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八章 人算不如天算

小说: 重生嫡女很迷人 作者: 空庭唱晚 更新时间:2020-02-14 10:49:09 字数:5508 阅读进度:248/259

辞镜斋

“什么!你说什么?裴氏有孕了?”杨氏诧异的看着府医,顿了顿问道“几个月了?”

“还不到一个月,小人方才从乔院出来。”府医站在下首,垂眸回禀。

杨氏吁了一口气,拧眉问“可有遣人告诉老爷了?”

“姨娘打算亲自和老爷说,所以小人就先来夫人这里禀告了。”

杨氏顺了顺手里的绢帕,慢悠悠道“也不错,二少爷刚出了事,老爷知晓裴氏有孕一定很开心。”

她偏头吩咐“陈嬷嬷,你去寻管家的起居录,将日子算准了。再从府库里挑些东西给裴氏送去。传我的话,让她安心养胎,三个月之前不要随意走动。”

陈嬷嬷顺从的欠身,“奴婢明白了。”

“那小人就先告辞了。”

“陈嬷嬷送府医出去吧……”杨氏话音刚落,便瞧见前堂跑来一个丫鬟,隔着门槛道“夫人,老爷和裴姨娘来了。”话音刚落,沈正平就挽着裴氏从抄手游廊现了身。

杨氏不动声色的笑了笑,站起身迎上前,“老爷下朝了。先进去坐坐吧。”

沈正平在杨氏面前站定,刚喊了句“夫人”

便被杨氏打断“老爷要说什么,府医方才都告诉妾身了,裴氏有孕可是件好事啊,妾身一定会安排府上的人好好伺候的。”

裴氏面带笑容,屈膝行礼,柔柔道“那妾身,就多谢夫人了。”

沈正平的确很高兴,就盼着裴氏一举给他生个男孩,也好平息他现在的焦急之心。

三人在堂中坐下,沈正平大手一挥给裴氏院里赐了不少的好东西,末了还问“乔院位置还是太偏,而且靠水,恐有阴盛阳衰之相,不大吉利。夫人能否给甄儿重新择一个院子?”

裴氏心口一颤,急忙出声婉拒“不用了老爷!”她笑了笑道“妾身在乔院住惯了,若是换了个地方,恐怕影响心情,对腹中胎儿不好。况且乔院妾身住的很舒适,妾身以为,就不必换了……”

她虽有孕,可孩子到底不是沈正平的种,她恨不得低调一些,也好少露出马脚。

杨氏新抬进门的两个姨娘是花楼出身,平日里性子有些刁钻,最是这样的人越要小心提防,裴氏可不想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孩子莫名其妙的没了。

杨氏和沈正平皆看了过去,沈正平心里有些怀疑,但也并未深究,只是点点头道“既然你不想换,那就算了吧。我明日再多派些人去你院子里伺候。”

杨氏交叠的指尖敲了敲,含笑的目光盯着裴氏看了半晌,裴氏被她看的心里发毛,迅速敛下眸。

沈正平又陪裴氏聊了半晌,便喊了管家送她回房,“你刚刚有孕,身子还虚着,早些回去休息。”

裴氏知趣,顺从的起身,同沈正平和杨氏行了礼,才跟着管家离开了辞镜斋。

沈正平右手成拳,至于嘴边咳嗽了几声,对杨氏道“夫人,我有件事,想问一问夫人的意见。”

杨氏将手里的绢帕塞进腰间,冲沈正平点点头,“老爷直说便是。”

“城儿和戚儿,现如今都弱冠了。前一阵戚儿的将军府也已经修缮完,我以为,是不是该让两个孩子搬出府上,毕竟戚儿已经这个年纪,留在府上总有诸多不便。”

杨氏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应声说“老爷所言的确在理。不过既然大房都这样做了,那二弟和三弟那边总也要问个意见,府上的男丁大都弱冠,也是时候该独自出去闯荡闯荡了。”

“只要夫人同意即可,我改日就去和二弟三弟商榷。”沈正平站起身,闲叙了几句便离开了。

裴氏有孕的消息很快在沈府传开,陆姨娘气的浑身发抖,轻颤的拳头将案几也连带着发出咯吱咯吱的颤抖声。

沈宜香瞥了她一眼,叹道“姨娘别气了,裴氏有孕也不是什么大事,她才刚刚一个月,日后保不保得住都还不一定,你现在生这么大的气做什么。”

“我废了这么多的心思,好不容易才让老爷回心转意,结果居然!居然让她抢了先!”

