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可怕的万人迷光环

小说: 穿成万人迷的男友[穿书] 作者: 西呱 更新时间:2020-03-22 20:41:50 字数:4278 阅读进度:14/123

“不是急事。”

谢宁淡定开口,手伸进口袋火速按了关机。

起码表面上,因为内容模拟两可不算撒谎,他脸不红气不喘的,段绫没看出什么,嫌麻烦也懒得深究。

逃过一场没必要的冲突,谢宁无声舒了口气,解决完小帽,应该没他什么事了。

“我想自己回去。”

段绫走在前头,闻言斜睨了他一眼:“怎么,刚才不还嫌我不搭理你么?”

不知道主角为什么突然开始较真,谢宁面不改色,搬出了准备好的理由。

“我手疼,想先回学校擦药。”

他撸起袖子,先前手臂擦过地面,落下一道渗血的伤痕,伤口并不严重,只是被瓷白的皮肤衬得有些渗人。

打架受伤这种事对段绫来说是家常便饭,但段绫还从没见过轻轻推一下就能摔成这样的弱鸡。

讶异沉默了半晌,他看向谢宁的脸。

长得就像朵娇生惯养的白莲花,在温室长大,禁不住什么挫折风雨,一点儿小纰漏都会枯萎受伤,是养起来最麻烦那一种。

不过...

他目光落回那道伤痕上,受了点伤也是真的非常碍眼。

收回视线,段绫莫名的心烦意乱:“车上有药。”

谢宁讶然:“上次还没有呢。”

“现在有了,省得你钻空子。”

“...”

这话说的…好像他天天蓄谋跟去主角家似的。

谢宁憋憋屈屈地应了声,说是回学校擦药,实际只是担心孟期久有什么急事,谁知道今天段绫这么反常。

不情不愿跟着段绫上了车,接过李磊递来的小药箱,谢宁翻翻找找半天,蘸着药水给自己上了药。

角度不便,粉红色的药水被涂的里外都是,反而使伤口看起来更狰狞夸张了,本来就有洁癖的段绫看得一脸嫌弃,忍不住抽出张纸甩了过去。

“你是上药还是画画呢,恶不恶心?”

谢宁捡起纸巾,垂头嘟囔:“你推的。”

“我…”

段绫被噎得呼吸一滞,正要发脾气,瞥见他低头擦拭胳膊的委屈样子,脑子突然闪过抱住谢宁前他的模样。

也是瞪着一双湿.漉漉的的杏眼在控诉,好像委屈得不像话,又好像期待什么一样不断重复他们的关系,最后搞得他不耐烦,直接将人扯进了怀里。

这会儿他怎么又委屈上了,受点小伤至于吗?

谢宁半晌没被骂,还有点奇怪主角怎么转性了,抬起头时正好与段绫四目相对,怔愣过后,两人同时别开了眼。

“…咳。”

竭力平复着加速的心率,谢宁突然就有点坐立难安了。

万人迷不开口,近距离的美颜攻势简直让人防不胜防,幸好这会儿坐在车厢里的是自己,要换成何漫卷那些人,肯定更没出息!

感官自发回忆起了不久前的拥抱,谢宁心绪更乱,他总觉得段绫好像误会了什么,还是很不得了的误会,不然实在没法解释那个突然的拥抱。

距离别墅区还有一段路程,谢宁试探道:“段绫,你洁癖治好了吗?”

以为他还想要得寸进尺,段绫转头,没好气地说:“你能不能安分点?!”

“我就是想说…你不用勉强自己。”

幸好这个突然的拥抱发生在无人路过的偏僻街道,要是不小心被撞见了,他又要为分手后的生活杞人忧天。

闻言,段绫嗤笑出声。

嚷嚷谈恋爱也是他,装模做样说什么不用勉强还是他。

要不是这段日子身边尤为清静,换个对象既麻烦又会使效果大打折扣,还很难有眼前这个顺眼,段绫是真想撬开谢宁的脑壳看看里面装的都是些什么。

“你哪只眼睛看到老子勉强了?”

