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回滴翠亭杨妃戏彩蝶 埋香冢飞燕泣残红

小说: 红楼之云泱文士 作者: 泱上云逐 更新时间:2020-09-16 13:38:03 字数:4707 阅读进度:49/57

四月二十六日,这日是一年一度的芒种节。按照以往的风俗,凡是交芒种节的这日,各家各户都要摆设各色礼物,祭饯花神。

芒种节一过,便是夏日了。众花皆谢,花神退位,需要践行。

因此,大观园中的姑娘们和一众丫鬟都是起了个大早,或用花瓣,柳枝编成轿马的,或用绫锦,纱罗叠成杆旄(mao2)旌幢的,都用一应的彩线系了,随后挂在沿路的每一棵树,每一枝花上。

一时间满园之中,绣带飘飘,花枝招展,更兼一众姑娘丫鬟们打扮的桃羞杏让,燕妒莺惭,更是言语道不尽。

且说宝钗,迎春,探春,惜春,李纨,凤姐等,并巧姐,大姐(傻大姐),香菱与一众丫鬟们,都在园内玩耍,独不见林黛玉。

贾迎春笑着问道:“林妹妹今日怎么不见?好个懒丫头!这会子还睡觉不成?”

凤姐看向不远处的苍泱筑,刚要解释一番,哪知薛宝钗先回道:“你们且等着,我去闹了她来。”说罢,薛宝钗便是丢下众人,一直奔着潇湘馆而去。

李纨使了个眼色给凤姐,两人悄悄的走在一旁,李纨问道:“王家大爷三日前就被舅老爷带出了园子,那事会不会已经传到园子里来了?”

“应该不会,老太太和太太都吩咐过了,园子出了正门旁边的出入门有人,其他各处角门一应全部锁上,就连往日的婆子们都是不允许靠近园子。再说正门旁边的那小门可是林之孝家的亲自把关,她可是地哑,更不会乱说。”王熙凤快速的说道。

“地哑?!”李纨觉得这词新颖,不解的问道。

“呵呵,林之孝两口子,都是锥子扎不出一声来的,我成日家说,他们倒是配就了一对夫妻,一双天聋地哑。就是这么出来的。”王熙凤讽笑道。

“这都三日了,你那弟弟现如今还未回来”李纨有些担忧的问道。

“谁说不是呢,太太和薛家姨太太这三日都是担心不已,我也一样如此,可是外面一点消息都没有,静的可怕。老太太那边看似和往常一般,但是你没发现这十日来鸳鸯和老太太都是同吃同住,片刻都是不离身的,可见老太太心里也没把握。”王熙凤如是的说着,此时,贾探春笑着跑了过来,问道:“两位嫂子在嘀咕什么呢,神神秘秘的。大嫂子,我手上的绫锦没有了,你再给我几个呗。”

李纨笑着将手上的绫锦递给了贾探春,待她跑远后,又对王熙凤说道:“这些姑娘们都精着呢,能瞒得住?恐怕她们心里清楚,假装做给你们看才是。”

“这也没办法,姐妹们在一块天天玩乐,自然是好的。但她们毕竟还太弱小了,尤其是那位风吹吹就坏的美人,老太太更是特别嘱咐了的”王熙凤看着眼前欢乐无比的一众姐妹们,说道。

“但愿如此吧!”李纨只回了五个字,便是不说了。

又说宝钗前往潇湘馆去找林黛玉,行至竹林深处,远远的看见贾宝玉先一步进了潇湘馆,薛宝钗想了想,还是止住了脚。想起贾宝玉和林黛玉从小一处长大,他二人之间自小便是多有不避嫌之处,嘲笑也喜怒无常;况且林黛玉素习猜忌,好弄小性儿,此刻自己也进去,一则宝玉不便,二则林黛玉嫌疑,反而不如回去的妙。哪知刚转身离开的时候,刚刚进入潇湘馆的贾宝玉火急火燎的又小跑了出来,从另一侧的小路离开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莫不是颦儿出了什么事?”薛宝钗心中一惊,赶忙快步走向潇湘馆。

踏入门内,紫鹃,雪雁二人也迎了出来,薛宝钗见到二人脸上并无慌乱之色,想来并非如自己先前所想。

紫鹃问薛宝钗道:“宝姑娘可是来找我们姑娘的?”