“姨娘现在已经凭借五石散得到了父亲的重视,又何必如此在意子嗣。您可不要轻举妄动,这府上看不惯裴氏的人多了去了,不少姨娘一个。但说杨氏刚抬进来的两个,就不是什么善茬,姨娘何必蹚浑水呢。”

陆姨娘倚靠在榻上,长叹了一口气,“我都这个年纪了,哪里还在意什么得宠不得宠的,我最担心的就是你啊香儿,你今年就及笄了,怪娘把你生的不是时候,竟和大小姐生在一年,你这婚事可怎么办呦——”

沈宜香眸色闪了闪,没有作答,陆姨娘沉默半晌,忽然想起什么,坐起身子说道“对了!前阵子看你常往府外跑,是做什么去了?”她看着沈宜香的脸,险些惊呼出声“香儿,你不会是有!”

“姨娘放心吧!”沈宜香斩钉截铁的开口“我必会给自己觅一个好归宿,绝不会落了沈若华去!”

陆姨娘知道沈宜香从来都很有主意,见她这样笃定,也放下了心里的担忧。

想想往日得宠的女儿落到现在的局面,陆姨娘忿忿捏拳“都是沈令仪和沈蓉那两个小贱人!巫蛊一事平白连累了我可怜的女儿。彭氏那贱人已死,我定不会放过她儿女,若不是她,我怎会落到现在这样的境地!”

沈宜香眯了眯眸,嘴角轻扬,“姨娘放心。我一定会帮姨娘报仇,不管嫡庶,谁也别想挡我们的路!”

新庄

金氏慢条斯理的放下卷起的袖口,置于腹间,眉眼下敛看向跪在地上的大夫,“先生,如何?”

“啊,夫人放心,夫人腹中胎儿,情况很好。在下又开了些安胎的药,请夫人服用。”

大夫从医箱中取出一封药方,呈到了金氏跟前,金氏打量了两眼,就搁在了边上的案几上。

“多谢大夫费心了。”金氏顿了顿,声音放轻了些,“上次让大夫帮我留意的方子,不知大夫可找到了?”

“夫人放心,在下已经配好药丸。只要在适当的时候服用,夫人的脉象看起来就会如同刚刚有孕。只是夫人,此药毕竟是危机身体的药物,夫人仅可服用一次,切记不能多用啊。”

“先生放心,我有分寸。那就劳烦先生了。”

“无碍。”老先生拎起药箱,打算离开厢房,却不察金氏身旁的丫鬟暖琴忽然跑了进来,惊慌失措的跪下,“夫人,不好了夫人!”

“出什么事了?这么慌慌张张的。”金氏拧起眉头,不明所以的问道。

暖琴脸色微白,断断续续道“方才从、从尚书府传来消息,说、说尚书大人身边的甄姨娘,有喜了。”

金氏倒吸一口凉气,瞳孔渐渐放大,猛然间掀翻了身侧的案几,“你说什么!裴甄有喜了!怎么可能!”

“不可能的,她嫁进尚书府这么长时间,之前日日得宠都不见有子嗣,分明是石女,怎么会突然怀孕呢!”金氏一个趔趄跌坐了回去,喃喃自语“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怎么偏偏——”

金氏不甘的捏紧拳头,她现在已经有近三个月的身孕,之前她便已经知晓自己怀孕的事,却并未声张。私心里是希望能借着这个孩子绑住沈正平,又生怕沈正平不要,就想等月份稳了再说。

前几日得知沈城绝后,金氏喜出望外,她知晓现在是她告知沈正平自己有孕的最好时机。她唯一做错的地方就是留了个心眼,打算等孩子满了三个月,再让府医确认是否是男婴。

没想到她腹中孩子是男婴倒是确认了,但偏偏让裴氏那贱人抢在了前头!

