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 这就是朝政!

小说: 大明:史上最强皇帝 作者: 青衫小曲 更新时间:2020-09-16 15:02:40 字数:2533 阅读进度:290/334

“周相,您要说什么,下官心里清楚。”

温体仁一开口,就把周延儒到了嘴边的话给堵了回去,周延儒眉头一皱,眯着眼看他,“温相,你真的明白?”

“没错。”

“你明白,可是我不明白。”周延儒深吸口气,闪烁的目光中带着几分逼视,毕竟他的官职还在温体仁之上。

眼见如此,温相爷不气不恼,笑容间还带着几分歉意,“首辅大人,其实今日下官这些话,也是急中生智,咱们今天干什么来的,你我都清楚,所以有些话你我心知肚明,万岁爷今天摆明了就是在等着咱们两个到这来,而且这个钱你相信吗,如果我不说四百的话,只怕咱们要拿出来得更多。”

“哦?”

周延儒想了想,瞬间了然,皇帝圣旨写得二百,而且他今天这么敲竹杠,一旦得手不多说,没有一千他的面子往哪放?

想到这里,周延儒反而有点感激温体仁了,内阁少四百银子虽然难了点,倒还不是什么大问题,可要是一次拿走一千,那就要命了。

周延儒眉目间的变化,温体仁看在眼里,摇着头轻轻叹了一声,“周相,其实这件事想一想倒也没什么,只是下官这里有一个章程想说给您听。”

“温相请讲。”周延儒说着,放慢了脚步。

温体仁道:“四百两银子,下官看不如从内阁支出二百,余下的你我各出五十,最后那一百,要内阁所有人众筹。”

“哦?”

周延儒挑了挑眉毛,“温相这样安排,果然巧妙,如此一来,内阁不至于捉襟见肘,钱又如数交给了陛下,最重要这些都是大家凑上来的,又不至于授人以柄,对吗?”

“首辅大人聪慧。”

温体仁说着,冲他略欠一身,抬起头的时候,他的语气忽然沉重了许多,“不过下官还要提醒首辅大人,这个办法,只能在内阁当中使用,余下其他的衙门口,他们则么做,会不会相应咱们,钱又从什么地方出,您可万万不要开口,下官也是一样,虽然其他衙门中有很多都是你我的门生故吏,但还是保命要紧。”

最后四个字,温体仁几乎是咬着牙挤出来的,周延儒也不是笨蛋,他顿时明白过来,这老东西果然奸猾,他这是在担心皇帝再下一钩。

朝廷上下,其实只要内阁认筹了,其他衙门,包括地方上几乎不会有人再抗拒、说三道四的,但二百银子,对于任何一个衙门都不算是小数目。

大明规制,正一品大员每月的俸禄不过八十七石,一年下来也就是一千四十四石,这些钱就是他们一年的所有明面进项。

哪个当官的不是一大家子人要养活,只要不贪财的,就几乎对没有可能一次性掏出二百银子。

所以到时候任何一个官府、衙门,只要把钱交上来,皇帝一定会追查来源,或者就算是把他们的日常用度在户部扣下,只要还能正常办公,只要人员没有裁减,官员的生活没有受到影响,那这里面就存在问题!

到时候皇帝可是一打一个准!

他么的,皇帝好深的道行!

周延儒越想越可怕,甚至还用手拍了拍自己的心口,今天亏了是和温体仁一同来的,要不然只怕自己就着道了。

无形之间,自己竟然欠了他一个人情……

周延儒和温体仁的人情往来,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朱由检这边倒是开始期待着明天一早,朝廷上的风向又会刮向哪一边。

这就是朝政啊!

躺在御书房中,朱由检尽量把自己放空,王承恩瞧出他心里的一抹清固,悄悄坐在月门外,不去打扰他。

这一夜,主动不会平凡,周延儒和温体仁回家之后,赶忙着敛吧起音量来,虽然他们二人各自认筹了一百。

但身为老油条,他们都对拿出什么样的银子,动起心思。

虽然二位爷都猜得到,自己身价如何,皇帝老子是一清二楚,但想一想表面工程还是要做。

两锭五十的,不行,全是散碎银两也说不过去,二位爷好不容易各自考量出一个数额来,第二天去户部交钱的同时,也都派心腹给自己的门生故吏传信。

只是昨日约定,到今天就变了味道,周延儒和温体仁彼此之间,异心再起。

户部大堂上!

毕自严此刻的感觉,比昨天中皇帝计策时还要难受,皇帝终究是皇帝,他不是大臣,无论如何都会自重身份。

可是现在眼前的这二位,那可都是鼎鼎有名的煞神,任何一个都是吃人骨髓的恶鬼!

四百两银子,就放在他面前,除了两锭五十的,三枚十两,余下全是散碎银两,更可恨里面竟然还飘了一个金瓜子充数。

他么的,你们内阁每年的经费有多少不提,光是你们两个家里,一月花销也比这个多,偏偏搞出这多花招干啥?

你交钱了,咋的皇帝还能揪着小辫子不放?

毕自严从心底里瞧不上他们,可面对二人,还要苦巴巴的陪笑,“二位相爷,这些银钱已经清点过了,合计四百零三钱八分,您看多出来的这个是给您剪出来,还是下次内阁拿费用的时候一同打进去?”

毕自严可不敢把这点碎银子给黑下,在这种事上,自己不能犯糊涂,别说自己不能提,要是他们两个要求把钱留下,也得拒绝。

果不其然,他这边一问,温相爷眼睛一眯,笑呵呵的捋其胡子来,“毕大人,您看您说的,区区三钱八分,我们怎么能拿走?您就一并打进去好了。”

“不可,万万不可!”

毕自严说着,瞧了瞧眼前堆着的财物,眉头一皱,从中把那枚金瓜子挑出来了,“一桌子白雪,偏偏多了一点鹅黄,不巧,不好!下官看,二位相爷还是把这枚瓜子带回去,这些银两,也就正好了。”

“唉,怎么能!”

周延儒眼角一抻,笑容里带出几分诡诈,“一枚金瓜子,四钱六分银子,若是减了去,毕大人不是还要自掏腰包吗?”

“无妨!”

毕自严反应得非常迅速,“区区一点银子,下官还是拿得出来。”

“哦?照你这么说,尚书大人都拿得出来,我们堂堂两个宰府,竟然掏不出?”温体仁阴阳怪气地说着,目光也变得逼视起来。

毕自严心中叫苦,你个老王八蛋,两头堵我,是什么意思?你这不是故意刁难我吗?有本事你去御书房啊,在这耍什么光棍!

心里的不满,毕自严一点不敢表露出来,官大一级压死人,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他报定一个决心,不管今天这二位爷要搞什么花活,自己肯定是笑脸相对,三不政策。

话不说扎实,钱不多不少,甜言蜜语威逼利诱一概装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