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回内忧外患应何如 唇亡齿寒震人心

小说: 红楼之云泱文士 作者: 泱上云逐 更新时间:2020-09-16 13:25:50 字数:4785 阅读进度:48/93

正当王攸揣测北静王爷这第二次下帖的用意之时,贾母正房内,王夫人,薛姨妈二人联袂将甄太妃说亲之事告知给了贾母,王夫人甚至直接将王子腾写的四个大字双手奉上,态度恭谨,恍若当年刚入门之时。

贾母听罢,一开始也觉得这是一个打压王夫人恢复荣国府绝佳的机会,但是听到王子腾居然亲自送信过来,也意识到此事绝非表面听起来这般简单。

“唇亡齿寒!”

贾母凝神看着这张宣纸上的四个字,正所谓见字如见人,从这四字之中贾母看得出王子腾在示弱,希望她能够帮上一把。

“那容若县主今年岁数几何?”

“十四!”

“倒是和迎春一般大,此事我知道了,你们先回去吧,容我想想。”贾母正色说道。

“老太太,我兄长”王夫人还想劝说一番,但这话却让贾母颇为不满,认为王夫人是在教她做事。

“难怪政儿说你是无知的,今日在此间我给你留些面子,我说了,让我考虑考虑。”贾母极为不满的说道。

“老太太,姐姐一时性急,并非有意顶撞!”一旁的薛姨妈劝说道。

贾母看了一眼薛姨妈,笑道:“姨太太看笑话了,你姐姐本就是个听话的。”言语之间依旧有着敲打之意。薛姨妈会意后,也笑了笑,赶忙将跪在地上的王夫人搀扶起来,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

“我这一把老骨头了,难得有人还记起我。”贾母自讽了一番,但实际上是埋怨先前王夫人,甚至是王家做的太过分,如今出了事,又担当不起,反而来求自己。

王夫人和薛姨妈都是人精,如何听不出贾母的话外之音,但又不好违抗,只是静静的听着,贾母对二人的低眉顺耳较为满意,于是开口问道:“攸哥儿呢?”

薛姨妈笑着答道:“今日才回了园子,中午的时候和凤丫头,宝钗一道去了林姑娘那边,想来此时已经用了膳。”

薛姨妈放低姿态,她也知道林黛玉在贾母心中的地位,索性将林黛玉抬高些,这样也好称贾母的心。

“嗯,他回来后想来第一时间便是去见了你们这两位姑母吧,可说了什么?”贾母淡淡的问道。

“回老太太的话,攸儿毕竟还是个孩子,近来家里事情繁杂,一时失了礼数,还望老太太莫要怪罪。”王夫人掩饰了一番。

薛姨妈接着王夫人的话说道:“攸儿说要去面圣!”

“面圣!?”

贾母脸色变了变,瞬间就了然了王攸此举用意,于是称赞说道:“你们这些做姑母的,反而还不如一个孩子,做事情慌慌张张的,致使乱了方寸。”

王夫人和薛姨妈连忙点头应是,随后贾母又说道:“甄家老太妃当年我和她是有些交情,甄家又是我贾家的老亲,虽说有些年头不联系了,但情分还是有的。”

王夫人听贾母这般说,认为贾母会答应帮助王家度过此劫,刚要开口说话,却被薛姨妈狠狠的拽住衣袖,王夫人心中一跳,连忙止住了接下来的动作。

“甄家现如今有老太妃在宫中扶持,自然是要强过我贾家的,更遑论你们二人的娘家王家。此外,此事并非你们二人看到的那般模样,攸哥儿明着是娶了一位县主,你们王家固然风光一时,但日后处处回受到甄家的辖制,此外攸哥儿日后也无法做官了。这也是你们兄长所担忧的地方。我知道你们兄长的意思,唇亡齿寒,可真正要做起来,又是何等困难。王家终究还是太嫩了些,也好在出了攸哥儿这么一个天纵之才,但须知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你们啊,高兴的有些过早了。”贾母说的是实情,分析的同时也不忘敲打薛姨妈和王夫人几句,同时指向那多年前可笑的金玉良缘,妄图越过她来掌控整个贾家。

姐妹二人垂首停训,又听得贾母说道:“甄家财大气粗,树大根深,朝堂之上更是跟随者众,比之我贾家,甚至你我四大家族合力都是不遑多让的。攸哥儿身为两元进士,今科探花,身上背后早已拓印了江南士子的记号,但这些依旧不足以抵挡甄家发起的这场暴风雨,一个不慎,你们王家的未来就恍若雨中烛火,海上轻舟,所以攸哥儿选择面圣!此举也只有他来做最为恰当合适,此外甄家太急了些,我帮不帮得看圣上的意思,若是天家圣旨降下,我亦无能为力。到时候我也会自断臂膀,毕竟我不是王家的当家人,就算伤到筋骨,但贾家还有我就暂时倒不下,倒是你们的王家,那时才是四面楚歌,顷刻之间就是死无葬身之地!”

