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Chapter 59

小说: [家教/骸纲初雾空]不负光阴 作者: 樱浅浠 更新时间:2015-03-15 14:49:44 字数:3352 阅读进度:60/73

59

为了不在这次行动中变成拖后腿的,纲吉打从一开始就咽下了死气丸,进入了超死气模式。而不论是那额间燃烧的火炎、沉静的面孔亦或者金色的瞳孔,此时的纲吉和Giotto都有着最大程度的相似。不止是斯佩多这个雾之守护者,就连其他的人员都或多或少的偷偷瞥了纲吉两眼,后者对此是完全的无视到底。

彭格列总部和拉夫斯尔C07号基地并不近,赶了大约一个小时的路后,他们一行人才抵达了C07号基地的警戒圈。斯佩多研究了一下手中的地图,确定他们没有走错路,扭头对一旁的纲吉勾唇笑了一下,“往前五百米左右就是拉夫斯尔的C07号基地了,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要直接强攻吗?”

纲吉金色的瞳孔看着斯佩多宵蓝色的双眼,淡淡说道,“你不是早就已经有过决定了吗?”这人根本就没有真的打算问过他的意见,也不知道这样惺惺作态是为了什么,雾守的恶趣味吗?真是有够无聊的了。“快点下命令吧。”

“Nufufufu,对你下命令我还真不敢呢。”笑容灿烂的说着貌似谦逊的话,斯佩多那模样看的纲吉手痒痒的很想一个X Burner轰过去——最好把这人给轰飞了了事!“不过你这么坚持的话,我也没有办法了。一个问题,上次你和Sivnora战斗的时候使用的那个招式,最大的输出率能够做成什么样子?”

“……你想做什么?”为什么有种汗毛倒竖的感觉呢?纲吉微微皱眉瞟了斯佩多一眼,想想骸就在那什么该死的C07号基地里,还不知道被人怎么对待呢,他就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了这个问题,“你知道的,为了避免和一世的相互影响,我不能使用彭格列VG,所以被限制了不少……”

“轰开城堡还是可以的吧?”斯佩多对上纲吉那好似被什么东西给噎住的表情,俊美的面孔仍旧优雅无比,“就当是为彭格列家族俭省一些弹药吧。现在的日子不好过啊,总是战斗来战斗去的,这些东西的消耗可大了呢。而且,我也想要快点解决掉这边的问题回去呢。”说到最后,斯佩多目光中泛过一丝冰冷的光。

最后一个才是真正的理由吧,虽然斯佩多给他的感觉有点奇怪。纲吉没有多问,双手火炎从手掌中喷射,娇小的身影忽的飞上天空,用一种并不很快的速度朝C07号基地的城堡飞去。他并不担心枪支的威胁,超高温度的大空死气之炎可以轻易融化掉那些子弹,这个时代的攻击手段还十分有限,能对他照成威胁的确实不多。

“跟上去。”斯佩多吩咐一声,率先行动,整个人化作青色的雾气消散,已是无声无息的前进,其他人员也各自做好准备随行。其实凭借绝对战力,攻陷拉夫斯尔C07号基地不是问题,最多就是在找到六道骸这上面费些时间罢了。

他想要以最快的速度结束这里的战斗,然后返回彭格列总部,把Sivnora擒下。不错,他是有几分察觉到了,这次彭格列家族对拉夫斯尔西西里三大据点同时出动人手攻击,总部内人员大减,留在总部的三位守护者,两人受伤不宜行动,蓝宝太过年轻实力稍弱,Sivnora若不趁这个机会动手,他就是白痴了。更何况,Sivnora已经和拉夫斯尔联手在拉夫斯尔总部设立陷阱,纳克尔和阿诺德那边遇险,一世必定会去援助,总部这边是顾不上的。如果Sivnora控制了彭格列总部,再以G、朝利雨月和蓝宝为危险,那么一世……

斯佩多无声的叹了口气,那种情势下,一世绝对不会和Sivnora硬拼,更大的可能性是就此退让。只是不知道Sivnora有多少人手,不管怎么样,彭格列总部那边好歹也能撑住一会儿吧?至少等到他带人回去是能做到的吧。

当斯佩多在心里计算着这些的时候,纲吉已经凌空飞到了C07号基地上空,同时被警戒人员发现,遭到了一阵猛烈的枪击。右手的在身前划过,一层薄薄的橙色光幕轻而易举的溶解了所有的子弹,纲吉稍稍等了一下,超直感察觉到斯佩多已经靠近,这才摆出X Burner的标准姿势。如果是曾经被纲吉用这招狠狠轰过的人,肯定会在第一时间逃窜,只是很不幸的,拉夫斯尔C07号基地里,显然不会有这样的人存在,所以一场惨剧是必然的。

“X Burner!”纲吉用了在没有使用彭格列VG时能够使用的最大力量,一招下来,C07号基地五分之一的面积几乎都被摧毁。狠狠发泄了一通心里的怒火,纲吉吐出口气,俯身下冲,打飞几个愣在原地都不知道动弹的人,专心致志去找骸的所在地了。

