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以一敌二 上

小说: 沧神诀 作者: 萧梨花 更新时间:2020-08-01 17:59:07 字数:4400 阅读进度:200/210

二妞没有在意,似乎对于男孩子间的决斗没什么兴趣。却不想打斗之前杨安突然走到自己跟前,似乎有话要说。

“干嘛?”二妞望着杨安的表情,很不好气地冷问一句。

“有件事想拜托你……”杨安带着请求的语气道。

“哈?”二妞很是不解,摆出一副质疑的表情,“你不是嫌我烦吗?干嘛来找我……”

“我是想趁这个机会,好好研究研究……”杨安悄声笑道,“一直都没法驾驭‘三式合一’的精法,我在想是不是还有什么没做好——正好你本人在场,趁着这次晨练的机会,替我把把关……”

“你是让我指导你?”二妞听出了杨安的意思,瞥眼一问。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杨安客气地笑道,“晨练嘛,对决强度自然不比平常,这是个很好的机会……”

“不帮——”谁知,二妞想都没想,扭头拒绝道。

这倒是让杨安很难堪了,顿时眼神耷拉道:“喂,好歹帮帮我嘛,又不费你什么事儿——”

“领悟不了境界,那是你自己的事,跟我没关系……”二妞继续说道,“该教的我都教你了,你掌握不了,那就是你的资质问题,再怎么指导也是徒劳——”

“你的意思,是说我笨喽?”杨安黑眼一声道。

“这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说……”二妞依然不屑道。

“切,不教就不教嘛,耍什么脾气啊……”杨安看着二妞执拗的样子,也不打算求人了,扭头直言道,“靠我的本事,我一样可以做到——”

二妞表面上装作不在意,然而就在杨安扭头的一刻,自己的眼神稍稍一瞥,似乎内心若有所动……

“开始吧——”杨安抱着一股子闷气走到唐氏兄弟二人面前,直声说道,“要怎么比?轮流划招,还是像一般的决斗那样……”

“不用太拘束,就当做是普通的对决,杨兄尽管使招就好……”唐子兴淡淡笑道,“晨练而已,随便放开手脚去干——”

“好,那我先上了——”然而不等杨安发话,一旁性格直冲的唐子豪先声夺人,一枪横扫劈裂而出,直扑杨安而去。

“喂,子豪你这样太无礼了!”唐子兴看着弟弟还不等杨安准备好,就以类似偷袭的方式猛攻,遂不禁喊道。

然而杨安一点也不在意,似乎老早就看准了对手的动作,简单抬手举刀一挡,很轻松便挡下了对手的枪击……

“什么?!——”唐子豪也没有想到,自己的突袭居然被杨安这么轻松就挡下了,心中很是惊讶。

“小弟弟还是太年轻了啊……”大概摸清了对手的实力,杨安撇笑一声,随后出刀聚力一顶,一式斩破便将对方冲回原位。

“杨安哥哥好厉害!——”唐蜜儿在一旁见了,不禁兴奋喊道。

“咳咳……”唐子豪退回原地咳嗽两声,似乎自己才是被出其不意中伤的人,双手持枪喘息几分,准备酝酿下一轮进攻。

“贵公子太急了,对决出招可不是儿戏耍把式,在没弄清对手的数路前就莽撞强攻,可是犯了大忌……”杨安耐心笑道。

“子豪,你怎么搞的?”唐子兴也在一旁轻微责备道。

“我只是……想快点见识见识,杨大哥的实力嘛……”然而,唐子豪却并没有因为刚才的挫折而低落,反倒愈加兴奋道,“想不到杨大哥内功这么扎实,接下来可就有得玩儿了——”

“杨兄不要紧吧?”唐子兴转头关慰杨安道。

“这句话,应该问你弟弟吧……”杨安笑了笑,语气随和道,“没关系,不用那么拘谨,晨练而已,随便过过手,或是你们兄弟二人一起,我都无所谓……”

“这么自信吗?……”唐子兴看着杨安从容的表情,以及“大言不惭”的话,自己也起几分冲劲儿,随即挥枪正指道,“那好,在这之前,先接下我的唐家枪吧——”