薛宝钗点了点头,雪雁回道:“刚刚宝二爷也过来找我们姑娘,我说我们姑娘今日一大早便是去了后山。”

“怎么不见云歌,润竹她们?”薛宝钗蹙眉说道。

“润竹和凌梅跟着姑娘一道去了,至于风铃她们今日回了苍泱筑。”紫鹃回道。

“回苍泱筑了?可是攸兄弟回来了?!”薛宝钗欣喜的问道。

“不知,看着好像不像,若是攸大爷回来了,第一时间清影会过来通传我们姑娘。”雪雁摇头回道。

薛宝钗心中转而失落,“今日芒种节,你们怎么不去祭饯花神?”

“不了,宝姑娘,我们还得看家,到时候万一有人还来找我们姑娘,我们也好回话不是?若是你瞧见我们姑娘,就劝她早些回来才是,毕竟今日风大,着了凉才是。”紫鹃担忧的说道。

薛宝钗再度点头,随后离开潇湘馆,去寻别的姐妹去了。路上,忽见前面出现一双玉色蝴蝶,大如团扇,一上一下的迎风翩跹,十分有趣。宝钗意欲扑了下来玩耍,于是从袖中取出扇子来,向草地下来扑。

只见那一双蝴蝶,忽起忽落,来来往往,穿花渡柳,将欲过河。薛宝钗蹑手蹑脚的,一直跟到池中的滴翠亭处,不过终究那双蝴蝶飞往河岸去了。

薛宝钗香汗淋漓,娇喘细细,于是停下追赶的脚步,摇动手中的团扇抚了抚胸口。走至滴翠亭前,只听得亭子里面有人叽叽喳喳的说话。

宝钗神色一变,刚欲要离开,哪知亭子里的人提到王攸,便是悄悄走近往里听。一开始只是一些琐碎的小事,甚至提到了芸二爷之类的,后来只听其中一人说道:“我和你说个事,这事是我爹偷偷告诉我的,你可不要告诉别人,现在就园子里的姑娘还不知道。”

“什么事?快说说,我绝不告诉旁人,小红姐姐你快说!你要不说,我就不把这帕子给那芸二爷了。”

“你真是”小红急的脸色一红,过了半晌,说道:“也罢,不过这事你千万别到处说,要是被太太或者琏二奶奶知道了,你我二人的命就不保了。”

另一人一听到命不保,心里也打了退堂鼓,但又耐不住好奇,急忙说道:“我要告诉一个人,就舌头上长个疔,日后不得好死!”

“是关于王家大爷的事,不过这也是我爹从外面听来的,也不知真假,外面好像都在传甄家的一位小姐被封了县主,不日要嫁给王家大爷!”

“这不是好事吗?怎么”

“我也不清楚,可是王家大爷三日都未回这园子,你说”

“王家大爷不是去面圣去了吗?当时王家的舅老爷亲自登府带离。”

“虽是这个理,但是有人说王家大爷是要抗旨,才去面圣的!”

“什么?!”

薛宝钗听到抗旨二字,心中大骇,又听到里间的人说要推开隔子查看外间是否有人偷听,一时间倒是乱了阵脚,此刻转身欲逃已是不及,前面奸淫狗盗之事暂且不去管它,但后面关于王攸面圣抗旨之事关系到此间二人性命,其中小红素日里眼空心大,最是个头等刁钻古怪的东西。现如今薛宝钗墙下偷听,本就失了小姐姑娘气度,若是慌忙逃离,少不得被二人编排一番。

于是薛宝钗转念一想,当即放重了脚步,笑着叫道:“颦儿!我看你往哪里藏。”一面说着,一面故意往前赶。

滴翠亭中的红玉和坠儿刚一推窗,就看见薛宝钗如此说着往前赶。一时间二人都被吓得花容失色,小红更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主要是两件事情都因她而起。只听薛宝钗装作惊讶的样子反问道:“你们把林姑娘藏哪了?”

坠儿故作镇定的说道:“没看见林姑娘来啊?”

薛宝钗笑道:“我刚刚还在河边看着她在这蹲着弄水的,怎么一眨眼就不见了。”说罢,还探身往亭子里瞧瞧,随后又离开了滴翠亭处。只留下小红和坠儿两人在此处,不知怎样是好。

薛宝钗断了去寻一众姐妹的心,想来她们已经要到了后山处,小红刚刚所言‘甄家小姐’,‘嫁娶’,‘抗旨’之词眼现如今还在薛宝钗脑海里回荡着,想起十日前在王夫人正房处,凤姐姐,母亲三人神色,愈发觉得事情不简单,还有三日前舅父从王家登临荣国府,甚至还去拜见贾母,以及王攸种种不常见的举动,自园子里出去三日未归,一幕幕串联起来,如何不让薛宝钗心惊胆战。