“还真是粗暴呢,泽田纲吉。”带着笑意的看着被毁的几近面目全非的城堡,斯佩多现了身形,站在城堡墙壁的废墟上,比了个手势示意身后的人员开始进攻。接着一扬手,一串扑克牌漂浮在半空中,然后化成利刃割进敌人胸口。

放眼寻找了一下那个翩飞的身影,斯佩多一边解决着C07号基地的守军,一边向纲吉的方向靠拢。纲吉一个个房间的踹开了找,还用了那尚不是非常熟练的意大利语抓个人问过骸在哪里,可惜都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气恼的很想再轰掉这个城堡的五分之一,纲吉又怕自己无意间会伤到了骸,那他就真恨不得去找块豆腐撞一撞了。斯佩多小心翼翼的避开正在发脾气使用暴力的纲吉,同时在心里感叹这位未来的彭格列第十代首领还真是护短。“你这样乱找怎么会找的到人?”

“你知道骸在哪里吗?”纲吉眼睛一亮。

这样的表情还真不适合超死气模式,斯佩多突然有点想笑,真正发自内心的那种笑,因为他把纲吉现在的表情给转移到了Giotto身上。“一般的基地总部之内的地方,都是有地下室的,要说关押人的话,还有比那里更合适的地方吗?”

纲吉觉得很有道理,飞身而起冲入不远处还在混战的地方,伸手随便抓了个倒霉的拉夫斯尔家族的人,就开始逼问他知不知道地下室的入口在哪里。斯佩多站在一边,使用着幻术以超高效率制造伤亡的同时,也颇感趣味的看着持续发飙中的纲吉,觉得这位未来的彭格列首领继承人还不算是没救。

过了五分钟左右,终于问出自己想要东西的纲吉兴致勃勃的冲进一楼的某个房间,按了机关,打开了地下室的入口。斯佩多跟着一同进去了,地下室没有光,也颇有些阴冷,似乎已经被停止使用了。打了个响指,用幻术照亮这里的空间,斯佩多瞥见纲吉紧皱的眉,敏锐的察觉到,后者似乎有些真的被惹怒了。之前的泽田纲吉生气归生气,但未见得真的往心里去了,可这会儿的模样,却像是那天Sivnora打伤了六道骸眼睛的时候了。怎么回事?

两人的脚步在空旷的地下室内显得很响亮,纲吉看着那一个个监牢似的房间,心里的火气在无法克制的往上冒。眼看着一条路快走到尽头了,前方只剩下一个看起来最阴暗潮湿的小房间。金属碰撞的声音传了过来,纲吉立马飞奔过去,里面的人果不其然,正是骸。

骸全身都被绳子牢牢绑住,那还不算,身上还缠着一条粗粗的铁链,半坐半靠在墙边,骸脸色有些泛白,看着瞬间红了眼眶的纲吉,无奈的笑了一下,“纲吉,先把我从这里弄出去……真是的,头好晕,他们给我打的镇定剂也太多了吧。”

“镇定剂?”带着火炎的手刀劈开了房间的门,纲吉双手一扯就拉开了锁链,接着扯断绳子,小心的扶起还有些晕晕乎乎的骸。“除这之外,骸你还好吧?又受伤吗?”

“Kufufufu,没事的,我很好,不用担心,纲吉。”骸伸手摸了摸纲吉的脸蛋。

“不、用、担、心?”纲吉的脸蛋僵硬住了,难得锐利的金色瞳孔一眨不眨的盯着骸,清秀的脸庞不知怎么颇显狰狞,“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你在来这里之前,也跟我说过‘不用担心’?那么,六道骸大人,您可不可以告诉我,您待在这种地方难道是在午睡吗?!”

哦呀?他家小兔子,貌似现在变成了小狮子,而且还是一只噌噌冒火的小狮子?骸咳嗽了一声,觉得自己这次似乎不会很容易就蒙混过关。再一抬眼,看见D斯佩多那混蛋正站在一边看他的笑话,他嘴角不自觉的抽了一下。

纲吉那边还在继续,“到底是谁跟我说的潜入不会有什么事的?结果被关在这种地方,又暗又冷,连一点光热都没有!六道骸,你是觉得自己在复仇者监狱的水牢里没有待够是吗?”

“复仇者监狱的水牢?”斯佩多有些惊讶了,“你被复仇者抓过?”还被丢进了最底层的水牢里?这个六道骸到底干了些什么?

提起复仇者监狱,骸不得不想起自己进去哪里的理由,以及在C07号基地地下室看到的那些东西,这可是害他一时失神被抓的理由呢!一瞬间表情就冷了下来,骸定了定心神,挑眉嘲讽的笑看着斯佩多,“想不想知道拉夫斯尔家族在这个C07号基地里究竟在做什么?”

“做什么?”斯佩多从善如流的问道。

骸摸摸纲吉的脸颊,迎上对方担忧的目光,笑的冰冷而阴狠,“人体改造。在这个地下室的全部房间,都安置是改造后的实验体呢。”