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7章 大结局(下) 老婆,我们今晚就开始努力吧!

小说: 高冷老公别诱我 作者: 懒冰冰 更新时间:2020-01-15 01:46:23 字数:4374 阅读进度:1577/1577

暮滢点点头,接着说道,“我哥已经给过暮须霁一次机会,可他居然执迷不悟,这就不要怪我哥狠了……更重要的是,暮须霁居然想要你的命,我哥当然不会再姑息!”“你说的是真的吗?小滢,你哥真的开除了岑若心,并且这么费心地救我?”直到此刻,尹依馨依然有些不敢相信,她的脑子里还回((荡dàng)dàng)着暮亦封当时和暮须霁对话的绝(情qg),

她真的不敢相信暮亦封是在乎她的。

“我说的你可以不信,那让我哥亲口来对你说,如何?”暮滢嘿嘿一笑,然后这样说道。

尹依馨愣了愣,“什么亲口说?”

这时候,暮滢从(床)沿起(身shēn),冲病房门轻轻喊了一句,“哥,你进来吧,我知道你已经来了……现在该是你对人家真(情qg)告白的时候了!”

尹依馨一头雾水。

下一刻,只见到莫鑫推开了病房的房门,而暮亦封出现在了尹依馨的视线里。

在经历过生死后见到暮亦封,尹依馨的心头莫名有种委屈的怆然,眼睛瞬间微微湿润。

暮滢直接退了出去,同时扯着莫鑫往外走,将时间和空间留给了病房里的两个人。

尹依馨望着此刻站在病(床)边那伟岸(挺tg)拔的(身shēn)影,轻声咕哝,“小滢刚刚对我说的话,都是着的吗?”

暮亦封没即刻回答尹依馨的问题,他的视线落在尹依馨被子弹擦伤此刻被纱布包裹的那条腿上,俊眉皱紧,沉冷地问道,“疼吗?”

尹依馨先是摇了下头,然后点了下头,委屈道,“疼。”暮亦封在(床)沿坐下来,但依然一副冰冷的面孔,清冷说道,“暮滢告诉我,她的手下救你的时候,你居然连闪躲都没有……如果你当时愿意做个闪躲的动作,也不至于让暮

须霁伤了你的腿。”

“我当时,当时……”尹依馨不知道为什么,说话从来不结巴的她,这一刻突然有些说不出话来。

“当时什么?”暮亦封严肃地追问。

尹依馨垂下眼帘,努力调整了一下面对暮亦封时紧张的呼吸,这才说道,“我当时听到你和暮须霁的对话……我就……就……”

“就连活着都不想了?”暮亦封轻声斥道。尹依馨顿时抬头,瞪着暮亦封,“你那么凶干嘛?我当时只是脑子一片空白嘛……我来不及反应而已……”尹依馨没有对暮亦封说实话,因为她怕被暮亦封知道她那么在意他

的事实。

听闻,暮亦封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些,轻声说道,“那你也是有够笨的,那么危险的时刻,居然可以脑子一片空白!”

尹依馨低声咕哝,“就你聪明,我是笨,可以吗?凶不凶吗?不知道我是个病人吗?”

暮亦封显然听到了尹依馨的嘀咕,反问,“我凶你了吗?”

尹依馨听到暮亦封的声音里包含了几分温柔,这才出声回应,“怎么没有,刚刚就凶我了……”

不想,暮亦封突然将靠在枕头上的尹依馨抱住,让自己埋在了尹依馨散发着淡淡香味的发丝里。

尹依馨整个人呆住,因为她没有想过暮亦封会这么做,半晌,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讷讷地说道,“暮亦封,你这是做什么?”

“你是真的不明白,还是假的不明白?”暮亦封蓦然沙哑的声音问。

“什么明白不明白?”心底已经有预感暮亦封接下来想要说什么,但尹依馨依然有些不知所措,就连手也不知道该放在哪里。

然而暮亦封依旧紧紧地抱着她,用沙哑的声音继续说道,“那记得那个下雨的晚上吗?”

尹依馨木讷地点了下头,问,“你是说你为我撑伞的那个晚上吗?”

