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江山(2)

小说: 楚凌君无欢 作者: 凤轻 更新时间:2020-03-26 15:06:36 字数:3164 阅读进度:621/621

“阿凌姐姐?!”楚昭惊愕地望着眼前的红衣女子,半晌才缓缓念道。旁边的冯思北也长长地松了口气,来人正是已经离开中原三年有余的神佑公主楚凌和沧云城主君无欢。

楚凌含笑看着眼前已经与自己差不多高了的少年笑道:“长生,许久不见。你怎么在这里?”

楚昭终于回过神来,上前一步拽住了楚凌的衣袖忍不住红了眼睛,“阿凌姐姐,你终于回来了。”看着他这副小孩子的模样,楚凌顿时有些哭笑不得,“这是怎么了?都已经是大人了,怎么反倒是爱哭了。”长生从小体弱多病,因此性格反而有些倔强,并不是个还哭的性子。这会儿看着他眼看就要哭出来了的模样,楚凌很是依然。

楚昭红着眼睛低声道:“阿凌姐姐,对不起。都是我没用……”

楚凌和君无欢对视一眼,君无欢问道:“平京出事了?”如果不是平京出了什么事情,身为皇帝的楚昭是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如今的局势也没有到需要一个才十五六岁的小皇帝御驾亲征的地步。

楚昭这才看向迎面走来的君无欢,“姐…姐夫,你没事了么?”虽然长离公子看起来依然有些清瘦,但是起色比起当年在平京见到的不知道好了多少。更不用说,楚昭是知道的,当初长离公子和阿凌姐姐离开青州的时候据说他还是昏迷不醒地。如今看到他安然无事,楚昭也跟着松了口气。比起对楚凌的亲近,楚昭对君无欢更多的是尊敬和敬畏。当初在神佑公主府,君无欢教导了他很多东西。就如阿凌姐姐所说的,长离公子能教他的是她无法教他的。

君无欢点了下头,“一切安好,倒是你们看着不太好。方才那些…是貊族人?”

说起这个,楚凌也有些后怕起来,“冯铮怎么就让思北护送你?”若不是他们碰巧要去青州正好在这里撞上了,只怕今天这小子就凶多吉少了。另一方面说,冯铮的保密做的不错了,他们从西域一路走来也看了不少消息,却也不知道楚昭竟然在北地。但即使如此,楚昭依然被刺客找到了。可见是他们自己身边的人泄露了秘密。

楚昭摇头道:“冯将军派的人都……”

“看来拓跋罗是铁了心要陛下的命了。”君无欢道。

楚凌看了看跟前灰头土脸满脸疲惫的两个年轻人,轻叹了口气,伸手拍拍冯思北的肩膀道:“先找个地方休息,有什么事情再细说吧。”

一行四人到了附近一个小县城落脚,也没有打扰城中的官员,直接去了凌霄商行麾下的一家客栈。将冯思北和楚昭赶去洗漱,楚凌和君无欢方才跟着回房。刚刚回到中原就遇上了这么大的事儿,即便是楚凌也有些担心了。坐在窗口望着外面的院子怔怔出神,君无欢从后面走来伸手环住了她的肩膀,“阿凌在担心么?”

楚凌轻叹了口气,往后靠近他怀中道:“怎么能不担心?我以为…即便是上官大人不在了,朱大人和舅舅还有宁王也能稳住局势,没想到……早知如此,当初离开之前就该……”

君无欢轻声道:“阿凌怪自己,不如怪我?若不是为了我,阿凌何至于在西域滞留三年之久?”

虽然云师叔说的药能够治疗他的伤势,但实际上也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君无欢伤病多年,若不是深厚的内力支撑早就受不住崩溃了。即便是有了药疗伤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前一年君无欢几乎有大半年都是在垂死中挣扎,之后渐渐好起来楚凌和萧艨云行月,祝摇红等人整个西域到处寻找各种云师叔需要的药。直到九个月前云师叔才宣布君无欢的身体基本算是好了。但是身体还需要休养,以及原本那一身绝顶的功力算是毁了大半了。君无欢自然不能忍受这样的情况,两人又按照云师叔的指点前往雪山深处一处谷底休养了大半年。虽然君无欢吃了不少苦,但是功力总算是恢复了。至于楚凌倒是纯粹白捡了便宜,在那样苦寒的地方修行,实力自然是一日千里。倒是比三年前强大了不少,现在的楚凌,即便是拓跋兴业和百里轻鸿全盛之期她有把握跟他们打个不相伯仲。

只是,两人刚一入关,听到的第一个消息却是天启和沧云城疑是决裂,以及天启禁军兵败于北晋,北晋大军压境。

楚凌回头看着他,无奈地道:“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君无欢伸手轻抚她的面颊,轻声道:“那就别多想。现在情况还不算严重,很快就会解决的。”楚凌点了点头笑道:“我知道。那么…沧云城主,你选吧。北上还是南下?”

