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新征程(5000)

小说: 斗罗之圣剑使 作者: 南后主 更新时间:2020-09-16 14:34:21 字数:6074 阅读进度:180/193

经过半个月的车程,夜耀等人终于是回了天斗城。

“终于……”

在天斗城门口,仰头看着那三个熟悉的字样,夜耀怔怔出神。

天知道他这半个月是怎么过来的啊!

每天两次的训练,此次都是把他整的连吃饭的力气都没有,偏偏还没有人喂饭。

没错,观众朋友们,划重点!

没人!喂饭!

此前,他一直幻想的,受伤时,有人在旁悉心照料,完全是一片痴心妄想。

那一天,他就坐在雪清河旁边,连勺子都拿不动了,一直眼巴巴的看着雪清河,结果呢……

这女人竟然一直低着头吃完自己的那份后,看都不看夜耀一眼,然后就施施然走了。

走了,走了……

当时,夜耀的心里是崩溃的。

什么?你问为什么不找其他人?

见鬼,在雪清河的眼皮子底下找别的女人给自己喂饭,这不是明目张胆的给她上眼药吗!

他夜耀还要不要这两条膝盖……不是,他不要他这条命了!

而且,这车队里也没几个女人了啊!

除了这个雪清河,就只剩下宁荣荣了。

宁荣荣……

说到这个,夜耀就不禁叹了口气。

看得出来,宁风致还是有些不死心,他不止一次明着暗里的让宁荣荣来喂一下夜耀饭。

甚至,夜耀有些怀疑,剑斗罗刻意往他的手上招呼,是不是也有着这方面的想法。

这乱点鸳鸯谱的两个老家伙!夜耀暗自骂道。

不过,说实话,大家都这么熟了,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宁荣荣自己其实也不太介意。

但是,她还是要关照一下她身边的一个醋坛子的心理感受的……

夜耀完全注意到,奥斯卡当时的脸都绿了。

所以,无论是出于哪方面原因,夜耀都只得婉拒。

对此,宁风致没有多说什么,但是脸上终归还是有一些失望。

至于剑斗罗……

之后他下手明显重了三分,这足以显示出他的心情如何。

而奥斯卡其实也不是那么没良心,他还是自告奋勇喂夜耀饭,结果被夜耀断然拒绝。

开玩笑,你当我夜耀是什么人!

要投食也得妹子来!不要男人!

所以,夜耀只是找奥斯卡要了几根香肠……

之后,夜耀每天都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无论夜耀怎么哀求,剑斗罗的下手都是这么狠,甚至听到惨叫之后,下手更重了?

不过,这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我,夜耀,终于解放了。

我逃脱了那个坏老头的魔掌!

感谢上苍,感谢生我养我的父母,感谢……

“你小子在干什么?”一道有些好奇地声音传来。

“别吵,没看到我在这激动着吗……”夜耀挥了挥手,不耐的道。

“真是,打断了我的情绪,搞得我还需要再酝酿一下……”夜耀不满的咕哝道。

随即,夜耀双手合十,继续默念,感谢……

嗯?等等!

倒回去!

夜耀猛的睁开了眼睛,眨了眨眼睛,这声音有些熟悉啊……

下一秒,在其他人的注视下,夜耀给大家表演了,何谓变脸。

“哎呀,老爷子,是您啊!”夜耀立刻便为了一副笑脸,他转过脑袋热情的道:“老爷子,您看看,您来也不说一声……”

剑斗罗不屑的看了他一眼,话都懒得多说一句。

老夫一生刚正,怎么临了竟然收了这么一个关门弟子。

唉,收徒不慎啊……

“行了,知道你这段时间心里没少念叨我……”剑斗罗淡淡的道。

“不,哪有,老爷子,您想多了!”夜耀真诚的道。

这倒不是夜耀说谎,因为虽然他总是在哀嚎,但是,对于剑斗罗,他还是没有说半个不字。

虽然这训练很严厉,但是,效果还是显而易见的。

他还不至于到那种不分好赖的地步。

“哼,谁知道你小子是怎么想的……”剑斗罗轻哼一声,脸色确实柔和了一点。

“我该教给你的基本都教给你了,你小子也基本上都懂了。剩下的,就只能靠你自己去领悟了。”

