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七三章 强运之人(下)

小说: 钢铁蒸汽与火焰 作者: 树岚 更新时间:2020-09-16 15:28:59 字数:2320 阅读进度:1654/1655

那张脸面严肃,但写满了“我很清楚你拿我没有办法”这几字在上面。还有“不用担心”等等,丽苏曼没有什么危机感,她在意的事情很少,很难有事物可以让她为难。她自己很清楚这一点,又在冻原渡过漫长时间,不能体会帝国内部势力间常年的复杂交织,想让她清楚哪些事情会是麻烦,需要一个时间的过渡期。

麦格里继续悄声往前走,极为隐秘的感知早已散开,监控周围一切的同时,结合自身对圆桌骑士团驻地的了解,感受着电感力场的不断变化。

圆桌骑士驻地本质上是一个十二边形建筑群,因面积的确广阔,鸟瞰下通常只会看见一个不那么规整的圆形。被分割成了超过二十块区域,抛开每一名圆桌骑士各自一块的专属驻地外,当中还有圣皇厅的一处圣堂驻地,以及国王家族亚斯图斯的驻地。剩下的便是一些公共区域,如顶级训练场所、图书馆、医疗设施、研究室等。

这些区域统一围绕驻地的中心部分,那是圆桌骑士驻地划分出来的最大一块位置,为历代骑士王的驻地。但千年时间中,那里真正有主人的时间不长,并且不知是否为历来的习惯,还是帝国的骑士王真的异常繁忙。从历史记载到亲身经历,三代骑士王几乎都不会将那里当做自己日常休息的地方,只会是偶尔发布命令,或是走过某些流程时才会去到那里。

伴随着第三代骑士王出现于帝国后,圣皇厅早在几年前就让自己的人从这里撤离出去了,现在留在驻地的不过是一些无用且无害的闲置人员。

夜晚,作为不夜之地的圆桌骑士团驻地灯光充足,只存在明暗相交的阴影,而不存在彻底的黑暗。这里的建筑每过数年就会维修翻新一次,因为作为圣皇厅名义下的骑士团,他们作为帝国最强骑士团的驻地同时,还是每一年很多信徒们慕名而来参观的重要地点。

与马诺马城市的繁荣气息比较,这里无异偏远之地,清净的自然之所。树木遮掩下的建筑多为纯粹的大理石雕刻,带着朴实和历史的遗留感,和运用枪械飞空艇,以及各类机械体的圆桌骑士团比起来,两者的气息完全不同。

“好像一个古董公园。”严肃了一阵子的丽苏曼又在麦格里身后说起话,“现在早就没有骑马的骑士了,要么是变异的灰狼,要么就像火焰联盟的龙骑士那样。把这些雕像换成龙类不是更加气派?”

“那样就失去作为一个供信徒们参观的理由了。”好歹回话的麦格里说,“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还算是公共区域,等到了那些不供参观的地方,这种氛围会很快被纠正回来。对了,以前你在神学院读书的时候,确定没有来过这里?”

马诺马中的不卢河有一节就在驻地当中,作为水运路线而使用。神学院便在不卢河边,且还算得上大半都在不卢河上。在驻地开放的日期里,只要想过来,两者间可以说是一条船便能直接到达。很便利的交通,麦格里想不通那时的丽苏曼在做什么,因为即便是他,学生时代也因为向往而来过这里很多很多次。

丽苏曼想了想,最后还是摇摇头:“要和你来这里的时候就已经想过很多次了,的确没有关于这里的记忆。我也好奇那时的自己在想什么,现在来看,当时的圆桌骑士驻地应该很吸引我才是对的。”

“不过,我到现在就一直没有争夺圆桌骑士名额的想法,或许这就是我一直以来对这里的态度?”不怎么确定,丽苏曼一面说着,一面与麦格里散步般躲过从一旁走过的巡逻人员。驻地中的人想要发现他们,根本就没有此选项存在。麦格里的脑袋里有着这里的所有地图,哪些通道在哪里,如何进入,密码亦或是密码卡片等等,也早已通过第三代骑士王的权限拿在了手上。

“加快点速度吧,既然你没有兴趣,也就不用带着你在这里转一圈了。”听完丽苏曼的话,麦格里总感觉其中多有遗漏了重要部分。丽苏曼在今后将作为自己重要的盟友,并且两人还是同学,他认为之后有必要和丽苏曼好好谈一谈。

学生时期两者间的关系算不上亲密,但也多有联系。可那时两者也忙于各自的事情,而作为主要且影响深刻的蜕变时期,两者都在六十几年前的那场战争中发生了改变。对那时的丽苏曼还有关注,只是很多细节并不知晓,也没有实际的资料可以查证。

想亲自询问丽苏曼,麦格里希望知道一些东西。敏锐的嗅觉也好,漫长时间对各种事物进行分析而得到的经验也罢,这一次红星就要来临时,麦格里突然意识到一点。

不久后,帝国又将进入战争时期,而那时的环境如同历史的轮回,也会回到以前的样子。在那时发生变化的丽苏曼是否还会在不久后再度成为以前的模样?突然的思考似乎被丽苏曼感觉到了,麦格里感觉到目光,看了过去。

丽苏曼正认真地盯着他,但并未说话。

冻原不会真的以自然的力量将一些东西“保持了新鲜”吧?麦格里切断思考,无视了丽苏曼的凝视,千米后,与她一起进入一处通道中。

、、、、、、

脑袋晕得厉害,具有一点意识时,如同黑暗的房子里“啪”的一声打开灯具,思考从模糊混乱状态中找到光线传来的方向。

我不是应该正在山脉中进行撤离,准备返回小国中的城市吗?自己是完全睡下去了?疲劳还远远没有达到这种程度,发生了什么?身体软绵绵不听使唤,伊莎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但并不能调动它,甚至现在连同睁开眼睛也做不到。

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断开的记忆在其后不久于回忆和思考中重连。伊莎想起某些东西——他们在森林中保持均匀速度小心的行进,只是某一个时刻,夜鹰突然间感觉到周围似乎有某种东西。但伊莎此刻只是模糊记得那时夜鹰连话似乎也没有说完,不知是自己先,还会夜鹰在前,就此昏迷过去。

遭遇了伏击?伊莎不确定,那时黑暗当中,她什么都未感觉到。意识开始疯狂撞击禁锢住她的黑暗,身体的感觉似乎正在一点点回归。当力量与撞击积聚到某个点,伊莎的眼睛突兀睁开。

她猛然坐起来,干涉的眼睛中还有眩光。立即环望四周,像是已经天亮了,因为周围存在一片不算强烈,但未带着温度的冷色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