王夫人和薛姨妈听到后面,冷汗涔涔,尤以死无葬身之地六字恍若洪钟大吕一般在二人脑海中炸响。若真到了那一步,真是从云端跌落泥地,再也翻不起身了,贾母这段分析根本就是洞彻权时,不是二人可比的。

想到此处,王夫人再度对贾母跪了下来,就连眼泪也收不住。

“老太太,我有罪,但求您看在我为贾家这么些年付出的份上,还望母亲教我!”王夫人当机立断,哭诉道,就连薛姨妈也一道跪了下来,面带戚色。

“教你?你已经做的很好了!有些事我身不由己,你们那位兄长同样如此,所以不是你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此事终究在于你们的侄子攸哥儿面圣之后的结果,若是圣上愿意保住你们王家一门,那么我自然是和你们兄长一起,毕竟唇亡齿寒!”贾母冷哼道。

“是!”王夫人眼眶里流着泪,默默的应了下来。

“此事你们能瞒几日就瞒几日,莫要向上次那般传到园子里去,惹得是鸡飞狗跳,好在凤丫头的病也好了,修养几日也就大安了。”贾母吩咐道,随后看向跪在地上的二人,说道:“你们姐妹二人先起来吧。”

贾母想起王子腾和贾元春的交易之事,原本打算将王攸单独叫来,想让他牺牲一些东西,但随后发现他身上能牺牲的东西多少都和外孙女林黛玉有关,若是被林黛玉知道,到时候反而不好,只好作罢。想到这,贾母不由的叹了口气,这就是一家之中有希望的好处,王攸出色的几乎没有弱点,就算有,也是他展现出来的,反而让人不确定那是不是弱点,甚至明知那就是弱点,你也不好抓,需要做好惹得一身骚的准备。

随后贾母又想起和王攸一样大的贾宝玉,宝玉或许要几年后才能明白当家的责任,可是几年后的事谁又说的准呢,那甄家现如今遭到圣上嫉恨,此事固然对王家最为不利,但用好了,何尝不是甄家的催命符。甄家太急了,哪有自家的嫡出小姐刚刚封了县主,又要和另一个世家结亲的道理,这不是犯了君臣大忌吗?

可圣上之上还有上皇,甄家当年四次接驾,深得上皇恩宠,想来族内中人也有看不清局势的。一朝天子一朝臣,这点道理看不透?还是说甄家有着什么依仗不成?

贾母心里不断猜测着,但多年不出远门的她只能够凭经验,凭借对人性人心的把控去验证先前的猜测,但手上并无实证。想到这,她也不禁头上起了密汗,看着不远处的鸳鸯,说道:“你帮我把头上的抹额取下来,给我擦擦!”

鸳鸯今日心中也是惶恐,主要是她听到了太多,见到了不该见到的,此刻贾母发话,一时间反应倒是慢了一拍。贾母笑着说道:“好孩子,莫怕!我知道你的嘴是个把门的。近些日子你哪里都不要去,就跟着我就是!”

鸳鸯急忙点头,随后帮助贾母脱下抹额,擦拭汗水,顺道给贾母取来一身清爽的衣物。

王夫人和薛姨妈只是静静的坐在椅子上,看着贾母和鸳鸯的动作,一言不发,等待接下来的指示。

“你们二人先回去吧,切记莫要走漏了风声,尤其是园子里!”说到这,贾母特意看了一眼薛姨妈,薛姨妈知道老太太是指薛宝钗。

王夫人和薛姨妈二人告罪离开贾母正房,出了贾母的小院,姐妹二人皆是苦笑不已,但心中也了然。

“姐姐,你以后还是对林家姑娘好些吧,时常去看看,这样老太太面前”薛姨妈劝解道。

“这事我自有打算,当初我嫁到这荣国府来,受了多少的累和辛苦,当年”王夫人一改刚刚在贾母前面恭顺谦良的姿态,面有怨色的说道。

“当年她母亲毕竟年少,何苦来要把这份罪过加给一个小姑娘呢?”薛姨妈叹息道,“你就不怕攸哥儿知道,到时候翻了脸。”

提到王攸,王夫人面色稍霁,随后说道:“我是他亲姑母,小时候我多么喜欢他,你不是不知道。”

“可是攸哥儿毕竟是林家姑老爷的弟子,对林家姑娘有照顾之意,你这不是让他两难吗?若是来日”

