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6章 早晚被毒死

小说: 婚婚欲恋:亿万娇妻买一送一 作者: 安禾 更新时间:2020-01-15 01:44:45 字数:2442 阅读进度:626/702

第626章 早晚被毒死

房间里摆着一张大床,床上正躺着一个面色苍白的男人,脸上还带着一个银色的面具。

“还站在哪里干什么?赶紧过来帮忙!”就像顾念兮失神的时候,一道清冷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要我干什么?”顾念兮这才走了上去。

“先把他的衣服脱了,我要把他的子弹取出来。”那男人在一旁准备手术用品。

顾念兮看了一眼床上的男人,也没有再迟疑,直接动手准备替他脱衣服。

毕竟刚才他救了她,这次就当做是报恩了。

顾念兮伸手就想要把那人的面具给摘下来,只不过她的手还没碰到那面具,那医生就已经先开口了。

“不用弄面具,只要脱衣服!”

“好!”顾念兮也没有多话,直接把手收了回来,开始给他脱衣服。

因为是军用夹克,顾念兮并不是很熟悉,脱起来也很麻烦,半天都找不到窍门,最后为了不耽误时间,直接拿起一旁的手术刀,利落的划开了那男人的衣服。

男人左胸的位置有一个弹孔,鲜血正源源不断的从里面涌出来,他大半个身子都被鲜血给染红了。

哪怕是顾念兮胆子够大,看到这样的伤势,胃还是抽搐了一下。

而她这举动引得那个医生不由的看了过来。

“怎么了?是这个刀不能用吗?”注意到他的视线,顾念兮询问了一句。

“没有。”那人收回视线,随后开口,“帮他把身上的血迹清理一下。”

“好。”顾念兮在这种事情上虽然不是很熟练,但盛在比较细心,等到那个医生准备好后,他这边差不多也已经擦拭干净了。

“帮忙按住他的手。”医生直接拿着手术刀走了过来。

“嗯?”顾念兮有些疑惑,却还是按照他的吩咐按住了那个男人。

只不过下一刻,她就看到这男人直接拿着手术刀朝着他的伤口划去。

“你干什么?”顾念兮当即出声阻止。

“不是已经说了吗?取子弹。”医生的语气听上去有点不耐烦。

“可是你还没有打麻药。”顾念兮提醒。

“他的身体不受麻药,打了也没用。”医生开口。

“啊?”顾念兮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不受麻药的,稍稍愣了一下才开口,“那你就这样直接取?”

“不然呢?”

“……”

顾念兮不是医生,也回答不上来他的问题,而且他们应该是一伙的,他都这样说了,顾念兮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慢慢的收回了视线。

见顾念兮不再说什么,医生这才动手。

锋利的手术刀划开了男人的伤口,原本昏迷的男人当即闷哼了一声,紧闭的双眸豁然睁开,那眼底里的戾气看的顾念兮的心都不由得跳了跳。

“摁住他!”医生再次吩咐了一句。

回过神后,顾念兮才重新摁住了那男人的肩膀。

男人大概是已经完全清醒了过来,一双眼睛通红的厉害。

只不过除了最开始的那一声,整个手术过程男人始终都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哪怕是拳头紧握,手背上的青筋暴起,都没有半点哼吟。

好在这个医生处理这种伤口看上去还挺得心应手的,不过片刻就已经找到了子带,然后夹了出来。

“给他包扎一下。”医生吩咐了一下。

“我?”顾念兮不确定的问道。

“这里除了你还有其他的人吗?”医生一副明知故问的样子。

“可是我不太会……”小伤他还可以帮忙处理一下,但是这种枪伤还是要有专业的人来处理会比较好。

“把药直接涂上去,然后把伤口包起来。”男人已经开始清理手术工具了。

顾念兮:“……”

听着那人漫不经心的语气,顾念兮突然想收回刚才说他专业的那句话。

这人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庸医!

顾念兮低头看了一眼还躺在床上的男人,迟疑了片刻,还是给他包扎了一下。

毕竟这个人也算是她的救命恩人,而且她还有其他的事情要问他,总不能让他现在就流血而亡。

顾念兮的手法有些生疏,但是最后包扎好的成果还不错。

医生回头看了一眼,也没有说什么,脱掉了手套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

“三天换一次药,在伤口结痂之前,不能碰水,忌辛辣,更不能剧烈运动。”医生叮嘱了一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顾念兮总觉得这人说话的时候视线是落在她身上的。

“你这是在跟我说?”顾念兮再次不确定的问道。

“不跟你说难道跟他说?”

顾念兮:“……”

“那个……我想你可能是误会了,我并不是……”顾念兮想要解释一下她并不是保姆,只不过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船上现在就只有你一个女人,那些大男人根本就不会照顾人,穿个衣服说不定就会重新扯开伤口,他需要一个女人在身边照顾他。”医生解释道。

“所以你刚才就是因为这个才让我进来帮忙的?”顾念兮眨了眨眼。

“不然呢?看你长得好看?”

顾念兮:“……”

顾念兮被噎得说不出话来,随后低声开口:“我觉得你一定没有朋友。”

嘴这么毒,就算有朋友也都被他毒死了!

“什么?”医生有点没听到她的话。

“没什么。”顾念兮摇了摇头。

“那你好好照顾他,记得每三个小时给他量一次体温,如果发烧,38度以下先采取物理降温,38度以上给他喂一次退烧药,如果没有效果,再让人通知我。”医生说完就直接朝着门口走去。

“……”

顾念兮站在原地,看着床上的男人,再看了一眼已经重新关上的房门,有些惆怅的叹了口气。

这人是不是太信任她了?

就不怕他把人给看死了吗?

呼呼……

顾念兮摇了摇头,最后还是认命的给那男人盖上了被子。

因为刚才的手术太过耗神,这人已经睡着了。

因为要给他量体温,顾念兮也没办法休息,只能搬了个凳子坐在他身边。

这中间男人烧了一次,好在给他喂完退烧药以后体温又恢复了正常。

顾念兮折腾了大半夜,一直到天际微微泛白这才趴在床边打了个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