“潮汐劲那里不要急了,四到五层这里一个坎,你小子也不是什么绝世天才,就不要想着速成了,就靠时间慢慢磨吧。”

“至于婆娑……也凑合了,你现在这种程度也还派的上一些用场。”

“其他的那些,你现在实力不够,用不出来,你也不要过度强求了,实力上去了,再练不迟。”

剑斗罗想了一下道,“按你小子的说法就是……反正,现在的你,靠着硬实力,和现在手上的这几个招数,莽就是了。”

“不过,你小子切不可就此懈怠。”剑斗罗忍不住嘱咐道。

“嗯,我明白。”夜耀点了点头。

“差不多就这样了,风致离开太久,宗门内事务堆积太多,就不在天斗城中停留了,我们就在这分开。”剑斗罗说道,“至于那块魂骨,等到时候拿到了,我再拿来给你。”

“好咧,那老爷子您和宁宗主慢走。”夜耀微笑道。

剑斗罗看了看夜耀,古井无波的眼睛里有着几分满意。

二十年!

这是剑斗罗心中的时间。

如果夜耀坚持不懈,只需要二十年,夜耀在技巧之上的水准,就能够达到他今日的程度。

而到了那个时候,夜耀的魂力,哪怕还不够封号斗罗的级别,恐怕也相差不远了。

至于唐昊的那个最年轻封号斗罗的记录,不用想,夜耀肯定破的掉。

真好啊……

“行了,那你去和荣荣和小奥告个别吧,之后的一段时间,他们是出不了门了。”剑斗罗示意道。

宁荣荣是七宝琉璃宗的继承人,现在回去,还是有着不少的东西要学的。而奥斯卡,虽然备受重视,但作为新加入七宝琉璃宗的魂师,也不好随意外出。

夜耀微微颔首,当他转身,正好就看到了下了马车的宁荣荣和奥斯卡两人。

“那我们到这里就要分别了。”夜耀轻叹道。

“嗯。”宁荣荣有些不舍的道。

奥斯卡下意识想要去拉宁荣荣的手,结果刚一动作就意识到宁风致和剑斗罗就在不远处,只得停下自己的动作。

“没事,也不过是一段时间罢了,之后我们见面的时间不会少,而且,你也不是不能来七宝琉璃宗找我们。”奥斯卡勉强笑了笑。

“呵,倒也是。”夜耀笑了笑。

相比于他们两个人,他倒是没有太大的限制。

按照雪清河的安排,他应该是正式成为天斗皇室的客卿,这个身份本就限制极少,再加上他和雪清河的关系,基本上他可来去随意。

“不回去再看看院长他们?”夜耀问道。

宁荣荣略一迟疑,扭头看向奥斯卡。

奥斯卡想了一下,还是摇头道:“不了,上次在武魂城也已经告别过了,现在回去一趟然后又马上离开,只会徒增伤感。”

“而且,院长他们也不注重这个,说不定,他还会斥责我们一顿小儿女之态。”

夜耀默默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那行,走吧,别让宁宗主久等了。”沉默了一会,夜耀看到不远处已经准备好了的七宝琉璃宗的几辆马车,对着奥斯卡两人道。

奥斯卡和宁荣荣两人对视一眼,都是朝着夜耀点了点头,然后回头离开。

夜耀看着他们坐上马车离开,站在原地,挥了挥手,迟迟没有把手放下。

现在,真的就剩我一个了……

雪清河悄无声息的来到了夜耀身边,轻声道:“你现在是跟我回皇宫,还是要回一趟史莱克学院。”

