渐冷静下来,但心中依旧有着郁气。

“老师!我真的很痛苦!有些事我想和父亲说,但是他也身在局中,不如您通透,此刻的我更是面临危机,我何尝不知命运皆在于我,但我”王攸说到后来,泪流满面,面前传来的只是风吹动信纸哗哗的声音。

三日以来,宫中面圣,父亲王子腾在圣上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出,自己虽是见过天颜,但也心知一族之荣辱皆在那个男人喜怒之间,如何不步步惊心,小心行事说话。

但好在自己已经将想法透露给了圣上,但圣上却并未立即回复,尽管明白他要考虑,但是这种命运被被人抓在手里的感觉着实令王攸(叶郁)惊恐,他毕竟是来自人人平等的现实世界,本就不属于这里,那日见到道僧二人,知道这个世界有神仙之后,他第一想法就是要结交二人,随后拜托二人运用仙力送自己回现实世界,哪怕有一丝希望,他也要尝试的,可惜那两人却是离开了。

“我到底是谁?王攸?!叶郁!?”王攸看向自己流血的右手,不确定的说道,“我又到底为了什么活在这个世界之中,为什么要让我过来改变这本就注定好的命运!原来竟真的是我错了!我错了”

王攸的头颅渐渐垂下,看不清其面色如何,只听得他如入了魔一般,不断念着‘我错了’三个字。

太虚幻境,秦可卿和警幻仙姑通过观世宝瓶看到了王攸的样子,秦可卿不忍说道:“姐姐你这般干涉人间之事,倘若被娘娘察觉到,到时候”

仙姑笑答:“妹妹放心,我只不过是刮了一阵风吹落漫山芳菲而已。”

“可是那人毕竟是圣人,此举若是污了圣人之心,亦有违天道,倘若将来圣人显圣飞升,找上姐姐您问罪又当如何?”秦可卿担忧的回道。

“”警幻仙姑蹙了蹙眉,没说话,若说其心中不惧,也没可能。

山坡之上,薛宝钗看向面前泣不成声的林黛玉,想起刚刚王攸看向她的一眼,走上前,宽慰道:“妹妹,你之苦他可解之,但他之苦谁为其解?”

林黛玉泪眼婆娑的看向薛宝钗,以为她是挖苦自己,随后想起那日傍晚她递给了王攸一件东西,心中更是酸溜溜的。于是也不搭理宝钗,一面哭着,一面小跑着下了山坡。

林黛玉梨花带雨般的模样自是被贾宝玉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他赶忙跟着林黛玉一道下了山。

山坡之上,薛宝钗望着离去的宝黛二人,心中也觉得无趣。漫山芳菲,随风飘落,她想起了黛玉刚刚所做之词,又摇了摇头,口里念起了王攸所做的“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想到王攸,薛宝钗不免担忧起来。

“甄家之事结果未知,且其中诡谲多变,攸兄弟此诗已有做好牺牲小我之准备,”薛宝钗叹息的说道,“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叹罢,也走下山坡,去了苍泱筑。

走入苍泱筑之内,薛宝钗也被眼前景色震惊到了,比之以往,院内郁郁葱葱,草木葳蕤,那棵高达一丈的樱花树的枝干下多了一个秋千,薛宝钗信步走了过去,随后坐在秋千之上,尝试的荡了起来。

脚下一半处是流动的溪水,在正房房檐下的花圃之中种了几棵翠竹以及一大片的萱草,“原来攸兄弟心里装的是她!颦儿啊,颦儿,枉你素日里常说是他知己。”薛宝钗略显苦涩的说道。

“宝姑娘!”不远处的清影笑着称呼道。

听到有人叫她,薛宝钗从秋千架上下来,对清影问道:“攸兄弟可在屋内?”

清影一惊,反问道:“大爷回来了?!”

薛宝钗一愣,也问道:“攸兄弟没回来?!”

两人面面相觑,清影很快便是反应过来,连忙吩咐今日过来苍泱筑的云歌,风铃,月英,雪晴,润竹,凌梅等人出了苍泱筑去各处寻找。

哪知几人刚要出门,便是看见了王攸回来了,此时的他满头大汗,面色阴沉,右手的袖袍上血迹斑斑,还不时有血流淌下来,众人见此情状,都是大惊失色,慌乱不已,润竹和凌梅二人更是快步跑出去报信去了。

清影急忙冲了上去,搀扶住王攸,心疼的说道:“大爷,您这是怎么了?”