“肯定是出事了!我要去母亲那问个清楚!”薛宝钗自言自语道,脚下的步伐更是快了起来,直奔着大观园的大门而去。

自曲径通幽,山石之间快步走动,哪知刚要出门之时,因低头思索之际,迎面撞在了一个人的身上,吃痛之下,薛宝钗抬眼望去,原来是

且说林黛玉,今日一大早便是起身,因知晓这日是需要祭饯花神的交芒种节,索性让润竹凌梅取来那花锄和花帚以及花囊独自去了后山处,相比较姐妹们在园子里作饯花会,热闹喜庆不同,本就喜散不喜聚的她有着自己的想法。

润竹和凌梅远远的跟在其身后,原本林黛玉是不喜的,但想到一月前那次王攸发怒的样子,也只好随他们去了。

想到王攸,林黛玉不免有些担忧。生性敏感的的她也察觉到这十日来园子里的气氛有些不正常,凤姐姐来园子的次数倒是比以往多了不少,而往日里自己一众姐妹需要给贾母等一众长辈行礼问安的礼数反而是降了,外祖母那边一如反常的没有责怪。

三日前,王攸被其父王子腾带离了园子,当时府上所有人都是知晓是进宫面圣,但三日过后,却是什么消息都没有,这如何不让人起疑,甚至王攸根本没回园子。

这日,林黛玉身着一件烟拢卷青缎锦罗白裙,在这落红成阵的小径之内更显得气质卓然,钟灵毓秀。

然不知不觉间,她来到了苍泱筑旁的山坡之上,树上的桃花已经开始凋谢,落了一地,此般肃杀的风景又不禁让多愁善感的她伤感起来。掩面而泣之时,又有感而发,正道是: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

闺中女儿惜春暮,愁绪满怀无释处。

手把花锄出绣帘,忍踏落花来复去。

柳丝榆荚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

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年闺中知有谁?

三月香巢已垒成,梁间燕子太无情!

明年花发虽可啄,却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倾。

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

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漂泊难寻觅。

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愁杀葬花人,

独倚花锄泪暗洒,洒上空枝见血痕。

杜鹃无语正黄昏,荷锄归去掩重门;

青灯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温。

怪奴底事倍伤神?半为怜春半恼春。

怜春忽至恼忽去,至又无言去未闻。

昨宵庭外悲歌发,知是花魂与鸟魂?

花魂鸟魂总难留,鸟自无言花自羞;

愿侬此日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净土掩风流。

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

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

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

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取自《葬花吟》)

林黛玉念完之后,蹲下身子,将洒落的桃花一片一片的捡起放入花囊之中,随后不顾草深露重,泥脏鬓染,又轻轻的将花囊埋入土坑之内,用花锄推上泥土,表情虔诚而带有哀伤,正自悲伤之际,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一道叹息声。

回说贾宝玉这日伤势大愈,又知姐妹们在花园中祭饯花神,先一步去了潇湘馆找林黛玉一道去作饯花会,哪知到了潇湘馆之后,失望的听到林妹妹一大早便是去了后山,随即又赶忙出去寻找,顺道为十日前口无遮拦之事道歉作揖。毕竟自那日以来,林妹妹一次都没去过怡红院看过自己,想来是心中有气。

后山处,贾宝玉远远看到一众姐妹嬉笑玩闹,但唯独没看见林黛玉,此时的他焦急起来,反返身去了别处寻找,一路上见得许多凤仙,石榴等各色落花,不由也是悲上心来,叹道:“若是妹妹看见了,想来止不住要怜惜一番。”

说完,贾宝玉便把落花用袍子兜起来,登山渡水,过柳穿花,沿着小径去了苍泱筑后面的桃花山坡之上,果不其然,在一处转角处,他欣喜的看见了润竹和凌梅二人,赶忙上前问道:“两位好妹妹,你们可曾见到林妹妹?”

“二爷,我们姑娘和宝姑娘,还有攸大爷都在那山坡上!”凌梅指了一个方向,回道。

“哦?!攸弟回来了?”贾宝玉惊讶的说道。

润竹和凌梅笑着点了点头,随后便是去了苍泱筑。贾宝玉见此情状,想来表弟王攸刚刚回来,苍泱筑中众人都是不知,润竹二人自是去通传去了。想到这,贾宝玉也未多管,拾级而上,奔着先前凌梅所指之处跑了过去。

四人阴差阳错之下,又是聚首一处,要知端的,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