“唰——”话音刚落,横枪一扫,一式枪斩断斜而出,两道寒光交错成十,连发即破举阵芒威——“十字连刃”惊杀而至,交叉回光的枪法,聚芒冲顶正前,挥扫横流气魄,正朝杨安而去。

“挺像样的枪法……”杨安内心叨咕一声,举手挥刀予以正顶——

“影灵刀法”之“擎影之刃”,撼动神鸣的刀芒霎时如穿雪之刃,气扫一挥芒流涌动,一式惊浮断杀开来。

“铛铛铛铛——”神兵交错顿时火花叠响,双招相拼彼此不分胜负,传闻“天下第一神兵”的唐家枪法确实名不虚传,仅仅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断使出手便是震慑全场。

果不其然,杨安阻挡间,甚至还有些吃力,本来刚才轻松挡下了唐子豪的进攻,以为兄弟二人的枪法不过如此,却不想哥哥唐子兴的武功扎实稳重,自己稍微懈怠一番,就略显驾驭不足。

不出所料,杨安被“十字连刃”的气魄逼退数步,看似强威的“影灵刀法”反而落得下风。再看唐子兴持枪一转变招,魄使神出枪芒,再朝自己袭来。

杨安没时间反应,脚后跟站定举刀一挡,一道火花斜挡而聚。没完,唐子兴由底持枪一挑,一道流光如飞矢般,斜月正冲而来——“流星望月”举步神风,刺招神威直逼杨安心前;杨安来不及做出有效应对,依旧用“擎影之刃”强行御挡,可偏进攻的招法徒以防守,根本就是本末倒置,果不其然一招对杀,落位不利之下,杨安再次被冲飞数个身位……

“咻,看来这次遇到对手了……”二妞不知何时,忽然起了几分兴趣,望着杨安面对唐氏兄弟招架不及,口哨一吹,不禁暗笑道,“虽然唐氏兄弟的武功不算太强,但基本功十分扎实,加上‘天下第一神兵’的武功,本身实力就不可小觑,像你这种野路子出生的臭小子,恐怕有得苦头吃了……”

“哧——”退步几个身位后,杨安脚跟站定了,重新抬头凝视着对方,手中的刀紧紧持握。

“武功内力一般,但招法使出时机恰到好处,看样子唐家的公子还是有点本事,毕竟可是唐战前辈的后人……”杨安目光正定,一向胜负心颇强的自己,即使是晨练,也不允许自己在实力相当的对决下,轻易落败他人,内心不由振振道,“枪法占着兵器优势,我很难有主动的机会,想要扭转胜负,必须使用强招……”

想罢,杨安手刀一转,这次主动进攻御步上前,一个飞跃从天而落,断斩惊刀正朝唐子兴杀来。

“要动真格了吗?……”唐子兴并不害怕,看着杨安认真的表情,内心的冲动反而愈加兴奋。

“呀啊!——”杨安大喊一声,寒刀电光一闪——“影灵刀法”之“风雷破”,杨安赖以强攻的招式,刀芒惊转雷鸣风破,一式神电正朝唐子兴心口袭来。

唐子兴依旧不慌不忙,持枪一转,云淡风轻——“回轮枪法”惊寒一扫,仿佛扭转乾坤的架势,正顶对手的“神招”。刹那间,一股拨云偏风的内力,自枪尖断挑而出,冷不丁一式集云,犹如波纹一般,竟不自觉间便将威力神慑的杀招,一点一点偏转,直至化为虚无。

“什么?!——”杨安也是吃了一惊,自己神威的招式,竟被对方轻松化解,可见对手并不是等闲之辈——唐家枪法的神妙,若是自己稍有轻敌,便有可能中了对手的圈套。

“轮到我了——”唐子兴自信一笑,挑枪再次一扫——“流星望月”再现,专门挑杀半空中的敌人,飞矢神光横流置顶,一式惊惶可破天云丛雾。

“额啊——”这次杨安没有防备,正吃一招退身避去,而且还是被“半空击落”,场面难以直视……

“我的天……”二妞在一旁见了,就好像看到自己笨手笨脚的弟弟,不禁暗暗调侃道,“都这么久了,怎么还这个水平?虽然唐家枪法确实厉害,但唐家公子的武功很一般,不应该这么狼狈吧……”