薛宝钗同样惊恐,怎么前一刻还好端端如云似水般的王攸,此时却落得这般凄惨模样。王攸自是发现了薛宝钗,连忙将流血的手往后藏了藏,随后厉声吩咐道:“琼玉,先将宝姐姐请到屋里;清影,你去找些止血药和纱布来。”

又说宝黛二人,林黛玉原本想去苍泱筑看看王攸如何了,但想到刚刚山坡之上他所言‘我竟真的错了’之语,又有随后宝钗挖苦之言,心中当下充满万般委屈,哪里还有心思去想王攸所做之诗。

于是就打算回潇湘馆,快步走在小径之上,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以为是王攸追来,心中一喜,便是转身,哪知是贾宝玉,喜悦之情转而变成失落。林黛玉看着这个如宝似玉的宝二哥哥,依旧行礼称呼了一声。

贾宝玉感觉到林黛玉的失落,以为她还在生自己的气,便走上前说道:“林妹妹,你且站站!我知道你不理我,我只说一句话,从今以后撂开手。”

林黛玉听其话中有话,说道:“有一句话,请说来。”

贾宝玉见林黛玉搭理他,心中一喜,笑道:“两句话说了,你听不听?”林黛玉听得此言,认为贾宝玉是在捉弄她,心中未免一气,委屈又是重了一层,转身就走。

贾宝玉在身后叹道:“既有今日,何必当初!”

林黛玉听得此句,由不得停下脚步,回头问道:“当初怎么样?今日又怎么样?”其实说这句话的时候,她更想问的人是王攸,当初说好让自己等五年,说好会好好照顾自己,可今日之事她只是惜时感伤,触景生情,为什么他不像以前那样了,难道那些都是假的不成?想到这,林黛玉不免又是落了泪。

贾宝玉见林黛玉落泪,当即叹道:“当初姑娘来了,那不是我陪着玩笑?凭我心爱的,姑娘要,就拿去;我爱吃的,听见姑娘爱吃,连忙干干净净收着,等着姑娘吃。我们是一桌子吃饭,一床上睡觉。亲也罢,热也罢,和和气气的,才见得比人好。如今谁承望,姑娘长大了,不把我放在眼里,到把外四路的什么宝姐姐,凤姐姐放在心坎上,甚至对攸弟都是在意的。对我是三日不理,四日不见的。”说着,还用双手拍了拍自己的额头,神色颇为难过,“我和你都没有亲兄弟姐妹,我想,我的心是和你一样的,谁知我是白操了这份心,让我是有冤无处诉啊。”

“我知道是我不好,就算是我有过错,你打我两下,骂我两句,我都不会灰心的,谁知你总是不理我,让我摸不着头脑,丢魂失魄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我我就是死了,也是个屈死鬼。还得你说明了缘故,我才得托生呢!”

贾宝玉神色激动,洋洋洒洒的将自己多年的心意尽数说出,林黛玉听得这些话,一时间痴怔了。

贾宝玉见林黛玉不回话,反正今日是说出了多年的心意,也不在乎将那心中疑团一并解决。又听他说道:“林妹妹,你可知攸兄弟他将要迎娶甄家的一位小姐!”

林黛玉身形一动,听得此言,脑海之中更是一片空白,但依旧颤颤巍巍的说道:“宝二”话音还未落,林黛玉只觉得满眼星光,随后眼前一黑,摔倒在地。

贾宝玉见此情状,着实吓了一跳,随后正好瞧见润竹,润竹见林黛玉晕倒在地,赶忙上前查看。而此时,王熙凤,三春姐妹,李纨众人也一处拐角处走来,也被眼前情景震惊。

“快去叫人!”王熙凤赶忙对身后的几个丫鬟厉声吩咐道,随后急忙拉过润竹,抱起林黛玉的身体,又看了一眼贾宝玉,贾宝玉虽是心疼林黛玉,但此刻有点不敢直视王熙凤的目光,悻悻的往后退了一步。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