“嗯。”

“我当然记得……那一晚我很感激。”

“但是那一晚……你被大雨淋湿的样子,第一次令我感到心疼。”暮亦封这样说道。

尹依馨不敢相信,她的双眸瞪大,不敢确定地问,“暮亦封,你再说一遍?你说你心疼我?”

“是的。”回答完,暮亦封慢慢地把尹依馨松开,他俊逸的面庞与尹依馨就在咫尺之处,灿若星河的眼眸凝睇着尹依馨肤若凝脂的面庞,认真地道,“我不知道你当时为什么能让我感

到心疼,我只知道,在之后的(日ri)子里,我已经习惯有你的相伴……之后不论是我们的婚礼,我们一起去圣地亚哥‘度蜜月’,我都已经习惯有你再侧。”

这一刻,尹依馨的眼睛里游((荡dàng)dàng)着即将低落的泪水,她不敢确信地又问,“暮亦封,你说的都是真的吗?你真的习惯有我在你(身shēn)边?”暮亦封很是诚挚地点了下头,眼神专注地锁着尹依馨美丽的面庞。“一开始我以为这种习惯只是因为我需要你,我需要你这个合作伙伴……一直到我们在圣地亚哥,一起经历了那么多,不论是在赌桌上你(娇jiāo)俏可(爱ài)的样子,还是在天台上你我佯装恩(爱ài)时你(娇jiāo)羞的样子,还是我们遭遇危险时你勇敢的样子,全都深深吸引着我……我原本以为我这

辈子不会再涉足感(情qg),但当我发现你离我而去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我已经对你动了心……”“暮亦封,你说的真的是真的吗?你真的在意我?”此刻的尹依馨已经泪流满面,因为暮亦封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她内心迫切想要听到的,她不敢相信他此刻真的听到了暮亦

封的表白。

“我暮亦封如果有一句谎言,就罚我未来天打雷劈……”

听闻,尹依馨连忙捂住暮亦封的嘴巴,哽咽道,“你说什么呢,大傻瓜……我哪有不相信你,我只是不敢相信你真的(爱ài)我……”“昨晚来酒店找你,我就是想要跟你说清楚我和岑若心之间的事(情qg),我知道你是误会了我和岑若心的关系,才会在圣地亚哥不辞而别……我还想要告诉你,我在乎你,我喜

欢你,我不要你再离我而去,我要你一直陪伴我走下去……”听到这里,已经泪眼婆娑的尹依馨紧紧地抱住了暮亦封,她哭泣着,任由鼻涕和眼泪擦拭再暮亦封昂贵的西装上,她抽噎道,“难怪我发现你昨晚说的话有点不对劲……可

是我又不敢相信你心底有我,因为一直以来,你都表现得只把我当做是合作伙伴……”暮亦封慢慢将尹依馨拉开,替尹依馨拭去鼻涕和眼泪,深(情qg)地说道,“如果我只把你当做是合作伙伴,在你误会我和岑若心的关系后,我为什么会跟岑若心提出辞退?还有

,从圣地亚哥一回来,我为什么会因为你不愿意见我,而在房间里气得肺都要爆炸?再有,你提前来了纽约,不与我同行,我又为什么这么急着追过来?”

“可是一直以来你都强调,你这辈子没打算再涉足感(情qg)……”尹依馨委屈地说道。暮亦封温暖的双手轻捧住尹依馨细致美丽的面庞,一瞬也不瞬地凝睇她被眼泪湿润后更显得灵动清澈的大眼,认真地说道,“我的确曾经这样打算,也的确曾经以为这辈子

都不会再(爱ài)上别人……可是你出现在了我的世界,你猝不及防的打破了我原本的安静,你的一颦一笑都进驻了我的心……你彻彻底底让我无法习惯不再有你的世界。”

“暮亦封……”这一刻尹依馨再也不想多说什么,她抱紧暮亦封,再没有任何顾忌,用力地抱紧。

暮亦封亦将尹依馨抱紧,他嘶哑的声音问,“依馨,你愿意跟我走下去,做一对真正的夫妻,继续陪着我完成二祖父的遗愿吗?”