“我还是回去一趟吧。”夜耀再度朝奥斯卡他们离去的方向看了一眼,扭过头道。

“嗯,也行,那我在外面等你。”雪清河微微颔首。

“对了,当你们天斗皇室的供奉,待遇怎么样啊?”夜耀收拾了一下伤感之情,笑道。

“待遇……”雪清河愣了一下,显然没有想到夜耀会问这么一个问题。

“不是吧?难道要我白打工?”夜耀不满的道。

闻言,雪清河翻了个白眼,轻哼了一声道:“自然是有的,只是我没有想到,你竟然会主动问出来,这么……庸俗……”

“这怎么能叫庸俗呢……”夜耀觉得这女人思想有点问题,决定给她来一场思想教育。

可是雪清河懒得给他扯皮,直接道:“帝国子爵爵位,拥有出入宫廷的资格,月俸两千金魂币,每月会提供定量的修行资源,每年有权力透支不超过一万金魂币的资格,一件储物魂导器……”

“那个……”夜耀举手道,“储物魂导器我有了,能不能换……”

大师送他的黄玉项链本就是少有的极品魂导器,他也不像唐三那样,有那么多暗器要储存,所以完全不需要多余的魂导器了。

雪清河瞥了他一眼,说道:“那就到时另算。”

“怎么样,这待遇还可以吗?”

“可以,可以……”

这待遇可以说很优厚了,夜耀还是很知足的。

“既然满意,那就赶紧走,我还有很多事要做。”雪清河说完,就一拂袖上了马车。

夜耀耸了耸肩,也是跟了上去。

很快,马车到了史莱克学院的门口。

“快点去吧,我在这等你。”雪清河说完这句话后,便闭目养神不再开口。

夜耀下车,站到学院门口,幽幽的叹了口气。

走进学院,夜耀轻车熟路的走到了大师的办公室门口,敲响了房门。

“谁?进来。”大师低沉的声音响起。

夜耀推门而入,看到大师正埋头在桌案上写着些什么。

“等我一会儿,让我把这些写完……”大师头也不抬的道。

夜耀便沉默的站在原地等待。

少顷,大师停下了手上的笔,有些疲惫的揉了揉额头,然后抬头道:“是谁……嗯?夜耀?你回来了?”

“是的,老师。”夜耀笑道。

大师先是惊喜,随后有些复杂的道:“那你这次回来是……”

“回来天斗城,还是想来和您说一下,今后一段时间,我可能都会和太子在一起……”夜耀解释道。

“是吗,也是……”大师微微颔首。

“以你和太子殿下的关系,我也不担心你被骗,但是我还是要提醒你……”大师正色道。

“天斗皇室虽然是个不错的选择,以你的情况,应该会很受重视,得到的资源也多,还有太子殿下的照拂,也不用担心受到委屈……”

“但是,你还是要小心一点,记得,雪崩皇子还有雪星亲王……”

“嗯,老师,放心,我懂的。”夜耀应道。

他怎么可能忘记这两个人呢?要知道,他们当初可是承了这两个家伙很大的情啊……

特别是以那两个人的性格,不找机会给夜耀下点绊子,他可还真是会奇怪。

“你心里有数就行。”大师见状也不再多说什么,他相信,夜耀心里自有分寸。

之后大师又跟夜耀说了一些事,

比如,黄远、泰隆等人都是已经毕业离校,除了泰隆还在天斗城意外,其他人都是离开。

不过,他们有着全大陆高级魂师大赛冠军队伍成员的身份,估计前程都不会差的到哪去。

“行了,多余的话也不多说了,你走吧,反正也离得不远。”大师摇了摇头,笑道。

“嗯,我再去看一下其他老师……”夜耀说道。

告别了大师,夜耀去寻找了其他老师,准备一一告别。

大师坐在房间,看着夜耀离去,久久不能回神。

两个弟子,终究是都走了……

也好……但是,总归有点难过啊……

过了小半个时辰,夜耀把该做的事情都做完了,便走出了学院。

“事情都办完了?”雪清河问道。

“嗯。”