“我何尝看不出,那丫头的心放在了攸哥儿身上,当初老太太赞成宝玉和那丫头的事,我是无论如何都不答应的,她想要嫁到王家去,也没那么容易,老太太今日之语固然是对我两的敲打,但也能看出老太太未尝没有借刀杀人的意思,王家是你我二人根本所在,更何况现在府上一应事务都由凤丫头打理,老太太自然还是忌惮我们王家的,她心里必定也不愿意将那丫头嫁到王家,呵呵,如此想来,这点我倒是和老太太的想法一致。”王夫人自嘲了一番。

“唉!但愿你别忘了数年前兄长对你我二人说的话。”薛姨妈再度叹息道。

“我当然没忘记,一切以王家利益为先,为重。宝玉心性是比不上攸哥儿了,贾府宝玉这一辈之中,大都都是蝇营狗苟之徒,东府那位不就是那粪坑里的石头!攸儿就连老太太都是赞不绝口,称为天纵之才,麒麟之子,我现在比不得嫂子,但我希望在宝玉成长起来之前攸哥儿能帮一把。”王夫人先是冷笑随后又柔和的说道。

“姐姐既然这般想,更应该为攸哥儿多考虑才是!”

“反正我是瞧不上那丫头,身子太孱弱了,是个不好生养的,嫂子要是为王家子嗣着想,必定不会选她作为未来的儿媳妇!”王夫人确定的说道,“宝钗的事你和她说没?先说好了,我是肯定要宝钗做宝玉媳妇的,娘娘那边我是说了的。”

薛姨妈心头一震,姐姐这动作太快,只好陪笑道:“宝钗应该是知道的,不过这女孩子的心思猜不透,你我当年不也是这般过来的吗?”

“呵呵,你我当年,我们还不是听从了父亲的命令,才分别嫁到这贾府,薛家的吗?”王夫人笑着说道,“你养了个好女儿,我是很满意的。”。

“只不过老太太那边不松口,这事终究名不正言不顺,再说那金玉良缘”薛姨妈把王夫人未尽的话说了出来。

提到金玉良缘,王夫人面带喜色,但薛姨妈却说道:“姐姐啊,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关键是王家此前面临的危难。”

“嗯,你说的对,王家若是倒了,那么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完了。”王夫人赞同的说道。

“姐姐,容我再说一句,那林家姑娘和攸哥儿的事你就别管了,省的到时候”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会看着办的,你也回去吧,为这事我们姐妹两操劳了大半天,我也累了,你回去也歇着吧。”王夫人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薛姨妈见王夫人这般模样,也知道她并未听进去,但毕竟她是姐姐,自然不好违逆了她。薛姨妈走到大观园门前,看向院墙内若隐若现的竹林,心里可怜道:“唉,可怜的丫头。从小就没了爹娘,这偌大的贾府之内又是这般模样,好在你那死去的父亲给你安排了第二个选择,让你至少还有温暖。可是现如今攸哥儿自己都遇到困难,而你却不自知,他也不希望你知道。身体本就孱弱的你,希望你能够理解老太太和攸哥儿两人的苦心,虽是目标不同,但终究是为了你。至于姐姐那边,是指望不上了,她犯下的过错我来替她承担就是。至于嫂子和兄长那边,我帮不了你,也决定不了他们对你的看法。”

想罢,薛姨妈独自回到自己的小院内,由身边的服侍的丫鬟伺候着睡了一会儿,直到掌灯时刻,才醒来。洗漱一番后,又问了门外的婆子薛蟠可否回来,得到的答复是薛蟠今日中午和宝二爷一道出去喝酒去了。

薛姨妈皱了皱眉,薛蟠生性她作为母亲的最为清楚,想来是近日来得到的那些好东西拿去和宝玉分享去了。也就不管了,随后又问了宝钗如何,婆子只说了下午宝钗和林家姑娘玩笑了一阵,便是回了蘅芜苑。

提起宝钗,薛姨妈又想起白日王夫人对自己说的话,但她心中觉得宝钗应该嫁给像攸哥儿那样的人才会幸福,可这样一来,林家姑娘的处境又变得艰难起来。此事还得经过攸哥儿同意,攸哥儿从小便是个有主意的,心里想的更是比所有人都要远,老太太称之为天纵之才,麒麟之子不是混说。薛姨妈更是很清楚王攸未来的地位,但关键还在于甄太妃说亲之事能否被化解。

“攸哥儿,姑母只是个妇道人家,帮不了你什么,也不知道你心里具体想要什么,但我就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蟠儿我是管不住的,至于宝钗”薛姨妈再度陷入了纠结。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