她这个时候怀孕,沈正平一定担心大过欢喜。若是她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回府,没法给孩子找一个身份,她和沈正平的事便瞒不了多久,她好不容易等到沈正平不得不帮她隐瞒的时机,却硬生生的冲出一个裴氏。

裴氏本就是沈正平的妾室,一个光明正大的孩子,和一个随时有可能暴露她二人关系的孩子,沈正平会选择哪一个根本不必猜想。除非裴氏怀的是女婴,否则她肚子里的孩子,就彻底没用了。

金氏眼前一片空白,方才还红润的脸颊惨白异常,腹部一阵阵的抽痛。

大夫急忙上前扶住金氏的身子,焦急道“夫人息怒啊夫人!夫人得顾忌腹中的小少爷啊!”

金氏眨了眨眼睛,神色有些游离,颤抖着嘴唇说道“我要回去,我不能再留在这里……我要回去……”

金氏跌跌撞撞的扑到桌案前,拿起边上的笔颤抖着手在纸上落下一行歪歪扭扭的字。

沈戚房内,杨氏拉着沈戚坐在榻上,喋喋不休的叮嘱“住到了将军府,一定不能废寝忘食。你每日在军营里本就十分疲累,回了府一定不能忙于朝政荒废了自己的身子!娘找了几个厨子跟着你去将军府,你可不能让娘担心。”

沈戚无奈的附和,“母亲放心,孩儿都记住了。嗯……嗯。”

珠帘外头的下人来来回回的收拾着东西,沈戚今日就要走,杨氏自从晌午过来,便叮嘱到了现在,若不是碍于身份,她恨不得领着沈若华直接住去沈戚的将军府。

“娘,您别说了,哥哥都弱冠了,这些事还是有分寸的。更何况哥哥的将军府就和太师府比邻,外公和外祖母一定会照顾哥哥的。娘若是不放心,日后常去将军府看哥哥就好了。”

沈若华见沈戚投来求救的目光,笑着替他解围,杨氏也看出了沈戚的无奈,乖乖停下了,轻叹一声道“要你搬出去,也是不想你被这府上的是是非非叨扰。你好好照顾自己。”

“母亲放心。”沈戚点了点头,正此时,沈正平也从厢房外走了进来,笑喊了声“戚儿。”

沈戚和沈若华闻声站起身,无动于衷屈身行礼,“见过父亲。”

“都坐下!”

沈戚主动起身,坐到了沈若华身侧,杨氏收敛了脸上担忧的表情,皮笑肉不笑的看向沈正平,“老爷怎么特意过来,今日不去陪甄姨娘么?戚儿有妾身和华儿送就行。”

“这怎么行,夫人不是打算,去戚儿的将军府看看后,去探望岳父岳母么?我怎能不陪着夫人。”看来沈正平是知道了杨氏打算回太师府的事,才特意过来的。

“听闻爹爹近日忙着大漠和亲队伍前来的事,恐怕无暇见老爷。”杨氏无动于衷的说道。

沈正平咳嗽了一声,笑容淡了些,“就算不见岳父大人,也要拜见一下岳母大人,既然是礼数,怎么能废呢。”

沈若华瞥了一眼沈正平的脸色,转了转眼珠,和沈戚互换了一下眼神,一道站起身。

沈若华“父亲,娘。我跟哥哥去看看下人们收拾的怎么样,你们慢聊。”

杨氏点点头“去吧。嬷嬷,你下去烹一壶新茶来,这一壶有些凉了。”

“是,夫人。”

沈若华和沈戚走出正厢房,院中的下人忙碌的里外走动,二人穿过抄手游廊出了沈戚的院子。

“沈正平因为之前尚书一事,隐隐对外公表达过不满。这才过去多久,他怎么又要去见外公了?”