手臂拄着座椅缓慢朝他凑近,段绫点星般的乌眸晦暗不明,自上而下扫过他全身。

在发现谢宁紧张地放缓了呼吸,身体也一寸寸僵硬下来后,心情莫名由阴转晴。

“不想让我勉强,你就洗干净点,再扯那些有的没的,我就要看看你到底是想谈恋爱,还是皮痒了。”

“…我不说了。”谢宁无力道。

脑回路根本不在一条线,在段绫心里,主动告白的他和其他人没什么区别,习惯性思维之下,只会理解成他想亲近而不是想分手。

算了,只剩半个月,忍忍得了。

段绫退回原位时,鼻间的味道也跟着寡淡了不少,身体无意识朝他挪近,等意识到后,谢宁脸色红一阵白一阵,赶紧缩回了车门边。

太可怕了…万人迷太可怕了!

……

再次被丢在别墅区大门口,谢宁这次认定,段绫百分之九十是故意将他送到的别墅区,就为了报复他前几次的‘不安分’。

太小心眼了这人!

黑色轿车扬长而去,房子卖了还三天差五往回跑的原户主仅此一个,门卫大爷一见是他,颇为亲切地打招呼。

“娃娃,几天没来了?今天也不进去?”

“…不了。”

谢宁有苦说不出,认命坐地铁回了家。

七点刚过,他回到了庄林小区,远远望见小区门口站着一个拄着拐杖的身影,旁边还围了几个身着南高校服的学生。

“孟期久?”走近看,他讶然唤了一声。

孟期久转过头,看到他后瞳孔一缩,而后长长舒了一口气,紧绷的面部肌肉明显放松了下来。

“你怎么关机了?!回来的这么晚是遇到麻烦了?被人堵了?”

还没等谢宁问他怎么在这呢,孟期久先噼里啪啦抛出了一堆问题。

“阳澄逛了几圈都没找到人,你到底去哪了?!”

孟期久惊疑未定的神情不像在客套,而是真的在担心他,谢宁心头阵阵暖流划过,紧接着便是蜂拥而至的歉意。

他在地铁上一直在想心事,完全忘了手机这一茬。

“抱歉,我临时有事,忘记回电话了。”谢宁讪讪地说。

他试图解释,话还没说完,孟期久突然视线一凝,直直锁在他受伤的手臂上,语气发冷。

“谁弄的?”

顺着他的视线,谢宁看向血痕凝结的伤口:“这个啊,跌倒擦伤的。”

说罢,他扬起脸朝孟期久笑了笑:“谢谢担心,不过我真没被找麻烦。”

伤口是主角弄的,但只能说是意外,段绫恶名昭彰的,阳澄的学生即便孤立他,也不敢光明正大地来堵人。

说实话,在得知了孟期久的身份后,谢宁并不想和他来往过多,生怕分手后再牵扯回剧情里。

如今他们不过见了一次面,算不上多熟悉,对方紧张关切的反应让他感动的同时,更多的是满腹不解。

“真的?”孟期久目光里含着怀疑。

对于他们这些经常打架的人来说,很多伤势一眼就能看出缘由,谢宁的手臂明显是被人推倒的时擦伤的。

但他不愿意说,孟期久嘴唇动了动,最终没有勉强追问。

他们现在确实不算熟。

“阳澄那群小崽子都势利眼,你遇到麻烦了就告诉我,我有的是方法让他们哭爹…咳,让他们反省。”

“…”

谢宁默了默,半夜扒窗户也是方法之一么。

庄林小区入口处不止等着孟期久,还蹲着几个身着南高校服的少年,此时几个人正凝神打量着他,表情算不上友善。

南高和阳澄的学生就是平时在大街上碰见都要互骂两句的,更别说他们足足等了谢宁一个多小时。

不过敌意的目光谢宁见得多了,他没怎么在意,这么多小弟在,看来孟期久根本不需要他照顾。

出于一开始的承诺,谢宁还是象征性地问了句:“你腿怎么样了?”

