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她的惧怕

小说: 待鹤归 作者: 风挽舟 更新时间:2020-03-26 14:20:30 字数:2617 阅读进度:142/158

<>app2();

这里是她长大的地方,自然是最为熟悉的地方,假山之处吗?

她手中提着刚从宫女手中接过的灯笼着凉自己的周围。

眼见假山附近黑洞洞一片。

她轻轻靠近。

“是谁寻我?”

她的声音不是很大,四处却是看着并无动静。

“是谁?!”

她走到那假山一旁,瞧着四下无人,声音便也不由的放大。

正在那密室之中的莺鹊,捕捉到了那缝隙之中传来的声音,她忙站起身来,走到那滴水之处,朝上呼喊着。

“是尔雅吗?”

莺鹊的扯着声音说着,生怕盛尔雅听不见自己的声音。

从那密室之中传出的声音到盛尔雅的耳中就有些微弱了。

“你是何人?”

她朝着那声音的发声处寻找着,可是并且瞧见一人。

“尔雅...是娘亲啊,我是你的娘亲啊。”

莺鹊的声音有些哽咽,她完全都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

一听到娘亲二字,盛尔雅却是满脸的不可置信。

“不可能,母妃已然去世了,莫不是...你是冤魂?”

自己上次还听麻雀说,母妃之死另有蹊跷倒是不知,这是不是母妃的冤魂来伸冤?

“不,我没死,我一直都在。”

莺鹊在里面一直说着,她的声音有些哽咽,自己等这一天等的太久了。

“那你在哪里?你为什么一直都不出来?”

盛尔雅听着那声音好似是从地下发出的,为了更能听清楚那声音说的是什么。

“我一直被盛明城囚禁在这里,我出不去,尔雅...”

她的声音带着啜泣,情绪也好似接近崩溃。

“那我该如何救你?”

盛尔雅直奔主题的说着,不能在耽搁下去了。

“龙霄殿,龙床一旁有个可以扭动地方,扭动它就可以。”

莺鹊大声的说着,自己能否能出来,全靠尔雅了。

盛尔雅也没有耽搁时间,而是大步朝着龙霄殿而去。

龙霄殿门口现在跪着的人是愈发多了。

御医们也忙活完毕,满头大汗的从大殿之中出来。

“万幸,陛下已然保全性命,只不过今夜还需多加照看。”

“身为皇子,今夜我与三位皇兄轮流值守,你们都先回去罢,休要在此地跪着了。”

盛尔雅的话语肯定,让他们毫无反驳之地。

皇后左氏本跪在那人群之前,要是能让皇子守着,那是在好不过了,也能让韵儿在皇上面前博得一个忠孝之称。

“尔雅的说的有道理,诸位还是都先回府罢的,陛下福寿安康,定会没事的。”

皇后都发话了,百官还有什么等待的理由。

“是——”

他们一呼百应的附喝着。

“我先进去守着罢。”

盛尔雅没有理会旁人,自己先行进入那龙霄殿之内。

眼看那龙榻上睡着的人双眸紧闭,面无血色,这可是最爱自己的父皇啊。

他为何会囚禁自己的母妃..

到底是真是假,还未得知。

“你们都先下去,父皇如今身子不爽,守这么多人扰了他的清净,都先站在门口之处守着,有事情的话本宫自然会唤你们进来。”

盛尔雅的声音坚定,还是如往日一般,仰着搞搞的头颅。

带那宫中守着的宫人们都退了下去。

盛尔雅这才稳住心神,走到皇帝的身旁。

“父皇...父皇...我是尔雅啊..”

她轻声的在盛明城的耳旁呼唤着,可是却无半点的回应。

盛明城现在还在昏迷之中,并无动静。

这倒是让盛尔雅顿时放下心来。

她站起身子走到那龙床一旁,眼见床头四角,她一一摸去。

“一个不是...第二个也不是..第三个也不是...第四个...”

她嘴上嘟囔着,手在那第四个床柱上微微用力。

随之便听见那床后之处突然有一个地方开了一个只能一人进入的小口。

盛尔雅心思暗动,没有任何犹豫的朝着那密室之口进去。

她呼吸有些微微急促,不知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一个怎样的人,怎样的面庞。

随着那密室之中走的越来越深,眼见里面有一处仿照外面房间一般的装饰。

那中央的桌边,正坐着一个背对着自己的女人。

她的身形纤瘦,可是头发上却带着丝丝的银丝点缀。

“你是...”

盛尔雅突兀出声,她微微咬唇,心中的一直绷着一根弦。

那女人听见她的声音,缓缓的转身,之间她眼眶微红,在两人的眼眸终于聚焦在一起的一刻。

盛尔雅的身形完全的顿住。

她相信了,眼前的人定是自己的娘亲,因为那和自己很是相似的面庞是骗不了人的。

从前父皇告诉自己,自己和母妃长相相似,麻雀看见自己也是如此所言。

如今自己真真切切的看见,自己才知道,他们说的不是骗人的。

“母妃...”

她楠楠出声,却还是带着几分不可置信。

自己小的时候是最期望自己能有母妃照拂的,纵然父皇对自己是百般好,千万呵护,可是终究是没有母爱的。

原来...

母妃一直都在自己的身旁存在着吗?

她的眼眶有些微红的,声音更是一片酸涩。

莺鹊身子有些僵直,她微微咬唇,站起身来,却是第一时间先伸手捋了捋自己的头发,舒展了下自己的衣衫。

她眼中饱含热泪,鼻头泛红,第一句话却是说着。

“尔雅...娘亲如今这个样子,是不是很丑...”

她说完这句话,眼泪猛地从眼眶中滑落。

在这个密室之中是没有镜子的,她只能通过那偶尔存在的小水坑看着里面倒映着的自己的身影。

不知会不会给她丢人...

盛尔雅抿着唇一直摇头,慢慢的靠近莺鹊的身旁。

“不,母妃不丑,母妃很美。”

她说的都是发自内心的话,却越是靠近莺鹊却是有种发自内心的熟悉之感。

虽然是第一次相见,但这血浓于水的亲情是无法泯灭的。

“尔雅,你怎么这么快便来了,盛明城呢,他现下在作何,可别叫他发现了。”

一提起盛明城,莺鹊的声音便带着一丝恐惧之意。

这倒是让盛尔雅更为的难解,明明父皇是那样和善的,怎地母妃如此惧怕他?

<>app2();

(https://www.x/read/165454/516555063.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手机版阅读网址:m.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