似乎在二妞心里,唐家兄弟二人,还不至于成为杨安真正的对手。但杨安几度吃瘪确实让人不敢恭维,该说是抱着玩儿玩儿的心态,还是说本就让人失望……

唐子兴自认成功压制对手,出手挥枪也是愈加自信,“十字连刃”再起,仿佛不给对手喘息的机会,唐子兴想要乘胜追击,一举制伏对手。

但很显然,杨安再怎么“胡来”,在决斗临败之时,还是得认真……

“噌噌——呲……”突然,一道电雷惊响,杨安所倒的位置,霎时间雷鸣骤光——杨安重新御刀站定,目光表情似乎预示着要认真动手,手中的寒刀隐隐作威,仿佛下一刻劈裂便能斩断众倾。

“哼,要动真本事了吗……”唐子兴感觉到对方的气势不同,暗暗兴奋一笑……

“唰——噌……”简单一道电闪,杨安横刀一挥,轻而易举挑破了“十字连刃”的冲芒,这次自己御刀强袭而上,不给对手任何的机会,一式惊招断定胜负——

“风雷破”与“擎影之刃”双招合一,“擎雷刀”破云断从天降,仿佛神雷穿霄的聚刃,一式斜杀毁灭天灵,正朝唐子兴而来。

果然,杨安还是使出了聚合刀法,虽然只是晨练,但面对唐家公子,自己还是不得不认真点。

“这就是爹说的,聚合招式吗……”唐子兴一点也不害怕,即使感受到惊招的强威,自己也御风而上,似乎面对越强大的对手,自己越是有斗志……

“唰唰——”惊啸回声,“回轮枪法”再起,唐子兴欲图以凭栏防守的招法,和刚才一样,再次缓冲杨安的杀招。

但很可惜,聚合刀法的威力远超自己想象,“擎雷刀”之魄力,比之零散招法强之数倍甚至十倍的力量,并非唐子兴现在的内力可以抵挡。果不其然,双招对拼之下,一式惊雷电闪寒场炸裂,唐子兴连人带枪被气芒冲飞,瞬间倒退几个身位……

杨安乘胜追击,准备挥使一招断杀,直接了结胜负。

“结束了!——”杨安骤喊一声,仿佛已经为这场对决胜利印下了刻章……

然而……

“喂,别把我给忽略了——”然而,就在杨安专心对付唐子兴时,唐子豪不知何时从侧翼杀出,一式雷光惊枪而至——

“光雷斩”神式击破横流,唐家枪的威力恍如惊穹,就在杨安注意力聚集另一人间,没人管制的唐子豪一式杀招,直扑杨安的侧脸。

等杨安反应过来,想要变招为时已晚,毕竟聚合刀法强杀对手的冲袭间,若是被人侧翼打断,很可能有反噬的风险——没有办法,杨安被迫凌空收招,侧刀强顶唐子豪的“神枪”,欲图将伤害减到最小,结果也可想而知……

“砰——”一道断响,杨安整个人被“光雷斩”的杀芒所震退,落倒后方没有站稳,伏地了好久才重新站起来。

而唐子豪则是摆出一脸自豪的表情,红缨枪持地一立,似乎非常欣悦……

“喂,你怎么突然偷袭人家?这也太不厚道了……”然而,唐子兴恢复后,不但没有感谢弟弟,反倒指责道,“我和杨兄正焦灼对抗,你突然从侧面偷袭,要是放在大庭广众之下的对决,会被人耻道的……”

“我只是想跟杨大哥多交交手嘛,毕竟老是哥哥你和他对决,把我晾在一边……”唐子豪用略显稚嫩的语气,委屈说道,“再说了,刚才要不是我,哥哥你肯定倒在杨大哥的刀下了……虽然有点损你的意思,但事实情况确实如此……”

唐子兴听了,也并没有生气,似乎自己的弟弟说得十分有道理——刚才杨安的聚合刀法,其威力可撼天人,如果不是弟弟突然插手,自己根本招架不住,决斗的胜负也会提前分出……

唐子兴渐渐感觉到了,真要拿出硬本事,自己定不是杨安的对手,但还是有礼一句致歉道:“不好意思,刚才愚弟偷袭有失礼数,他年轻不懂事,还望杨兄不要见怪……”

“咱们都是小孩子,没什么讲究不讲究的……”谁知,杨安似乎并不在意,振振一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