说着,他又瞥向了不远处的几个少年,正要说没事的话他先回去,就见原本老老实实站着的几个人突然互相拥簇着走了过来。

“期久,既然你有人管了,我们就先走了!”

路过他身边时,其他几人都仰着张不爽快的脸,唯独一个带着枚耳钉的娃娃脸笑嘻嘻地朝他眨了下眼,又朝孟期久比了个看不懂的手势。

孟期久脸一红,抬脚就要踹他,石膏腿刚伸出去,身子先失了平衡。

眼看着他身体前摇就要摔倒,谢宁赶紧上前扶了他一把,随即便听到娃娃脸意味不明的口哨声。

“…?”怎么回事这些人?

谢宁心里有些不太舒服。

“你别误会。”

孟期久拄着拐杖挪动脚步,帮谢宁挡住了那几人唐突的注视:“他们对阳澄有点偏见,不是针对你。”

不止他们吧,之前孟期久不也说阳澄都是群脑子有毛病的熊孩子么…

谢宁心里的话虽然没说出来,但都写在了那张微微扬起的脸上,孟期久摸了摸鼻子,朝他微笑,浅浅的酒窝再次浮现而出。

心头的乌云稍稍散去,谢宁摇头:“没关系,我扶你回去吧。”

眼见着他伸手来扶,孟期久猛地后退半步,仅凭一条腿这会儿也灵活的不像话。

“等…等等!我自己走就行!”

谢宁吓了一跳,失笑弯起眼尾:“那你小心点。”

回去的一路,对比其他骨折的患者,孟期久的步伐显得格外小心谨慎,谢宁记得他痛觉神经好像很敏锐,也耐着性子陪他缓慢挪步。

老旧的小区没有电梯,孟期久住在三楼,谢宁家都没回,上楼梯时心惊胆战地跟在他后面,看着他摇晃的身体总觉得下一秒就要摔下来。

好在最后有惊无险,骨折的孟期久依旧很灵活。

爬上三楼后,孟期久转头朝他露出了一个求表扬般的得意笑容,如果有尾巴,这会儿估计翘得老高。

“厉害…”

谢宁配合地拍了拍手,正要夸他,哪知道孟期久对上他的目光,倏地转头开锁去了。

结果明明是配套的钥匙和锁,却插了半天都没插进去。

“是不是拄着拐杖上楼太累了?我来帮你吧。”

看不过几次颤颤巍巍对不上锁孔的手,谢宁凑上前,然而还没等拿到钥匙,301的大门便被人由内推开了。

……

将孟期久送回了家,晚上睡觉前,谢宁习惯性拿出【万人迷的实况分析】加了几笔新发现的知识点,一旁的手机叮当响了声,是孟期久发来的消息。

【伤口别沾水。】

经他提醒,谢宁下意识看了眼胳膊,他可不像段绫那样是个无疤痕主角体质。

确定没问题,洗澡时也保护的很好后,手机掐着时间一样再次响起,这次不光有文字还有照片。

照片的背景是一片狼藉的浴室,以及沾水后有些变形的石膏腿。

【我沾水了,明天还要去换,好痛。[照片][发呆]】

谢宁没忍住,噗嗤一下笑了出来,他回了个无奈的小表情,正要放下手机继续回忆,又有了新消息。

【谢宁,晚安。[图片]】

那是一张俯视视角的照片,没有人像,只有他房间窗户发散出的昏黄光亮,是从楼上窗边朝下拍的。

这种感觉很奇怪,也是被暗中注视着,却和学校里同学的注视不太一样。

即便不想和孟期久有过多牵扯的,纠结半晌后,谢宁还是回复了一句。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