“那我们走吧。”

“好。”

最后再窗口看了一眼史莱克学院,夜耀便收回了目光。

从今天开始,夜耀正式开始了他人生中新的旅途。

五年,五年……

各位,五年再见。

一个临近星罗帝国的首都的车队。

“竹清,你真的不后悔吗?”戴沐白看着朱竹清,再度询问道。

这已经是他第三次问这个问题了,以戴沐白的性格,能让他再三询问的,必定不是一件小事。

“嗯,我们两个不是已经决定好了吗?”朱竹清温柔的道。

“但是,这样一来,你可就做不成皇妃了啊……”戴沐白叹息道。

“没关系,你知道的,我不在意这东西。”朱竹清摇了摇头,轻声道。

这近一个月的旅程中,他们两个人想了很多,最终,他们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

“果然,还是和大家在一起乐子多一点。”戴沐白也是露出了一个笑容。

“嗯,不过,这样一来,我们也要开始准备了,而且,还需要姐姐他们……”朱竹清提醒道。

“嗯,我会找时间跟大哥说的。”戴沐白点头道。

距天斗城不远的一个大城,一座出名的酒楼之中。

“嗯,这家的牛肉不错……蛮劲道……嗯,不错……”马红俊的两颊鼓起,有些含糊不清的道。

“客观,还满意吗?”一旁的服务员微笑道。

这个可是大客户啊,一来就把店里最出名的几个菜全点了一遍,这一餐恐怕就要上百个金魂币了,

如果把他伺候好了,这位手指缝里随便流出的一点,都够他一年的工资了。

“嗯,满意,满意,对了,你再告诉我一下,你们这最好的……勾栏在哪……”

星罗大森林外,一身破旧衣服的唐昊站在远处,将时间都留给两个小家伙。

“小舞,好好修炼,早日达到魂圣。”唐三柔声道。

“嗯,小三,我知道。”小舞泪眼婆娑的道。

“乖,没事,很快,我们就可以再见了,还有夜耀,还有戴老大他们。”唐三强笑道,同时心中也是有着黯然。

如果可以,他是真的想小舞留在身边,可是,不行……

他还不够强。

“小三!”小舞终于还是忍不住,扑进了唐三的怀中。

唐三紧紧的搂着小舞,深深吸着小舞秀发的香气。

唐昊看着紧紧相拥的两人,拿起酒壶,又是狠狠的灌了一口酒。

七宝琉璃宗里。

“小奥,以后你把这里当自己家就行了……”宁风致将奥斯卡带到住处门口,微笑道。

“我会的,宁宗主。”奥斯卡应道。

“说了,叫我宁叔叔就行了。”宁风致摇了摇头,无奈的道。

奥斯卡只是微笑不语。

我会叫的,只不过……

不是现在……

没说多久,宁风致就离开了,有太多的事等着他去处理。

“荣荣……”奥斯卡看着一旁还未离开的宁荣荣,轻声道。

“小奥,你……先休息吧,我先走了。”宁荣荣轻声道,然后有些慌张的想离开。

但是,奥斯卡抢先一步,一把拉住宁荣荣的手臂,将他拉入自己的怀里。

“小奥,你……”宁荣荣慌乱的拍了拍奥斯卡的背。

“荣荣,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让宁宗主认可我……”奥斯卡在宁荣荣耳边道。

闻言,宁荣荣停止了挣扎,娇躯微颤,心中暗叹一声,迟疑了一下,还是轻轻的搂住了奥斯卡。

一脸满足的奥斯卡没有看到,宁荣荣脸上深深的忧虑。

远处,剑斗罗在角落静静的注视着这一队小情侣,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每人都有各自的烦恼,都有各自的际遇,只是不知道,他们最终,会通往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