君无欢闻言,眉头顿时就是一皱。

望着楚凌半晌也只得轻叹了口气,“早知道就不回来了。”

这回轮到楚凌高兴了,伸手捏了捏他的脸颊,笑道:“要是真不回来,你沧云城的人可就要伤心了。”君无欢轻哼一声道:“一回来城主夫人就跑了,他们难道就不伤心了?”

楚凌轻笑一声,起身在他唇边轻轻一点,“好啦,我保证最多一个月就能搞定如何?”眼看着长离公子已经年过而立了,这脾气倒是还不如当年稳重了。若是让外人看到了,还不吓得连下巴都掉了。

君无欢望着她,轻声叮嘱道:“阿凌,对那些人不用客气。当真论起那些勾心斗角的鬼蜮计量,你未必是他们的对手。”

楚凌点头,郑重地道:“我知道,你放心。”

君无欢道:“你也放心,有我在貊族人别想再往前踏进一步。”

“嗯,我知道的。”这世上,除了君无欢还有谁能让她如此深信不疑?

“阿凌姐姐。”楚昭站在门口,有些局促地望着里面的两人,跟在他身后的是冯思北。两人都换了一身衣裳,头发还是半干的,显然是随意收拾了一番就过来了。楚凌含笑对他招招手笑道:“进来吧。”

两人走进室内,楚凌指了指一边的椅子示意两人坐下,皱了皱眉道:“小心着凉。”

楚昭笑了笑道:“阿凌姐姐放心,我现在身体很好的。”

楚凌点头道:“是应该不错,不然你也不会往北方跑。”一听这话,楚昭顿时就蔫了。旁边君无欢摇了摇头,问道:“朱大人和襄国公怎么样了?”闻言,楚昭却是松了口气,连忙道:“我离京的时候,朱大人已经病得下不来床了。襄国公倒是没什么,只是许多事情他也插不上手。上个月宫里出了三桩行刺的事情,朱大人才跟襄国公说让我先出宫避一避。”连宫里都不安全,平京别的地方又能有多安全?襄国公和宁王商量了之后,干脆一咬牙将他送到了北地。

楚凌微微蹙眉问道:“桓毓还有段云,云煦他们呢?”

楚昭低声道:“云大人……”

楚凌脸色微沉,“云煦出事了?”

冯思北看了看楚昭,又看了看楚凌和君无欢,低声道:“公主,朝堂上那些人…说云公子是百里轻鸿的兄弟,把他给…下狱了。还有云翼公子…不过云翼公子被晚风姑娘桓毓公子带走了。”

闻言,楚凌的脸色顿时一沉,“什么人…这么大的胆子?看来是当年平京皇城里杀得人还不够多!”

楚昭和冯思北都被她这模样吓了一跳,冯思北连忙道:“是这三年刚起来的。”

楚凌挑眉,“三年时间,就能让他们胆子大到敢谋逆?”

倒是旁边的君无欢笑道:“阿凌只怕忘记了,平京城里可也算得上是卧虎藏龙,并非只是朝堂上看到的那些人。”楚凌自然没忘,当年从上京流落到平京的权贵也不是之后人人都还能继续荣华富贵高官厚禄的,跟不用说原本南方本地的土著豪强。有些依然高高在上,有些跟北方来的权贵联合,还有些被强行打压下去了。这些人虽然被压下去了但曾经毕竟是豪过的,胆子比寻常人大倒也不难理解。不过大到敢刺杀皇帝,谋害朝臣,可就十分得不一般了。

楚昭道:“那段时间…平京有不少人都在传说,长离公子已经…不在了,阿凌姐姐伤心欲绝,已经远走他乡不会再回中原来了。”

“这倒是有意思。”楚凌冷笑道。她和君无欢在西域失踪了将近小一年的时间,除了云师叔等人外人一概不知道他们的动静。难道因此…竟然让外人有了一种他们出事了地感觉?不过这判断也太武断了一些,怎么听都更像是一场阴谋呢。

“是什么情况,回去看看就知道了。”君无欢淡然道:“不过阿凌,你带着神佑军回去。”

楚凌笑道:“我知道,我还指望着他们办事呢。”

冯思北和楚昭不由好奇的看向她,仿佛是在问公主阿凌姐姐要办什么事儿?

楚凌十分地善解人意,微笑着答道:“杀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