沈戚捻了捻指腹,缓缓说道“大漠公主的送亲队伍已经快到边境,大婚事宜由户部和礼部一道操办。之前张俐一事户部牵扯出许多人,现如今国库空虚,勉强能支撑皇子大婚。但大婚后还有皇帝诞辰,户部已经拿不出银子了。”

沈戚版眯着眸,哑声笑了笑“皇帝将户部的事交给沈正平处置,他为了得皇上一句夸奖,瞒报了户部的饷银,私底下先拿沈府私库的现银抵上,把账本做好看了,实则内里仍是空架子。现如今是两头漏空,束手无策。”

沈若华大悟,“怪不得他要找外公,原是想和外公借钱周转。”

沈若华连笑了好半晌,“他这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只为了皇帝一句夸奖,竟搞成现在这副尴尬的局面。若是他找不到足够的现银补好窟窿,怕是会东窗事发。届时,怕是要狠遭一份训斥了。”

“国库的窟窿哪里是那么好堵的,就算他借尽百官之财,也不能完全堵的干干净净。更不要提到时候,这借出去的银子还要他自己来还。如今沈正平已经是穷途末路了。”

沈若华莲步款款,施施然道“这样的情况,只要聪明人都看得出来,没人会借给他银子周转。否则到时候被他牵连进去,还要跟他一起被判欺君之罪。刚刚升官就给了皇帝这么大的惊喜,不知他这尚书之位还能坐多久。”

申时前后,沈戚的行装已经全部送往将军府,四人分别乘上马车往将军府行去。

一刻钟后,马车在将军府前停下,下人们正把东西往府上搬运,有几个下人穿的是杨府的服饰。

杨家的管家站在石阶下等候,瞧见了杨氏几人的身影,笑着走了上来,“小人见过夫人,少爷,小姐,姑爷。”

杨氏点点头,“我先随戚儿进将军府看看,华儿,你先去和你外公外祖母请安吧。”

沈正平冲着杨府作了一辑,对杨氏道“那夫人,我也先进去,和岳父岳母请安。”

杨氏颔首,扭身领着沈戚进了临边的将军府,沈正平和沈若华一前一后,跟着管家进了太师府。

“表小姐,老夫人和大小姐现在在正堂,老奴引您过去。”

“有劳。”

沈正平迫不及待的问“不知岳父大人现在何处?”

“老爷今日在书房处理朝务。”

“不知可否引我前去?我有些朝政要和岳父大人商量。”

管家应下,喊来边上走过来的一个下人,道“你领着姑爷去书房见老爷。”

“是,管家。”

沈正平一刻也等不及,步履匆匆的跟着那下人绕边上的长廊往书房走去。

沈若华跟着管家来到正堂,堂中人还挺多,管家唱了句“表小姐到——”

沈若华才拎起裙摆迈进堂中,双手交叠盈盈一拜,“华儿给外祖母请安。”

“快起来快起来。”杨老夫人脸色本不大好,现在瞧见她倒是欢欣多了,招着手喊了沈若华近前,将人拉坐在临近她的下首梨花木椅上。

沈若华冲杨老夫人笑了笑,目光稍抬,与站在对面的夫人对视了一瞬。

那夫人方才模样有些尴尬,见她望过来,脱口说道“县主钟灵毓秀,颇有大家风范,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沈若华从容不迫的笑了笑,“夫人谬赞了,夫人是……”

“这是罗太傅的夫人罗于氏,你不必与她问好,老身今日寻她来,可不是来唠家常的!”杨老夫人迅速沉下脸孔,敲了敲手里的金杖,“你想好怎么和老身解释了没有?老身可没那么多的功夫,和你在这浪费!”

“老夫人!”罗于氏焦急的呼喊,“臣妇方才不是和您解释过了吗?这就是个误会……”

“误会!你还敢说!”杨老夫人怒喝一声,坐在末位的罗明珠身子一抖,直接从椅子上滑坐在地上,吓得脸色惨白。

杨老夫人瞥了她一眼,冷哼道“现在倒知道害怕了,当初你更换你姐姐生辰八字的时候,怎么就不害怕了!”

------题外话------

感谢菁菁吾心送的月票,u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