尹依馨用力点头,哭得沙哑的声音回答,“我愿意,我当然愿意……我愿意跟你一直走下去……我(爱ài)你……暮亦封……”

暮亦封紧紧把尹依馨抱着,那力道好似要将尹依馨揉进骨子里,这一刻,他们的世界只有彼此,整个世界亦是安静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暮亦封开口打破沉默,“等会儿我要带着你一起主持二祖父的祭奠会,我要当着整个家族的面,当着整个世界宣布你是我暮亦封的妻子,未来暮氏家族

的女主……”

“你不是在开玩笑吧?”尹依馨猛地从暮亦封的怀里退出来,震惊地望着他。“我现在这样的(情qg)况,怎么跟你主持……”

暮亦封好笑地望着她,宠溺的口吻说道,“我会抱着你。”

“……”尹依馨顿时脸红,尴尬地道,“这样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暮亦封轻轻刮了一下尹依馨的鼻子。“别人只会以为我们夫妻恩(爱ài)。”

“可是在你二祖父的祭奠会上,我们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对不起先人……”尹依馨担心地说道。

暮亦封依旧是宠溺的神(情qg),温柔说道,“如果我能给所有人一个合理的理由呢?”

“什么合理的理由?”尹依馨好奇地问。

“比如……”暮亦封故意顿了一下,然后贴在尹依馨的耳边轻轻地说,“怀孕。”

尹依馨猛地把暮亦封推开,震惊地道,“你疯了吗?你居然想用我怀孕为借口?”

“怎么,你怕了?”暮亦封好整以暇地望着尹依馨,兴致盎然地说道。

“我……我才不怕呢……只是我又没怀孕,到时候怎么跟暮家的人交代……”尹依馨担忧说道。

“孩子这档子事嘛,只要认真起来,很快就会有的……”说这话的时候,暮亦封已然将尹依馨从病(床)上抱起来。“走吧,老婆,我们得赶去祖宅了……”

“暮亦封,你别冲动,我们还没有孩子啊……”尹依馨轻捶着暮亦封的(胸xiong)膛,试图说服这个已经变得不老实的男人。

暮亦封低头在尹依馨的喋喋不休的唇上亲了一下,而后一本正经、认真地说道,“老婆,我们今晚就开始努力吧!”

“……”尹依馨脸红地埋在暮亦封的(胸xiong)膛里,然后,咕哝地说道,“暮亦封,你还没说你(爱ài)我呢……”

“以后说。”

“不要,现在说。”

“莫鑫和我妹妹都在呢。”

“我就要你当着他们的面说嘛……”

“……”

“快说。”

“好。”

“你怎么还不说呀……”

“老婆,要进电梯了!”

“我要你说那三个字啊……暮亦封,你别给我岔开话题!”

“嗯。”

“那还不快说……”

“你说是哪三个字?”

“就是‘我(爱ài)你’啊,笨蛋!”

“我知道了。”

“……暮亦封,我不跟你去祖宅了,快点放我下来……”

电梯门刚好在此刻关闭,站在电梯外的莫鑫和暮滢互看一眼,然后同时笑出。

“小姐,你觉得以后是暮总欺负夫人多一点,还是夫人欺负暮总多一点?”耐心等着下一趟电梯的时候,心(情qg)颇好的莫鑫问道。

暮滢已经拿出手机,准备给自己的那般朋友报喜讯,在拨下号码之前,惬意地回答莫鑫,“肯定是我哥啊……你别看我哥现在很嚣张,以后肯定被依馨吃得死死的!”

莫鑫的眼睛里顿时出现期盼的神色,笑着道,“我觉得如风别墅以后会很(热rè)闹了!”

“那是,以后肯定也会有很多小家伙在别墅里跑来跑去……”暮滢期待道。

莫鑫点点头,眼睛里充满憧憬,这样说道,“我终于可以跟老暮董交代了!”

突然想起岑若心来,暮滢转回正色的口吻问,“对了,我哥怎么处理岑若心?”

莫鑫如实回答,“她意图联合暮须霁伤害夫人,暮总已经安排让岑若心‘承担’伤害暮须霁的罪名!”暮滢满意地鼓了下掌,“完美!”kuangs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